上校的小夫人

091 宝贝我一直都在

091 宝贝,我一直都在

出门的时候笑笑的眼圈还是红的,叶杉杉一直抱着她哄,好话都说尽了,她就是不出声。

反正横竖她都会难受,让她生会儿闷气总比等一下在机场哭成泪人好。

车子很快就驶出了带军区标志的路段,这也意味着笑笑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探亲之旅宣告结束。

可能是因为彻底没了希望的关系,笑笑的情绪明显比刚才要活跃一些,虽然说的全都是爸爸的坏话,至少,她愿意与人交流。

只是,她不会想到,刚才那一番连珠炮似的抱怨已经一字不落地落入了她口中坏蛋爸爸耳中。

她更不会想到的是,她的坏蛋爸爸就在距离他们的车子不到十米远的地方。

为了成全杉杉的苦心,顾北辰放弃了亲自送她和笑笑的机会。

但这样的放弃只是为了让她安心,如果想让自己也安心,他必须亲自走这一趟。为了更真切地感受她们离开这一路发生的事,他还特地在裴隽身上安了个小玩意,这样一来,杉杉和笑笑说的话他都能听到。

他一直都在,只是不能让她知道罢了。

这个时段路上的车不是很多,一路行得通畅,不到两点就到了机场。

早点到也好,最近几天正是机场的忙碌期,换登机牌、办理行李托运、安检什么的都要排队,留出充裕的时间,可以不用那么着急。

终于办好了行李托运手续,裴隽也差不多该功成身退,“嫂子,排队安检的人也多,要不你们先进去?”

“来回都要麻烦你,实在太感谢了。”此次的探亲之行交了几个新朋友,也遇到了不少好人,叶杉杉觉得自己很幸运,临走前,她礼貌地鞠了一躬,算是让裴隽帮着其他人把她的谢意一并受了。

“嫂子千万不要这样,这都是我分内的事!”首长夫人突然行此大礼,裴隽紧张得不行,又不敢冒然靠近,顾首长不知道猫在什么地方偷看呢,他可不敢乱来。

“这个……送给你,小小礼物,不成敬意。”叶杉杉就是这么个实诚孩子,帮助别人的时候从来不想回报,要是受了别人的恩惠,就一定会找机会报答。虽然只是一盒简单的点心,也算是她的一份心意。

裴隽笑着后退两步,不敢接,“嫂子太客气了,还是带回去给家里的亲戚朋友吧。”

“没关系,我买了好多呢。”叶杉杉还是把盒子硬塞给了裴隽,随即招呼笑笑过来,“笑笑乖,谢谢叔叔,跟他说再见。”

“谢谢裴叔叔,再见。”经过一路的宣泄,小丫头的心情已经平复了好多,脸上也渐渐有了笑意。

“我们差不多要进去了,你先回吧。”和笑笑一样,叶杉杉脸上也带着微笑。

而这也正是顾北辰希望看到的,她们能笑着离开,总算没有枉费他一路偷偷尾随的苦心。

“一路顺风,再见。”临走前,裴隽还是规规正正地敬了个军礼,身为军人的家属,她们有资格赢得这份敬意。

虽然说了再见,裴隽却没有马上离开,一般来说,来机场送人都要看着被送走的人进了安检通道才能离开。

而进了安检通道的人也会不自觉地回头瞄两眼,就像现在的叶杉杉。

诶,人堆里怎么还有个穿军装的人,瞧他的身形和首长大人还真有点像。

不过,等她想仔细看的时候,那抹军绿色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不见。

妈咪突然站着不动,走在前面的笑笑急忙退了回来,“妈咪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叶杉杉放弃继续寻找,牵着笑笑大步向前。

呵,可能是太想他,一时看花眼了吧。

确认杉杉和笑笑已经过了安检,顾北辰才敢现身,冲着裴隽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你是怎么开车的?实线的时候变什么道?要是不小心被后面的车蹭到怎么办?”

裴隽一脸心虚地打哈哈,“那什么……我不是想让顾首长你能跟紧点吗。”

“就你那速度,我能跟丢?”臭小子,居然敢质疑我的跟踪技术!

咳咳,首长大人真难伺候,怎么说都是错,裴隽干脆闭嘴装哑,低头研究点心去了。

“这点心是笑笑最喜欢的,居然给你蹭了一盒!”刚看着妻儿离开的顾首长现在是看什么都不顺眼。

“呃,嫂子非要塞给我,我不敢不要。反正我还没打开,要不……还给你?”裴隽现在真恨不得冲进安检通道随便上一架飞机飞走算了,首长大人今儿的脾气也太大了点吧?

“算了,不跟你计较,就当是来回奔波的辛苦费。”把裴隽欺负了一顿之后,某首长的心情好多了,现在他最想做的就是马上回家,煮一碗老婆亲手包的饺子吃。

确认了航班信息之后,顾北辰和裴隽原路返回。他们还在路上的时候,叶杉杉和笑笑乘坐的飞机已经飞上了天空。

距离越来越远,心却从来没有分开过。

飞机飞到高空的时候,叶杉杉很幸运地看到了彩虹。与此同时,已经回到家顾北辰也发现了她留下的惊喜。

一张小小的便条,聊聊几十字,却满是她浓浓的爱。

‘老公,谢谢你愿意成全我的任性。不能见,却更想念。静待再见面的那一刻,爱你。’

最后两个字旁边还有一个心形图案,他的小妻子毕竟还是个不满二十岁的青春少女,难免会有些小女孩的梦幻心思。

虽然感觉到浓浓的爱,但顾北辰还是不太喜欢她用到谢谢二字,“傻瓜,这有什么好谢的,你想要的,只要我能给,一定会尽力满足。”

这才是发自内心的爱、才是出于本能的宠,不是吗?

冰箱里的便条不止这一张,不过,其他便条上写的都是各种叮嘱和提醒,诸如什么颜色的盘子里装的是什么馅的饺子、猪脚有一点点硬,热的时候要再加点水多煮一会儿之类的话。

有时候顾北辰真的觉得他的小妻子比家里的老妈还啰嗦,说她的心理年龄有三十岁真的一点也不过分!

只是,啰嗦的小妻子已经离开,他恐怕得花点时间好好调整一下,适应回到家看不到她的生活。

叶杉杉和笑笑乘坐的航班非常准时,起飞时间和落地时间都和航空公司事先公布的一样。时隔两周,又回到相对已经隐隐透出春意的G市,母女俩也渐渐从离别的愁绪中解脱出来。

下了飞机,叶杉杉才想起跟笑笑说,等一下子言阿姨也会来接机。

“一定是妈咪不在,没人陪她玩儿吧。”因为经常收到子言阿姨送的各种精美礼品和从国外带回来的新奇美食,笑笑早就把她当成了自己人,对她的了解也不是一星半点儿。

“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更重要的是,有些事她迫不及待想跟我分享。”早上子言打电话说要来接机的时候叶杉杉就猜到了,一向性急的小妮子已经等不及了。

笑笑很乖,大人的事她从来不会多问,不过,如果子言阿姨真的这么迫不及待,她会不会把妈咪拉走呢?“妈咪,等一下我要一个人跟着冯叔叔回家么?”呜呜,虽然家里有爷爷奶奶在,可是刚刚才离开爸爸,她还是更希望和妈咪在一起啦。

“看情况吧,实在不行,我们先不回顾宅,和子言阿姨一起回我们的家。”叶杉杉是这么想的,反正带回来这么多东西也要慢慢整理,明天再回顾宅看爸妈也行。

笑笑对这个提议基本满意,没有提出不同意见。

可当她们出现在国内到达区之后,意外的一幕却让这个计划化成了泡影。

“奶奶。”远远地,笑笑就看到奶奶和冯叔叔一起站在接机区。

呜呜,婆婆也太热情了,居然亲自来接机。

叶杉杉急忙牵着笑笑一路小跑过去,“妈,您怎么来了?”

“反正也没什么事,今儿天气也好,就跟着小冯一起出来了。怎么样,颠簸了这一路,累不累?”看到儿媳妇和乖孙女回来,顾老太终于可以暂时不要去想幺女儿提前结束假期回部队的事,心情也格外的好。

“一点也不累,您看笑笑,精神不知道多好。”经过这一路的休息,笑笑的眼睛里已经完全看不到哭过的痕迹,叶杉杉这么说也不怕婆婆怀疑什么。

端着孙女儿的脸仔细看了一圈之后,顾老太确实没瞧出什么端倪,“我还以为小丫头会因为舍不得爸爸大哭一场呢。”

“笑笑最乖了,才不会哭闹呢。”小鬼灵精,还真不害臊,撒起谎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见三人聊得差不多了,小冯同志才笑着走过来,“车就停在外面,先去取行李吧,出门就能走。”

叶杉杉正要回应,一个熟悉的生意突然从远处传来,“杉杉、笑笑!”

咳咳,这丫头,还是这么没女孩样,一出声就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

不过,走近之后,宁子言很快就发现居然有一位年长的老太太和杉杉在一块。唔,不用说,这位一定是顾首长他妈、杉杉她婆婆了,“伯母您好。”在长辈面前,子言姑娘的气势明显弱了下来。

顾老太客气地点了点头,向自家儿媳妇问道,“这位是?”

“她是我同学,也是我的好朋友,宁子言。”叶杉杉急忙拉着子言介绍,“她知道我和笑笑今天回来,特地来接机。”

“小姑娘有心了。”顾老太没再多问,吩咐冯青先去取行李,继续拉着儿媳妇闲聊,“我让小然给你捎的东西也没有炖?”

被晾在一边的宁子言囧了,她特地赶来是想拉着杉杉倾诉心事的好吧,顾老夫人也在的话,哪还有她插嘴的机会?

看着子言一脸纠结的可怜样,叶杉杉也有点不好意思,和婆婆聊了几句之后,主动把话题转移到了子言身上,“你们家过节应该很多应酬活动的,这样跑出来没关系吗?”

宁子言反应奇快,急忙把话接下来,“没事,应酬的事有我哥呢,我这不是半个多月没见你,急着想找你聊天吗。”

顾老太又不傻,两个小丫头一唱一和,到底是何意图怎么可能逃得过她老人家的法眼。人家小姑娘特地来接机,她也不好客气几句就把人家赶回去不是,“眼看着太阳就要下山了,要不让宁小姐跟我们一起回去,顺便去家里吃个便饭。”

虽然这个提议和子言姑娘事先预想的有很大差距,不过,没有被撵走她已经很满足了,“好的呀,谢谢伯母。”

叶杉杉也觉得在婆婆突然出现的情况下,这是最好的、也是唯一的选择,便笑着点了点头。

宁子言是司机送来的,出去之后打个招呼让他先走就成,反正四个大人和一个小孩坐一辆车也不显挤。

顾老太坐在副驾驶位置,叶杉杉和宁子言一左一右把笑笑夹在中间。因为有长辈和孩子在,俩人也不好说什么,不过,没用的宁大小姐还是在叶杉杉的眼神威胁之下给她看了一些证明她正在恋爱的证据。

照片上的可爱少女一脸娇羞、安安分分,实在不像叶杉杉认识的宁子言,她也忍不住想找机会报之前被取笑的‘一箭之仇’,“唔,你可真会装,笑得也太淑女了点吧?”

子言姑娘恼羞成怒,抬手给了就是一拳,“你……就知道你会笑我!”

见妈咪和子言阿姨闹得凶,笑笑也忍不住凑过去瞄了两眼,这不瞄不要紧,一瞄就看到了重点,“呀,这不是沈叔叔吗?”

听笑笑这么一说,宁子言立马安分了,表情有些尴尬。

瞬间变恶魔的小鬼灵精继续在子言姑娘的伤口上撒盐,“哦,我知道了,子言阿姨和沈叔叔在谈恋爱。”

现在的孩子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怎么什么事都知道?宁子言被气得直翻白眼,恨不得打开车门跳车算了。

坐在前排的顾老太一时好奇,也忍不住侧过头来瞄了一眼。

叶杉杉忙笑着解释,“笑笑乱说的。”

反正都是年轻人的事,顾老太也没说什么。不过,她相信以笑笑的聪明,应该不会毫无根据的乱猜。三分好奇加上七分联想,老太太心里也有了想法:姓沈,又是笑笑认识的,难道是沈远家的?

被笑笑刚才的口无遮拦刺激一番之后,后面的一半路宁子言和叶杉杉都安分了,乖乖收了手机,闲聊的话题几乎都和此次探亲之行有关。

回到顾宅之后,叶杉杉先陪着公公婆婆聊了会天,估摸着二老已经没什么要问的,便借着上楼收拾行李的机会拉着子言先闪,然后一上去就是半个小时。

妈咪一回家就拉着子言阿姨关在房间里说悄悄话,小丫头不乐意了,“我要上去看看,她们到底在上面做什么。”

“过来坐下。”顾老太忙伸手把孙女拉回来,“跟奶奶说说,你刚才说的沈叔叔是谁?”

“是爸爸的战友沈叔叔啊,做特警的那个。”小丫头没那么多心思,大人一问,她就什么都说了。

“果然是他。”顾老太果然是老谋深算,一猜一个准。和北辰是战友、转业之后进了警局的特别行动队,除了沈远家的儿子沈慕枫还有谁。这小子也真够贼的,有了对象还瞒着家里,前几天跟他妈妈聊天的时候还说起过他的终身大事,搞了半天都是白操心了。

奶奶难得对别人的事这么关心,笑笑不禁有些好奇,“奶奶怎么突然想到问这个?”

“没事,就是好奇,随便问问。”顾老太随便敷衍两句,寻思着是不是该找个机会把这事跟沈远家老赵透个风,让她心里有个底,就不用总惦记儿子的终身大事了。(顾老太也是一片好心,只是,有时候好心往往会成办成坏事,╮(╯▽╰)╭)

叶杉杉和宁子言在楼上一直呆到晚饭开始才下来,从俩人的表情来看,刚才的谈话应该很愉快。

可怜的子言姑娘,危机即将降临还浑然不觉,有一位刚从市妇联主任位置上退下来的未来婆婆,她只能自求多福了。

吃过晚饭、送走子言之后,已经快九点。笑笑有婆婆照看着,也不用操什么心,叶杉杉犹豫着是不是该给首长大人打个电话。后天他就要动身去总军区开会了,未来的一周肯定都很忙,搞不好又会有通讯限制什么的,如果真是那样,想打给他也没机会了。

唔,她真的很想知道,一百多个饺子他吃了多少个、看到冰箱里的字条之后他又会有何感想呢?

恋人之间的默契真的是一件很神奇的事,她正盯着手机发呆呢,屏幕突然亮了,不等渐进的铃声响起,她迫不及待地按下了接听键,“喂。”真神奇啊,他怎么知道她想打电话给他来着?

“你是特地在等我的电话,还是正好想打给我?”接电话的速度实在太过惊人,顾北辰难免会有些好奇。

“呵呵,刚想打给你的。”叶杉杉同学还是一如既往的老实。

“才刚离开不到六个小时就这么想我了?”咳咳,某首长的脸皮真的是越来越厚了!

“哪里才六个小时,你早上不到九点就出了门,已经整整十二个小时了好吧。你真狠心,走的时候也不跟我多说两句话。”虽然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可叶杉杉还是觉得他的戏演得有点过了。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出门之前她说的最后一句话好像只有一个字——嗯!唉,临走前就得了这么一个字,他居然一点抱怨都没有。

顾北辰一时恍神,稍稍停了片刻才笑着回道,“我这不是怕说得太多会露陷吗,而且……你还特地给我留了条。”最后那两个字比千言万语更让他舒心。

想起便条上的内容,叶杉杉还是不自觉地红了脸,声音也有些不自然,“那个……我是想让你知道,我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那是,我老婆,肯定不笨!”某首长很有自觉地笑着附和道。其实,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顾北辰早就做好了她会猜到的心理准备,所以,看到那张便条的时候他一点也不觉得意外。不过,最后那两个字还是让他的强韧心脏狂跳了好久才恢复正常。就算是现在,脑子里闪过那两个字时嘴角还是会不自觉地上扬。

某人又开始不正经了,叶杉杉不敢再揪着这个话题,“你晚饭吃的什么呀?”

“猪脚吃光了、鸡翅还剩半盘,茴香陷的饺子吃了二十三个。”咳咳,要不要汇报的这么详!

138、23、6……

在脑子里飞快地计算了一遍之后,叶杉杉不自觉地为自己辛辛苦苦包出来的饺子担心起来,“那个……是后天早上出发去总军区吧,还剩那么多饺子怎么吃呀?”

“你不是只问晚餐吗?下午回来吃了三十五个、宵夜准备吃二十五……”

叶杉杉急忙打断他,“够了够了,留点给明天吧,饺子吃太多也不好。”

顾北辰不敢再逗她,语气渐渐恢复了往日的认真严肃,“知道我后天要走,你还准备这么多?”

“和面的时候心不在焉,一会儿放多水、一会儿又放多面粉,一来二去,就……多了。”叶杉杉倒是老实,一五一十全交代了。

这一句心不在焉又让顾北辰的心情变得沉重起来,还好没有一意孤行地坚持送她去机场。渐渐走远、又忍不住转过身看他,那一瞬间她会做出怎样的反应他想都不敢想。

电话那端久久没有回音,叶杉杉多少也猜到了一些,这个时候还是赶快转移话题比较明智,“对了,下午子言也去接机了。妈妈那会儿也在,子言和我们一起回顾宅吃了晚饭。”

“可以想象,她一定迫不及待想跟你汇报进展。”顾北辰的反应很平静,宁家大小姐一向说风就是雨,她会这么做一点也不奇怪。

“嗯,”叶杉杉没有否认,“我瞧着他俩发展得挺顺利的,她还一个劲地说是我们去和缘寺帮她求的那支签给她带来了好运。”

想起师傅当时解签的内容,顾北辰突然想到一件很重要的事,“你没当着妈妈的面说他俩的事吧?”

“没有啊,怎么了?”

“顾沈两家一向素有交情,咱妈和沈慕枫的妈妈也是多年的朋友,她要是知道宁家小姐和沈慕枫的关系,肯定会向沈家报告。”

叶杉杉没多想,“反正他们俩都是认真的,报告也没关系吧?”

电话那端传来一声轻笑,“沈慕枫的妈妈可不像咱妈这么好应付。”

呃,这是什么意思?他是想说子言前路坎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