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110 乖宝我想抱抱你

110 乖宝,我想抱抱你

叶杉杉同学的脸已经变成了西红柿,傻愣愣地睁大眼睛看着他,那眼神仿佛在说,‘我要做什么?’

看着她红扑扑的粉嫩脸蛋,顾北辰很不厚道地轻笑出声,小傻瓜,都已经有过那么多次亲密接触,怎么还是这么害羞。

“算了,我自己来吧。”话音刚落下,顾北辰的右手已经从她身上移开,顺势握紧了马桶上方的固定支架,然后用闲着的那只手不甚熟练地解着裤腰带。

虽然是长期接受训练的军人,但在左腿完全无力,必须借助手臂作支撑才能勉强站稳的情况下,那些看似简单的事做起来也会特别费力。

‘叶杉杉,你真没用,他是丈夫、是你最爱的男人,你到底在别扭什么!’

“还是我来吧。”在心里小声自责几句之后,叶杉杉果断走到他身边,帮他完成了一件她以为自己不可能做到的事。

只是,结束之后,她的脸比刚才更红了,而且还有种热热烫烫的感觉。囧,刚才手忙脚乱的,还不小心碰了一下……那里,丢脸死了。

就在她尴尬窘迫时,一直悬在上方的那张脸突然抵近,毫无预兆地吻住她微张的唇。

因为担心他重心不稳摔倒,叶杉杉急忙伸出双手抱紧他,这样的姿势也让刚刚尝到甜头的某人越发兴奋。辗转轻吮的浅吻很快就变成了唇舌共舞的痴缠。

可恶,只能用一只脚站着还不忘欺负她!

“嘶……”舌头突然被咬,顾北辰吃痛地惊呼出声。

“不准胡闹!”虽然满脸通红,但语气里却是不容置疑的命令。

顾北辰无奈一笑,一手扶着墙上的支架,一手搂着她,“我没胡闹,只是……太想你。”

叶杉杉没话说了,近六个月没有亲密温存过,距离上次在机场的短暂见面也过去了一个多月,不想才不正常吧。

“那……也不能在这里呀。”其实,她也想他,只是……不会像他那般情不自禁。

一番折腾,叶杉杉终于把比自己重了近四十公斤的‘壮汉’扶到**躺好,虽然只有几步路,也累得满头大汗。

盯着床头上的提示牌看了几秒钟后,叶杉杉还是决定用它。她自己也要洗漱换衣服什么的,要是有人来访,确实不怎么方便。

病房的配套设施很完善,二十四小时都有热水供应,洗手间也足够大,洗脸刷牙后,还可以顺便擦个澡。

从洗手间出来时,叶杉杉换上了经常在家里穿的卡通睡衣。

“你……怎么穿这一身?”看着那个超大的卡通图案,什么旖旎气氛都没了。

“是笑笑给我塞进去的!”呜呜,小丫头太热心,尽干些让人抓狂的事。这么卡哇伊的睡衣在家里穿穿还行,出门在外也穿着,不被人笑话才怪。

小娇妻一脸窘迫地呆站着不动,顾北辰只能招手叫她,“过来。”

叶杉杉孩子气嘟着嘴,不情不愿地走到床边,几乎只坐了一点床边边。病床只有一米二宽,她怕挤着他。

“坐那么远干嘛,怕我吃了你?”顾北辰一边说,一边给她腾地方。

虽然最严重的伤在腿部,但上半身也有几处较深的外伤,叶杉杉还是表现得很谨慎,“不要了,会挤到你的。”

“可是……我想抱抱你。”他的声音轻轻的,深邃的黑眸中却满是迫切的期待。

简简单单一句话,却能轻松驱散她心里的谨慎和担心。他说想抱抱她,她又何尝不是呢。

折叠床已经展开,却被孤零零地扔到一边,两个大人以非常契合的方式并排躺在窄小的病**。

昏暗的灯光下,额头相抵,鼻息相缠。

和他靠得太近,好不容易收拾好的愁绪又跑出来捣乱,和上次在机场匆忙见面时相比,他明显黑了不少,也瘦了。

当然,虽然黑了些、瘦了些,还是很帅很迷人。

她一言不发,眼中氤氲着迷蒙的水雾,他却一眼就看透了她的心思,“对不起,我没能照顾好自己。”

“这是你的责任和使命,我不怪你。可是……你不该不让我知道。”

你不知道,因为你的善意隐瞒,我度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就算勉强睡着,又要被噩梦惊醒,那种滋味现在想起来心还会一阵阵地抽痛。

在战场上,顾北辰是铁骨铮铮的硬汉、威风凛凛的指挥官,但在自家老婆面前,无论多低声下气他都不觉得丢架,“我知道错了,也答应给你写检讨书,还不能得到原谅?”

叶杉杉本来已经忘了这事,被他一提醒,又惦记上了,“如果我没记错,你好像还一个字都没写!”

“放心,保证不会少一个字!”看着她的眉头渐渐松开,顾北辰也松了一口气,忍不住低头亲了她一口。

这会儿不用担心他重心不稳摔倒,叶杉杉也来了勇气,大胆地凑过去回吻他。

一向害羞的小娇妻难得主动,顾北辰也越发放肆起来,吻着吻着,双手也开始不老实。

“等一下……”叶杉杉反应飞快,抓住他做乱的手。

“你说可以在别的地方。”他的呼吸明显变得急促了许多,呼出的气息又热又重,烫得她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

“我只说可以亲,没说……可以**。”最后那个摸字大概只有叶杉杉自己能听到。

“为什么不可以?”明明只有左腿动不了,却要被当做重伤员,某首长很不高兴。

“因为……会出事。”他那点出息她最清楚了,这又是亲又是摸的,肯定得有反应。现在是特殊时期,到时候受罪的还不是他自己。

“出事?”某首长难得迟钝,没反应过来。

“反正就是不行啦!”讨厌死了,都已经说得这么明白,自己不会联想啊。

“这也是惩罚?”咳咳,这俩人的思维模式完全不在一个轨道上。

叶杉杉急了,捧着他的脸低低地吼,“你想到哪里去啦!你现在还受着伤呢,不能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乱七八糟的事?这都哪跟哪!不就是在她腰间蹭了两下,她怎么想到那里去了!

他不说话,叶杉杉以为他觉得委屈,只能拉下脸来哄他,“你先把伤养好了,以后……你想怎样都行。你想要孩子,我马上就给你生。”

顾北辰很自然地联想到了笑笑画的超人一家,嘴角不自觉地微微上扬,“超人宝宝?”

“对,超人宝宝。”见他笑了,叶杉杉忙凑上前,讨好似地在他唇上轻吻一记,“妈妈就快带着宥俊回国定居了,她打算自己开一间设计工作室。所以……就算休学,也不怕没人教。”

“这么快?”岳母会做出这个决定顾北辰并不觉得意外,但他没想过会在今年。

叶杉杉神色复杂地点点头,“已经在找房子了,妈妈想在十月前搬回来。所以……你要乖乖配合医生的治疗,快点好起来。”

老公受伤的事叶杉杉还没跟妈妈说,如果到时候妈妈回国,他还没恢复,这事恐怕不太好收场。

她又开始皱眉,顾北辰心下大乱,只能笑着逗她,“我还不够乖?”

叶杉杉故意使坏,扳过他的手轻咬一口,“还可以更乖的!”唔,这暗示已经够明显了吧,说的就是这两只手呢,一点也不乖。

“好了,我就拿它们抱着你睡觉,什么也不想,这样总行了吧?”话音落下,他的右手已经从伸到了她后颈处,“这几天你肯定没睡好,早点休息。”

叶杉杉孩子气地用手覆在他的眼睛上方,“你先睡。”看着你安然入睡,我才能安心。

知道她这几天确实担心惨了,顾北辰没跟她较劲,乖乖闭上眼睛。

约莫五分钟后,他的呼吸渐渐变得平和,看着像是已经睡着了。

叶杉杉这才安了心,轻轻道了声晚安,眼皮缓缓合上。

可能是因为帮他擦身子时看到了血渍和伤痕的关系,叶杉杉还是睡得不怎么安稳。进入浅眠状态后,脑子里浮现出的都是他在演习现场突出重围的场景。

大家都说梦和现实是相反的,这话还真有几分道理。明明就在他怀里安睡着,但在梦里,他却忙碌地穿梭在枪林弹雨中,而且,随身带着的‘护身符’也没起到作用,被子弹直接穿透,进入了他的身体。

“不要……不要有事……”梦里的场景越来越可怕,无边的恐惧铺天盖地地袭来,从叶杉杉口中说出的梦话也带了几分惊恐和慌乱。

顾北辰一向警觉,她稍稍动一下他都会睁开眼睛看一眼,这会儿她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他怎么可能睡得着。

她瘦弱的身子在他怀里微微颤抖,他的心也跟着一起颤动。有他在,她都无法心安,可以想象,之前的几个晚上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这一切都是被他的自以为是害的,他以为,她什么都不知道就不会被困扰。却忘了,她是他的妻子,她的一颗心都系在他身上,夫妻间神奇的心灵感应会给她指引,他有事,她不可能毫无感觉。

想到此,顾北辰不自觉地把她抱得更紧,轻声细语地在她耳边轻哄,“乖,别怕,没事了,我在这里。”

感觉到一只温暖的大手在背后轻轻地拍,叶杉杉的情绪很快就平复下来,噩梦似乎正在渐渐远离。

这一次,她没有再被噩梦惊醒,很快就进入深度睡眠状态。虽然还是有梦,但在梦里出现的是一道七色彩虹,而他就在彩虹尽头冲她微笑。

做了一夜的好梦,清晨睁眼醒来,他近在咫尺,微笑的脸比梦里的七色彩虹更美。

“早安。”叶杉杉显然已经不记得美梦出现之前的小插曲,此刻,从她脸上看不到半分惊恐。

“早。”顾北辰脸上的笑意越发深了些,无比自然地侧过头吻了吻她的额头,“昨晚睡得好吗?”

这个问题真傻,你昨晚不是整晚没睡守着她么,她睡得好不好,你会不知道?

“很好啊。”已经很久没有睡得这么好了,各种舒心满足。

这样的舒心满足只持续了短短十秒钟,坐起身看到那条被固定在夹板上的伤腿后,她脸上的笑也随之隐去。

赵主任说今天会有一位很厉害的骨科教授来给他确诊并确定最合适的治疗方案,在没有得到确切结果之前,她恐怕没心情笑。

虽然没心情笑,但也不能摆出愁眉苦脸的样子给他看,起床之后,还有很多事等着她去做呢。

首先要做的就是换下这身夸张的卡通睡衣,然后再把门口的提示牌撤掉。青天白日的,这种东西还是不要存在为妙。

收拾一番之后,叶杉杉正打算去那间特别的小店买早餐,却不想,刚要出门,早餐已经送到了门口。

“哥、嫂子。”因为不小心泄露了‘军情’,顾欣然同志到现在还有点担心。虽然嫂子已经保证会帮她说情,她还是觉得非常有必要讨好一下哥嫂二人。

叶杉杉忙上前接过保温桶,“你可真早。”

“习惯了,到了点就睡不着。”顾欣然笑着回了一句,走到病床前小心翼翼地问,“怎么样,好点了没?”

“托你的福,已经不怎么觉得痛。”咳咳,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到底是怪呢,还是谢?

顾欣然心里没底,避实就虚地敷衍,“那是,嫂子比什么灵丹妙药都管用。”

正在盛粥的叶杉杉还是小小的囧了一下,小然到底是有多担心呐,一句话把两个人的马屁都拍了,真强!

听小然这么一说,顾北辰也觉得有几分道理,如果没有她的意外失误,杉杉也不会突然空降,说不定到现在他还在为这事纠结。要是真等到事情无法收拾的时候再坦白,结果可能更可怕。

八点整,医生准时过来查房,顺便告诉他们,梁教授今天早上就会到,不出意外,十点半能做检查。

这个问题是叶杉杉最关心的,她的紧张可想而知,“检查一般要做多长时间?什么时候才能有结果?”

“基本检查昨天已经做过,今天只是做一些细致分析,不会很久。以梁教授的丰富经验,下午三点前应该能做出确切的结论。”知道这对小夫妻很着急,赵主任已经尽量压缩时间,力求在最快的时间给出确诊结果。

“辛苦大家了。”虽说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但叶杉杉还是发自内心地感激他们的尽心尽责。

赵主任冲着病**的顾参谋长无奈一笑,“你家小姑娘一见面就说谢谢、辛苦,我都不敢来了。”

因为不想看到某个傻姑娘担心紧张,顾北辰脸上的表情看上去也格外轻松,“那可不行,您要是不来,她一定会守在您办公室门口不肯走!”虽然说的是不可能发生的事,但顾北辰深信,这种事他家杉杉绝对做得出来。

一不小心又成了开涮的对象,叶杉杉颇为无奈。不过,见他笑得如此轻松,她也懒得计较了。

赵主任估算得非常准确,梁教授风尘仆仆地从搭最早的航班赶来,一下飞机就往医院奔。水都没顾上喝一口,便拉着赵主任了解情况。

作为梁教授的得意门生,赵主任的专业水平也不差,基本上他已经把可能的结果都考虑到了,只是有些情况他没有亲身经历过,也不便妄下判断。

深入检查进行的时间比叶杉杉想象中快得多,但因为要找专家联合会诊,最终的结果还是要等到下午才能知道。

等待的过程自然是无比煎熬,顾北辰正好借着这段时间把昨天没有完成的任务做完,找点事做,才能把注意力转到别处。

“你现在还有心情写这个?”和某首长的淡然自若相比,叶杉杉的情绪明显要浮躁许多,本来还想帮他剪脚趾甲的,却差点剪到肉,最后只能暂时放弃,乖乖坐在一旁干等着。

顾北辰腾出一只手来摸摸她的头,“不是你一直劝我要放宽心么,怎么你自己反而静不下心来?”

“我没你心态好啊。”叶杉杉一脸纠结地微蹙着眉,抓着他的手不肯放开,“再坏的结果我都能接受,只是很不喜欢等待的过程。”

“年纪轻轻的,别总皱眉。”顾北辰心疼地抚上她的眉心,语气明显深沉了许多。

叶杉杉突然炸毛,不悦地把他的手推开,“你嫌弃我!”

傻姑娘,他比你大十几岁呢,就算嫌弃,也应该是你嫌弃他才是!

顾北辰无奈地轻叹一声,“我只是不希望你为一些无谓的事烦恼,你再紧张、再烦躁,也改变不了检查结果不是?”

“确实。”无法改变的事,多想无益。不如学他一样,找别的事转移注意力,“给我看看,写了多少字?”

“现在还不能给你看!”顾北辰紧张兮兮地把小桌板上的纸遮好,不给她偷看的机会。

什么嘛,不就是一份检讨书么,还故作神秘。哼,不看就不看,反正迟早是要乖乖交给我的。

呵,现在不看也好,到时候让你狠狠地惊惊喜一下。

就好像特地掐准了时间似的,赵主任来敲门时,顾北辰刚好写完那份两千多字的‘检讨书’。

赵主任什么都没说,默默地把检查报告和治疗方案递到顾北辰面前。

顾北辰似乎并不关心检查结果,随便扫了两眼之后便将所有的专注力都放到了治疗方案上。

很快,他就从这份治疗方案上看出了异样,“为什么有两个选项?”

赵主任正要开口,一位发间夹杂着花白的老者缓步走近,他果断转了话锋,“这个问题还是由我的老师给你解答比较合适。”

受众位大首长之托特地从南部赶过来的梁教授礼貌地点点头,“事关重大,这个决定最好还是有病人自己做。”

“烦请您告诉我,这两个方案分别有什么弊端。”顾北辰非常清楚,肯定是各有利弊才会把两个方案都列上来。

“方案一是保守治疗,恢复情况因人而异,考虑到之前就有旧伤,恢复期肯定不会短,短则三五年,如果不顺利,持续近十年也是有可能的。方案二是极端治疗,机遇和风险并存。如果成功,效果立竿见影,一旦失败,可能终身致残。”因为面对的是军人,梁教授没多说半句废话,每一句都是直击重点。

赵主任接着老师的话说道:“老师周三还要出国参加学术交流会,希望你们能在今天之内做出决定。如果选择第二种方案,老师将亲自为你做手术。”

“这事可不能开玩笑,得慎重,考虑清楚再做决定。”梁教授面色凝重地接了一句,向自己的得意门生使了个眼色。人家夫妻俩都在,得给点时间让他们好好商量一下。

赵主任心领神会,“你们俩好好商量一下,有了决定告诉我一声就行,我好根据你们的决定做准备。”

一直到两位专家离开,叶杉杉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赵主任走之前说让他俩好好商量,但她却觉得这事和自己没什么关系。因为,她从来没想过替他决定什么。无论他选择哪一种方案,她都会坚定不移、毫不退缩地站在他身边,这就够了。

沉默片刻之后,顾北辰向她招手,“过来。”

叶杉杉乖乖走到床边坐下,却还是惜字如金,始终未发一言。

顾北辰二话不说,把方案同意书和笔递给她,“我的一切都是你的,这个决定还是由你做比较合适。”

“不要。”叶杉杉一点也不配合,把同意书和笔摆在小桌板上,“你的腿,当然是你自己做决定。”

顾北辰小心翼翼地揽过她,紧握着她的手,“我相信你。”

“我也相信你。所以……无论你做出怎样的决定,我都会支持你。”在这个一个紧张纠结的时刻,叶杉杉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丝从容淡然的笑,“反正我一直都在,如果真的要十年才能完全复原,我就照顾你十年;如果手术失败,终身致残,我就照顾你一辈子。”

嫁人和爱人都是一辈子的事,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永远和你在一起,同甘共苦、不离不弃。

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此时此刻,顾北辰却突然感觉到眼眶一阵阵地发热。结婚近十个月,她已经给了他无数震撼,却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让他有落泪的冲动。

能娶到这么好的老婆,他真的三生有幸。

------题外话------

让俺先去哭一会儿,下辈子俺也要做男人,娶个叶杉杉那样的老婆回家宠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