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002 我对你的了解还不够

002 我对你的了解还不够

偏不巧,顾欣然和秦彻一起走出大厅时,正好撞上沈慕枫从外面回来。

虽然没有正式和秦彻见过面,但这张脸沈慕枫也是认识的,见他和小然如此亲密地站在一起,少不了过问两句,“秦总怎么这么有空?”

秦彻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便被顾欣然拉着往前走去,一边走还不忘给沈慕枫回应,“赶时间,回头再跟你解释。”

被撂下的沈慕枫懵了,乖乖,这算怎么回事?我不过是随口问问,有必要逃得这么快吗,怎么看着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拽着某人走出大门之后,顾欣然很快就发现门口并没有奥迪R8的影子,“你的车呢?”

秦彻微微愣了愣,怪怪地反问道,“你觉得我会招摇到把车子停在特警队门口?”

虽然顾欣然有近一米七的身高,但穿着平跟鞋的情况下,站在秦彻面前还是得稍稍抬起头仰视他,在触到他眼神的一瞬间,她突然有种被烫到的感觉,然后鬼使神差地低下头。

“我过来的时候门口停着一辆奥迪R8,你不会以为那辆车是我开来的吧?”得说,秦彻的反应力真不是一般的敏锐。

顾欣然同学也是个老实孩子,非常不擅长撒谎,所以,她宁可选择沉默。

“就因为这个,你让我先走?”秦彻现在的表情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哭笑不得!

顾欣然老实地点头,“身为警务人员,得避嫌。”

“所以,我把车子停在快递公司门口。”这一点他早就想到了,而且,他特地调了一辆标准款的奥迪A6。谁知道半路杀出个奥迪家族的‘高富帅’,差点让他的贴心安排付诸东流。

“对不起。”老实孩子不仅不擅长撒谎,而且生来就有有错就认、知错就改的良好觉悟。

有人曾经说过,每个女人身体里都藏着一只变色龙,今天秦彻总算亲身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

昨天在医院,他见识到了她的冷静、沉稳和干练;今天,她又展现出了和她的年龄不相符的小女人气质。

此刻的她满心不安地低着头,又忍不住想偷瞄他此时带着怎样的表情,谁会相信按虚岁算,她已经年近三十。

至少,秦彻是绝对绝对不相信的!

“没什么好道歉的,我的样子看上去确实很像会开奥迪R8的人。”秦彻倒是很会给自己也给她找台阶下,说这番话时,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难以揣摩的高深,有的只是让人心情放松的平和。

他说得轻松,顾欣然也跟着笑了笑,“看来……我对你的了解还不够。”

她的声音低而轻,听上去有点像自言自语,却一字不落地被秦彻听进了心里。

嫌了解不够是吗,来日方长,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顾欣然很快就发现他开的车也是奥迪,只是,比R8要低了N个档次,如果眼前这辆A6不是豪华配置,两辆车的价格几乎差了近八倍。

“你不会觉得这个车型还不够低调吧?”见她一直盯着车门发呆,秦彻担心又起。

“不会。”顾欣然笑着摇头,“只是觉得……和你的气质不搭。”有的人生来就带着王者之气,若是‘逆天而行’地扮低调,不免让人感觉有点不伦不类。

“你可真难伺候!”秦彻也跟着笑了笑,随即开了前门锁,非常绅士地帮她打开副驾驶的门。在她的头没有进入车内之前,他的手一直悬在车门上方。

这样的场景顾欣然场景在电视电影里看到,但亲身经历,还是第一次。

虽然是赫赫有名的红色家庭顾家最小的女儿,但顾欣然身上没有半点军二代小姐的任性傲娇。因为过早地习惯了独立生活,被人照顾的感觉对她来说无疑是陌生的。

可就在刚才短短的几分钟内,她已经被照顾了几次。

重点是,她好像一点也不抗拒。甚至……还觉得很享受。

然而,他给的意外还远没有结束,“怎么不吃?你嫂子说,这种奶茶放凉之后味道会差很多。”

“谢谢。”虽然以他们现在的相处方式根本不需要如此客气。但除了这两个字,顾欣然实在不知道该跟他说些什么。

“不用客气,你帮我的更多。”这一句倒是大实话,秦彻为顾欣然做的这些都是其他人也能做到的;但他需要她帮忙的事却只有她能做到。

他是说者无心,却有人把这番话做了另外的解读。从他的字面意思来分析,这也算各取所需的一种吧。他需要寻求帮助,怎么也得有所付出不是。

这个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之后,顾欣然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自嘲的笑。罢了,无论他是真心也好,各取所需也罢,她只做自己该做的。至于结果,等到一切尘埃落定时自会揭晓。

秦彻的贴心准备还真派上了用场,这个时段本来就是下班高峰期,又赶上夏季的雷雨天气,可以想象交通状况有多糟糕,原本只需要四十分钟就能到的路程,足足开了一小时零十分钟。要不是有这一块口味纯正的起司蛋糕垫肚,顾欣然恐怕真会当着他的面出一回糗。

顾欣然本来很想问他有没有吃晚饭,可行到后半路时,他一直在打电话,她完全插不上嘴。等他讲完电话,目的地也到了,最后,她还是没机会把这个问题问出口。

俩人来得正是时候,老太太这会儿刚醒,正催促着‘孙女’给秦彻打电话。叶杉杉被缠得没办法,刚把秦彻的电话号码找到,病房的门就开了。

首先出现的不是秦彻,而是秦老太最想见的那个人。

顾欣然很快就进入状态,一进门就乖巧地叫了一声‘奶奶’。

老太太听得心花怒放,嚷嚷着想要坐起身,却被站在床边的‘孙女’和快步走到床前的‘孙媳妇’一左一右按住,“医生说了您不能乱动!”

咳咳,不愧是姑嫂,不仅行动一致,说出的话都是这么默契。

老太太乖乖躺下,笑着问道,“你们俩一定认识很久了吧?”

姑嫂二人默契地对视一眼,却只是笑笑,什么也没说。

“也不算很久,她们只是一见如故。”终于轮到秦彻出场,姑嫂二人这么卖命‘演戏’横竖都是为了他,关键时刻由他站出来解决难题也合情合理。

“你最得意了,老婆和妹妹相处融洽,这样的福气可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的。”虽然有回光返照的现象,但从老太太口中说出的话还是让人难以招架。

一听到‘老婆’二字,忍耐力最差的叶杉杉很不厚道地笑出声来,而已经绕到她旁边坐下的顾欣然正欲哭无泪地拽着她的手轻轻地捏。老奶奶不知内情,想到一出是一出,她居然也跟着一起胡闹,还嫌这事不够乱是吧!

“我又没说错,你笑什么?”秦老太被‘孙女’莫名其妙的笑弄得一头雾水。

“没什么,我这是为大哥高兴呢。”叶杉杉笑着站起身,“我出去打个电话,让哥哥嫂子陪您说会儿话吧。”

秦彻早上出现晃了两下就走了,这一整天叶杉杉几乎都没离开过病房,自然也没机会给家里打电话,现在有人来接班,难免会有些迫不及待。当然,她这么急着走,还是想给秦彻和小然创造更多擦出火花的机会。

火花?火球还差不多!

顾欣然几乎快要被她那句哥哥嫂子噎得当场吐血,哪还有心思跟某人擦火花。

而且,秦老太似乎也没打算给他们这个机会,盯着病床旁边的监测仪看了几秒钟之后,老太太毫不客气地把孙子也赶出了病房,“阿彻,你先出去呆会儿,我有些话想单独跟小然说。”

虽然老太太的声音听上去清晰且平和,但秦彻和顾欣然都不约而同地嗅到了将死之人交代遗言的味道。

奶奶身体健康的时候秦彻没能让她老人家开开心心,现在她时日不多,他不会也不敢违逆她的任何吩咐,她要他回避,他二话不说,乖乖转身离开。

秦彻走后,顾欣然干脆坐到了床边,给老太太倒了杯温水,“您先喝点水。”

秦老太笑着摇头,轻轻把水杯推开,“我现在已经是油尽灯枯,就算喝神仙水也没用。”

“奶奶您别这么想……”

“第一次见你我就知道你是个特别懂事的好孩子,所以……把我们家阿彻交给你,我很放心。”虽然声音细弱,但老太太还是心急地打断了‘孙媳妇’的好心劝慰。

刚才听嫂子刻意打趣时,顾欣然觉得很窝火、很憋屈,但意思相近的话从老太太口中说出来,她听着却感觉很心酸。太直接的承诺她也说不出,只能尽量自然地敷衍带过,“您别想那么多,安心养好身体要紧。”

“我已经是大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你就不能让我安心地走吗?”老太太心心念念想的都是这件事,想敷衍带过可没那么容易。

连续说了几句大段大段的话,老太太已经微微有些喘,看着她充满期待的眼神,顾欣然实在不忍心对她说不,“您放心,我会安心陪着他。”

“只是陪着他还不够,你要进到他心里,弄清楚他在想什么。”

这是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秦老太给顾欣然上的最后一课,也是很重要的一课。真正的陪伴不止是站在他身边,而是心与心的交流和共鸣。如果不能走进他心里,靠得再近也感觉不到拥有他的真实。

显然,这个话题已经超出了顾欣然的预想范围,一时间,她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你可能觉得阿彻看上去有点高深莫测,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其实……他也不是生来就这样。”好好的一个人,谁愿意整天疑神疑鬼、提心吊胆地活着。秦彻也不是生来疑心重,不轻易相信谁。只是因为曾经亲身经历父亲被最亲近的陷害致死,使得他对信任一词彻底失去了信心。“他经历了太多普通人无法想像的隐忍和挫折才有今天,所以才会格外小心谨慎,你得体谅他。”

说完这一长段话,老太太已经有些呼吸不畅,顾欣然急忙起身,想给她连上氧气管,却被她挥手推开,“我没事,歇一会儿就好了。”

这一歇,眨眼一刻钟就这么没了。

期间,顾欣然一直坐在原位,静静地等待着老太太继续开口。

却不想,老太太一开口就让她无地自容,“你就这么干等着,不主动说点什么?我不能回应,但当听众还是可以的。”

顾欣然一脸尴尬地笑了笑,“对不起,我只是……不想打扰您休息。”

老太太笑着摇了摇头,“我不怕被打扰,听到有人在我耳边说话,我才能感觉到自己还活着。”

“那……您想听我说什么?”

“说说你和阿彻是怎么认识的,以后……有什么打算。”

老太太的要求很简单,也很实在。俩人现在的关系她已经知晓,她当然最想知道过去和未来的事。

编故事并不是顾欣然的强项,她只能就着自己对秦彻的了解笨拙地讲诉一个听上去没什么说服力的故事。

她说,一开始也是把秦彻当坏人看来着,可经过一段时间的了解之后,她发现,这个人和她想象的有点不一样。

秦老太听着激动,耐不住急忙地笑着接道,“这话没说错,别看他总是酷着一张脸,对谁都冷冰冰,其实内心比谁都火热。他要是对谁好,绝对是掏心挖肺。”

“我感觉到了,而且……他还很细心。”说是讲故事,但顾欣然说的很多话都是发自内心的。

“这一点随他妈妈。”想起自己的儿子儿媳妇被奸人所害,意外惨死的一幕,秦老太的脸上也多了几分淡淡的忧伤。

“一定也少不了您的教导。”顾欣然敏锐地捕捉到这一细节,急忙转移话题。

“我要是有本事,也不至于让他在外面流离失所这么多年。”

“过去的事就不要再去想它了,最重要的是把握当下,现在您和小悠都陪在他身边……”

秦老太又一次不等‘孙媳妇’把话说完便心急地打断,“我的日子已经不多了,说不准哪天闭上眼睛之后就再也醒不来。小悠迟早要嫁人,只有你……才是那个陪伴他一生的人。所以,就算他有什么不好,你也要体谅。这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人呢,两个人相伴一生,最重要的是互相理解、互相包容。”

说完这段话,秦老太又休息了近二十分钟。不过,这一次顾欣然没有让干巴巴地傻等着,她一直在说话,而且说的都是老太太想听的。正因为有她‘不厌其烦’的打扰,老太太也勉强支撑着没有昏睡过去。

终于缓过神来之后,秦老太只说了一句话,“孩子,相信我,我们家阿彻会让你幸福的。”

顾欣然笑着握了握老太太的手,坚定地点头,“我相信。”

老太太满意地点点头,终于安心闭上眼睛,欣慰的笑一直留在唇角。

叶杉杉特地在外面吃了晚饭才回来,却不想,进了门居然只看到秦彻在外间休息室呆着,“怎么回事?”

“奶奶拉着她孙媳妇交代遗言呢。”因为早就知道奶奶时日不多,秦彻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伤心。并不是整天摆出一副依依不舍的悲伤表情才算孝顺,在老人即将离世之前,尽量满足她要求,让她了无牵挂地离开反而更实际,自己也更安心。

秦彻说得轻松,叶杉杉却黯然感慨,“唉,奶奶要是能多活几个月就好了。”

“她在世一天,你就得继续扮演秦悠一天。”

“我很乐意!”如果善意的谎言能让一位迟暮的老人安心,何乐而不为呢,“我是想说,有奶奶急着催促,你和小然说不定能……”

秦彻笑着打断她,“赶上架的鸭子一般都在架子上呆不久。”

“你傻啊,不会护着她不让她掉下去么?又或者……想办法让她心甘情愿自己走上去!”这个秦彻,平时看着挺机灵,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犯傻,真让人着急。

叶杉杉说得随意,却噎得秦彻倒吸一口凉气,他活了三十年,还是第一次听人说他傻!

某个热心的小红娘才不管人家有没有被噎到,继续给他支招,“奶奶差不多要休息了,等一下你带小然出去吃饭吧,她喜欢吃……”

叶杉杉的话再次被打断,而且,这一次秦彻的语气已经没有了刚才的轻松随意,“多谢你的好意,不过……我还是觉得有些事靠自己发现更有意义。”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这根本就是那个啥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嘛。不过,仔细想想,他的话也有不无道理,幸福还是要靠自己争取的,总是指望别人帮忙好像也少了些诚意,“行,你自己看着办吧,搞不定的时候别硬撑啊,我们家小然可没那么好打动。”

秦彻只是笑了笑,未作任何回应。他坚信,要打动一个人,靠的是真心和诚意,那些急功近利的旁门左道还是少用为妙。

顾欣然在病房里呆到老太太睡熟之后才出来,这会儿已经是晚上八点半。

秦彻起身迎上前,“辛苦了。”

“奶奶已经睡熟了,血压有点低,要不要叫医生过来看看?”白天连续工作了近九个小时,刚才又当了一个多小时的陪护,饶是身壮如牛的顾欣然也有些不堪重负,一边说一边用手指按摩着太阳穴,疲态尽显。

看着她一脸的疲态,秦彻的心隐隐有些疼。这是他第一次对家人以外的人产生这种感觉,而正是这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让他看清了自己的心。

“没事,医生说这是正常现象。我先进去看看,你们俩要是有事就先回去吧。”明明是女儿身,小然却要像男人一样坚强自立地活着,叶杉杉看着也心疼,所以才急着想给她找个可以依靠的人。

叶杉杉边说边往里间走,根本不给顾欣然拒绝的机会。

才刚走出病房,顾欣然便毫不避讳地长舒一口气,刚才和秦老太的一番谈话让她对秦彻有了更多的了解,也让她的心情变得越发烦乱不堪。

“奶奶跟你说了些什么?”秦彻的心思果然够敏锐,她只是长舒一口气,他便瞧出了异样。

“没什么。”顾欣然故作轻松地笑了笑,“等一下你直接送我到元河路,我在那边有宿舍。”

“我没说要送你回家。”秦彻酷酷地答了一句,突然拉起她的手,迈着大步往前走。

顾欣然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吓得不轻,“喂,你……你要干什么?”

秦彻对她的质问置若罔闻,拉着她继续向前,进了电梯之后,立马拿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我大概半小时之后到秦庄,让人准备一下。”

手腕被他拽得生疼,顾欣然有点来气,可在气上心头的情况下,她居然说出一句疑似玩笑的话,“你就是想把我拉去卖了,也得先让我知道到底要把我卖到哪里去吧?”

秦彻似乎很喜欢她用这种方式问话,便笑着答道,“秦庄,G市最有名的药膳馆。”

“我又没病,干嘛要去吃药膳?”顾欣然本能地猜想他带她去秦庄应该是想请她吃晚饭来着。

“食用药膳多半是为了养身调理,不一定非要有病才去。”

叮的一声,电梯到达1楼。顾欣然本能地想要挣脱,却没有得到允许,“你当过兵,要想从我眼皮子底下逃走不是什么难事。”

“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要逃走?”真是好笑,我现在累得只想找张床舒服地睡一觉,哪有力气逃跑。

“你是没说,但你的行为已经给出了暗示。”

顾欣然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你……会不会心眼太多了?”

“我生性多疑、心眼也多,奶奶刚才没告诉你?”

他说得轻松,嘴角还带着几分笑意,顾欣然心里却有些忐忑。她刚才只是随便一说,他不会往心里去吧?

“心眼多的人通常都没什么安全感,遇到任何事总是忍不住往坏的方向想,我就是这样的人。”

面对他几乎赤果的坦白,顾欣然完全没有任何抵抗力,微微挣扎的手也渐渐安分下来。

他的手虽然很大,却并不温暖,正好可以给她燥热的心降降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