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096 杉杉也有青梅竹马

096 杉杉也有青梅竹马

叶杉杉一直跟着子言一起,陪沈妈妈听戏、吃饭,一番折腾,回到顾宅时已经八点多。

这会儿婆婆已经帮笑笑收拾好了东西,只等她回来接。

老太太刚接完一通电话,心情特别好,见儿媳妇进门,立马迎上前拉着她坐下,“还早,喝点甜汤再回去。”

虽说婆婆一直对自己很好,但像今儿这么热情的情况却很少见,叶杉杉很自然地想到了刚才吃饭的时候一直拉着她猛夸的沈妈妈,二老素有交情,刚才婆婆接的电话不会是沈妈妈打来的吧?

叶杉杉正闷头瞎猜,顾老太却笑着主动招认,“刚才你陆阿姨给我打电话了,你和宁家丫头去陪她看戏吃饭,怎么不早跟我说?”

婆婆笑得开心,叶杉杉却还是有点小窘迫,“我……也是临时决定的,子言非拉着我去,我拗不过她,所以……”

“那孩子也是,非拉着你去干什么,你陆阿姨一见了你,对她的要求自然会更高,她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么?”老人家多少都会有点虚荣心,听外人如此夸赞自家儿媳妇,顾老太的得意之情可想而知。

“也不能这么说,子言的出身毕竟和我们不一样,她已经很努力,相信陆阿姨迟早会接受她的。”这一晚叶杉杉可没少帮子言说好话,虽然暂时还看不出什么效果,但她始终相信日久见人心这句话,只要子言和沈队长一条心,要攻陷未来婆婆的心只是时间问题。

“这话倒是不错,说起来,子言那丫头和你是好朋友倒是为她加了不少分。你陆阿姨说了,她相信你交朋友的眼光。”顾老太越说越开心,笑得嘴都合不拢。

脸庞极薄的叶杉杉被夸得红了脸,“这……陆阿姨说话也太夸张了点吧?”

顾老太却一点也不觉得这话有什么问题,“她说的都是实话,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和你合得来,性格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就冲着这一点,她也会对子言丫头多一些信心。”

“这一点倒是真的,子言也和我一样,心思比较单纯,心眼也实,不懂得耍心机。”听婆婆这么一说,叶杉杉终于安心了一些。看来这一趟还真没白去,总算让陆阿姨对子言有所改观。

婆媳俩正聊着,刚看完一部动画电影的笑笑远远地就叫开了,“妈咪,已经八点半了哦,我们是不是该回家了?”

叶杉杉忙起身迎上前,“跟爷爷打过招呼了吗?”

“爷爷在做针灸,一时半会儿做不完呢,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了。”小丫头一边答,一边跑过来拿背包,“奶奶,我们回去咯。”

顾老太一脸不悦地瞪了小鬼灵精一眼,“小没良心的,多留一会儿又不会少块肉,要是晚了就在这边住下。”

“从这边上学不方便啦,得提前二十分钟起床呢。”唔,这里有可真够冠冕堂皇的。

笑笑为什么这么急着回家,叶杉杉心里有数,她只能代笑笑跟婆婆说声抱歉,“才刚开学没多久,她的作息时间还有点没调回来,最近都睡得特别早,所以才急着回家,您别往心里去,”

“我逗她玩呢,你还当真了!”儿媳妇心眼太实,顾老太也颇为无奈,“你出去一天也累了,早点回去休息,路上注意安全。”

叶杉杉乖巧地应下,“我会的,到了家我会给您打个电话。”

出了门、坐上车,笑笑立马拉着妈咪问检查的事,“妈咪,结果到底怎么样啊?”

叶杉杉无奈一笑,捏了你小鬼灵精翘鼻子,“笑笑平时不是最聪明的么,怎么这会儿突然犯起糊涂来了?你要真有了弟弟妹妹,我早向爷爷奶奶汇报了,还用等到现在?”

“是哦,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小鬼灵精这才恍然顿悟,“可是……为什么妈咪看上去一点也不失望?”

虽然是难得糊涂,但小丫头也有她的考虑,刚才妈咪和奶奶聊得挺开心的,看上去心情很好的样子,她怎么敢乱猜。

“为什么要失望?”车子已经缓缓驶出了大门,眼前一片开阔,没车,也没人,叶杉杉却没有要加速的念头,就这样慢慢开着、聊聊天也不错。

“因为……妈咪好像很期待小宝宝。”小丫头还在惦记着昨晚在书城发生的事呢。

“要说一点不期待是骗人的,但还没有到会因为结果不是自己想要的就觉得失望的程度。生宝宝也是要讲缘分的,顺其自然就好。”笑笑毕竟还是个孩子,有些事确实不怎么好解释,叶杉杉只能说出一堆听上去有点莫名其妙的话搪塞她。她听得迷糊,自然就不会再问。

小丫头果然很好糊弄,乐呵呵地傻笑起来,“妈咪没有不开心我就放心了。”唔,瞧瞧这语气,真像个大人。

“笑笑有没有失望呢?”小丫头昨晚也很兴奋,甚至还嚷嚷着给弟弟妹妹取名字,现在突然告诉她暂时还不会有弟弟妹妹,她心里恐怕也会有想法吧。

“一点点。”笑笑老实地点头,表情突然变得认真起来,“不过……现在没有也好。我还是个小孩子,什么事都要妈咪操心,要是有了弟弟妹妹,妈咪会更累的。所以……还是等我长大一点再生吧。到时候妈咪就不用总费心看着我,我还能帮忙照顾。”

笑笑说得认真,叶杉杉也听得动容,“小傻瓜,你就是再大,妈咪也会一直看着你。”

“好嘛,以后还是得靠妈咪辛苦照顾,等我长到很大很大,妈咪就什么都不要干了,我赚很多很多钱给你用。”

“好啊,我等你,等你养我。”看着笑笑一本正经的表情,叶杉杉的心情越发平静。有这么个可爱又懂事的乖女儿,还有什么可求的?

时间过得飞快,冬天还没过去多久,夏天就要来了。骄阳似火的五月,万事万物都散发着勃勃生机。

炎炎盛夏的脚步越来越近,K军区的联合军演正式进入预演阶段,顾北辰每天都忙得跟陀螺似的,往家里打电话的频次也由一周一次改成了半月一次。

这样的生活叶杉杉和笑笑早已习惯。甭管是一周一次、半月一次、还是一个月一次,只要知道他一切安好,等多久都不觉得苦。

日子在充满希望的等待中悄然流逝,每一天似乎都和昨天一样,平静得毫无波澜。

正所谓物极必反,过分的平静也会让人莫名不安,总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

叶杉杉从来不相信眼皮跳会是一种神奇的预兆,今天之后,她信了。

一整个下午她都被右眼皮无故乱跳的异状困扰着,毫无规律、跳得也不是很严重,却总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心慌。

好不容易等到放学,一路磕磕绊绊地开到荔园小学接了笑笑,又赶上一波大塞车!

各种迹象都表明,今天不是个好日子。

“妈咪,我有点饿了。”中午的饭菜不合胃口,笑笑吃得不多,眼看着就过了五点半,肚子早就支撑不住了。

把储物格翻了一遍,什么吃的都没找到,叶杉杉急了,“怎么办,车上只有水。”

“那……再忍一下吧。”笑笑很乖,虽然饿,但也不想让妈咪为难。

十字路口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拖车还没到,看这架势,三五分钟内肯定是走不动的。犹豫片刻之后,叶杉杉还是决定就近找点东西给笑笑垫垫肚子,“前面有一家便利店,我去给你买蛋糕。乖乖呆着,别乱跑。”

“好的,妈咪快去快回。”小丫头确实饿坏了,虽然便利店的蛋糕一点也不好吃,她也懒得嫌弃。

便利店就在前面不到二十米远的地方,就算是用爬的,五分钟也应该能爬回来了。可是,前面的车子好像已经开始慢慢动起来了,叶杉杉还没爬回来。

交警叔叔正在指挥车辆通行,眼看着就要走过来。笑笑急了,呜呜,妈咪怎么还没回来,人家还特地提醒她早去早回的。

如果只是单纯地去买吃的,叶杉杉早就回来了。可是,她回来的时候不仅带了吃的,还带了个虽然脸上挂了彩、却依然惹得路上的女学生频频回头的大帅哥。

妈咪突然带了长得很帅的叔叔回来,笑笑吓傻了眼,眼睛瞪得老大。

就在几分钟前,叶杉杉的表情也和笑笑现在一样。

如果不是凌睿先开口叫她,她肯定会以为自己精神恍惚看错了人。

“你……你不是去了K市吗?”错愕地愣了近五秒钟后,叶杉杉才吞吞吐吐地开口。

“呆不下去,又回来了。”凌睿随手熄了烟,缓步走近,“怎么把头发留这么长了、还学人家穿裙子,差点认不出你。”

叶杉杉置若罔闻,注意力全在他脸上的淤青上,“脸上的伤是怎么来的?你是不是又跟人打架了?”

凌睿满不在乎地笑了笑,“小事。”

他笑得轻松,叶杉杉却不自觉地蹙紧了眉,“师父如果看到你这样,肯定会气得从墓地里爬出来!”

被戳中痛处,凌睿一时无言,脸上再没了笑意。

不远处传来交警指挥的声音,叶杉杉这才注意到交通正在渐渐恢复正常,笑笑还在等着她回去呢,可不能再耽搁,“你先跟我回家。”

凌睿现在就是一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有人愿意收留他,而且还是一个他想了很久的人,他没理由拒绝。

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在跟着杉杉回家之前,会遭遇这么多的意外惊吓。

例如,她竟然自己有车,而且车里还坐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这丫头,难不成是在给人当保姆?

凌睿正乱猜着,叶杉杉已经开始招呼笑笑下车,“笑笑乖,先下车。”这辆车只有两个门,要进后座必须先让坐在副驾驶位置的人下车,把座椅打下,然后才能钻进后座。囧,迷你型小萌车就是这么麻烦。

笑笑乖乖下了车,但有件事必须尽快问清楚,“妈咪,这位叔叔是谁?”

这会儿凌睿正打下座椅往车里钻,听到这一声‘妈咪’,直接吓得头撞上车顶,“她……她叫你什么?”

“快点上去,后面的车在催了。”叶杉杉没有正面回答,急急地推了他一把。然后利索地把座椅打正,抱着笑笑坐上去,“乖,有什么事回去再说好吗?”

“哦。”小丫头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却总是控制不住回头看的冲动。酷叔叔看上去好凶哦,妈咪怎么会把这样的人带回家呢?

叶杉杉很快就坐进驾驶室启动车子,总算赶在交警到来之前把车子驶进了正常车道。

“便利店的蛋糕不是很新鲜,我给你买了面包,先将就着垫垫肚子。”笑笑一直回头看后座,完全忘了肚子饿的事,叶杉杉只能主动出击。

小丫头很体贴地把面包掰成两半,“妈咪也吃一点吧。”

“我不饿,你自己吃吧。”叶杉杉欣慰地笑道。

又一次听到小姑娘叫了一声妈咪,也等于间接回答了凌睿刚才的问题。不过,他的疑问还远没有结束,“叶杉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都是还是个小妮子,怎么会有个这么大的女儿?!

叶杉杉还没来得及做出回应,她家笑笑已经愤愤地替她做出了回击,“你到底是谁呀,干嘛对我妈咪这么凶?”

凌睿依然保持着酷酷的表情,冷冷地反问,“你又是谁?为什么要赖着她、叫她妈咪?”

笑笑毫不示弱,酷酷地挑高眉,活像一只发怒的小雌狮,“你胡说!我才没有赖着她呢,她嫁给我爸爸,我就得叫她妈咪。倒是你,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为什么要赖着我妈咪,还想跟我们一起回家?”

小丫头语速快,而且表情一点也不含糊,凌睿还真有点被吓到,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看着凌睿被堵得哑口无言的窘样,叶杉杉很不厚道地轻笑出声。她家笑笑可真厉害,对着一个比自己大了近二十岁、看上去还有点凶的大人,居然毫不畏惧,真不愧是红色家庭培养出来的孩子。

小丫头完全顾不上填饱肚子的事,趁着车子在红绿灯前停下,忙拉着妈咪的胳膊撒娇,“妈咪,你快跟他解释,不是我赖着你的。”

“不用解释,他有眼睛,自己会看。”叶杉杉一脸无奈地笑了笑,把面包撕开一条塞进她嘴巴里,“快吃,饿太久对胃不好。”

感觉到妈咪是站着自己这边的,小丫头总算安心了些,拿着面包大口大口地嚼。

小馋猫吃得太快,叶杉杉又要伺候她喝水,“慢点,小心噎着。”

笑笑乖乖接过水瓶,咕噜咕噜喝了两大口,“我自己来吧,快绿灯了哦,妈咪专心开车。”

因为要拐弯,叶杉杉格外专注,要盯着前面,又要顾虑后面,完全没注意到她家笑笑正在向坐在后座的某人示威挑衅。

别看凌睿已经二十有五,骨子里却是个彻头彻尾的大孩子,被小丫头这么一挑衅,他也来了脾气,二话不说就从她手上抢了半块面包,“你这么小小个,吃半块就够了。”

“妈咪,坏蛋叔叔抢我的面包!”小丫头个子小、胳膊短,不可能够到后座抢,只能向妈咪告状。

呃,小鬼灵精的反应也太快了点吧,才刚认识就给人家取外号。

凌睿三两下就解决了半块面包,叶杉杉只能哄着笑笑,“他就是个人来疯,咱不跟他一般见识。就快到家了,回去先给你煮碗三鲜面,不用等很久的。”

“好吧。”呜呜,坏蛋叔叔已经把面包吞进肚子里去了,不好也得好啊。

小丫头学精了,把水瓶死死地护在胸前,凌睿不敢硬抢,只能换个方式,“把水递给我。”

笑笑当然不会乖乖听话,“真不讲卫生,我都喝过了你还要!”

装了半天酷的凌睿终于破功,紧绷的唇角渐渐松开,扯出一丝淡淡的笑,“我都不嫌弃,你计较什么!”

小丫头小心翼翼地瞄了妈咪一眼,见她点头,才不情不愿地把水瓶扔到后座,“喝完之后把空瓶子放进废物袋里,不然我妈咪会骂你的!”

凌睿正扭开盖子喝水,听她这么一吩咐,光荣地被呛到。

小鬼灵精很不厚道地捂着嘴偷笑,含糊不清地吐出两个字,“活该!”

叶杉杉突然意识到,带凌睿回家似乎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两个人一路吵闹,她的头都快要炸了……

之后的路还算顺畅,总算赶在六点前把车子开进了地下车库。

“这地方不错,难怪这么年轻就把自己嫁了,给人当后妈也不介意!”进了电梯,凌睿又开始不安分,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揶揄讽刺。

笑笑也不干了,拽着妈咪的手臂一通乱摇,“妈咪,这个叔叔真讨厌,我不要他跟我们一起回家!”

叶杉杉被她摇得头晕,索性把她抱起来,“妈咪刚才跟你说什么来着?咱不跟人来疯一般见识!”

看着小丫头像树袋熊似的趴在杉杉身上,凌睿的火气又窜了上来,“她都这么大了,你还抱她?!”

这一次又是笑笑抢了先,“关你什么事,妈咪疼我,想抱就抱!”

凌睿被反驳得完全没了脾气,“你这小屁孩好没礼貌,你爸爸平时是怎么教你的?”

小鬼灵精一脸傲娇地仰着头,“我爸爸说了,对坏人不需要客气!”

凌睿还想反击,却被叶杉杉出言打断,“这么大的人了,还跟小孩子闹,有意思吗?”

‘好吧,算你有理,和这么个小屁孩吵,确实挺幼稚的。还是等小屁孩她爸回来,直接来个男人与男人的对话比较好。’凌睿乖乖闭上嘴,闷闷地在心里腹诽。

想法很好,可惜……

男人与男人的对话什么的,也就只能想想。

叮的一声,电梯很快就到了叶杉杉住的楼层。

妈咪要拿钥匙开门,笑笑主动从她身上溜下来,双手依然死死地拽着她的胳膊,生怕她被人抢走似的。

叶杉杉看在眼里,暗暗在心里偷笑。不用说,一定是首长大人交代过,让小鬼灵精好好看着她。

杉杉的家比凌睿想象中还要大,进门之后,他很快就注意到一个细节:门口的鞋架上居然没有放男士拖鞋上,再往阳台上一瞄,晾晒的衣服居然是清一色的粉色调,这……到底意味着什么?

凌睿一直在门口呆站着没动,叶杉杉多少也猜到了一些,既然把他带到家里,有些事迟早得跟他说,“笑笑的爸爸是现役军官,休假的时候才会回来。”

听妈咪这么一说,笑笑又忍不住得瑟起来,“我爸爸是上校,可厉害了!”

凌睿突然怪怪地大笑出声,阴阳怪气地质问杉杉,“那你现在这样算什么?”

叶杉杉一点也没有被吓到,拿了一双拖鞋扔到凌睿脚边,“我现在是军嫂。”

“还是我妈咪。”不甘寂寞的笑笑立马加了一句。

凌睿依然没有要换鞋的打算,慵懒地靠在墙壁上,“老公不在家,你还敢把男人往家里带?”

已经放下书包、换好鞋子的笑笑酷酷地双手叉腰,“有我在呢,而且……我妈咪会功夫,你肯定打不过她!”

凌睿突然换上一脸不屑的表情,“你妈咪应该没告诉你你吧,我会耍功夫的时候她连马步都不会扎!”

呃,坏蛋叔叔应该只是随便说着吓唬人的吧?

笑笑有点被吓到,不自觉地往妈咪身边缩,小心翼翼地扯了扯她的衣角,那眼神仿佛在问‘是真的吗?’

叶杉杉心领神会,淡然地笑道,“你要真那么厉害,怎么会别人打成这样?”

如果凌睿没有受伤,叶杉杉也不会仓促地做出带他回家的决定。以凌睿的身手,能一对一打伤他的人屈指可数,可他现在不仅脸上挂了彩,左手好像也不怎么灵活,可以想象他刚刚经历了怎样一场恶战。

用脚后跟也能想到,他一定又惹了不该惹的人!

俗话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父就这么一个儿子,对叶杉杉来说,凌睿也算是半个家人,不把事情问清楚,她怎能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