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128 你的尺码我最了解

128你的尺码我最了解

沈慕枫也很快反应过来,小心翼翼地上前建议道,“不如让嫂子试试吧,我们的人会一直在旁保护,不会有事的。”

顾北辰一点面子也不老战友留,当着他属下的面厉声质问,“你怎么知道不会有事?她要是出什么事,你去哪里弄一个老婆赔给我?”

顾北辰态度坚决,而且火气不是一般的大,沈慕枫不敢再出声,继续让已经靠近仓库的队员汇报现场的状况。

叶杉杉还是不死心,可怜巴巴地凑过去,“我就去看看还不行吗。”

“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顾北辰又把年前在雪崩现场发生惊险一幕拿出来说事。

不说还好,一说倒是给了叶杉杉提醒,“上次不是没事吗,这次一定也可以!”

“这次的情况不一样,对方是手上拿着杀伤性武器的亡命之徒,他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我不能明知道可能发生意外还让你去冒险!”顾北辰一边劝,一边试图拉着她往停车的地方走。

可是,那个倔强的小女人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耍起了无赖,“我不走!齐沐现在生死未卜呢,我怎么能安心坐在一边干等着!”

“我们会想办法救她出来,你别操心!”要不是看旁边有这么多陌生人,顾北辰真想把她扛回去扔进车里算了。

“还能想什么办法?如果不小心沾到火源,那间仓库随时可能爆炸,多等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如果齐沐真出什么事,你怎么向她……”后面的半句话叶杉杉不敢说出来,但她相信,他应该知道她想说什么。

顾北辰基本上已经被驳得一点脾气都没有,确实,如果齐沐真出什么事,他以后恐怕没脸再去祭拜齐凯。

仓库那边很快又传来了新的消息,秦振彪手上确实有枪,但他也不敢轻举妄动,听里面的动静,俩人应该在打斗。

“那个秦振彪身手怎么样?”顾北辰忙上前问道。

“能坐上二当家的位置,肯定不会差。”沈慕枫面色凝重地回道。

不行,再这么拖下去,就算不出大事,齐沐也可能会受伤,后面还有好多艰苦考核等着她一关一关通过,她的身体不能出状况。

“有没有准备麻醉枪?”沉思片刻之后,顾北辰想到了一个可以一试的捷径。

“我马上让人准备好送过来。”沈慕枫没有多问,立马安排手下做准备。

最后,顾北辰还是没有敌过那双充满期待和坚定的眼睛,带着那个总是说话不算话的小女人去了现场。

先期抵达的队员们已经拆穿了通风口周围的所有障碍,而且基本可以确定这个通道能直接通向仓库,但通道太窄的问题依然存在,在不能强行把通道扩充的情况下,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有身材瘦小的人能进入通道。

顾北辰亲自去观察过,这个通道对杉杉来说绝对不是问题,但齐沐要想脱身,也必须走这条路,他担心以她的身材,恐怕够呛。

“她可以的!”叶杉杉却一点也不担心这个问题。

“你怎么敢这么笃定?”

“她只是比我高,骨架比我大不了多少。而且,她经常练习瑜伽,身体的柔软程度应该比我要好。”关键时刻,叶杉杉的好记性和丰富联想力气到了很重要的作用。

尽管如此,顾北辰还是有点犹豫,一个齐沐在里面已经够让他揪心,如果把她也送进去,他恐怕会紧张得话都说不出来。

“不管了,我要进去试试,大不了回来给你写检讨书!”叶杉杉可没那么好的耐心,他再这么犹豫下去,齐沐恐怕连爬出来的力气都没了。

顾北辰还没缓过神来,那抹瘦削的身影已经快步逼近那条约莫一米长的狭窄通道。他就是再紧张、再着急也来不及阻止。

叶杉杉很快顺利通过,进入到仓库里面。

齐沐和秦振彪已经战了几十个回合,两个人都有点体力不支,正扶着货架喘气。

叶杉杉是从秦振彪身后的位置突然出现的,所以,齐沐先发现她。虽然这个意外足够震撼,她还是努力克制住错愕和激动,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再来!”秦振彪毕竟是男人,虽然已年过四十,恢复起来还是比女人快。不过,从他脸上的血渍来看,应该没少被击中。

“换个对手,怎么样?”叶杉杉此言一出,齐沐终于忍不住惊呼出声——

“你?”

听到身后有声音,秦振彪本能地转过身,迎接他的却是一记干净利索的飞腿。

“哇!”齐沐又忍不住叫了一声。这小丫头,还有这一手!这身手,绝对不是练着玩的!

秦振彪还没缓过神来,又是一连串的组合攻击。其中还有一击不偏不倚正好踢中他的鼻梁骨,鲜血立马就迸射而出。

齐沐也差不多休息够了,和叶杉杉一左一右夹击秦振彪。

秦振彪明显有些招架不住,想起身都很费力。

现在是最好的离开时机,叶杉杉无心恋战,拉了齐沐往通风口跑,“火源还没有完全消除,这里还很危险,我们先走。”

被打趴下的秦振彪当然不想一个人留在这里,还想起身跟上,却听到嗖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砸进了他的大腿处,下肢很快就失去知觉。

齐沐很快就被叶杉杉拉到了通风口,“你先出。”

“还是你先吧,你个子小,爬得快。”

“别废话了,你先进去,要是卡住,我还能推你一把!”关键时刻叶杉杉还真是心细,什么可能都想到了。

齐沐也不再推辞,深呼吸一口,让身体渐渐放松,以便让身体尽可能紧缩。

几年的瑜伽果然没有白练,虽然中间还是卡了一小段,但因为后面有人加力,齐沐还是顺利爬出了通道。

和齐沐的磕磕绊绊相比,已经是第二次‘走’这条路的叶杉杉出去的过程明显要顺利得多,看来啊,生得瘦小关键时刻还是挺有用的。

顾北辰一直守在门口,看到杉杉跳下来,急忙上前接住,盯着她从头到脚看了个遍,确定她毫发无伤,才长舒一口气。

“就跟你说不会有事吧。”顺利完成任务某人终于可以得瑟地邀功。

“检讨书还是要照写!”不等我点头就急着往前冲,不给点惩罚怎么行。

叶杉杉急了,“诶,不带这样的,没事还要写检讨书?”

“怎么没事?你让我担心得脑细胞死了几亿个!”

咳咳,居然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说出如此幼稚的话,也不怕被人笑话!

“好吧,写就写!”反正已经不是第一次,某人都快成老油条了。

这事毕竟都是因为自己而起,齐沐觉得自己很有必要做点什么,“就为这个就要罚嫂子写检讨书,是不是太狠了点?”

“别忙着给别人求情,你也要写!”顾北辰一点情面也不讲,当头就是一盆冷水,“明知道对方有杀伤性武器,为什么还要以身犯险?”

“呃,那什么,都已经跟着进来了,肯定没有原路返回的道理。绑匪扬言一个小时杀一个孩子,我就这么走掉,丢的可不光是军人的脸!”虽然当时情况十分危急,但齐沐并不后悔自己做的决定。

“现在已经是快十一点,你好好想想怎么跟崔教官解释!”齐沐说的也在理,但顾北辰还是想让她张长记性,适当的吓唬一下是非常有必要的。

齐沐急得语无伦次,“不会因为这个……个还要扣……分吧?”

“他吓唬你呢,他怎么可能做出这么没道理荒唐决定!”叶杉杉现在基本上是破罐子破摔,反正已经犯了一个错,也不在乎再加一条。

“吓唬?”咳咳,英明神武的顾老大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幼稚了。

在一众人各种充满好奇和不可思议眼神的注视下,顾北辰一脸无奈地黑了脸。

危险仍未解除,这个地方不适合久留。做好部署之后,不相干的人马上撤离,只留一组人切断所有火源,然后把主要嫌犯挖出来。

意外来得突然,解救人质和抓获嫌犯的过程却异常顺利,齐沐功不可没,受到一番夸赞是少不了的,但她却毫不吝啬地把所有夸奖和赞美都给了现场个头最小、最瘦弱的那个人,“你们无缘亲眼得见夫人连环霹雳腿的威力,实在可惜。”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我就看他反应不及,当然要对着那个点重复进攻,基本上都没什么固定套路的。”叶杉杉同学的老毛病又犯了,一被夸就不自在。

顾北辰的心思和他家杉杉正好相反,他就巴不得听到别人夸他老婆厉害、能干,“你就别自谦了,家里摆了那么多武术比赛的奖杯,居然还说没固定套路?”

“我就说嘛,嫂子的身手肯定不是三五年练出来的!”齐沐现在看叶杉杉的眼神已经带了几分崇拜,恨不得找机会拜她为师。

唉,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谁会想到这么瘦弱的身体里居然蕴藏着如此强大的力量。不怪顾北辰这么为她着迷,这个小女人,好像每时每刻都会给人带来意外。

越说越离谱了,叶杉杉被闹得头晕,忙找话题转移注意力,“马上就要到十一点,你是不是该回学校了?”

这事确实要紧,齐沐也没心思再说笑逗趣。不过,走之前,有件事还是要确认一下,“那个,我没有按时回学校的事,真的要扣分?”她现在已经是负分,再扣一分,她恐怕只有等着被当掉。

这一次,顾北辰没有出声,而是由沈慕枫站了出来,“刚才的事我会写一份报告发给你们校长,扣分肯定是不用的,搞不好还能得到额外的奖励。”

“呼,只要不扣分就行,奖励什么的就免了吧,我做这些又不是为了邀功。”在军中这么多年,齐沐的性子多少还是带了几分男孩子气。

“我只管写报告,其他事我也做不了主。”沈慕枫敷衍着回了一句,招呼手下过来,安排车子送齐沐回学校。

车子很快就掉过头,只等齐沐上车。都要走了,她才想起,装着很多重要证件的包包不见了,这样回去的话也没人给她开门吧。

叶杉杉突然化身为魔术师,把包包给她变了出来,“咯,给你。”

齐沐满怀感激地接过,“因为看到它,你才知道我在里面?”

“看到它之前就想过这种可能,见到它之后更加确定!”叶杉杉脸上又露出和她年龄相符的调皮笑容,然后又来了一招一秒种变大人,“回学校之后还是去医务室处理一下伤处吧,虽然只是些皮外伤,也得小心。”

“谨遵夫人指示!”咳咳,万里挑一的超级精英也有人来疯的时候。

叶杉杉后悔得想挖地洞钻,把包包交给她不就完了,好好地干嘛跟她说那么多废话!

哼,就知道拿她说笑逗趣!气走之前还不忘狠狠地瞪了自家老公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看你教出来的好学生,和你一样人来疯!’

目送齐沐离开之后,顾北辰也打算带着老婆回家洗白白睡觉了。这么一折腾,肯定得过了凌晨才能睡觉,明天还要上学,啥都不用想了。

上车之后,顾北辰才想起要给岳母打个电话,他们走得太急,她肯定会担心。

做女婿的有这份心思,做女儿倒是没心没肺,一点也没往这个方向想,还惦记着检讨书的事,“真的要罚我写检讨书啊?”

电话正好接通,顾北辰无暇回她,语气谦恭地告诉岳母大人,事情已经解决,他和杉杉正在回去的路上。

被无视的某个小女人很生气,一把夺过电话,冲着电话里喊,“妈,你女婿又要罚我写检讨书!”

这……这都什么跟什么?告状告到岳母大人哪里去了?

电话那端的杨素阑明显有点被噎到,半晌才低声问道,“你又犯什么错了?”

“为什么一定是我犯错?难道就不能是他无理取闹欺负我吗?”火大,妈妈怎么站在他那边啊。

“北辰不是那种人吧?”电话那端的声音小心翼翼的,宝贝女儿还在气头上,偏袒太过明显只会火上浇油。

再小心翼翼也没用啊,你家宝贝女儿已经气到不讲理了,不哄着点是不行的,“怎么不是,他经常欺负我的,只是你们都没看到!”

看着某个小女人撒娇耍泼的孩子样,顾北辰已经没法专心开车,最夸张的时候,笑得肩膀都在抖。

杨素阑也拿她没辙,只能先晃悠着,“先回来再说吧,我要知道是怎么回事才能给你评理不是?”

“什么意思啊?”脑子发热的叶杉杉同学反应力好像有点变迟钝。

“你得把事情给我交代清楚啊,我才好判断真的是你不听话,还是北辰无理取闹欺负你。”杨素阑只能耐着性子给她详细解释。

“那个……还是算了。”反应过来之后,叶杉杉立马囧了,这事可不能交代,妈妈要是知道她一意孤行以身犯险,肯定会帮着一起说教,到时候说不定写一份检讨书还解决不了问题呢,“我们就快回去了,你要是困,也早点回去休息吧,这个点笑笑应该不会醒。”

杨素阑可不傻,这么明显的敷衍逃避怎么可能听不出来,“听你这么一说,我怎么觉着确实是你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

“没有啦,有他跟着呢,哪有我乱来的机会,电话快没电了,我先挂了哈,拜拜。”这一次叶杉杉逃避得更彻底,干脆把电话挂了。

可怜的傻姑娘,就这么活生生被自己挖的坑埋了!

“怎么办,等一下回去妈妈一定会追问到底,我要怎么回答?”刚刚还在抱怨某人无理取闹,转过头来又拉着人家求救。

某人明显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语气,“不关我的事,是你把电话抢过去告的状,我还怕回去被骂呢。”

除了耍赖,叶杉杉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可想,“不管啦,你给我想个理由解释,回去我乖乖给你写检讨书。”

“光写检讨书就没事了?你哪次不是说得好听,结果呢?”顾北辰倒觉得这是好机会,就该拿岳母大人吓吓她,让她以后不敢乱来。

“反正都没事了,干嘛计较那么多?”叶杉杉同学永远都是这么乐观。

“你只看得到结果,就不想想那段时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

呜呜,又被他戳到了软肋。他的指控一点也没错,她确实是每次都只看结果,不想过程的。这样做……也算是不负责任的一种吧?

前方就是红灯,顾北辰刻意放缓了车速,试着和她讲条件,“你答应我,以后不会再不负责任地往有危险的地方跑,我帮你向岳母解释,行吗?”

“我本来就没有不负……”叶杉杉还是本能地想辩解,可考虑到回家要向妈妈交代的事,又不得不服软,“好吧,我答应你,以后再遇到这种情况一定乖乖听你的话。”

车子在红灯前稳稳地停下,某人笑得玩味,“怎么听着好像很勉强?”

叶杉杉急忙凑过去,一脸讨好,“没有没有,我是心甘情愿的。”

顾北辰满脸都是无奈又认命的笑,半晌才低低地叹道,“你啊,就会开空头支票糊弄我。”虽然得到了她的亲口承诺,但顾北辰心里很清楚,如果再遇到同样的状况,她还是会做出同样的决定。而他,除了乖乖顺从,也没有别的办法。

“对不起啊,我每次都胡来,让你担心。”

“你能给我的也就一句对不起。”呵,这辈子就栽到她手里,有什么办法呢。

“哪有,我还可以给很多!”

例如,在无人、无车的十字路口,主动勾住他的脖颈送上香吻一枚什么的。反正后面没有车子催促,辗转轻吮变成缠绵深吻也可以。

一吻作罢,某人意犹未尽,一边启动车子缓缓驶离,一边笑着问,“这算什么?贿赂?”

“讨好你呀,妈妈那边,就拜托你了。”让他这么担心已经够让她不安,她可不希望妈妈也和他一样。

“好像……没什么诚意。”其实,就算没有她的刻意讨好顾北辰也没打算跟岳母说实话,只是想借机捞点好处罢了。

“今天不行啦,太晚了。”叶杉杉当然知道他所谓的诚意指的是什么,让他担心,又要他帮忙善后,不给他一点好处她也过意不去啊,“明天吧,再把那件睡衣拿出来……”囧,后面的话就不用说得那么明确了吧,他肯定懂的。

某人强忍着笑意,故作平静地问,“你不是说要把它扔掉的吗?”

“那么贵,而且还是从香港买回来的耶,扔了多可惜。”叶杉杉也想通了,反正不管之前穿得多工整,最后都被剥光,睡衣短一点、透明一点也没什么区别。

“扔了也没关系,再去买别的款式,每次都看那一件,也会没新鲜感。”咳咳,某人对这件小东西的兴趣还真不是一般的浓厚。

“买你的大头鬼!要买你去买,别指望我跟你一起去!”某人心里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一点愧疚几乎快要被某人的怪异兴趣完全冲散!他要诚意,她给了,他居然还得寸进尺!

“我要真买了,你会穿?”

“你还真买啊?我不去试穿,你怎么买?”

“还有人比我更了解的你的尺寸?”

“……”

一直到回家,叶杉杉都没再搭理某只一说起性感睡衣就亮眼放光的大饿狼。

回到家,妈妈还在,叶杉杉反应奇快,先发制人,“很晚了,快回去休息吧。”

“齐沐没事了吧?”夫妻俩急匆匆出去的缘由杨素阑是知道的。

“没事,已经回学校了。”叶杉杉一边回应,一边扶着妈妈起身,明显是在催她快点回去。

齐沐的事可以就这么算了,检讨书的事可没这么好糊弄过去,“北辰怎么欺负你了,你给我好好说说。”

“都这么晚了,明天再说不行吗?”叶杉杉还是想打打马虎眼蒙混过关。

“不行!”杉杉越是这样敷衍逃避,杨素阑越觉得不对劲。

叶杉杉没了脾气,只得向老公求助,已经许了你好处,可得给我好好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