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138 你想带我女儿去哪

138 你想带我女儿去哪

顾北辰突然觉得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既然她心里明白,他也不用再顾虑,安心照原计划进行即可。说不定,真的会有需要她参与才能完成的事呢。

甜腻地温存片刻之后,叶杉杉安心回去睡觉,顾北辰则要继续等待杨晋发来好消息。

强将出手果然非同凡响,即便找的线人也绝非等闲之辈,经过一番联系和努力,杨晋的线人阿耀已经顺利搭上了线。黎娅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很快就能见分晓。

阿耀和黎娅的对话被杨晋全程监听,虽然整个过程只持续了不到五分钟,却足以让顾北辰对她的计划了解七八成。

她找阿耀只为了一件事:放火!

培训中心所处的大楼不止提供少儿英语辅导,还有各种各样的兴趣培训,其中也包括成人辅导。不巧的是,笑笑上课的那一层还有一间专门教授服装剪裁的夜间培训班和一间教人调制香水的小型工作室,这个两间小课室里存放着大量棉织物和易挥发的芳香型**,都是极佳的引火源。

虽然暂时还无从得知她接下来还有什么打算,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既然和火、烟扯上关系,肯定是想使一招浑水摸鱼!

她真是不要命了,难道就没有想过,万一出什么意外,她自己的生命安全都无法得到保障吗?再者,就算她能侥幸成功,顺利把笑笑‘偷走’,以后的生活要怎么办?每天被一个孩子拉着问相同的问题,就算不疯,也会残半条命。

但凡有正常思维的人都能想到,这样的结果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她到底图的是什么?

这确实是个问题,但要发生在黎娅身上,却并不奇怪。整件事都没有姚旭的参与,也就意味着,这件事她连最亲近的人都瞒着。从另一个角度想,她处心积虑设计这么多,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出一口恶气。她自己过得不顺心,其他人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自私绝情很多时候和争强好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说白了,黎娅就是一个输不起的女人,也是一个心理有些扭曲BT的神经质女人!

不过,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顾北辰没兴趣细究。现在他要做的是把她设计好计划一一化解,然后把自己的构想神不知鬼不觉地穿插进去!

这一晚,顾北辰一直熬到后半夜才睡下。因为昨晚曾经受过老婆大人的特别提醒,他很乖地睡到七点一刻才起床,洗漱一番换好衣服出来,剪得两面金黄的锅贴水饺和浓香四溢的花生豆浆已经端上了桌。

“好难得,爸爸居然最晚起来!”第一次在爸爸之前坐在餐桌旁,小丫头毫不掩饰兴奋和得意之情。

顾北辰笑着走过去摸了摸小鬼灵精的头顶,满眼都是宠溺,“没办法,大首长特别交代,我不敢早起。”

小鬼灵精立马恢复认真,“爸爸昨晚是不是忙到很晚才睡?”

叶杉杉把拌好了蘸酱端上来,笑着接道,“不要紧,一个学期快要结束的时候大家都很忙,忙完之后就是近一个月的长假,到时候再好好放松。”

“我最喜欢放长假了,更喜欢过年。还有哦,爸爸今年终于能去学校参加家长会,要是我们班上的同学看到爸爸这么神气、威风,一定会羡慕死的!”小丫头想得可真够远,期末考还没开始,就开始惦记家长会的事。

“你已经出尽风头了,还嫌不够!”叶杉杉佯装不悦地回了一句,心里却在闷闷地想,笑笑的高调性格应该是从她亲生母亲身上遗传来的吧。所幸就遗传了这一点,不然,他们可得费些工夫好好教她,趁她还小,及时纠正还来得及。

“之前是妈咪,这一次是爸爸,不一样嘛。你们不知道,我们班之前有个同学讨厌死了,因为两次都是妈咪去参加家长会,他硬说我没有爸爸,我当时气不过,狠狠教训了他一顿。”小丫头记性好,虽然是上个学期的事,现在想来依然记忆犹新,所以也表现得格外气愤。从她的表情就能猜到,她所谓的狠狠教训一定是动用了武力!

叶杉杉囧了,小丫头居然还在学校跟人家动手?这事之前怎么从来没听说过?“你出息了哈,居然敢在学校跟人打架了呀?”

小丫头这才反应过来说漏了嘴,一脸讨好地给妈咪夹了一个煎饺,“人家也是气不过嘛,又不是故意的。”

叶杉杉越想越觉得自家宝贝儿‘能耐’大,“在学校发生的事,老师怎么也不知道?”

把小男生打得没了脾气什么的,怎么说也是值得骄傲的事,笑笑还是忍不住调皮地吐了吐舌头,“那个……他打不过我,又不好意思告诉别人,所以……这件事最后也就成了秘密。”

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叶杉杉也不会小题大做训得太狠,“下次不要这样了啊,要是再有人胡说八道,干脆别理,要么直接告诉他我们家的首长大人有多了不起!”

这个道理笑笑还是知道的,不过,她真心觉得没这个必要,“说再多也比不上爸爸亲自去有用啦!”

顾北辰终于忍无可忍地加入话题,“知道了,这学期的家长会我一定会亲自去,然后还在胸前挂个牌子,上面写‘顾思恬的爸爸’,行了吧?”

噗……

首长大人难得插一句,却惹得母女俩默契地同时把没来得及咽进去的豆浆喷了出来。

去开家长会还要在胸前挂牌子什么的,他是怎么想出来的?就算是说着玩,也需要非人的想象力才能想的出吧……

顾北辰无奈一笑,抽了纸巾给老婆孩子擦嘴,一手一个,谁也不得罪。

然后,母女俩默契地相视一笑,拉过近在咫尺的大手,轻轻地咬了一口。

啧啧,心灵感应要不要这么强。就算是有血缘之亲的母女俩也未见得能做到这种程度。

虽然爸爸的手很硬,还长了茧子,很是粗糙,小丫头却啃得合不拢嘴,“呵呵呵……”

属于一家人的特别一天,就这样拉开序幕。

过了今天,盘旋在上方的阴霾会彻底散去,还他们家一片纯净的天空。

把笑笑送到学校门口之后,夫妻俩终于有机会独处。叶杉杉还是觉得应该把晚上的事先确认一下,“今天下午只有一节课,我可以早点走。”

“不用,我都安排好了。”其实,也不用顾北辰自己做什么,他只负责下达指示,自然会有人给他准备得妥妥当当。

“真的没我什么事?”虽然对他的神秘计划一无所知,但叶杉杉还是想有机会能亲自参与其中。

“有需要的时候会叫你,到时候你别多问,只管乖乖听话就行。”

叶杉杉故作轻松地笑着逗趣,“知道了,首长大人说的话都是军令来的,谁敢违抗!”其实,她心里还是有一点点紧张的,毕竟对他的计划一无所知啊。临时被他拉去,要是做不好怎么办?

顾北辰却是一本正经的语气,“别担心,我给你安排的任务很简单,你一定能很好的完成。”重点是,他又一次不费吹灰之力就看透了她的心思。

看着他一脸严肃的表情,叶杉杉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能安心地什么都不问,静静地等待他下指示。因为他不是一般的人呐,随随便便就能看透别人的心思,谁敢在他面前耍花样?

唉,真要较真了想,老天爷有时候还是挺偏心的。都是人生父母养,怎么他就这么聪明呢,他的大脑是不是和别人构造不一样啊?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能处变不惊,还能在悄无声息间把刚冒头的、甚至是潜藏的危机一一解除。

顾北辰被某个小女人微眯着眼发呆的傻表情逗得心情极好,“喂,犯什么花痴呢?”

“在想你啊!”叶杉杉大大方方地承认,借着等红灯的机会亲昵地拖着他的大手,“我在想,以后等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一定要全部遗传你的基因才好啊。要是像我的话,肯定又笨又傻,这世上又多了一个需要你费心保护的人,你得多累啊。”

“傻瓜,保护自己在乎的人一件无比幸福的事,怎么会觉得累呢?”

“可是……你要保护的人太多啦,会不会顾不……”

“不会,”顾北辰笑着打断她,“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们的孩子像你,单纯善良、无忧无虑,就算不是最聪明,也一定是最讨人喜欢的。”男人生来都有一份特别的贪恋,有了她还不满足,总想着要是能再来一个复刻版就好了。

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

他真的很想知道,自己上辈子的喜好和这一世有什么区别呢。

所以,顾北辰真心希望他们的孩子就是一个缩小版的她。

肩上靠着大的、怀里抱着小的,想想都觉得无比满足。

明明这个话题是自己引出来的,他有了兴趣,她又不高兴,“谁要跟你讨论这个,快开车啦,后面的车子在催了!”

唔,怎么听他的意思,好像很想再要一个傻里傻气的女儿。要是女儿真的像她,他会不会把爱渐渐转移到女儿身上?

咳咳,要论胡思乱想的本事,这世上还真的很少有人能和叶杉杉同学比!都已经做了一年的妈妈,居然还担心老公会有了女儿就不要她……

其实,夫妻俩会突然对这个话题感兴趣也不是无来由的。

毕竟,有个邪恶的人正在觊觎他们家的乖宝贝,他们会不自觉地想得更远。

退一万步讲,就算事情的发展真的超出他们的控制,天也不会塌下来。

乌云只能暂时蔽日,总会有天晴的一天。

当然,即便只有万分之一的几率,顾北辰也不会允许意外发生。倒不是因为输不起,而是绝对不能输给那个黑了心的女人。

送杉杉到学校之后,顾北辰立即个杨晋取得了联系,向他询问黎娅的最新动向。

“她一大早就离开了酒店,这会儿还在路上,从行进方向判断,应该是想去码头。”一般来说,要想偷偷离开,走水路是最安全的选择,黎娅的考虑很合理,但却合理得太没有新意。对身经百战的精英特警来说,毫无挑战性。

“这些都是无用功,可以不用太费心。最重要是把凯美大厦那边盯紧点,尽量做得细致、周到,黎娅的丈夫多年从事法律工作,心思缜密,不能留下破绽让他捡。”顾北辰显然没打算给黎娅走出顺利凯美大厦的机会,后面的事安排得再妥当都是白搭。

“黎娅的丈夫比她更早离开酒店,直接去了擎天集团,看样子是要忙工作。”

事情的发展和顾北辰预想的完全一致,黎娅的所作所为姚旭也一无所知。

这样也好,抛开黎娅的关系,顾北辰对这个人没什么恶感,而且,他真心觉得现在的黎娅不配拥有任何美好的东西,包括姚旭。所以,完全置身事外对他来说或许是最好的结局。

虽然一整天都没闲着,黎娅还是觉得今天过得特别慢,有些事她已经亲自确认过两遍,可太阳依然高高地挂着,距离兴趣班开始上课的时间还有三个多小时。

可悲的女人,以为自己设的陷阱足够完美,却不想,在靠近陷阱拉绳子之前,她已经掉进了另一个陷阱里。

暮色渐深,疯狂刺激的夜近在眼前。

送笑笑去培训中心之前,顾北辰夫妇俩特地带她去吃自助火锅,让她能带着好心情去上课。

刚刚饱餐一顿,小丫头心情果然很好,高兴地哼着老师上周教的英文歌,“不知道今天是不是辛老师教,她还等着我唱歌给她听呢。”

“就算这次不是辛老师来上课,以后总会有机会的。”虽然面带笑容,却不难听出叶杉杉的语气还是有些心不在焉。

“辛老师好像只在周末两天上,之前有一次周四去上,都是别的老师教,好严肃的,小朋友们都不喜欢她,希望这一次不要再是那个老师。”

“学知识最主要还是靠自己努力专心,不管老师是谁都得认真学,知道吗?”笑笑的记性一向很好,肯定对黎娅还有印象,鉴于第一次偶遇时的气氛并不怎么融洽,叶杉杉还是忍不住多提醒一句。

“知道啦。”小丫头根本没当回事,反正最多也就一个小时,就算不喜欢那个老师,忍忍也就过去了。要是真学不进去,以后再找辛老师补。

这一家三口还在路上的时候,黎娅已经在凯美大厦五楼等了近半个小时。因为额头上还有伤,她特地去做了个头发,把伤处遮住,再换上一身偏柔和的绿色外套,看着还真有几分老师样。

只要再多一点笑容、多一点耐心,应该能对付过去吧。

顾家确实把笑笑教得很乖、很懂事,相信她应该不会在上课的时候表现得太过偏激。

这么自我催眠了近十来分钟后,距离开始上课的时间越来越近,已经有家长陆续送孩子过来。可能是周一到周五的老师经常不固定的关系,也没人多问。反正只要孩子能学到东西,谁来教并不重要。

顾思恬小朋友来得不早也不晚,在楼下的时候叶杉杉借口去对面买书,送她上来的是顾北辰。

才刚走到门口,笑笑就认出了站在讲台上的新老师,“爸爸,这个老师我见过诶。”

“是吗,她之前有教过你?”顾北辰随口敷衍道。

“不是啦,是在别的地方见到的。她好奇怪哦,去给自己的孩子买礼物,居然不知道孩子喜欢什么。做妈妈做成这样,真失败。”咳咳,顾思恬小朋友的口无遮拦又来了。说完之后,她自己也反应过来,生怕爸爸训话,急忙催他离开,“就快到时间了,爸爸快回去吧,辛老师说了,小朋友上课的时候家长最好不要在旁边看,会让小朋友分心的。”

顾北辰心里有数,也没多问,低头理了理笑笑额前的碎发,“乖乖上课,别把个人情绪带到课堂上来。”

“知道啦。”小丫头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一边挥手一边转身跑进教室。

黎娅终于离梦想又近了一步,在没有顾北辰和叶杉杉的情况下,她近距离地看到了自己的孩子。虽然小丫头的表情好像不怎么热情,却足以让她全身的血液瞬间沸腾起来。

努力平复好心情之后,黎娅笑着走到笑笑面前,“你好,你叫什么名字?”

小丫头一点面子也不给,小大人似的皱着眉问道,“为什么不是用英文问好?”

“就是哦,好奇怪。”旁边也有个小丫头搭腔。

黎娅尴尬地笑了笑,用英文做了一番简短的介绍,又用英文把刚才的问题问了一遍。

笑笑敷衍着说了自己的名字,然后默默地回到座位上,拉着旁边的小朋友耳语,“发现没有,这个老师发音一点都不标准哦。”

这个质疑确实有理,黎娅毕竟不是专业老师,有些单词发音过于口语化,还在打基础的小孩子们可以很容易分辨出来。

“发现了呀,而且她的声音一点也不温柔,听着好不舒服哦。”旁边的小姑娘也表示对这个新老师不是很满意。

“算了,反正就这一个小时,忍一忍吧。”顾思恬小朋友一脸无奈地耸耸肩,完全是一副小大人模样。

笑笑就坐在最前排,饶是声音再小,她说的话还是会被黎娅听进去。从黎娅此刻的表情来看,刚刚还沸腾着的热血明显降温不少。

忍一忍?这小丫头,说话还真是直。被自己的女儿如此嫌弃,对母亲来说无疑是最直接、最残忍的打击!

反正这一趟不是真的来教学,黎娅也懒得跟他们计较,到时间之后就正式开始上课。

虽然做了充分的准备,也拿出了足够的热情,但黎娅的讲课几乎没有得到半点回应。偏偏,她还要找最不热情的那个小朋友回答问题,“顾思恬,能不能把老师刚才念的句子重复一遍?”

“不好意思,老师念得太快,而且有些单词发音不准,我没听清。”咳咳,现在已经是正式上课,小丫头还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那我再重复一遍。”黎娅心里已经忍出了血块,却还是得强颜欢笑地应对。

然后,重复一遍之后的结果依旧。这一次,笑笑直接把问题抛给别人,“老师,还是让徐莹莹回答吧,她记性最好。”

哼,其实记性最好的是我,只是不想回答罢了。

一个不知道自己孩子喜欢什么的妈妈不是称职的妈妈,同理,一句话七个单词就有三个念得不标准,这样的英文老师也不称职!

花钱来上课的小皇帝、小公主们有充足的理由不买账、不配合!

(亲们有木有发现,某个黑心女人这一趟来就是找虐来了,被笑笑各种嫌弃讨厌!)

卖力讨好半天,连个笑脸都没得到,黎娅情绪明显有些躁动不安。她果断将休息时间提前,也顺便将行动提前。

窝在角落里待命的阿耀已经收到指示,顾北辰和杨晋也在同一时间收到。

一场瓮中捉鳖的好戏马上就要上演。

黎娅还没想好找什么借口和笑笑套近乎,鼻子敏感的小丫头已经闻到了异味,“什么东西烧焦了?味道好奇怪。”

“别怕,老师去看看。”黎娅总算找到了‘表现’的机会。

等黎娅围着课室走了一圈之后,异味越来越明显,鼻敏感的笑笑已经难受地咳了起来。

“暂时还不知道怪味道是从哪里来的,我先带你出去。”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还在黎娅的‘掌控’之中。

笑笑确实被呛得难受,也没多问,乖乖跟着老师离开。

黎娅带着笑笑离开的之后,课室里已经渗进了白烟,只是,这一切她已经顾不上。

然后,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刚刚才松了一口气的黎娅瞬间情绪绷紧。

“这位老师,你想带我女儿去哪里?”对黎娅来说,顾北辰就像是从天而降的幽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