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114 瞒着她是必须的

114 瞒着她是必须的!

顾老太就在旁边,听笑笑这么一说,忙上前把电话接过来,“时间定了吗?”

电话那端突然传来婆婆的声音,叶杉杉还是小小地囧了一下,“妈,那个……我是想定了日子才跟您和爸……”

“没事,”顾老太笑着打断,“笑笑跟我们说也一样。怎么说,你们是打算让笑笑过去一直呆到暑假结束,还是去几天就回来?”

“我们打算让子言带笑笑过来,但是因为要就沈队长的假期,要到下周才能动身,那时候已经八月中旬,距离暑假结束没剩几天,我会跟笑笑一起回来。”都到了这个时候,叶杉杉可不敢再藏着掖着,把大致计划向婆婆一一交代。

“也好,有慕枫带着,我绝对放心。那会儿第一阶段复健差不多做完了,你也不会太累,就算笑笑过去也误不了什么事。不过,在医院还是不怎么方便,如果可以,看能不能在医院附近找个临时住处,生活各方面都比较好安排。”

“是,明天我会出去找找看。”囧,还是婆婆考虑周到,笑笑来了之后要住哪里的问题她完全没想过。

“怎么样,今天的复健还顺利吗?”相比笑笑去b事的后续安排,顾老太还是更关心儿子的复健进度。

“很顺利,结束的时候理疗师还说会考虑加快进度。”一说到这事,叶杉杉的语气明显兴奋了许多。

“理疗的事不能太勉强,还是循序渐进比较好,你多劝着点北辰,让他别操之过急。反正都已经等了这么久,也不在乎多等个十天半月。”虽然是个好消息,但顾老太还是表现得很谨慎。

“知道了,有医生和理疗师看着呢,他们会根据实际情况酌情考虑,不会因为我们着急就刻意加快进度。”

顾老太对儿媳妇的回答表示满意,也没再叮嘱,把电话还给在一旁翘首盼望的小鬼灵精。

“妈咪,我要跟沈叔叔一起去么?”刚才听到奶奶说了沈叔叔的名字,小丫头已经猜出了大概。

“是啊,子言阿姨也会一起去哦。不过……沈叔叔工作比较忙,可你还要再等几天。”

“几天是多少天呢?”小丫头也和她的亲亲妈咪一样,一天两天也要计较。

“大概……一周吧。”唉,笑笑又该不高兴了,说一周好像怎么觉得漫长,但是说七天的话,总觉的还要等很久很久。

“一周啊。”果然,小丫头的语气立马淡了下来。

“没办法呀,沈叔叔工作忙嘛。乖,不怕的,就算再等一周也还有十多天才开学呢,比之前爸爸休假回家的时间多多了,不是吗?”

这话要是从顾老太有口中说出来,笑笑肯定不会买账,但因为是亲亲妈咪说的,她会觉得特别有道理,“也是呢,那我就再等几天吧。说不定到时候爸爸就能不用拐杖自己走了呢。”

“有可能哦,爸爸也很想笑笑,他一定会为了你更加努力。”宝贝儿这么乖巧懂事,叶杉杉也觉得很欣慰。

这会儿顾北辰就在旁边,听杉杉这么一说,他还真有点不好意思,扪心自问,他对笑笑的想念绝对比不上笑笑想他多。

“嘿嘿。”虽然不是爸爸亲口说的,小丫头还是觉得很开心,“妈咪,帮我亲爸爸一下好不好?”

呃,这孩子真经不住夸,一秒种变恶魔什么的,她最拿手。

虽然有点被雷到,叶杉杉还是完成了宝贝儿的心愿,亲完之后立马把电话交给孩子她爸,“刚才是替笑笑亲的,你快夸夸她。”

陪着笑笑说了几句肉麻的话之后,顾北辰突然起了坏心,“笑笑想妈咪了吗?”

“想啊,好想好想。”呜呜,人家之前都不做梦的,这几天却总是梦到妈咪。而且啊,早上一醒来就不自觉地叫她,可是,她不在家。

“那……要不要爸爸帮你亲她一下?”

叶杉杉正在旁边喝水,一不小心就被呛得咳了一地。

他是被笑笑传染了还是咋滴,怎么一天比一天幼稚!

“好啊好啊,谢谢爸爸。”最要命的是,还有个小恶魔陪着幼稚的某人一起人来疯。

挂了电话之后,人来疯的某人便巴巴地凑到了老婆身旁,美其名曰是帮笑笑亲的。

叶杉杉自知斗不过这对父女,只能认命地被他抱着亲了又亲。

不过,亲完之后还是要小小地抱怨一下,“你太过分了啊,笑笑都是亲脸颊的,谁让你……伸那啥来着!”

“哦,我忘了跟你说,后面那部分是我自己要的。”

噗……要不要说得这么面不改色!

晚上睡觉的时候,某人又要求欢,却没有得到回应,“你现在还是伤员,那个……要节制一点啦。而且,这里是医院,得注意影响。”

“病房的隔音效果很好。”某人‘恬不知耻’地解释。

“和隔音什么的没关系啦!”叶杉杉大囧,张牙舞爪地挠他,“总之,这个地方就是不适合……那个啥。”

“以我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不需要住院观察,继续呆在这了简直是浪费资源。”顾北辰和自家老妈想到了一起。

叶杉杉也觉得是这么个理,一不用打针,二不用吃药,检查基本上都是在理疗室里做,却还要霸着一间病房,确实挺浪费的,“妈妈刚才在电话里说,等笑笑来了之后,还是去外面找个住处比较好。所以,我打算明天去附近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地方。”

“行,你先看着,我也找人帮忙留意。”在医院呆了十几天,人都快发霉了,顾北辰也迫切地想要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因为有诸多热心人士帮忙,找房子的事很顺利就解决。房子就在医院对面,步行十分钟即到,而且就在一楼,进进出出也很方便。

签订了短期租约后,顾北辰第二天就向赵主任提出了出院申请。

“复健才刚进入第二期,为什么要急着出院?”赵主任可是向上头大领导打了保票的,在腿伤没有完全恢复之前,他不赞成出院。

“没事,复健还是会按原计划进行,只是换了个住的地方。现在床位吃紧,病房还是留给更有需要的人吧。”

顾北辰的回答很实在,赵主任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反驳,只能点头,“行,你自己多注意点,发现伤处不对劲一定要及时告诉我。”

这事根本不用提醒,顾参身边有个比专业护士还细心的特别看护二十四小时陪伴,肯定出不了事。

现在是万事俱备,只差他们家宝贝儿到来。掰着指头数数,只差两天了。可以想象,小鬼灵精来了之后肯定又要可怜巴巴地抱着亲亲妈咪的腿撒娇,说‘笑笑好想你,今晚带我一起睡好不好’。

考虑到这种可能,某人越发珍惜笑笑来之前的两个晚上,吃饭的时候都在听其他组员发来的补充信息,一吃完饭就抱着电脑勤奋打字ing,总算赶在八点之前把今天的任务完成。

“今天怎么这么乖,才刚过八点就想休息了?”天性单纯的人真心伤不起,马上就要成为某人的盘中餐,居然毫无察觉。

“你教我的,早睡早起身体好。”附近有个小公园,每天早上叶杉杉都会赶在太阳出来之前带他去公园散步,基本上六点钟就得起床,这个点起的话,**点睡觉并不奇怪。

“乖。”叶老师心情很好地玩起了角色扮演,乐颠颠地跑去打水帮他洗澡。

一个半小时后,她很悲催地发现,刚才的澡都白洗了。吃饱喝足的某人一身是汗,大夏天的,不给他洗洗,他睡不着,每晚都要被他当抱枕的她也睡不着!

又是一番折腾,夫妻俩清清爽爽躺在**时已经过了十点。

叶杉杉难得不体贴,故意睡在离他很远的地方。

做了这么多天复健,顾北辰的腿伤已经恢复了五六成,虽然不能走,但躺着的时候正常移动一点问题都没有,她就是躲得再远,他也能凑过来,“生气了?”

“困了,不想跟你说话!”这回答已经够明显了,不仅生气,而且气得不轻。

“我知道错了,下次先别洗……”

“闭嘴啦,离我远点!”每次都是这样,平日里都是一副正人君子样,一旦狼变就什么形象都没了。

某人不敢造次,乖乖闭了嘴。不过,想让他走远点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臂力惊人,刚经历了一场高强度运动的叶杉杉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乖顺地趴在他怀里小声抱怨,“嘴上叫得好听,一疯起来就不知道怜香惜玉!”呜呜,人家已经很卖力了,他还嫌不够,居然控着她往下压,羞死了……

“那是因为你太诱人!”

叶杉杉气得想咬人,“哦,你贪得无厌,都是我的错?”

“笑笑后天就到了,她一来,你还有空管我吗?”顾北辰被逼得没办法,只能坦白说出心里话。

扑哧……

叶杉杉很不厚道地大笑出声,说他会跟孩子吃醋他还不承认,看吧,终于不打自招了。

“不知道是谁,天天跟我说什么来日方长,怎么不对自己说?”

顾北辰被她堵得没了脾气,只能任她说教。

叶杉杉始终还是心软,并没有继续说教,“放心啦,笑笑现在经常一个人睡,知道你腿不方便,她不会粘着我的。”

“这一点我完全相信,不过……这间房子的隔音效果真的不敢恭维。”说完之后,顾北辰刻意做了个嘘的手势。

结果,隔壁房间里魔兽游戏的背景音乐清清楚楚地传到了夫妻俩耳中。

啊……

叶杉杉本能地拉过被单蒙住自己的头,呜呜,刚才叫得那么大声、那么**,不会被人家听到吧?

顾北辰笑着安慰,“放心,人家只顾着打游戏,谁会注意听这个。”

都已经叫过了,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不过,隔壁房间的动静确实挺大的,有这个声音做背景,其他声音都是浮云。

笑笑一行三人是在周五下午三点到的b市机场,那会儿顾北辰正在做理疗,只有叶杉杉一个人去接机。

可以想象,看到亲亲妈咪站在借机厅门口,笑笑会以怎样的速度飞奔过来。

来的路上本来小丫头是很高兴的,这会儿被妈咪抱在怀里,眼泪却不争气地往下掉。

可怜的小丫头,第一次和妈咪分开这么久,确实难为她了。

“早知道会这样,当初就该带着你一起来的。”叶杉杉的泪点一向很低,受了笑笑的感染,眼眶也有些湿润。

小丫头很懂事,急忙抹了泪,“没关系啦,照顾爸爸更重要。”

笑笑的泪来得快去得也快,叶杉杉脸上也有了笑意,“爸爸的腿恢复得很好,说不定很快就能自己走了。”

“我就说嘛,爸爸是超人,还有超人妈咪照顾,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小小的伤感过后,小丫头又恢复了往日的活力。

宁子言和沈慕枫一直跟在笑笑身后,本来不想上前打扰母女俩别后相见的激动。听到超人一词后,子言姑娘终于町不住了,“有超人爸爸和超人妈咪,那你是谁啊?”

小鬼灵精一脸得瑟地仰着头,“我是超人笑笑啊,等爸爸回去,我们家很快就会有个超人弟弟。”

热恋中的小情侣默契地同时大笑出声,难怪杉杉总说她的生活每天都充满惊喜,有这个小鬼灵精在,想没有惊喜都难。

子言和沈队长笑得欢快,叶杉杉却是一脸窘迫,超人弟弟什么的,在家里说说也就罢了,怎么可以当着外人的面嚷嚷呢。这个时候,还是找个话题把这事带过去比较明智,“一路辛苦了,笑笑没烦着你们吧?”

“说什么傻话呢,跟我们还用这么客气吗!”在沈队长和未来婆婆的悉心调教下,宁大小姐已经乖了不少,但在叶杉杉面前,她还是那个没心没肺的直爽姑娘。

沈慕枫也笑着走上前,“老大的腿伤恢复得怎么样了?”

“恢复得很顺利,谢谢关心。”面对沈队长时,叶杉杉完全是一副大人样。

“要不我们直接去医院看看他吧?”宁子言提议道。

沈慕枫凑在没心没肺的小女人耳边低语,“没准备东西。”毕竟是去医院,空着手去好像不太好吧。

“要吗?”这一点宁子言确实没想过。

“当然不用!”虽然沈慕枫刻意压低了声音,却还是没有逃过叶杉杉的敏锐听觉,“你们帮忙把笑笑送到这里,已经是最好的礼物。”

宁子言一向把杉杉说的话当圣旨,既然她说不用,就没有再坚持的必要了,“也是呢,反正不是外人,他应该不会介意的。”

沈慕枫只能无奈一笑,只是,这笑容里的宠溺就连笑笑也看出来了,趁着沈叔叔和子言阿姨去取行李的机会,小丫头贼兮兮地凑到妈咪耳边低语,“嘿嘿,沈叔叔不愧是爸爸的战友哦,他对子言阿姨就像爸爸对妈咪一样好呢。”

“那当然啦,子言阿姨那么可爱,又听他的话。”虽然没少听子言抱怨沈队长的啰嗦,但叶杉杉还是感觉到了子言已经认定了这个男人。

这个时段路上的交通状况非常顺,只用了不到四十分钟就到了军区总医院。

一行四人出现的时候,顾北辰正在尝试第一次无助力行走,虽然走得极慢,但步伐还算稳,看样子今天的a+又跑不掉了。

虽然很兴奋很激动,笑笑也不敢表现出来,只能在远处站着小声给爸爸加油。

掉转方向的时候,顾北辰终于发现了他家宝贝,半年不见,小丫头好像又长高了不少呢。

触到了爸爸的视线,小丫头终于不用再忍耐,边跑边喊,“爸爸……”

因为担心笑笑突然扑过来,顾北辰还是架上了拐杖。

看到爸爸腋下突然多了个东西,笑笑的步子明显变慢了不少,一直等到爸爸找地方坐下才跑过去,“是不是特别疼啊?”

顾北辰笑着摸了摸乖宝贝的头,“傻瓜,爸爸是超人,怎么会觉得疼呢?”

“也是呢。”小孩子就是这么好糊弄,前一秒还蹙着眉,这会儿已经是满脸带笑,“过不了多久,爸爸就不用再靠它了。”

顾北辰当然知道笑笑口中的‘它’指的是什么,为了不让她担心,他干脆把拐杖扔到一旁,“看,现在看不需要了。”

“还是要的,奶奶说了,复健不能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能操之过急。”啧,小丫头记性真好,顺便听的话也能记在脑子里。

“不愧是顾参家的宝贝,真聪明。”理疗师忍不住赞叹道。

被人家这么一夸,小丫头越发来劲,“医生叔叔,请你吃糖,你要对我爸爸好一点哦。”

这……算是一种贿赂么?

理疗师蓦地愣住,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气氛突然变得尴尬,叶杉杉急忙过来解围,“不用你提醒,医生叔叔也会对爸爸很好很好的。”

“那好吧,我换个说法。”小丫头歪着头认真想了想才开口,“医生叔叔太瘦了,请你吃巧克力糖,吃了会长肉哦。”

囧,这个说法还不如刚才呢。

理疗师倒是很喜欢,笑着接过,“谢谢。”

估摸着一家三口聊得差不多了,沈慕枫才带着子言走上前,“超人的能力果然不是盖的,不过半个多月的时间就能恢复成这样。”

顾北辰含笑不语,眼神不自觉地往沈慕枫身旁的宁大小姐身上瞄,这丫头,好像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宁大小姐被看得不好意思,立刻炸毛,“干嘛,不认识了?”

咳咳,一开口就原形毕露,还是她!

人家帮了这么大的忙,顾北辰也懒得跟她计较,“谢谢你们帮着把笑笑送过来。”

刚刚收到了沈队长的警告眼神,子言姑娘一秒种变乖乖淑女,“你太客气啦,反正也是顺路嘛。而且,笑笑这么乖,一路上有她陪着,我们也特别开心。”

这下顾北辰算是看明白了,沈慕枫这小子还真有一套,居然把宁家大小姐吃得这么死!

呵,凡事不能只看表面,谁被谁吃死还很难说呢!

顾北辰的最后一项练习很快就做完了,时间还早,叶杉杉带着笑笑和子言去超市买东西,让两个大男人留在家里叙旧。

其实,顾北辰和沈慕枫聊天的内容根本不是在叙旧,而是在讨论一些还没有发生的事。

“不是说早就定下来么,怎么突然不去了?”沈慕枫早就做好了继续给老大当下属的准备,没想到他会突然改变主意。

“我老婆不喜欢。”顾北辰答得很坦白,见沈慕枫一时无言,又继续说道,“相信宁小姐应该也不怎么喜欢你现在做的工作吧。”

被戳中痛处,沈慕枫越发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我不去也好,机会留给你,继续往上升,参与实战的机会就会大大减少,离危险也越远。”虽说男儿志在四方,但为了自己爱的人和爱自己的人,必须学会放弃一些东西。而且,不一定非要当高官、握实权才是真正的成功,去军科大当教官、参与一些出谋划策的幕后工作,也能闯出一片天。

对沈慕枫来说,这确实是个机会,他也不再劝导,“上面的领导怎么说?”

“还没批,可能还需要做一些工作。问题不大,最多就是再接受一些兼职工作,你要是有需要,可以找许师提。”虽然做不了上司,但顾北辰还是很乐意和继续沈慕枫做亲密战友。

“那我就不客气了。”沈慕枫当然是求之不得。老大是特兵出身,见识过各种复杂状况,而且还干过侦察,如果能把他挖去当顾问,一定能事半功倍。

“这事你先帮我保密。”还是那句话,没有最后确定的事,顾北辰不会让杉杉知道,要是万一有个变故,她得多失望。

顾北辰说得含蓄,沈慕枫却心领神会,“放心,工作上的事我从来不跟她说。”他家子言在杉杉面前从来都是毫无保留,告诉她就等于告诉杉杉,瞒着她是必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