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145 你可以成为我妹妹

145 你可以成为我妹妹

秦彻能在刚过三十岁的年纪坐上秦家家主的位子自然有非凡的能力和王者之气,他的一句话对很多人来说就是命令,就算过程中可能遭遇重重困难,也没人敢有半点质疑和怠慢。

知道这件事对老大来说意义重大,他最得力的手下阿洛亲自出面。而他手上唯一的线索只有那张照片。

那张照片是在g大学校园拍的,凭着这个重要发现,要找到照片上的‘女’孩倒也不难。

巧的是,照片上的那个‘女’孩今天刚好要回学校‘交’一份报告,阿洛和他的手下在学校‘门’口守株待兔,正好逮个正着。

g大学校‘门’口多少带了几分文气,安静且平和,而且治安也很好。一般情况下,走在这条路上,叶杉杉从来不会过分警惕,这会儿她正在回复短信,可回复内容才输入一半,身后突然出现两个高大的身影,她还来不及看清那两个人长什么样,就被那两名壮汉强行拖上路边的黑‘色’商务车。

可怜她才刚买了不到两个月的新手机,就这样掉在地上被摔得支离破碎。

“你们是谁?要带我去哪里?”车子很快启动,想逃已经不可能,但叶杉杉还是想努力搞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

“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坐在副驾驶位置的阿洛取下黑超眼镜,酷酷地开口。秦少之前特别叮嘱过,这一趟过来只要把人带回去即可,绝对不能伤害到她。

“哈,你们突然出现,像绑架似的把我带上车,不自报家‘门’,也不告诉我要带我去哪里,要我怎么相信你们说的?”关键时刻叶杉杉表现得足够沉着冷静,有时候她觉得自己好像专‘门’为这种场面而生,一碰上凶神恶煞的壮汉,反而更加来劲。

“我们是想请你去救人。”阿洛的表情依然没有任何变化,语气也还算客气。

“如果我没听错,你刚才好像用了‘请’字,到底是哪个老师教你们这样‘请’人的?”叶杉杉摆出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怪怪地笑着问。

‘这‘女’人,口气还真不小!’一左一右坐在叶杉杉身旁的两名壮汉明显没那么好的耐心和修养,皮肤略黑的那一位甚至蠢蠢‘欲’动地想拿胶布把这个小丫头的嘴封起来,但碍于老大还是一副和颜悦‘色’的表情,而且频频向他们投来警告的眼神,他们就是再没耐心只能强忍着。

“抱歉,我们都是没念过什么书的粗人,只知道用这样的方式请人最快。”不愧是秦彻身边的第一助手,修养和反应力都是一流。

叶杉杉本来还打算继续跟他呛到底,可一见这人的反应倒真不像会做什么坏事大恶人,最后还是忍住。虽然这样被掳走有点不正常,但他们表现得确实还算规矩,看看旁边两位壮汉,虽然脸比锅底还黑,但一直和她保持着近半尺的距离,不夸张地说,还有点像受过专业训练的那啥……士兵,都是一个指令一个动作,老大不发话,他们就是再没耐心也得忍着。

算了,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无缘无故被掳走,暂时还找不到任何逃走的机会,只能尽量往好的方向想。现在她只希望事情真如那位看上去很像老大的酷大叔所言,这一趟把她‘请’去只是为了救人。

车窗的玻璃做过特殊处理,叶杉杉根本没办法看清窗外的景物,也不可能知道现在已经到了哪里。

约莫行驶了近一刻钟,坐在副驾驶位置的酷大叔突然拿出手机接听,听他的语气,明显带了几分谦恭。叶杉杉猜想着,他上面应该还有更大的boss,便忍不住竖起来耳朵,希望能听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客气地嗯了两声之后,阿洛终于说了一句听上去有点用的话:“是,人已经接到了。”

只是,他用的这个‘接’字让叶杉杉很是抓狂,这位大叔别是真没念过书吧,一会儿请,一会儿接,完全和事实不符嘛。

“现在在什么位置?”电话那端的秦彻急声追问。

“这个时段可能有点堵,预计五点半之前能到。”虽然已经比秦少‘交’代的时间早了许多,但阿彻还是回得足够谨慎。

“我正在去医院的路上,不出意外,应该和你们差不多时间到。”秦彻刚给医生打过电话,‘奶’‘奶’这会儿又闹开了,谁也拿她没办法,就算他亲自赶过去恐怕也只能站在旁边干着急,阿洛接来的那个小姑娘几乎是他唯一的希望,“怎么样,真人和照片出入大吗?”

“基本一致,我倒觉得真人更像。不过……‘性’格却是天差地别,等她到了医院,你可能要先给她提个醒。”阿洛一边回答,一边稍稍侧过头看了一眼后座上竖起耳朵仔细聆听的小姑娘。这事她迟早也会知道,他也没什么避讳。

“我心里有数,到了之后先给我个电话,我算下时间。”毕竟是有求于人,虽然‘求’的方式有点特别,但作为求人的一方,秦彻非常有必要和被求的人事先见个面。

听了这么半天,叶杉杉终于听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词:医院!如果这一趟真是要去医院,倒是和救人能扯上关系。

可是,酷大叔刚才为什么说真人更像,‘性’格却是天差地别?这事叶杉杉完全没有任何头绪,想了一会儿,头都大了。

又客气地回了几句类似‘嗯、是、我知道怎么做’之类的附和词之后,阿洛终于挂了电话。

叶杉杉却依然保持着微微前倾,仔细聆听的表情,酷大叔猛地转过身来,狠狠地吓了她一跳,“你……你干嘛突然转过来?”

“没什么,我是觉得你好像对我刚才通话的内容很感兴趣,想告诉你,如果你有什么疑问,可以问我。”可以想象,这应该是秦彻刚才在电话里的特别叮嘱,既然要求人,当然不能让人家一头雾水地出现。

“是你让我问的,你要保证,无论我问什么,你都要知无不言。”这会儿叶杉杉终于找到了几分被人请去帮忙的感觉。

“只要我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阿洛很是配合,而且语气比刚才更加和善客气。

叶杉杉确实有好多问题想问来着,可真到了要开口的时候,又找不出个重点,居然闷头闷脑地蹦出一句:“刚才你在和谁通电话?”

问完之后,她自己也囧了。这问题真白痴,刚才不是已经猜到了嘛,是在和更大的boss通话。既然已经问了,她只能寄希望于酷大叔能把**oss的名字说出来。

然而,酷大叔却用三个字让她的希望化为泡影,“我老板。”

就知道,既然用这种方式‘请’人,肯定不敢光明正大地报上名讳。

“你这是要带我去医院?”叶杉杉果断决定放弃这个话题,另寻重点。

“是。”这一次阿洛倒是答得干脆,甚至还好心补了一句,“华康医院,离市中心有点远,可能还要坐半个小时的车才能到。”

“听着好像是‘私’人医院?”唔,酷大叔的boss应该是有钱人,不住‘私’人医院才奇怪吧。

“是,公立医院人多,不适合老人静养。”阿洛继续透‘露’有用讯息。

酷大叔已经够主动,叶杉杉还是没办法把这些联系起来,有人在医院需要救治,应该找医生才对,为什么会‘求’到她头上来?

“我能说的只有这么多,如果你还有疑问,稍后见了我们老板可以亲自问他。”毕竟涉及到秦少家里的‘私’事,即便作为贴身助理,阿洛也不方便说太多。

好吧,只要再等半个多小时就能到达目的地,到时候再看吧。

叶杉杉不打算拉着酷大叔继续刨根问底,不过,眼下她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做,“能借你的手机用一下吗?刚才被你们拖上车的时候,我的手机掉地上摔烂了。”

“这个……”阿洛面‘露’难‘色’,思量了片刻才继续回道,“如果你是想和家人联系,我恐怕不能给你答复,稍后见了我们……”

“知道了知道了,稍后见了你们老板我亲自问他!”没劲,说来说去都是那几句。

叶杉杉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索‘性’闭眼假寐。找机会逃走已经不是她最想做的事,一来,她很想知道幕后boss是谁;二来,如果别人确实有事需要她帮忙,半路逃掉心里总是有些不安。

但,眼看着已经过了五点,她要是再不回去,家里该担心了。而且,刚才那通短信就是打算给妈妈回的,却不想还没编辑完回复内容,手机就摔在了地上,迟迟收不到短信回复,妈妈可能会直接拨电话,拨一遍、两遍、三遍还是没人接,妈妈肯定急得不行。

怎么办,得赶快想个办法给家里人回个信,至少要让他们知道她现在没事。

酷大叔摆明就是那种必须接到命令才会行动的人,找他基本没有任何希望。现在叶杉杉只希望能快点见到**oss,如果他确实需要她帮忙,而且要求不过分,她不会拒绝,但答应帮忙的前提一定是先经过家里人的同意。

所幸,车子一路行驶得还算顺畅,到达目的地时,比阿洛之前预计的时间稍早了些。

车子稳稳停下,两名壮汉依然寸步不离地跟在叶杉杉身旁。而且,在他俩解开外衣扣子下车的一瞬间,叶杉杉偷瞄到了他们身上别着的‘重型’武器。看来,这群人和他们的boss应该来头不小。

“你们老板到了吗?”反正叶杉杉也没打算逃,他们身上带着什么武器,对她没影响,现在她最关心的是**oss什么时候到。

“他还在路上,五分钟之后到,我先带你去住院楼。”阿洛一边答,一边礼貌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唔,看着还‘挺’绅士的,想来这位酷大叔应该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

叶杉杉低低地应了一声,小心翼翼地跟在酷大叔身后,眼睛却一刻没闲着,走了一路,她已经对这间奢华医院的大环境有了初步的了解。

住院楼的设计和装修风格比外观看上去更为奢侈华丽,看着倒更像是酒店而不是医院。这种地方,一般人可住不起。

医院的走廊使用的是消声地板,只要不是刻意加重步子,基本不会有什么声音。这样的安静也会让其他声音听起来更清晰、传得更远!

越来越靠近走廊尽头的那间病房,那两个并不陌生的字也越来越清晰:“小悠、小悠……你到底去了哪里?”

这个名字叶杉杉还有印象,而且这位老人的声音她也记得。

把去年十月在清溪镇发生的事回忆一遍之后,她也大概猜到了事情的缘由。

“这位老‘奶’‘奶’我认得。”叶杉杉忍不住对着身前的酷大叔说到。

“所以我们老板才会请你来救人。”阿洛完全是一副理所当然地语气。

“可是……我能为她做什么?”这会儿叶杉杉已经把‘真人更像’之类的话忘得‘精’光,也无法猜到最重要的那个点。

叶杉杉的话才刚问出口,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突然从走廊另一端传来:“你可以成为小悠。”

这位**oss行动力真是惊人,他的五分钟难道是火星时间吗?怎么来得这么快?

叶杉杉循着声音转过身,突然惊叫出声:“你……怎么是你?”

虽然从来没有见过真人,但这张脸她一点也不陌生!

她这么一叫,倒是把秦彻吓了一跳,虽然他现在也算地位显赫,但一直很低调,这个小姑娘怎么会认识他?更重要的是,她真的和他的妹妹秦悠长得太像太像,如果不是因为她夸张的表情是小悠绝对做不出来的,他肯定会误以为妹妹死而复生!

“你认识我?”走近之后,秦彻怪笑着问了一句。

“是的,我见过你,你叫秦彻,擎天集团总裁、城北秦家新任家主。”没办法,小然已经盯了他太久,有时候在家里还在整理和他有关的资料,叶杉杉想不了解他都难。

从小姑娘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秦彻并不意外,真正让他意外的是她竟然说见过他,“你在什么地方见过我?”

“我小……”叶杉杉本来想说小姑子来着,又怕暴‘露’太多惹人怀疑,想想还是换个身份,“在我朋友的电脑上。”

电脑?她是想说网络新闻?秦彻似乎有点被噎到,不自觉地挑了挑眉,“算了,这个话题到此为止,你在什么地方见过我不是重点。你刚才也听到了,我‘奶’‘奶’情绪一直很‘激’动,一直叫着小悠的……”

“小悠是你什么人?”在什么地方见的他确实不是重点,但他和小悠的关系却必须确认清楚。

“她是我妹妹,四年前已经过世。但是……我‘奶’‘奶’一直不知道这件事。准确地说,她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所以,在她的潜意识里,小悠还活着。当她发病的时候,这种感觉越发强烈,别人跟她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秦彻的话才刚说完,走廊尽头的动静又来了。老‘奶’‘奶’开始‘激’动地骂人,说一群饭桶,这么多人连个小姑娘都找不到。

去年在清溪疗养院偶遇时,老‘奶’‘奶’兴奋的样子叶杉杉从来没有忘记。时隔八个多月,人还是那个人,却没有了当时的‘激’动和兴奋,有的只是绝望的心痛,她的脚步也不自觉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迈了过去。

秦彻没再多说什么,挥手示意阿洛带着其他人先离开,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

走廊尽头的病房大得吓人,‘门’上的玻璃窗足够大,透过玻璃,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发生的事。

老‘奶’‘奶’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身上还‘插’着各种管子,可她的声音却充满力量,一点也不像生命就要走到尽头的病人。

‘门’虚掩着,叶杉杉几乎未做任何考虑便推‘门’而入。

刚才还‘激’动着的老太太抬头一看,自己心心念念想见的人就站在眼前,脸上的盛怒很快就被兴奋代替,“你这个没良心的小妮子,还知道回来!”

呵呵,这话听着好耳熟,老‘奶’‘奶’上次见她时好像也是这么说的。

正因为如此,叶杉杉才更觉得亲切。即便此刻她面对的是一个只见过一面的老人。

“‘奶’‘奶’,对不起,我们学校一直不放假,所以我……”

“回来就好了。”老太太很努力地想倚着‘床’架坐起身,无奈,经过刚才一番折腾,已经没什么力气,最后她只能躺着喘气。

“医生说你不能‘乱’动的,你又不听话!”叶杉杉突然拿出平时教笑笑的语气,快步走到‘床’前,拿了枕头垫在老太太身后,“怎么样,有没有舒服一点?”

“我这条命能撑到你回来,已经满足了,阎王爷就算现在就把我带走,我也没什么遗憾。”老太太已经糊涂了好几年,这一句几乎是她这几年说过的最清醒、最正常的话。

因为亲生经历过爷爷的离开,叶杉杉最怕见到这样的场景,一时‘激’动,眼眶已经有些湿润,“不准胡说,您一定能长命百岁!”

秦彻没有跟着一起进病房,一直在‘门’口透过玻璃窗看着里面发生的一切。这小姑娘看着就‘挺’机灵,她会反应这么快他一点也不意外,但他没有想到,她会这么投入。不夸张地说,就算小悠真的还在,也不见得会跟‘奶’‘奶’说这些。

老天爷果然是公平的,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一定不会忘了给你开一扇窗。

秦老太太能在即将归西之年遇到杉杉,确实是她的福气,也是她和杉杉的缘分。

老太太虽然意识不清,经常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但有两个人她一定不会忘记,秦彻就是其中之一,“你给我进来!”

‘奶’‘奶’的眼睛直直地盯着‘门’口,秦彻当然知道这番话是对他说的,他只能陪着笑脸缓步走近,“小悠难得回来,您就别冲我发火了。”

“明明没有用心去找,还骗我说找不到。看看,她自己不是回来了?”

‘奶’‘奶’又开始说胡话,秦彻无言以对,只得无奈一笑作罢。

“小悠啊,上次和你在一起的那个保镖呢?”这老太太真神奇,说她记‘性’不好、意识不清,却清楚地记得八个多月前发生的事。

“他……他在忙啊,这次没跟我一起回来。”囧,老‘奶’‘奶’怎么还惦记着这事。

“这年轻人不错,把你照顾得‘挺’好的,我瞧着你比上次胖了好多。”关键时刻老太太可一点也不含糊,上下打量一番就能看出胖瘦。

“嗯,我能养得白白胖胖,都是他的功劳。”让老公‘屈尊’当保镖叶杉杉已经够过意不去,该给他记的功可一项都不能少。虽然,老‘奶’‘奶’可能不会记得她说的话。

老太太身体已经接近透支的极限,刚才闹了一阵,又说了半天话,体力已经跟不上,心跳频率骤降,呼吸也变得越来越重。

这样的状况叶杉杉并不陌生,她看上去比一直站在旁边的秦彻更紧张,“您先躺下休息一会儿,养好了‘精’神,明天我带您出去晒太阳。”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后,老太太艰难地开口:“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别等我明天早上睁眼醒来,你又不见了。”

“不会,我保证,明天早上您一睁眼就能看到我。”家里还有人等着她回去计划k市旅行的事,但现在叶杉杉已经顾不上这些。暑假还很长,旅行计划可以推迟。但老‘奶’‘奶’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这个时候她不能也不忍心离开。

‘孙‘女’’的手一直紧握着自己的,老‘奶’‘奶’心下安宁,很快就沉沉地睡去。进入睡眠状态之后,监测仪上显示的各项生命指针也比刚才稍有好转。

但,这样的好转只是相对而言。即便是不懂医理的叶杉杉也知道,老‘奶’‘奶’现在的状况非常不好。

“谢谢你。”确认‘奶’‘奶’已经熟睡,秦彻还是由衷地表达了谢意。她能点头帮忙,他已经觉得很幸运。却不想,更大的惊喜还在后头,这个小姑娘为‘奶’‘奶’做的一切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

“‘奶’‘奶’的日子……还剩多久?”叶杉杉现在可没心思跟他说这些,她甚至都不记得要尽快给家里报个信的事。

“医生说,如果心情好、情绪稳定,或许还能坚持一周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