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147 终于等来她的消息

147 终于等来她的消息

老太太已经是晚上第三次醒来,床头上挂着的时钟显示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看着自家‘孙女’还坐在床前,老太太也很是欣慰,“还是孙女靠得住,看看你哥,每天都是来这里打个照面就走,从来没在这里陪过夜,不知道哪来那么多事要忙。”当然,欣慰的同时也很心疼,“旁边还有一张床,你也躺下睡一会儿。”

“我一点都不困呢,还是再陪您说会儿话吧。”叶杉杉还不知道自己和老奶奶的孙女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事,一心以为这是一场离奇的际遇,她也格外珍惜这份神奇的缘。既然决定留下来,就要安安心心地陪着老奶奶,让老人家开心。

老太太倒是想跟‘孙女’好好聊聊,无奈,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能保持住平稳的呼吸已经很吃力,要真聊起天来,基本上还是听得多,很难做出大段回应,最多也只能嗯、唔地应两声、跟着笑一笑。

在叶杉杉说起自己在学校的趣事时,老太太又一次迷迷糊糊地昏睡过去。她自己也有点赖不住困意,躺在旁边的沙发**闭眼浅眠。

只是,真的闭上眼睛,却怎么也睡不着。该死的秦彻,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履行承诺帮她给家里带话。就算他说到做到,家里人也不知道会怎么想。不用猜也知道,他们一定还是很担心吧,虽然她现在除了失去自由并没有受到其他伤害,但在没有听她亲自确认之前,他们肯定会一直焦虑不安。

眼看着这一晚已经过去了一大半,他一定还在想各种办法试图找出她所在的确切位置,今晚恐怕没想过睡觉。迟迟等不到她回家,笑笑肯定是既担心又紧张,即便有妈妈陪着,小丫头也不见得能安睡。

这一切都是秦彻的错,亏了她之前还对他印象那么好,觉着小然和他挺有戏。现在看来,他和那些混帮会的老大没什么区别,仗着自己有点势力就不讲道理地随便控制别人的生活,简直是可恶至极!

在心里一边想念家人,一边痛骂秦彻,叶杉杉居然就这么神奇地睡着了。老太太只睡了不到一个小时便再次醒来,不过,侧过头看到自家‘孙女’还在旁边陪着,老太太脸上不自觉地露出地一丝满足且欣慰的笑。好像,就是这个乖孙女支撑着她继续活下去。

七月的天,太阳‘起’得格外早,还不到七点,已经能感觉到今天会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好天气。

因为老太太是特殊病人,而且背后还站着秦家。医生们可不敢怠慢,七点整就准备进行第一次例行查房。

“我先出去吃早餐。”叶杉杉也知道现在做的基本上都是一些例行检查,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任何问题,便识趣地主动退出病房。

早在医生出现之前,就有人送来了丰盛的早餐,摆了满满一桌,看着就让人食指大动。叶杉杉也不想亏待了自己的胃,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肚子填饱。吃饱喝足才有力气想办法试着和家里联系,无论如何,今天之内一定要让家里人知道她现在的具体位置。

机会很快就来了,医生给老太太做过例行检查之后,确认她今天的精神状况和各项生命指标都非常好。还大胆地提出建议,可以趁今天的气温不算太高,而且有微风的情况下带老太太出去走走,呼吸一下大自然的空气。当然,时间不宜过长,要尽量控制在四十五分钟之内。

闷了这么久,老太太也想出去透透气,秦彻一般早上不会过来,能陪她的人就只有叶杉杉。终于能离开住院楼,叶杉杉心里很清楚,这个机会必须把握住!

不过,事情似乎远没有她想象中那么乐观,虽然离开了住院楼,来到了空旷的室外,但身后始终跟着两个身高一八五以上的壮汉。要命,他们居然还换班,今天这二位完全是生面孔,而且都长了一张好像别人欠他钱似的冰山脸,搞得她心里发怵,都不敢跟他们说话。

“奶奶,能不能让那两个人离我们远点?”没辙,叶杉杉只能试着向老奶奶求助。

“当然不能,他们这是在保护你。你不知道,多少人想要你和阿彻的命,千万不能大意!你要乖一点,阿彻这么安排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老太太脑子里还残存着一些不好的回忆,也表现得格外紧张。

“哦。”叶杉杉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很努力地想要在周围寻找可以给她帮助的人。

休息了一整夜,老天爷终于开眼。正当叶杉杉无助得想挠墙时,不远处突然出现两名身穿警服的男人。

叶杉杉的心跳突地加速,手不自觉地伸向牛仔裤裤子口袋。口袋里装着早上偷偷在洗手间写的东西,短短几百字,把昨天的离奇遭遇、现在的状况以及现在所处的具体位置做了大致描述,只要这张纸能顺利送到首长大人手上,他一定会尽快想办法赶来和她见面。

‘二位大哥,你们能不能再走近一点!’身后的两个男人就像木桩似的定着一动不动,叶杉杉根本没有轻举妄动的机会,现在她只能寄希望于两位警察大哥能往这个方向靠近一些。

可是,她的祈祷没人听到。两位警察非但没有走近,反而往另外一个方向越走越远。

不行,得使点小手段才行。

两名警察很快就要拐弯离开,突然听到有人在叫非礼,他们不得不调头,循着叫声过来看个究竟。

“有没有搞错,你在瞎嚷嚷什么!我什么时候非礼你了?”看着警察往这个方向走来,被无辜陷害到的保镖阿泰急着辩解。

“怎么没有,你的手刚才往哪儿摸呢?”慌乱之下在这位保镖大哥头上泼了一盆脏水,叶杉杉也有点过意不去。但警察大哥还没有走到足够近的位置,她还得继续胡闹下去。

“到底怎么回事?”谢天谢地,警察大哥终于走到面前,酷酷地询问。

叶杉杉趁机走上前,嬉笑着解释,“没事,我是见他们俩一直冷着脸,看着怪吓人的,所以想跟他们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话说完的时候,叶杉杉已经把那张纸条塞进了警察大哥的衣兜里。而且,之前她已经做过观察,那个衣兜里装着询问笔记,根本不用担心纸条会一直在衣兜里沉睡。

“开玩笑?!”两名警察几乎是异口同声,俱都是满头的黑线。

“不好意思,耽误二位的宝贵时间。你们快去忙吧,我没事了。”叶杉杉一边说一边往老奶奶身边退,就算阿泰再生气,也不敢当着老太太的面拿她怎么样。

“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以后最要不要在有警察出现的地方随便乱叫!”略年长些的警察酷酷地训了一句,便带着同事原路离开。他们确实挺忙的,不可能为一句玩笑话耽搁太久。

终于成功迈出了第一步,叶杉杉的心情看上去轻松多了。阿泰和六安再怎么冷着脸看她,她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你们别这么看着她,把她吓坏了,谁负责?”老太太糊里糊涂,把‘孙女’说的话当了真,是非不分地对着两个大黑个训斥道。

老太太发话了,阿泰和六安就算有气也得忍着。不过,真要他们摆出一副和颜悦色的表情也难,“请老夫人和小姐见谅,我们兄弟二人奉秦少的命令在这里保护你们,必须时刻保持高度警惕,不敢嬉笑玩乐。”

“这里小鸟都飞不进来,根本用不着这么紧张好吧,你们俩在边上站着,我和奶奶都不好说悄悄话。”这事毕竟是自己先开的头,而且这玩笑开得还有点大,最后叶杉杉还是得为自己找个台阶下。

“听到没有,小姐让你们离远一点!”老太太基本上对‘孙女’说的话是坚信不疑,还真以为她真有悄悄话要跟自己说,忙跟着帮腔。

阿泰和六安互相对视一眼之后,象征性地往后退了两米。

虽说只有两米,总算远离了一些,叶杉杉也不敢得寸进尺。老奶奶还等着她说悄悄话呢,得先把这边哄好了再说。

太阳越来越大,气温也随之升高,刚过九点,医生就过来提醒,‘放风’时间到此为止。

考虑到老奶奶的身体状况,即便再不情愿,叶杉杉还是得乖乖推着她回住院楼。往回走的路上她满脑子想的都是一个问题:两位警察大哥已经走了二十几分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发现那张纸条?

事实上,那两人在离开医院后不久便发现了这张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纸条。

也是叶杉杉运气好,纸条正好插在笔帽边缘,拿出笔记时也顺便被带出,想不发现都难。

纸条折叠成最简单长方形,面上写着几个醒目的大字:请务必亲自转交给特别行动队队长沈慕枫,十万火急的大事!

看到沈慕枫这三个字,不用展开看里面的内容也足以引起两位警察的重视,无论这纸条到底从何而来、里面写的是什么,他们一致认为,这件事有必要让沈队长知道。

沈慕枫这会儿正为这事犯愁顾首长和小然已经折腾了大半夜,还是毫无头绪,他这里能做的事也不多。但难办还是得想办法,他正打算跟顾首长商量一下看能不能找个借口亲自去见见秦彻。

他还没下定决心,这通意外的电话就来了,“沈队,我是覃山分局的刘承,刚才我和袁军去华康医院办案,不知道是谁在我衣兜里塞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要亲自转交给你,还说是十万火急的事。”

“华康医院?”沈慕枫心头猛地一怔,不会刚好这么巧吧?

“是,在郊区,是一间很奢华的私人医院。”

一听到奢华二字,沈慕枫越发觉得这个巧合存在的可能性非常大,“你们刚才见过什么人?”

“奉命去给恒业集团……”

沈慕枫关心的显然不是他们办的正经案子,索性问得更清楚一些,“有没有见过一个十八九岁、眼睛很大、长得很可爱的小姑娘?”

“你怎么知道?”刘承被问得发懵,诧异地反问道。

“把纸条的内容念给我听。”刘承的反问已经给出了最好的回答,沈慕枫急着想要知道更多。

刘承乖乖照做,把纸条展开,看了第一句话之后,却不太好意思念出来。

“怎么不说话?你不要告诉我里面什么都没写!”沈慕枫已经完全被顾北辰感染,耐性这个词已经暂时远离了他。

“有,当然有。第一句写的是‘老公,我没事’。”囧,让一个大男人念出这句话还真有点怪异,“还要继续念吗?”

“不用了,你马上带着纸条回总部。里面的内容看过就算了,别到处说。”沈慕枫确实是急坏了,也不想想这番话有多容易让人产生联想,还可能惹来一些不必要的误会。所幸,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别乱想,纸条上说的老公是顾首长。顾太太昨晚突然失踪,他急得团团转,我正被他揪着忙这事。你们赶紧的,他说话就会赶到,别让他等太久。”

“知道了,这会儿路上很顺,十点之前应该能赶到。”事情和另一位重要人物有关,刘承和袁军哪还有心思联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立功的大好机会摆在眼前,当务之急是赶快把纸条送到沈慕枫。不,应该是顾首长手上。

其实,他们根本不用这么着急。刚才沈慕枫亲自致电过去说了华康医院四个字之后,顾北辰的心已经放下了一大半。昨晚一夜没睡的他出门前还得收拾一番,而且还要向担心了一晚上的岳母和笑笑交代一番。

“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杨素阑的心情也和女婿一样,知道杉杉现在所处的确切地点之后,她已经放松了许多。

“稍后我会去一趟警局,看看纸条上到底写了什么。后面的事我会先跟沈慕枫和小然商量,秦彻一定做了周全的部署,冒然行动反而对杉杉不利。”

“应该的,还是计划好再行动。”对这个无所不能的女婿,杨素阑没什么不放心的,“总算有了眉目,你也别太紧张,先吃点东西再出门吧。杉杉才不在一天你就憔悴成这样,回头她又该心疼了。”

“我知道。”顾北辰心怀感激地点点头,绕过岳母走到笑笑面前,“你也一样,别再愁眉苦脸的,妈咪很快就能回家,咱们不能让她担心。”

笑笑乖乖地点点头,走上前拉着爸爸的衣角,可怜巴巴地求道,“爸爸,你也带我一起去吧。”

“这可不是乖孩子该说的话。”知道笑笑的情绪还没有完全缓过来,顾北辰也不敢拒绝得太狠,听着像是训话,却是笑着说出的。

“知道了。”提出要求之前笑笑就想到可能会被拒绝,所以她也没有表现出特别的失望,“爸爸安心去接妈咪,我会乖乖在家等你们回来。”

顾北辰赶到的时候小然已经到了,不过,特地送纸条来的那两名警察却已经离开。

没见着顾首长本人,俩人也觉得有些可惜。但毕竟还有公务在身,不能耽搁太久。

当然,这功劳沈慕枫已经帮他俩记下了,要见顾首长,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亲自看过纸条上的内容之后,顾北辰的心又放下了四分之一,现在只剩一小部分还悬着。

纸条上的字确实是杉杉亲笔所写,而且末尾的署名是只有他们俩知道的小秘密,真假毋庸置疑。

更重要的是,她描述的事实和秦彻说的基本吻合。当然,特殊的邀请方式不包括在内。

通过杉杉在纸条上透露的讯息不难看出秦彻在医院周围的部署确实相当严密,就算能进了医院大门,想接近住院楼也非常困难。接下来该如何行动,还是得好好计划一番。

把重要工作安排下去之后,沈慕枫便带着顾家兄妹进了小会议室。

顾北辰和沈慕枫首先考虑的是找秦家人不熟的面孔混进去,再伺机接近住院楼。但顾欣然的思路和他们却完全不在一条轨道上,“哥,我有一个非常不切实际的建议。”

顾北辰冷冷地回道,“你都知道不切实际,就别说了!”

“你先听我把话说完。我调回来之后跟的第一条线就是秦彻,跟了半年,确实有一些收获,但还从来没有对他进行过实时监听,我觉得……嫂子这次被他请去是一次非常好的……”

“有本事自己查去,别打她的主意!”顾北辰还是没让小然把话说完,“你要想想,她一个人被那么多人盯着,就算没危险,也会很不自在。而且,秦彻不是傻子,而且他本来就疑心重,不然也不会限制你嫂子的人身自由。万一被他察觉出异样,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嫂子那么聪明,怎么可能被发现!”如此不严谨的话从顾欣然口中说出来确实不太常见,但她对嫂子就是这么有信心,而且,在决定行动之前,她一定会做好周全的部署,绝对不会给秦彻留机会。

“她是聪明,可她现在是一个人,而且没有受过任何训练,稍不留神就会露出马脚。你好歹也当了这么多年的兵,提出这些荒谬的建议之前有没有想过可能发生的后果?”顾北辰并非有意要看低自家老婆,主要还是吓怕了,不敢随便冒险。哪怕是只有万分之一出错的可能,他也不想去搏。

顾欣然被自家哥哥的犀利言辞驳得无话可说,但心里还是不甘,最后还是一咬牙,把沈慕枫拖下水,“我们组的江工最近研发了一件很先进的隐蔽式远程接收器,几乎可以完全嵌入身体,沈队也见过的,你给我哥说说,那个小玩意是不是不可能会被发现!”

沈慕枫被夹在中间很是为难,不过,他欲言又止的神情还是隐约透露出对这个神奇小玩意的信心。

最后,顾北辰倒成了被孤立的那一个,“你到底想干什么?”

“嫂子可以近距离接触秦彻,我想让她帮忙把这个小玩意放在秦彻身上。东合会的人又开始和东南亚的大毒枭DK联系,近两个月已经有交易记录,之后可能还会有更大的动作,无论是秦彻自己主导,还是他手下的人阳奉阴违,把重点放在他身上都是最快、最有效的办法。”顾欣然终于恢复了职业式的冷静,虽然建议依然不切实际,但目的却非常明确。

听到DK的名字,沈慕枫也不自觉地皱了皱眉,“下次再交易可能就不只是一两公斤的小打小闹,得尽早下手才行。”

“这是你们特别行动队的事,她没有义务为你们冒险。”顾北辰的态度依然强硬,说起来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但做起来并不容易。特别是,要面对的还是秦彻这种心眼比筛子还多的人,任何一个小失误都可能造成无法估量的后果。所以,这一步他绝对不会让。

“那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说,你们俩先商量着,我去交一份报告,需要我的时候叫一声就行。”哥哥紧张嫂子,顾欣然能理解,她也没信心说服他改变主意。但,要她就这么放弃,她又不甘心。带着这样的郁闷纠结,她恐怕也提不出什么有用建议,不如安心等着执行命令。

回到办公室后,顾欣然怎么也静不下心来整理报告。虽然对着电脑,但她满脑子想的都是江工新研究出来的那个新奇小玩意,这么先进的东西只能躺在仪器室里睡大觉,这事怎么想都觉得窝心。

更重要的是,DK和东合会的最新一笔大交易已经进入准备阶段,随时可能启动,尽快找出东合会这边的主导者已经迫在眉睫。

多难得才有人能如此近地和秦彻接触,她不想放弃这个机会!

管不了那么多了,放手赌一次吧,顾欣然始终坚信,以嫂子的机灵和聪明,一定能顺利完成这个目前来说只有她有机会完成的任务!

------题外话------

那个啥,亲们么急,这一次不会让杉杉冒险。而且,小然和秦少终于要正式见面了,火花四溅神马的,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