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102 这一切真的不是梦见面了

102 这一切真的不是梦(见面了)

不过,这个念头也就只能放在心里想想罢了。他现在忙成这样,休假什么的都是奢望。

虽说距离放暑假只有一个多月,但假期的安排是早就定了的,妈妈已经在帮她和笑笑弄旅行签证,叶杉杉人生中第一次出国之行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

而且,就算没有法国行的计划,她也不可能再带着笑笑去部队探亲。那会儿大家都正忙着呢,谁有空招呼她们。

不切实际的事还是不要想了,安心等着吧。只要他平平安安,她也别无所求了。

昨晚几乎没怎么睡,第二天叶杉杉还是起了个大早。昨儿已经在网上预约了修车的时间,得早点出发才行。

“妈咪,你昨晚没睡好呀?”笑笑眼尖,远远地就瞧见妈咪的气色不太好。

“有那么明显吗?”叶杉杉囧了,刚才还特地照子言之前教的方法敷过的,居然一点用也没有。

“妈咪昨晚一定等到很晚才睡吧。”

“也没有很晚呐,只是……没睡熟,总做梦。”咳咳,这个解释很无敌。

“哦。”小孩子就是这么好糊弄,笑笑很快就没再追问,很乖地安慰道,“一定是太想爸爸才会这样,等爸爸打电话回来,妈咪一定能一觉睡到大天亮。”

“没错,妈咪就是太想他了。”叶杉杉也没有否认,反正她那点小心思笑笑早就知道了。

喝完牛奶之后,笑笑突然小大人似的叹了一口气,“不知道爸爸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打电话只能听到声音,总不如面对面地交流来得真实啊。

这话叶杉杉可不知道该怎么接了,那么遥远的事谁能预料呢?而且,很多时候事情的发展总是会偏离事先预料的轨迹,这样的实例昨天才刚刚发生过,以后,她可再不敢把没发生的事想得太绝对。

叶杉杉这么想是对的,还没发生的事谁也无法预料,也意味着惊喜和意外随时都可能发生。

她首先要面对的是一个意外,按照她之前的预想,首长大人既然已经完成了任务、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过了半个月,而且凌晨的时候明明明还有很多话没说完,不管从哪一点来看,今晚他会打电话回来都是理所当然的事。

可是,眼看着又要到九点半,还是没动静。

别说叶杉杉和笑笑,就连顾老太也有点担心了,对着自家老伴儿絮叨,“不是说什么陆空预演已经结束了吗,他怎么也不想着打个电话回来报平安?”

“预演结束还有很多事要忙,抽不开身很正常。只要知道他平安无事就行了,为什么一定要听他亲口说没事才安心?”顾老爷子对这事倒是看得很淡,男人一旦进了部队就等于把身心都交给了国家,成天惦记家里算怎么回事。

顾老太不干了,把儿媳妇拉来帮腔,“杉杉你听听,你爸说的这叫什么话,我可就剩这么一个儿子,想听他亲口说没事很过分吗?”

一边是严肃的公公,一边是生气的婆婆,叶杉杉左右为难,囧囧地开口,“当然不过分,我相信爸爸也是惦记的,只不过是放在心里。而且,爸爸对部队的事比较了解,知道北辰有难处,所以看得比较淡。”

呼,总算将就着凑了一堆话,就是不知道二老是否满意。

顾老爷子对儿媳妇的深明大义表示满意,微蹙的眉头稍稍松开,“看看,你都这么大把年纪了,还没有儿媳妇觉悟高。”

有人满意自然就有人抱怨,这会儿换顾老太蹙眉头了,“你这孩子,明明是我拉的你,你怎么反倒帮他说话,我就不信你一点都不担心!”

呃,我明明说的是公道话好吧,根本没有要偏袒谁的意思。叶杉杉囧得不敢抬头,表情异常尴尬。

最后还是笑笑站了出来,“爷爷奶奶都比不上妈咪担心啦,她昨晚都睡不好,早上起来眼睛都变熊猫了。不过,她也和爷爷一样,都是放在心里,也是怕我会跟着担心嘛。”

呵,什么话从小鬼灵精嘴里说出来总是特别暖心。

叶杉杉感动得跟什么似的,毫不避讳地把笑笑拉近怀里亲了一口。乖宝贝儿,你要是每时每刻都展现自己的天使一面该多好。

本来怪异的气氛被笑笑这么一闹,立马变得轻松了许多。老伴儿、儿媳妇和乖孙女儿都有觉悟,顾老太当然也不能太执着,“算了,反正已经是最后一次,就让他安安心心把任务完成,早点回来比什么都要紧。”

叶杉杉急忙出言附和,“他现在既要临场指挥、又要带新人,恨不得把自己掰成两半用,有些事可能会顾不上,等忙过这一阵就好了。”

“照现在的状况来看,他可能要等到军演结束才能回来,可有的你等了。”顾老太对自家儿媳妇是发自内心地疼惜,经过老大老二的意外之后,她和老伴儿早就什么都不怕了。可杉杉才这么小就要背负这么多,确实怪不容易的。

“只要有希望,等多久我都不怕。”这句话是叶杉杉经常说来安慰自己的,今儿正好拿出来宽慰婆婆的心。

顾家二老默契地相视而笑,再没话说。心里想的都是同一件事:等北辰回来,一定要让他好好补偿杉杉。

这种事哪用得着二老出面提醒,他们家儿子心里都有数呢。就算没回来,他也会想方设法给她所有他能给的。

按照之前的计划,周六晚上他确实是想打电话回家的。但因为接到一项临时任务,他还是错过了时间。

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错过一次通话能换到一个在G市短暂停留的机会,怎么算都是他赚到了。

能得到这次机会,还得感谢许师长,这次去T市总军区参加阶段总结会正常来说应该由他亲自出席。但因为从B市到T市的航班只有晚上有,时间上不合适,只能选择从G市转机。

昨晚结束任务时顾北辰是最后一个回的营地,个中缘由许锦川也听说了一些,这对小夫妻也怪不容易的,和军区首长商量之后,他决定让顾北辰代他出席总结会。

反正已经完成的几次预演都是由顾北辰临场指挥,由他去汇报更为合适。

任务是临时接手的,而且还是一次很重要、很特别的任务。和几位首长开完短会之后,顾北辰就开始准备汇总报告。等他把汇总好的资料交给许师长过目时,已经过了凌晨。

昨晚整夜没合眼,今晚又忙到了接近凌晨两点,对顾北辰的身体可是不小的挑战。不过,身体的疲累影响不到他的好心情。

因为,再过不到十个小时,他就能见到只能在梦里才能见到的她。

虽然只有短短一个半小时的见面时间,多少能弥补小夫妻俩的相思之苦。

经历了昨晚的辗转难眠,今晚叶杉杉总算睡了个好觉。毕竟不是在家里,可不能让公公婆婆看到自己顶着两个大大的熊猫眼起床。

顾北辰对她的作息时间了如指掌,她刚洗漱完换好衣服准备去叫笑笑起床,短信提示就来了。

首长大人一大早发短信可是头一遭,在没有查看短信的情况下,叶杉杉心里一点底都没有,生怕他又要去参加什么特别任务,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点开看。

乖乖,居然是要她去机场接人。可是,到底要去接谁又不说清楚,只说到时间自然会有人跟她联系。

要命,他还说那个人她也认识的,难不成是上次去部队探亲的时候帮助过他们的人?

会是谁呢,裴主任、邹营长、还是方毅?

什么嘛,一大早就让人玩猜谜游戏。叶杉杉本来还想回个短信过去问问,又想着这会儿他可能已经办正事儿去了,最后还是断了这个念头。

接人就接人吧,反正是在老宅呢,可以让公公婆婆帮着送笑笑上兴趣班,等她从机场接了人回来,正好带笑笑一起去无影阁。

吃早饭的时候叶杉杉把这事跟公公婆婆和笑笑都说了,笑笑的反应最大,“爸爸没说要去接谁么?”小丫头显然是有点心动,如果是上次去部队见过的叔叔,她也想去呢。

“只说我认识。”这不是废话吗,如果不认识,他也不会让你去接。

“我也要去。”既然是去见熟人,怎么能少的了笑笑呢。

“今天可是你最喜欢的辛老师来上课,你不去了?”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阵雨,这会儿已经开始淅淅沥沥地下,加上去机场的路有一段正在修,还不怎么适应雨天开车的叶杉杉可不敢带着笑笑一起去。

“是哦。”兴趣班都是笑笑自己选的,当初她就是冲着辛老师人漂亮说话又温柔才会想去学英语,为了去见一个不是很重要的人旷课似乎不是太好,“还是上课要紧,妈咪一个人去接吧。”

“不塞车的话一点钟应该能回来,正好带你一起去无影阁。”叶杉杉以为去接个人就能走,把时间算得满满当当。要是一点钟赶不回来,看你怎么办。

当然,她这么安排也没什么问题。就算到时候让笑笑一个人干等着,也是顾首长考虑不周。笑笑从来都是妈咪去哪儿,她就粘到哪儿,他一定以为杉杉会带笑笑一起去。所以,之后的事情完全没考虑。

早上十点,叶杉杉和笑笑、婆婆一起出门。

因为机场和少年宫正好在相反的方向,出了靳安路,叶杉杉的迷你小萌车和冯青开的黑色奥迪在丁字路口分开,一个往南,一个往北。

正如叶杉杉之前预料的,走到半路就开始下雨,修整的那段路还有点长,她开得格外小心,一路磕磕绊绊地到了机场,已经过了十一点。

好在飞机也晚点,虽然比首长大人交代的时间晚了五分钟,也没有错过借机时间。

接机厅的大屏幕上滚动显示着航班抵达信息,照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来看,从B市飞来的航班应该会在十分钟后降落,比之前估计的时间整整晚了二十分钟。

这也意味着这对苦命的小夫妻本就短暂的相聚时间又少了二十分钟,总不能指望从G市始飞的另一班机也晚点吧。

滚动提示的时间非常准确,十一点二十分,最后一栏的红字变绿,广播里也开始发布航班到达提醒。

接机厅人多,广播还要时不时地报告各种信息,叶杉杉干脆把手机拿在手上,一有来电就能马上知道。

可是,眼看着就要到十一点半,为什么还没人给她打电话?难不成那个人要到了大厅才跟她联系?

纠结,接个人都这么不顺利。

天气恶劣、交通不畅,好不容易到了机场又赶上飞机晚点和要接的人不主动联系。叶杉杉的心情难免会有点小烦躁,伸长脖子看了一会儿没见着熟人,她干脆到休息区找了个位子坐着等,反正那人到了肯定会给她打电话的。

就在她等到快要睡着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喂,哪有你这样接人的?”

在听到这个声音的一瞬间,叶杉杉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来着。他远在B市,怎么可能突然出现在她身后。

可是,不对啊,这声音很清晰,不像是在梦里。

叶杉杉倏地抬起头,在对上那双深邃黑眸的一瞬间,她几乎快要被吓得当场晕倒。

这……这是怎么回事?他……他怎么会突然出现?

看着她一脸错愕的惊悚样,顾北辰毫不客气地轻轻弹了弹她的脑门,“傻瓜,这不是梦。”

呜呜,讨厌鬼!每次都这样吓她,只说要她来接人,又没说要接的就是他,她没被吓得当场晕倒已经是给他面子了。

见她一直没回过神来,顾北辰也觉得这个意外确实有点超出她的承受范围。忙放下行李箱,小心翼翼地把她搂进怀里,“好了,是我不好,我应该跟你说清楚的。”

叶杉杉还是不说话,只是不自觉地伸手回抱着他。过了几秒钟,低低的抽泣声又开始时断时续地响起。

顾北辰被这一声声浅浅低低的抽泣弄得心都要碎了,只好下点猛料刺激她一下,“乖,跟我说说话,十二点半我还要去赶下一班飞机。”

叶杉杉果然中招,蓦地抬起头,“什么?”他不是休假回来的?

“我要去T市开会,中途从G市转机。”虽然知道她听过之后会很失望,但事实就是如此,顾北辰只能乖乖坦白。

叶杉杉又不说话了,睁着湿漉漉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看得久了,眼眶里的泪也越积越多,眼看着就要滑落而下。

“知道我想你,许师长特地把这次去T市开会的机会让给我,难道你就只想这样看着我?”看着她眼中的泪不受控制地肆意滑落,顾北辰的心疼得无以复加,却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叶杉杉傻里傻气地猛点头,很努力地把又开始蓄积的眼泪忍回去,哽咽着开口,“这样就够了。”别说只有不到一个小时,就算只有一秒种她也觉得很满足。

虽然接机大厅经常能看到各种久别重逢的激动场面,顾北辰和叶杉杉的亲密相拥还是引来了路人的回头观望。

“这里人多,我们先去转机大厅。”毕竟身上穿着军装,顾北辰还是不想太引人关注。

“哦。”叶杉杉急忙抹了泪,低低地应了一声,小媳妇似的被他牵着走。

明明他就在身边、手被他紧握着,叶杉杉还是觉得这一切太不真实,进了通往转机大厅的走廊,人没那么多,她突然把手伸到他嘴边,“你咬我一口。”

傻姑娘,到现在还觉着自己是在做梦。

虽然觉得她的要求很无聊,但顾北辰还是乖乖照做,对着她伸到嘴边的手轻轻咬了一小口,“很痛吧?”

“会痛就证明这一切都是真的。”小傻妞终于满足了,嘴角渐渐有了笑意。

“笑笑怎么没跟着一起来?”估算错误,有些事恐怕得早做打算。

叶杉杉的情绪渐渐恢复,不悦地飞了一记白眼过去,“你还好意思说!”

顾北辰自知有错,却还是得追问到底,“你有没有跟她说什么时候回去?”

“肯定赶不回去了。”叶杉杉又纠结了,要是笑笑知道她来机场接的人是首长大人,会不会气得一个星期都不想跟她说话?

“给妈妈打个电话,让她去接一下。”

“然后呢,妈妈要是问我为什么不能赶回去,我要不要跟她实话实说?”囧,一个小小的失误竟然惹出这么多麻烦。

顾北辰无奈一笑,半晌才低低地开口,“还有别的办法吗?”

当然是有的,无影阁距离笑笑上课的地方很近,可以找吴征师兄帮着把笑笑带过去,反正也赶不回去上课了,得趁早跟他说一声。

解决了笑笑的事,转机大厅也到了。这会儿人不是很多,到处都是空位子,俩人选了一个最安静的角落坐下。

叶杉杉又开始盯着他的脸发呆,看着就像一副犯花痴的表情。

她总是不说话,顾北辰心里没底,“怎么了?”

“你瘦了。”说着说着,她眼中又有了泪意。这些日子一个人当成两个人用,得多累啊。如果不是为了早一点回家跟她团聚,他可以不用这么累的。

顾北辰装作若无其事地笑了笑,握着她不安分乱动的小手,“别胡思乱想,只是这两天没睡好,眼圈有点深,体重一两没掉。”

再仔细看,眼睛里都是红血丝,小傻妞的心越发疼了,“前天晚上根本就没睡吧?”

顾北辰笑而不语,算是默认。

叶杉杉急了,完全是命令的语气,“不能这样啊,身体会拖垮的。”

“前天晚上是特殊情况,平常不会的。这次开会要去五天,正好可以好好调整一下。别胡思乱想,没事的,我的身体有多结实你最清楚了不是吗?”

这人真是的,人家正担心呢,他居然好意思扯到这个。

“那……你回来的时候还会从G市转机么?”咳咳,她想得可真远。人还没送走呢,就开始惦记回来的事。

顾北辰显然没想到她的思路转得这么快,一时间还真有点反应不过来。

见他突然愣住,叶杉杉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你看,我又犯傻了。”

她的小模样实在娇俏可爱,顾北辰看着心动,忍不住低头亲了她一口,远处有人走来走去,他也顾不上了。

其实,她也好想凑上前亲他。可是,这里是公众场合,她还是没他那么自如。最多也就是乖顺地让他搂着,尽可能离他近些,再近些。

安静地呆了一会儿,顾北辰又想到了昨天凌晨收到的十几条短信,“下次别再为那些无关紧要的事写检讨书,要是被别人知道,还以为我真的那么小气。”

“那个……不是无关紧要的事好吧,我是真的……很后悔。”知道你大度、无论我犯多大的错都愿意包容我,可是,不给自己一点小小的惩罚,以后怎么会长记性呢。

“你那个师兄怎么样了,还在G市?”既然说到这里,正好顺便问问。

“下午的火车回K市,明天已经是交医药费的最后期限,再晚就得停药了。”

“K市?知道在哪间医院吗?”顾北辰的反应还真不是一般的快,大姐就在K市,而且是在医院工作,如果碰巧在同一间医院,说不定能找她帮帮忙。

叶杉杉倒是没想到这一层,“不知道诶,你问这个这个干嘛?”

“回去问问,大姐在K市红会医院做行政工作,也算是个领导,如果你那个朋友运气好,正好在她工作的医院治疗,可以找她帮忙申请医疗援助。”虽然是朋友,但要杉杉动则十几万的往外借钱也不是个事,要是能申请到持续援助自然是最好的。

他说得诚恳,叶杉杉也听得感动。明知道她的那些朋友背景不太简单,他还是愿意不遗余力地给予帮助。

想想真是惭愧啊,这样一个一心只为她着想的绝世好男人,她居然小人之心地误解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