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126 她值得拥有他的爱

126 她值得拥有他的爱

“快去吧,我在这里等你。”顾北辰终于把心放回肚子里,趁着她去洗手间的短短几分钟好好自我反省一下。

没把事情交代完整确实是他不对,但和自作聪明地把她想得太小气这个错相比,那个小错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信任是维系一段爱情和婚姻最重要的纽带,叶杉杉的豁达无疑是充分信任的最佳表现,而她家老公的杞人忧天则是另一种变相的不信任。

这一次,顾北辰确实应该好好反省一下。

自我反省毕竟是虚的东西,只有自己心里清楚,别人都看不到。如果真心认错,还是得拿出点实际行动。

所以,当叶杉杉从洗手间出来时,某首长正捧着一杯水蜜桃味的奶昔,“果汁是鲜榨的,没有加冰。”

叶杉杉笑着接过,满足地吸了一大口,挑眉逗趣道,“这算不算无事献殷勤?”

“当然不算,逛街是体力活,得好好补充一下体力才行。”

“坐下喝完再去吧。”叶杉杉从来没有一边逛街一边喝东西、吃东西的习惯。

奶茶店外面架着一把大大的太阳伞,这会儿还没什么人,最适合两个人安静地坐着。

坐着干什么呢?当然不能你看我、我看你的大眼瞪小眼,得找点话题来说才行,“你刚才是故意摆酷脸吓唬齐沐的吧?”

“也不完全是。”叶杉杉调皮咬着吸管,含糊不清地答。

顾北辰心头猛地一紧,拉着她的手问,“所以……还是有一点点生气?”

“不是生气,只是……”事情已经过去快一个小时,叶杉杉也有点吃不准自己当时是什么心情,默了片刻才缓缓答道,“只是觉得齐沐质疑得挺有道理,而且……我能理解。她付出了那么多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更配得上你,可是……你却娶了一个各方面都比不上她的女人。换成是我,也会被刺激到乱了方寸。”

“谁跟你说你各方面都比不上她的?”顾北辰对这个说法非常不满意!

“你别激动,那会儿她不是对我一点也不了解嘛,只是凭着第一感觉做判断,会这么想也很正常啊。你也看到了,后来她的态度明显改善了很多。我想……她一定是发现事情和她想象中有点不一样。例如,这么瘦小的我居然会驾驶重型SUV;看上去像个大孩子的我会提醒她平复情绪,不能吓坏笑笑。”虽然这些都是未经证实的猜测,但叶杉杉的眼神里却透出坚定的自信。事实永远是最好的解释,她坚信,聪明的齐沐会从事实中找到答案。

事实会告诉齐沐,看上去一脸稚气的叶杉杉到底凭什么嫁给近乎完美的顾北辰。

叶杉杉一脸自信,说得轻松;顾北辰却是一脸陶醉,听得动容,情不自禁把她的手捧到唇边轻吻,“你的好她只看到了冰山一角,接下来的一个多小时,她会从笑笑口中了解更多。”

“你又知道!”这一点叶杉杉心里也是有数的,却要故意和他抬杠。

顾北辰却没心情跟她逗趣,表情也变成深沉凝重,“让她问吧,知道你对笑笑有多好,她才能毫无牵挂地安心接受特训,顺利通过考核。在ES,她是最受关注的焦点人物,多少双眼睛注视着她,有希望她成功的,也有想看着她出丑的,她身上的压力比那些男兵更大。”

和十几个男兵一起竞争,光是想想都觉得好可怕,叶杉杉也不敢在玩笑逗趣,一本正经道,“所以,你一定要多帮帮她呀,别对她太严厉!”

“傻瓜,对她严厉才是真正的帮助!”顾北辰笑着点了点她的翘鼻子,“正因为希望她成功,才会对她有更高的要求。”

“话说……她是不是因为你才去考的军校?”这个问题叶杉杉很早就想问了,又怕他会以为自己太小气。现在已经把话挑明,她也不用再顾虑。

顾北辰被问得有点发懵,“你怎么会这么想?”

“五年前你不是嫌她小么,所以……她为了更符合你的择偶标准,选择考军校、让自己快点长大。”咳咳,这逻辑听上去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刚才在墓园你不是跟她说了吗,嫌她小只是借口。那会儿她刚没了爸爸,已经经不起任何打击,我不忍心把话说得太绝,不得已才想出这么个借口。当时……我还开玩笑地跟她说,如果笑笑十岁的时候我还是一个人,我就娶她。”

“噗……”叶杉杉刚刚猛吸了一口奶昔,愣是被他吓得喷了一桌,“咳咳咳……这种事也能开玩笑,你……实在太不厚道了!”

“因为知道这种可能绝对不会发生,所以才那么笃定!”呵,现在已经娶得娇妻,想说多绝对都行呐。

好不容易咳顺气的叶杉杉毫不客气地给他泼了一盆冷水,“说得你好像会未卜先知,知道去年会遇到我似的。”哼,典型的马后炮!

顾北辰完全不受打击,一本正经地回道,“别管我是不是会未卜先知,反正你现在已经是我老婆,玩笑也好,真心也罢,那个约定没有任何意义。”

叶杉杉却突然来了脾气,傲娇地仰着头质问:“你给我老实交代,到底跟多少女人有过这样的约定?”

“没有了,就这一个。”天,一个已经够让人焦头烂额,再来几个,他非得被逼疯不可。

“呵呵……”叶杉杉被他紧张兮兮的反应逗得大笑,“你怎么这么经不住吓,我不过随便问问你就紧张成这样!”

“这种事不能随便开玩笑!”顾北辰依然是一本正经,“回来的路上你一句话都不说,眼神还有点呆滞,一开始我没反应过来,吓得手心都出汗了。”

叶杉杉可再也笑不出来了,讨好似地握着他的手,诚恳道歉,“对不起,我没考虑到你的感受,就知道由着自己的性子乱来。”

“下次生气闹别扭的时候不准一言不发地装木头人,有什么不满就说出来,我不怕打也不怕骂,就怕你不理我。”咳咳,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委屈,是在装可怜么?

叶杉杉一点也不配合,懒懒地飞了一记白眼过去,“打不过你,又没你会训话,只能用无声的方式表示抗议。”

她表情严肃,顾北辰吃不准她是在说笑还是认真,立马举起右手许诺:“我保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还不行吗?”

叶杉杉终于破功,笑着把他的手拍下,“笨,我就是再生气也舍不得打你、骂你。而且……除了受伤那次,你也没做过其他让我生气的事,不是吗?”

“那是因为你宰相肚里能撑船,不跟我一般计较。”虽然确定了刚才那番话只是玩笑,顾北辰还是顺着她的话拍起了马屁。

这句话彻底把叶杉杉哄高兴了,轻松却坚定地答应了他的‘请求’,“好啦,以后不管你怎么惹我生气,我都不会装酷不理人。”

“拉钩,盖章。”咳咳,首长大人,您要不要这么幼稚……

偏偏,还有人陪着他一起胡闹。

然后,在路人各种惊诧中夹杂着羡慕的注视下,两个年龄加起来超过五十岁的大人用最孩子气的方式签订了一项很重要的协议。

问题解决,夫妻俩开开心心地去专门卖童装的儿童大世界给两个孩子买新的秋装。

与儿童大世界只隔了一条五米宽过道的儿童娱乐城内,笑笑正和新认识的朋友玩得正欢。在齐沐的耐心教导下,小丫头把几个热门游戏都玩了个遍。

果然还是血浓于水,因为有共同的基因,化学反应也来得特别迅速。

“姑姑,快帮我把包包里的小毛巾拿出来,背上都汗湿了,得拿干毛巾隔一下才不会感冒。”兴奋地玩了半个多小时,小丫头已经是满头大汗。难为她,还记得妈咪的叮嘱。

齐沐随手给她递了一瓶水,很快就把包包里地干毛巾找出来,“你怎么知道汗湿了要用这个隔着?”

“妈咪教的呀,每次出来玩她都会在包包里塞好多东西。我要是病了,妈咪会心疼难过,所以要乖乖听她的话,不舒服也要隔着。”每次跟外人说起自己的亲亲妈咪,小丫头总是特别得意、特别自豪。

“那个……她应该不是你的生母吧。”感觉到笑笑已经没拿自己当外人,齐沐终于小心翼翼地把酝酿许久的问题问出了口。虽然,这个问题的答案她比谁都清楚。

笑笑的脸色瞬间暗了下来,不悦地反问,“我是不是她生的很重要吗?”

齐沐很快就感觉到这个问题触到了小丫头的地雷,急忙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你妈咪真的很厉害,看上去年纪不大,却能把你照顾得这么好、教得这么懂事。”

“这话没错,我妈咪是最厉害的。漂亮可爱、聪明善良,对谁都温温柔柔的,而且还很会做菜哦。不然我爸爸也不会一见到她就迫不及待地把她娶回家。”听完齐沐姑姑的夸赞,小丫头的表情立马又阴转晴,得意、自豪什么的又回到了她脸上。

“迫不及待?”齐沐似乎有点被吓到,一方面是没想到小丫头这么会用成语;更重要的还是没想到这个词会和一向稳重的顾北辰联系在一起。

“嗯。”小丫头得瑟地点头,“他们只认识几天就结婚了,然后爸爸有史以来第一次只回部队一个月就休假回家,姑姑你猜,他为什么急着回来。”

“为什么?”齐沐不敢乱猜。

“呵呵,因为他想妈咪了呗。”虽然是近一年前发生的事,小丫头还牢牢地记在心里呢。就是因为有了妈咪,爸爸这么快回来跟他们一起生活,说到底,他们一家人的幸福快乐都是妈咪带来的,这一点笑笑可从来不敢忘记。

“那……他在部队这么久突然调回来……”

小丫头心急,不等齐沐把话说完便急着打断,“当然也是为了妈咪,他知道妈咪一个人照顾我很辛苦,心疼啊。”唔,有时候听笑笑说话真的没法想象她只个还不满八岁的孩子。

“确实,她自己都是个大孩子呢。”听笑笑这么一说,齐沐心里的愧意越发深了。对人家毫无了解,只凭着第一感觉和一时冲动就笃定地认为她不够资格站在那个完美男人身边。这样的行为不仅幼稚,甚至可以算得上愚蠢!

齐沐明显有些心不在焉,就这么随口一说,却逼得笑笑激动地站起身,“千万不要在我妈咪面前这么说,她最不喜欢人家这么叫她!”

“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笑笑这么激动,齐沐也有点无措,恨不得现在就冲动嫂子面前跟她鞠躬道歉。

“不用跟我道歉啦,有一个这么年轻的妈咪,我不知道多高兴呢。我们学校的同学都羡慕我,妈咪去学校开家长会的时候那些小男生们都抢着跟她拍照,还有同学的爸爸过来找她要电话呢。”一说起妈咪的好,小丫头的表情基本上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滔滔不绝!

听笑笑这么一说,齐沐突然灵光一闪,悟出一件很重要的事:“这才是你爸爸急着调回来的真正原因吧?”

“呵呵,是呢。爸爸可紧张了,每次打电话回来都要叮嘱我,让我帮他好好看着妈咪。”这一点笑笑完全赞同。

“可以想象。”看着笑笑纯真可爱的笑脸,齐沐的心情彻底平静下来。不是她不够好,只是……不是他想要的。

“姑姑,我们再去玩一次挖金山吧,再集三张卡就能换一套家庭装马克杯。这一周送的马克杯是冰河世纪限量版哦,妈咪最喜欢的动画电影。”背上的汗渐渐被毛巾吸干,也差不多休息够了,小丫头还是没忘记来这里主要目的——玩游戏!

小丫头张嘴闭嘴都是妈咪,齐沐突然想到一个很狗血的问题,“先别忙着玩游戏,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比较喜欢爸爸,还是比较喜欢妈咪?”话说口之后,齐沐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这个问题一定会让小丫头很纠结吧。

可结果却大大出乎她的预料,“当然比较喜欢爸爸。”

“为什么?”齐沐被笑笑的干脆和这个意外的答案吓了一大跳,刚才尽听你说妈咪怎么怎么好,为什么最喜欢的人不是她?

“因为妈咪最喜欢他呀,我要跟着妈咪一起。”小丫头的语气听上去颇为无奈,隐约间还能感觉到几分吃醋的意味。

这……这是什么逻辑?

齐沐被逗得大笑不止,“你和妈咪都最喜欢爸爸,那你妈咪谁来喜欢?”

“爸爸。”这一次笑笑答得更干脆,同样的,还是有点小小的不高兴,“唉,笑笑最可怜,爸爸妈咪最喜欢的人都不是我。”

呃,齐沐被小丫头闹得哭笑不得,囧囧地干笑两声,“你是他们俩第二喜欢的人,也不错啊。”

“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小丫头故作深沉地耸耸肩,小模样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齐沐却一本正经地摆起了长辈架子,“你啊,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有这么多人疼你、宠你,还想要安慰!”

小丫头反应奇快,拉着姑姑的手摇晃撒娇,“人家跟你说笑的啦,有这么好的爸爸妈咪,做梦都会笑醒呢,怎么会不满足!”

得说,小丫头哄人的本事确实一流,大人们只能往而兴叹。

在齐沐的帮助下,笑笑终于如愿集齐了十二张生肖卡,成功换得一套限量版家庭装马克杯。

“正好到时间吃饭,好饿了。”玩够了,还如愿以偿换到了礼物,小丫头各种满足。

和风苑就在游戏城斜对面,过了天桥走二十米即是,用不了十分钟就能走到。

一想到几分钟后就要和那个重新认识过的超人小妈咪见面,齐沐的心情又变得纠结紧张起来。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她的心情也没有好一点?为免影响用餐的气氛,是不是应该在吃饭前找机会跟她认认真真道个歉?

疯玩半天,小丫头确实饿极了,忙上前拉她,“姑姑你在发什么呆呢?快到了时间了呀,爸爸妈咪会等着急的。”

“走吧。”算了,想那么多做什么,车到山前必有路,走一步算一步吧。

齐沐带着笑笑赶到时,顾北辰和叶杉杉已经在靠窗的安静角落坐好,正在听服务员介绍新菜式。

小丫头眼尖,远远地就看到妈咪旁边的椅子上放着几个带卡通图案袋子,上面的商标她是认识的,她身上穿的这一套就是在那家店买的,“妈咪,你又给我买新衣服了呀?”

笑笑是个急性子,跑起来不看脚下,差点绊到地毯中间的接缝摔倒,还好叶杉杉反应快,及时接住她,“又没人跟你抢,不知道在急什么!”

小丫头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人家想看新衣服长什么样子嘛。”见妈咪脸色没有好转的迹象,忙退回去从姑姑手里接过装马克杯的袋子,“妈咪你看,我玩挖金山集齐了生肖卡,换了一套冰河世纪的限量版马克杯,是家庭套装哦,一共三个。”

“真是你一个人集齐的?”小丫头已经觊觎这套东西很久了,无奈最后三张怎么也中不了,今儿突然一下子把最难中的三张都集齐了,叶杉杉有理由表示质疑。

“是姑姑教我的诀窍,她好厉害,好几次都是一击即中。”啧啧,小丫头又开始卖弄成语水平。

看着笑笑一脸崇拜的表情,叶杉杉毫不犹豫地接着她的话向齐沐道谢,“谢谢你,帮忙带着她玩了这么久。”

“别这么说,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齐沐还是有点紧张,一不小心说了一句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的心里话。

果然,笑笑的问题很快就来了,“为什么是应该做的?爸爸妈咪带我玩才是应该吧?”

齐沐蓦地愣住,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还好叶杉杉反应够快,“不是你想的那个应该。姑姑来得匆忙,忘了买礼物,刚才陪你玩了这么半天,就当是补礼物了。”

“原来是这样,”笑笑轻轻松松就被糊弄过,得意地展示换来的宝贝,“呵呵,这个礼物更棒啦,我和爸爸妈咪都能用得上呢。”

“你高兴就好。”齐沐这才松了一口气,在笑笑身旁坐下的同时,不自觉地向反应力不输自己的顾太太投去感激的眼神。

叶杉杉礼貌地回以微笑,把菜单递给她,“你难得休假出来吃饭,多点几个喜欢吃的菜,换换口味。”

齐沐没有伸手接过菜单,而是毫无预兆地突然站起身,“让顾首长点菜就好了,你……能不能陪我去一趟洗手间?”

笑笑也跟着一起站起身,“我也想去。”

可惜,那个去字才说了一半,就被她家老爸拉到了怀里,“这会儿人多,可能还要排队什么的,你忍一下,等她们回来你再去。”

齐沐这是想拉着杉杉单独说话呢,顾北辰当然会尽力成全。

“好吧,我先看看新衣服长什么样。”笑笑其实并没有多急,难得可以赖着老爸撒娇,她也不想放过。

叶杉杉心里有数,没多说什么,站起身走在前面带路。

这个时段洗手间确实忙碌,叶杉杉干脆带齐沐到安全通道,没有意外发生的情况下这里基本不会有人来。

齐沐还在犹豫该怎么切入正题,叶杉杉却心急地先开了口,“你有话跟我说?”

“是。”这样也好,她心里有数,齐沐也不用再顾虑,“我是想跟你……”

“如果是道歉的话,就别说了。”叶杉杉笑着打断她,“我知道你突然失控的原因,所以,没关系。”

“不,有关系!我那样自以为是地质问你……很伤人。”

“可是你心里很不好受,不是吗?”

齐沐被堵得一点脾气都没有,无力地倚靠在墙上,满脸都是无奈的笑。这样一个随时都会给人带来惊喜的女孩,哪个男人不爱?她得到一切都是理所应当,没人有资格质疑她凭什么!

“纠结过去既浪费时间又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我比较喜欢向前看。”

“可是……你如果不接受我的道歉,我总觉得脚上系了一根绳子,无法迈步向前。”向前看?呵,谁不想向前,可当下还有问题没解决,怎能安心向前。

“那根绳子是你自己系上的,只有你知道怎么解开。”咳咳,叶老师这是打算化身为心理咨询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