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014 感觉乐趣才不留遗憾

014感觉乐趣才不留遗憾

云歇雨散之后,顾欣然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把灯关了!’

这算怎么回事?该看的都看光了,她还在矫情个什么劲?

吃饱喝足的某人当然不会让她如愿,“要关灯可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哪有人开着灯睡觉的!”顾欣然哑着嗓子敷衍着,说完之后还古里古怪地往被子里钻,不知道又在胡思乱想什么。

这个解释听起来倒是挺合理的,但却不足以让秦彻满意,“时间还早,我看你的精神好像也不错,干嘛这么急着睡觉?”

唔,吃过肉的男人果然会大变样,平时总是催着她十二点之前一定要上床睡觉,今儿倒好,眼看着已经过了十一点半,而且刚刚还经历了一番激烈,他居然一反常态地说现在还早,不急着睡觉!

顾欣然立刻炸毛,抬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精神很好的?”

“看看你,还有力气瞪人!”刚刚吃过肉的某人心情好得一塌糊涂,听他说话的语气,简直就是一十七八岁的青涩少年,各种得意满足。

顾欣然彻底无语,索性翻过身去背对着他。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等到她缓缓闭上眼睛,昏暗的壁灯突然灭了,四下一片漆黑,这样的黑也让气氛显得格外静谧。

他的手很快就从身后绕上前,轻轻搭在她腰间,“先别睡,我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跟你商量。”

“什么事?”顾欣然只是缓缓闭上了眼睛,并没有要睡的打算,回得也特别快。

“我都已经转正了,你打算什么时候把我们的关系公开?”这年头,不只女人把名分看得重,男人也不遑多让。诚意已经足够,而且两个人的关系又进了一步,她到底还在顾虑什么?

囧,什么叫转正?不就是发生实质性关系吗,他居然和转正一词联系在一起,真亏他想得出来。

“要公开关系的话,你就得马上开始准备照顾我一辈子的合同!”顾欣然也有样学样,转正之后不是得签就业合同吗,这个比喻并不过分吧。

“我很乐意!”秦彻当然知道她在顾虑什么,她家里催得紧,他们的关系一旦公开,顾家肯定会急着张罗婚事。而她,显然还没有做好成为秦家主母的心理准备。但,她顾虑的事正好是他期盼快点完成的。她的哥哥嫂子才见面几天就闪电结婚,他们为什么不行?

而且,和顾北辰夫妇俩相比,他们的速度已经属于严重龟速。再者,既然心里的不确定已经不存在,早点把男女朋友关系升级为夫妻关系不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事么?

他答得肯定,顾欣然却还是想把利害关系跟他说清楚,“别怪我事先没提醒你,我妈可是个急性子,一旦我们的关系公开,她可能会逼着你用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准备一场盛大的婚礼。”

秦彻略有些不悦地蹙了蹙眉,低头在她耳边轻咬一口,“你觉得我没这个能力?”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担心……你现在本来就忙,如果还要抽出时间来加快筹备婚礼,肯定会更累。”这个理由听着倒挺合理,可仔细品味,却总觉得她是在故意找借口逃避。

秦彻何其聪明,怎么可能听不出来,“你心里还是有不确定!”

“我没有!”顾欣然飞快否认,转过身来面对他,虽然看不清她的脸,但从她的语气不难听出焦急,“你可以用生命保护我,对你,我怎么可能还会有不确定,只是……我不想跟哥哥嫂子一样,没有充分享受过恋爱的甜蜜就急着成为已婚妇女。而且,你毕竟是秦家的一家之主,我要是嫁给你,不只是做秦太太这么简单。所以,我需要更多的时间准备。”

顾欣然心里确实还有顾虑,但这顾虑不是冲着他这个人,而是考虑到许许多多结婚后必须面对的事。虽然他家里没有至亲长辈,但秦家毕竟是g市的大家族,他们的婚姻可能不会像哥哥嫂子那么单纯;再者,即便抛开顾家在g市的名望地位,她自己的身份也很敏感,如果真要结婚,这一点也不得不考虑。

“对不起,我只是急着想把你娶回家,从来没想过这些。”特殊的生活经历使得秦彻变成了一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他会有迫切想要找到心灵寄托、想找个人陪伴的心情也很正常。只是,他忘了,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婚姻却不是。在把她娶回家之前,还有很多事亟待解决。

“干嘛道歉!你会这么着急,也是因为太紧张、太在乎,我都明白的。只是,因为各种无法回避的原因,我暂时还不能让你如愿。”其实,顾欣然对那一纸证书看得并不是很重。在她看来,既然两个人已经彼此交心,结婚也就是例行公事地走个过场。反正他们现在已经住在一起,而且也有了实质性关系,除了没有公开之外,他们现在的生活状况和已婚夫妻也没什么区别。

“好了,我不催你。等你觉得到了合适的时间,跟我说一声就行。”再就着这件事聊下去,恐怕会影响她安睡的心情,秦彻果断终止这个话题。不过,有一件事他倒是一直很好奇,“上次我不是教你骗未来岳母说你在和别的男人相亲吗,她没盯着这件事追问下去?”

囧,什么叫未来岳母?叫得可真自然,人家顾老太还不知道有他这号人存在呢。

“当然有啊。”说到这个,顾欣然还是小小地囧了一下。

“那你是怎么敷衍过去的?”未来岳母的急性子和非常规手段秦彻算是领教了,如果不给她明确的答复,这件事恐怕没那么容易彻底解决。

“那个……我骗她说人家出差去了,而且是去国外出差,可能要一个月左右才能回来。她可能感觉到我对那个男人印象还不错,也没多说什么。”真是亏了顾欣然,平日里在父母面前都是诚实的乖宝宝,现在愣是变成了撒谎连眼皮都不眨一下的‘坏小孩’。

某人是非不分地笑着赞叹道,“嗯,这个解释不错,你这脑瓜子反应可真快!”

“还不是近墨者黑,受了你的影响呗。”哼,别忘了,这主意可是你帮忙出的,我也是没办法,才会顺着你开出来的路继续‘坏’下去。

“能把聪明冷静、睿智不凡的顾长官影响到,是我的荣幸。”某人看来是是非不分上了瘾,不帮着未来岳母说她两句,反而因此得瑟上了。

顾欣然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跟他沟通,再次翻过身,背对着他,“我要睡了,不准在再说话!”

秦彻急忙凑上前,习惯性地单手揽着她的腰,“再等一下,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还有什么问题啊?”累极了的顾欣然已经开始打哈欠,明显有点不耐烦。不过,在他的手搭上来的一瞬间,她很自然地顺势握住,这也是近十天的同枕共眠养出来的好习惯。

“过一段时间你妈妈肯定会追问和你‘相亲’的那个男人有没有回国,你打算怎么回答她?”秦彻并非有意催她,只是善意地给予提醒,如果到时候她还是没做好准备,这个问题迟早得面对。

“这事你先想出来的,你帮我想办法。我要睡了,晚安。”人家好意提醒,她倒好,居然耍起了无赖,把烫手山芋直接扔给他。

“好,我来想办法。”到时候你别后悔就是了。

一夜好梦,晨曦中,俩人很默契地同时醒来。

“早。”顾欣然似乎还没怎么睡够,道早安的时候还在打哈欠。

“早。”和她的迷糊相比,某人明显要清醒得多。

“啊……你……你要干什么?”顾欣然本来还想凑上前吻他,却没想到,只是稍微动了动,就触到了不该触的……

“不关我的事,是你的魅力。”

“秦彻!”每当顾欣然这么气急败坏地直呼他全名,就意味她是真的被气到了,“你现在还是伤员,得懂得节制!”

“节制?”说起来就两个字,做起来可不容易,秦彻无奈地翻过身,仰面躺着,长长地呼出一口灼气,“行,你先起床,让我一个人呆会儿。”

见他如此配合,顾欣然反而有点过意不去。她也知道男人和女人不一样,有些事……确实不是他想克制就能克制得了的,“你还好吧?”

“你说呢?”简单的三个字反问,足以说明此刻的他非常不好。

“可是……我等一下还要上班。”顾欣然同学心里还是住着个心软的小女人,见他受煎熬,她心里也不好受。

秦彻怎么可能听不出来这是妥协的预兆,不过,他并没有乘胜追击,这个时候,还是使一招欲擒故纵比较保险,“没事,你再睡一会儿,大不了等一下再去冲个冷水澡。”

大清早的冲冷水澡,这不是摆明了要让她心疼么?

侧过头看了看床头柜上的时钟,现在才六点四十分,八点半出门的话,只要不像昨晚那样激烈,好像……也够了。

自小就熟读兵书的顾欣然就这样被忽悠进了某人挖好的陷阱里,“那,我先把丑话说在前面,不准乱咬。还有……只能一次。”

没办法,再狠毒的女人,心里都有一处柔软,更何况是心地本就善良的顾欣然。

傻女人,你把自己的男人想成什么了?昨晚才刚要了你的一次,现在又是工作日的清晨,他还能要几次?

“你还能再可爱一点吗!”‘奸计得逞’的某人笑得好不满足。

结束之后,看到她一脸疲累的样子,秦彻心疼得不行,“你先躺一会儿,我去给你放水,顺便让人送早餐过来,你想吃什么?”

“不用了,我没事。”在部队锻炼这么多年,加上身体底子本来就好,顾欣然的恢复力比一般女生好要多,躺着休息几分钟就能缓过来,“你先叫早餐,我去准备一下帮你换药。还有,等一下别忘了抽个时间去黄医生那里复诊。”

她说得认真,秦彻听得动容,忍不住凑上前抱着她亲了一口,“遵命!”

难怪叶杉杉总是不厌其烦地在自家老公面前不厌其烦地说秦彻和小然真的是绝配。确实,一个总会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发号施令,一个喜欢被‘奴役’,这俩人凑在一起,除了绝配,实在找不到其他词形容。

吃过早餐后,照例还是由秦彻亲自当司机送顾欣然上班,停车的位置也还是对面的快递公司停车场。之前的很多天顾欣然都是在这里下车,然后步行去警队,每一次都很顺利,可这一次却发生了一点小状况。

谁能告诉她,她们家小顾领导怎么会出现这里?虽说他是这里的顾问,可这里不是训练基地,一大清早的,他跑来这里干什么?

“哥。”已经无路可逃,顾欣然只能硬着头皮上前打招呼。

和顾欣然的尴尬窘迫不同,秦彻表现得要淡然得多,“顾参。”听这语气,好像在和一位认识许久的老朋友打招呼似的。

顾北辰客气地点了点头,对着自家妹妹说,“我正好要去警队,一起走?”

听着像是在征求意见,其实潜台词是:还不快跟我走,老老实实坦白!

“哦。”顾欣然低低地应了一声,转过对着秦彻挥手,“不早了,你快走吧,别忘了去复诊。”

虽然语气听起来有些急促,但明眼人很容易能从这番话里听出关心。而且,可以肯定的是,这两个人的关系一定不简单。

“那我先走了,再见。”这一声再见不光是对着顾欣然说的,事实上,说再见时,秦彻的眼睛一直看着顾北辰。

在带叶杉杉去医院那件事上,他确实处理得不够冷静,如果未来大舅子真的对他存有心结,他也只能无奈认命。日久见人心,相信总有一天他对小然的真心会打动这位严肃的领导。

秦彻的车子很快就疾驰而去,只剩顾家兄妹各怀心思地互相对视。

毕竟还要去上班,对视近五秒钟之后,俩人开始边走边聊,“是你主动交代,还是我问你答?”顾北辰还真是不含糊,一开口就直奔主题。

“交代什么?嫂子没跟你说吗?”顾欣然很不明智地试图用装傻的方式蒙混过去。

显然,这一招在顾北辰面前毫无用处,“她跟我说和你主动坦白是两回事!”

“你不是都看到了吗,还要怎么坦白。”自家哥哥有多犀利顾欣然比谁都清楚,跟他兜圈子没有任何好处,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把话撂下,他爱咋想随他。

“我只看到他送你来上班,之前发生的事不敢乱猜!”顾北辰确实从老婆那里听说了一些,看到刚才的一幕,他心里已经有所猜测,但毕竟只是猜测,还是要经过当事人承认才能作数。

思来想去,顾欣然还是觉得拿这件事做引子比较合适,“那个……昨天晚上秦风的事你听沈慕枫说了吧?”

“听说这个线索是秦彻帮你们引出来的?”这事顾北辰确实有听说,不过,他并不觉得这个意外和今天早上的事有什么直接联系。

顾欣然点头承认,“就因为这个,秦风想报复,找专业赛车手伺机围堵,而且还带了武器。”

“当时你和秦彻在一起?”这才是顾北辰最关心的。

“他为了救我,右肩处中了一枪。”顾欣然的这番回答听上去还真有几分四两拨千斤的味道。

“你不要告诉我刚才你是从他家里出来的!”要比跳跃性思维,顾北辰也不遑多让。而且,他一‘跳’就会让人手足无措!

顾欣然显然没料到哥哥会出这一招,蓦地呆住,不知该如何回应。

而这样的沉默,已经给出了最好的回答。

“你行啊,居然没结婚就学人玩同……”

“我没有在玩!”不等哥哥把最后一个字说完,顾欣然便急急地出言打断,“我很认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没有在玩干嘛偷偷摸摸的?”顾北辰当然知道一向冷静沉稳的妹妹不会拿自己的终身幸福开玩笑,不过,偷偷摸摸玩地下情这种做法他并不赞同。

“不是你教我的吗,结婚之前,要尽情享受恋爱的乐趣老了才不会有遗憾。”顾欣然的反应还真不是一般地快,念头一转,就把责任都抛给了哥哥。

“我怎么一点都没看出来你有在尽情享受?”这一点顾北辰非常不赞同,像做贼似的偷偷摸摸,能享受才怪!

“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享受!”顾欣然似乎有点被气到,不满地反驳道。

这句话顾北辰并不陌生,直白一点翻译就是‘子非鱼,焉知鱼之乐’。确实,她说得也没错,真正参与其中的人是她,别人没资格妄作评判。

“好,我不跟你讨论享受不享受的问题,我问你,这事你打算什么时候跟家里说?”都已经住到别人家里去了,还把爸妈蒙在鼓里,这样做法顾北辰绝对不会姑息。

“你别管,我自有打算。”在雷厉风行的哥哥面前,顾欣然一向很乖,但今天她却决定叛逆一次。

“这个秦彻到底在算计什么,都这样……”

“不关他的事,其实……是我有顾虑,觉得还不是时候!”眼看着就要到特警队大门口,顾欣然就是再激动也得克制住,被逼得没辙,只能使出杀手锏,“嫂子都知道的,你回去问她好了。”

“你就会拿她当挡箭牌!”这一招对顾北辰确实有用,这是他最大的软肋,对着这一点猛戳准没错。

“别这么说,嫂子是支持我的,而且,她那么明事理,肯定知道我做得对才会支持我。”这一招够强,一方面说明了自己有嫂子撑腰,还顺带着把她夸赞一番,哥哥就是再生气也没辙。

听到有人夸自己的老婆,顾北辰当然高兴。而且,他也觉得小然的话不无道理,杉杉虽然年纪小,但也是个聪明的明白人,她一定是确信秦彻不会伤害小然才会给予支持,“秦彻那小子我始终还是信不过,总之一句话,你自己多长个心眼。”

“放心,我有分寸的。他对我……就像你对嫂子一样好。”感觉到危机稍有解除,顾欣然也松了一口气。

“这一点我还真没看出来!”成见真的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因为和自己最在乎的人有关,想要完全解开这个心结,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他都用身体帮我挡子弹了,还不够?”

“两个人在一起是一辈子的事,希望这样的表现能一直延续下去。”顾北辰会这么说,其实已经有所动摇。

不过,小然是他唯一的妹妹,他当然希望她能找到真正值得信任的人托付终身,在对秦彻不完全了解的情况下,他还是会保持必须的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