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001 一见动心二见生情

001 一见动心,二见生情

顾欣然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和自己追踪的目标人物见面,而且还是以一个非常尴尬的身份。

因为大嫂一时脑抽的失误,秦老太已经认定了她是秦彻的女朋友。更要命的是,面对一位随时可能闭上眼睛就永远醒不过来的迟暮老人,她连开口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所幸的是老太太的身体状况不足以支撑她清醒太久,顾欣然也不用再硬着头皮演戏。

不过,随着秦老太安静地睡去,有些事也到了该解决的时候。

虽然突然出现的这个人确实给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但秦彻还是表现得很冷静,把‘妹妹’和‘女朋友’带到休息室之后,便毫不含糊地直奔主题,“这位是?”

“顾欣然。”既然大家都是明白人,顾欣然也不打算藏着掖着,事情的发展完全超出她的预计,她必须改变策略。

一听到顾字,秦彻很快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看来应该是你管她叫嫂子才对。”

“这事和我嫂子一点关系也没有,你别为难她。”顾欣然一边说一边取下护士帽,不自觉地站在嫂子身前。秦彻本来就对嫂子有诸多质疑,今天她突然出现,他势必会更加谨慎,为了嫂子的安全,必须尽快澄清。

鱼已经上钩,秦彻也无意追究谁是鱼饵,“你这么大费周章潜进来,应该不只是为了见你嫂子一面这么简单。不过,你能顺利进来,不一定能出去,不如坦白……”

顾欣然确实已经最好了坦白的准备,不等秦彻说完便急着出言打断他,“嫂子,你先回避一下,有些事我要单独和秦先生谈一谈。”

这里是秦彻的地盘,除了坦白,她别无选择。而且,她也想赌一把,如果东合会和DK各种合作与秦彻无关,坦白或许是另一个机会。

“我不走。”秦彻的手段叶杉杉是见识过的,她不放心让小然和他单独在一起。

“没事,我是人民警察,他不敢把我怎么样。”顾欣然并不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以她对秦彻的了解,他并不是那种丧心病狂的大恶人,最坏的可能不过就是和嫂子一起被软禁罢了。

“我保证,不会伤她一根头发。”秦彻也适时作出承诺。一方面是因为顾欣然已经坦白了自己是警察的身份,另一方面,一向敏锐的直觉告诉他,她这一趟来,并不一定会做出什么对他不利的事。

虽然对秦彻的好感已经大大降低,但叶杉杉还是打心眼里觉得他和小然站在一起是绝配!小然的本事她是知道的,而且,她也相信秦彻会说到做到。犹豫片刻之后,她还是识趣地乖乖回避。

取下护士帽之后,顾欣然的微卷长发已经完全散开,配上她一脸严肃的表情,看着还真有几分女强人的味道。

年过三十的秦彻也算阅历丰富,见过各式各样性格迥异、带着各种目的出现在他面前的女人,他知道面对什么样的女人该做什么、说什么。可面对她,他的理智似乎有点不够用。明知道靠近她可能会有危险,却依然无法控制想要离她更近的冲动。

于他而言,她就像一朵娇艳却带着毒的罂粟,危险,却充满无法抵挡的诱惑。

心里如万马奔腾的秦彻面子上依然平静如昔,顾欣然根本猜不到他心里在想什么。既然他不开口发问,只能由她主动引出话题,“如果你没有做犯法的事,根本不需要担心。”

“这一点我完全赞同,所以我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并向你大嫂保证,不会伤你一分一毫。”秦彻气定神闲地笑了笑,礼貌地做了个请坐的手势。看来,他已经做好了和她倾心长谈的心理准备。

“既然你这么爽快,我也不跟你拐弯抹角。作为秦家新上任的家主,你应该对秦家下属社团东合会的事非常清楚,我这一趟来是想透过你了解一些和东合会有关的讯息。”没有任何明确的证据显示秦彻有亲自参与东合会的各项大小事务,这也是顾欣然决定把宝压在他身上的重要原因。说白了,这就是一次赌博。而她唯一的赌注就是近半年多来对秦彻另类了解,以及女人天生敏锐的直觉。

“我很欣赏顾小姐的直接,不过……请恕我愚钝,你把事情坦白到这份上,到底有何目的?”虽然秦彻确实没有亲自参与管理东合会的事,但他怎么说也是秦家家主,这位顾警官的不避嫌似乎有点过头。

“自从你入主秦家以来,一直试图将秦家的涉黑痕迹彻底清除,如果真有人在你眼皮子底下犯事,你应该不会当做什么都没看见。”

顾欣然继续用她犀利的直接给秦彻以震撼,这一次,秦彻没有立即做出回应,足足沉默了近一分钟才缓缓开口,“看来顾小姐对我不是一般的了解。”

“秦先生过奖了,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如果没有足够的了解,我也不敢拿自己和大嫂的生命安全开玩笑。”顾欣然的这番回话听着多了几分世故圆滑的味道,也将她的聪慧玲珑展露无遗。

聪明如秦彻,怎么可能听不出这番话里暗藏着对他的另类夸赞,她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想告诉他,她相信东合会最近发生的一系列涉黑事件和他无关。放开胆来猜测,她甚至可能猜到他对这次的涉黑事件也很是抵触。

冲着她的信任,他也决定来一次充满刺激的豪赌:“既然如此,顾小姐不如更干脆一点,说说你的策略。”

秦彻此言一出,顾欣然越发坚定自己的感觉和猜测,这个赌,她的赢面很大,“如果我告诉你,我的策略需要你的配合,你是否愿意?”

“只要是对我有利的,我没理由拒绝。”秦彻怎么说也是个商人,大部分时候,利益始终摆在第一位。

顾欣然笑着点了头,把事先准备好的小玩意放在秦彻面前,“我需要找到明确的目标和线索,你需要借助他人之手清除身边的涉黑分子,大家都不吃亏。”

“这算什么?警民一家亲?”秦彻突然怪怪地笑道。

顾欣然笑着回答,“这叫各取所需。”

盯着那枚长得像指甲盖的小玩意看了约三秒钟,秦彻笑着拿起,“成交!”

在他说完这两个字之后,可以明显地感觉到坐在对面的顾欣然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虽然她掩饰得极好,却还是被他敏锐地捕捉到。

这也证明,对她,他是真的上了心。否则,也不会连如此细微的情绪变化都不放过。

谈话的最后,顾欣然简明扼要地介绍了这个小玩意的使用方法,相信以秦彻的聪明,应该知道该在什么时候使用。

当然,她也少不了要提醒秦彻尽早解除嫂子的各种限制,今天她已经把宠妻如命的哥哥惹怒了,一定得嫂子亲自出马才能解决问题。

“这是自然,她已经不可能带来任何威胁。”刚才的一番谈话已经彻底消除了秦彻心里的戒备,再防着叶杉杉也没有任何必要。

“威胁?”这个词让顾欣然很是不高兴,“就我嫂子那种菩萨心肠的老好人,你居然会认为她可能会带来威胁?”看他也不像这么神经过敏的人,怎么会如此荒谬的想法!

秦彻显然没想到她会被这个词刺激到,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见秦彻不回应,顾欣然越发来气,“用强行掳走的方式把她带到这里来已经让我哥很不高兴,你居然还不让她给家里打电话,”

唔,听她这语气,好像在跟一个认识很久的人说话似的。

其实,严格说来,她和秦彻‘认识’是挺久的。只是,他并不知道罢了。

看着她气势汹汹的样子,秦彻突然怪怪地轻笑出声,那表情,隐约带着几分做错事的孩子挨训之后想要请求原谅的可怜。

顾欣然被这怪异的表情‘吓’得小心脏微微抖了一下,随即生硬地轻咳一声,“咳,进去跟嫂子打声招呼之后我差不多就要回去了。”说完,不等秦彻做出反应便起身朝里间的病房走去,却被秦彻突然叫住——

“等一下。”

“还有什么事?”顾欣然很给面子地停下了脚步。

“我奶奶她……剩下的日子可能不多了,她醒来可能会提到你,如果……她还想见你,希望你能……”

“知道了,只要没有特别重要的工作,我会尽量配合。”唉,嫂子一时脑抽闯下的祸,居然要她来善后,这一趟冲动之行还真是惹下了不少麻烦!

秦彻已经预见到她可能不会拒绝,却也没想到她会答得如此干脆,基本上未经任何思考都不足以形容她的反应。事实上,没等他把话说完,她便急着给出了答复。

其实,顾欣然自己根本没意识到这一点,自然也不觉得这样的反应有什么问题。

不过,她有没有意识到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某人已经把这些微小的细节都记在了心里。

顾欣然一直在病房等嫂子和哥哥通完电话才离开,她前脚刚走,叶杉杉后脚就拉着秦彻问东问西虽然这样的八卦行为非常不符合她的性格,但事关小姑子的终身幸福,她也顾不上许多了。

表面上看,是她在向秦彻旁敲侧击。事实上,秦彻从她嘴里了解到的信息更多。而且,有些信息是他之前怎么也没想到的。

叶杉杉已经去给秦老太登记血压、心跳等信息,秦彻的脑子里却依然回荡着她刚才说的那些话——

‘因为她不相信你是坏人,所以,你千万不要让她失望!’

他和她素未谋面,她凭什么相信他不是坏人?

好人和坏人之间只有一线之隔,谁敢拍着胸脯保证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做违法乱纪的坏事?

不过,无论她凭的是什么,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不会让她失望!即便某些情况下他必须做出一些坏人才会做的事,但他也可以保证,他的‘坏’不会伤害到无辜的人。

秦彻猜的一点没错,老太太睡醒之后很自然地问起了她家‘孙媳妇’去了哪里。

“她有事要忙,先回去了。”秦彻的回答很自然,完全没有半点敷衍的刻意。当然,他说的也是事实,顾欣然确实是因为要向气得不轻的某人交代才急着回去的。

老太太对这个‘孙媳妇’很是满意,自然少不了要夸赞几句,顺便催促孙子尽快把正事办了。

虽然奶奶的反应早在秦彻预料之中,他还是倍感无奈,关乎到一辈子幸福的终身大事,哪能说办就办?当然,这无奈的抱怨也只能放在心里想想,当着奶奶的面,他还是得乖乖应下。

“别光说不念,我这一走,你就只剩小悠一个亲人,得赶紧找个人陪你才行。稳固在秦家的势力是很重要,也不要把自己的终身大事忘了。”老太太休息了近两个小时,精神好了许多,她也想趁着有力气的时候把该叮嘱的都说出来。

“我没忘,只是……有些事急不来。”就算有了感觉,也得知道人家是什么意思才行。

“谈恋爱的事哪有什么急不急的?只有主动不主动!”老太太现在几乎已经到了回光返照的极致,说出的话也越来越像正常人。

奶奶突然变得这么清醒,秦彻也预感到离她离开的日子可能真的不远了。虽然奶奶说的事他一点也不在行,但为了让她老人家走得安心,她说什么他都会乖乖照做,“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于是,第二天下午,顾欣然接到了一通陌生来电。

“是我。”简单的两个字,没有自报家门,没有客气地打招呼,有的只是相识已久的随意和自然。

“这么快就有消息了?”虽然号码陌生、对方没有自报家门,而且声音还极低,但顾欣然还是毫不费力地分辨出这个声音。不过,她首先想到的还是她的工作。

“你就想着追踪破案线索!”秦彻的语气似乎带着几分莫名的怒意。

“能早点把坏人抓到,你也能少一分顾虑,还能帮你洗脱嫌疑,不是很好吗?”隔着电话,顾欣然也感觉到了这份怒。若是依着她的脾气,应该和他对呛到底才是,可她并没有这么做,而是尽可能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轻松。

秦彻被堵得哑口无言,心里有点小窝火,但感觉到她似乎并没有被自己莫名其妙的怒意气到,又觉得很庆幸,“不是为工作上的事,我是想问你晚上有没有空,奶奶今天又问起你了。”再开口时,他的声音也变得温柔了许多。

“哦,我还有点事没做完,可能要到六点才下班。”

“我去接你。”秦彻几乎未作任何丝毫便接着她的话把这四个字说出了口。

电话那端突然沉默,显然,顾欣然警官有点被这四个字吓到。她不是三岁小孩,那地方她昨天才去过,根本不用担心她找不着路。而且,他们又不是真正的男女朋友,他有必要亲自来接她这么夸张么?

“你不要想太多,我刚好要去蓝湾区办点事,顺路。”见她久不开口,秦彻只能想办法给她搭个梯子。

“哦。”顾欣然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心里闷闷地想着:顺路二字听着可真让人心里不舒服。

“六点整,我在警局门口等你。”秦彻倒是没仔细听这一声回应是不是心不在焉,她没表示反对,他就当她答应了。说完,不等对方继续回应就加了句再见准备挂电话。

“诶,等一下!”顾欣然急忙叫住他。

“顾少校还有什么吩咐?”秦彻已经从叶杉杉哪里打听来了这个重要情报,拿这个来做过渡,听着还挺合适的。

顾欣然被噎得不轻,语气生硬地反问道,“是不是我嫂子告诉你的?她还跟你说了些什么?”

“她就跟我说你很厉害,是顾家有史以来第一位女少校,你这么紧张干嘛?”听了她生硬中带着几分急切的怪异语气,秦彻突然很想笑。可又怕真的笑出声来会让她更生气,最后还是勉强忍住。只是,带着想笑又不敢笑的心情,说话的语气难免会有些怪异。

“我又没做坏事,有什么可紧张的!”顾欣然飞快地否认,趁着对方立足未稳,果断转移话题,“那什么……我刚才是想告诉你,我不在蓝湾区的警队总部办公,这个路,恐怕顺不了。”

秦彻反应奇快,顺着她的话接道,“那我要去哪里接你?”

“岩东区,特警队。”而顾欣然就像被催眠了似的,老老实实什么都交代了。

“知道了,我会准时到。”岩东区离擎天集团更近,不塞车的情况下不用二十分钟就能到,对秦彻来说,去这里接更方便。

某人还在窃喜,顾欣然毫不客气地当头就是一盆冷水,“你刚才不是说要去蓝湾区办事吗,蓝湾和岩东好像在完全不同的方向吧?”

这一次秦彻的反应可没那么快,半晌才闷闷地出声,“我可以提前把事办完,不行吗?”

顾欣然本来想接一句‘既然不顺路,还是不要麻烦了’,可这句话已经到了嘴边,却听到有个声音在心里低低地说‘顾欣然,错过送到手边的机会是会受到惩罚的!’

最后,那句到了嘴边的话愣是被吞回了肚子里,“不说了,我还有事要忙,你到了给我打电话。”

说完之后,她干脆挂了电话。

而电话那端,莫名其妙被挂了电话的秦彻却怎么也抑制不住唇角上扬的冲动。

之前本来计划工作到六点可以忙完,但事情一多就没个准,等开完会出来,六点已经过了十分钟。

顾欣然难得心急,顾不上收拾桌上的凌乱,随手拿了包包就往外跑。下楼梯的时候,正巧听到上楼的同事在议论,“哇,门口停着一辆好靓的奥迪R8,不知道是来接谁的。”

虽然不知道秦彻到底有多少拉风的座驾,顾欣然还是本能地把这辆车和他联系在一起,原本急促的步子也渐渐放缓。

已经在门口等了近二十分钟的秦彻终于接到某人打来的电话,却不想,电话接通之后,她却让他先走。

“为什么?”意外实在来得太过突然,秦彻还来不及生气,此刻,他的心情更多的还是茫然。

“别问那么多,总之我一定会尽快赶去医院。”出身在家教甚严的红色家庭,加上在部队里接受了这么多年的军事化训练,使得顾欣然的骨子里多了几分守旧的保守。虽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秦彻有做过违法乱纪的事,但怎么说他也是警队一直关注的重点人物。她无法想像自己和他在一起被同事们看到会惹出怎样的风波。

说完之后,顾欣然本来是打算挂电话来着,却不想,对法比她更心急,她还想说点客套话,听筒里便响起了嘟嘟嘟的忙音。

可当她带着怪异的心情缓步走出一楼大厅时,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步步逼近。

就知道,这家伙不是个安分的主。

顾欣然蓦地停下脚步,不知道该说什么,眼睁睁地看着他一步步走到面前。

走近之后,秦彻突然递上来一个纸袋,袋子里装着一块芝士蛋糕和一杯咸味奶茶。

这两样都是她平时爱吃的,不用说,一定又是嫂子出卖了她。

“这个时段出郊区的路容易塞车,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医院,你带着路上吃。要是当着奶奶的面肚子叫,我又得挨骂。”自始至终秦彻的表情都非常平静,想通过表情揣测他此刻的心情几乎不可能。

顾欣然还来不及做出反应,秦彻已经转过身,迈着大步离开。

迈步离开的同时,秦彻在心里默默地数着数,当他数到8时,她的声音终于响起。

“等一下。”

还好,没有超过两位数,在他的预料之中。

虽然这会儿下班的同事很多,但顾欣然还是毫不避讳地站到了秦彻身旁,“这个时间不好打车,一起走吧。”

只要问心无愧,管别人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