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007 我想你很想见到你

007 我想你,很想见到你

“大事不好了!”听听这急促的语气,好像天快要塌下来似的。

她的语气慌乱且急促,沈慕枫的心立马悬到了嗓子眼,“出什么事了?”

“我妈咪和你妈妈现在正在医院的休息厅谈话。”咳咳,这话听着怎么跟绕口令似的。

不过,沈慕枫最关注的并不是绕口令似的‘我妈咪和你妈妈’,而是后面半句话的关键词,“你为什么会在医院?”

一说到来医院的缘由,宁子言的语气很快就由心急慌乱变成了窘迫,“我……那个,本来下午是和伯母一起去做私房菜来着。可是……我笨手笨脚的,拿锅子的时候没用抹布包好,锅子歪了,里面的油洒出来不小心把手烫伤了。”

锅子歪了,油撒了,居然没烫伤脚,而是烫伤了胳膊,这事确实挺囧的。

“伤得严不严重?现在怎么样了?”沈慕枫已经完全不记得她打这通电话来的主要目的,一心只惦记着她的伤。

宁子言本来是挺紧张的,还做好了挨骂的心理准备,却不想,他的话语里除了担心还是担心,一时间,心里甜得跟裹了蜜似的,“你怎么不问问我,两位长辈现在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有我妈在呢,出不了事,你别担心。”沈慕枫之所以这么淡定都是因为对自家老妈充满信心,但,对这个迷糊又有点少根筋的小女人,他实在没办法放心,“乖,快告诉我烫伤的伤口有多大、现在还疼不疼?”

“要是伤得很严重的话,你……是不是可以提前回来?”已经有五天没见面,真的好想他,想得晚上都睡不好。他要是能提前回来,她就什么都不担心了。

因私误工不是沈慕枫的行事作风,但,对子言,他心里始终带着愧疚,为她偶尔特殊一次也无妨,“我这边的事已经忙得差不多了,等一下跟方局打声招呼就……”

虽然很想很想他,但现在的宁子言已经不是那个不懂事的小丫头,她知道自己喜欢的不是普通人,也做好了为他牺牲的心理准备。这种无理的要求也就说着逗他玩,哪敢真的要他兑现,“骗你的啦,刚刚擦过药,已经没事了,伤口也不是很大。伯母还特地找药师帮忙调配了很高级的药,说是不会留疤。”

“没事,就算留了疤我也不会嫌弃你。”他喜欢的,从来就不是她的美颜,而是她真实得让人无法抗拒的单纯和开朗。因为喜欢她,连带着那些不太好的小毛病在他眼里也成了优点。所以,他从来没有想过逼她做不喜欢做的事,例如做饭,“以后别跟我妈去学做菜,如果你确实不擅长这件事,她不会介意的。”

“谁说我不擅长了?今天伯母还夸我做的炖蛋有进步了,你快点回来,我做给你吃。”一想到未来婆婆真心夸赞自己的前景,宁子言的脸上又笑开了花。就好像刚才的意外囧况不曾出现似的。

听她这么一说,沈慕枫倒是真有了些期待,“好,我一定尽快把手上的工……”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宁子言生怕他以为自己是在催他,急忙澄清,“你还是安心把工作做完再回来吧,杉杉等顾首长一等就是好几个月都毫无怨言,我就等你几天,有什么资格抱怨跟不耐烦?和她相比,我已经很幸福了。”

宁家的人对叶杉杉这么看重确实是有道理的,要不是有她的影响,娇纵任性的宁家大小姐恐怕永远也不会有这样的觉悟。

“我们家子言终于长大了。”虽然对着一个马上就要满二十周岁的女生说这番话不太合适,但从沈慕枫口中说出来却带了一份别样的暧昧。

“我本来就是大人了好不好!”宁子言佯装不悦地回了一句,紧绷的心情已经彻底放松下来,“你快去忙吧,我差不多要去取药了,妈咪和伯母还在等着我呢。你小心点啊,要是像上次一样带了伤回来,可是要写检讨书的!”

“知道了,小管家婆!”挂了电话之后,沈慕枫用最快的速度把最近几天的侦缉到的资料整理完成交给领导,顺便请示提前回G市的事。

他这一次是和侦缉队的同事一起去的,工作已经接近尾声,提前一两天回去也没什么关系,领导也没多问,爽快地批准了请示。

从A市到G市坐高速列车只要一个半小时就能到,顺利的话,今天晚上就能见到她。不过,昨天在追踪重要嫌犯的时候不小心蹭伤了膝盖,回去的路上,他恐怕得提前把检讨书写好才行。

精贵的药调配起来总是格外繁琐,宁子言足足在药方门口等了十分钟才拿到药。

这段时间已经足够在意外状况下突然见面的两位亲家把最重要的几件事一一摊开。

双方的家世都算不错,虽然一个从商,一个从军,也算得上门当户对。

俩人最重要的分歧还是在沈慕枫的工作,以及子言和他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上。

最后,话题终于落到了子言的伤势上,得知自家宝贝女儿是为了学做菜才受的伤,林慧萍的火气一下子就窜了上来,“我们家子言长这么大连个碗都没刷过,恐怕她不可能成为您希望娶到的贤妻良母。”

“有一件事我必须首先澄清,我和我的家人从来没有逼令千金做任何她不想做的事。而且,她是不是贤妻良母也不会成为我们家是否愿意接纳她的标准。”赵玉芬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回应起来游刃有余。

“既然如此,我是不是可以请您不要再带我的女儿去类似私房菜馆、烹饪班之类的地方?”林慧萍的语气还是有些不善,也不怪她,自家宝贝是从小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现在居然为了讨未来婆婆欢心努力做一个出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好媳妇。这个坎,她始终跨不过。

赵玉芬还没来得及做出回应,飞快赶来的宁子言急忙走了过近,“是我自愿的!”

“乖,有妈给你做主呢,你要是有什么委屈就直接说……”

“妈咪,您多心了!”妈咪和未来婆婆面对面坐着,最后宁子言还是选择坐在妈咪身边(没办法,老妈正在气头上,得好好哄着),“我一点也不觉得委屈,相反,在学习的过程中还能体会到许多之前没有体会到的乐趣。”

林慧萍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身旁坐着的这个懂事乖巧的小丫头真的是她的女儿吗?

“我这么努力跟着伯母学做菜不是为了讨她欢心,而是……”话才说到一半,宁子言却突然停了下来。有些事离现在还很遥远,对着自家老妈和未来婆婆还真有点说不出口。

“是什么?”开口发问的居然是赵玉芬!

咳咳,未来婆婆好像比自家老妈还急。

“那个……是杉杉教我的。她说……女人最满足的时刻就是看到老公把自己做的菜全都吃光光。”其实,叶杉杉的原话并不是这么说的。不过,大概是这个意思,经过她一番润色,似乎更能打动人心。

“顾家的这个儿媳妇确实不错。”赵玉芬欣慰地笑道。正因为子言和杉杉是好朋友,她才对这个不甚满意的儿媳妇多了一份信心。

看来,叶杉杉不仅是顾家的福星,也给沈家和宁家带来了不少福气。

子言又把杉杉搬出来,林慧萍也没了脾气,只是,她没有想到子言居然已经想到了那么远的事,“你们才刚开始交往,现在就老公老公地叫,合适吗?”

“那个……我只是打个比方啦,又没有说现在就结婚。”囧,老妈的联想力也太丰富了点吧,她什么时候叫老公了?沈妈妈还在旁边呢,老妈这么一说,搞不好人家会以为她急着想嫁。

“反正迟早要结的,早点考虑以后的事也没什么不好。”父母的心始终是向着孩子,赵玉芬早就看出来了自家儿子非宁家姑娘不娶的决心,就算她再反对,恐怕也改变不了什么。更何况,她现在对宁家丫头是真心喜欢,要是能趁早把这事定下来也没什么不好。

宁子言一脸窘迫地干笑两声,“我们还没有想那么远的事,还是等我毕业再说吧。”虽然有个早婚的闺蜜一直有意无意在自己面前‘晒幸福’,但宁子言却并不急着把最后一关跨过去。坦白说,她还没玩够呢。因为和沈队长聚少离多,他们还有好多事都没有一起做,要是结了婚,有了孩子,就什么都不用想了。

当着未来亲家的面,赵玉芬也不好多说什么,客气地笑道,“孩子们的事还是留给他们自己操心吧,做父母不应该干涉太多。而且,我们也干涉不来。”

林慧萍也跟着一起笑道,“确实,最重要是他们觉得开心。”家风严谨、工作性质特殊,这些都让林慧萍不甚满意。可是,她家宝贝女儿就是喜欢这个人,她也看得出来,子言最近变了很多,而且都是朝好的方向改变的。最重要的是,她找到了自己想要的那个人,而且愿意为之付出努力。

这才是真正的成长,不是吗?

虽然妈咪亲自过来,宁子言还是陪着未来婆婆把之前定好的安排进行完,又是吃晚饭又是听戏的,折腾到快十点才回家。

回到家,她发现一向早睡的妈咪居然还在客厅里傻坐着,看样子应该是在等她。

宁子言以为妈咪还在为下午的事不高兴,忙凑过去撒娇卖萌,“妈咪,怎么这么晚还不上楼睡觉啊?”

“要我说你什么好,人家谈恋爱天天都如胶似漆地粘在一起,你们倒好,动不动就好几天见不着面,你居然还这么开心,沈家那小子到底给你吃了什么迷一药?”捧在手心里宠着长大的女儿有了男朋友之后就一心向人婆家人,做妈妈的,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舒服。

“他是去工作嘛,也没办法啊。只要想想杉杉和她家顾首长经常几个月都见不到面,我就觉得自己很幸福了。”

“看来,沈家那小子确实教了你很多。”虽然有点不甘心,但不可否认,子言会变得这么乖巧懂事,很大一部分功劳都要记在沈家小子身上。其余部分则要归功于杉杉,到最后,好像都没宁家人什么事。

“您不要总是沈家小子沈家小子地叫好吧,他有名字的!他叫沈慕枫,爱慕的慕,枫叶的枫!您看看,他的名字是不是很好听?”咳咳,见不到本人也能犯花痴,宁大小姐确实是一朵极品奇葩。

“看把你乐得,把他夸得天上有地上无的,搅得我心都痒了。等他回来,一定要找个机会带他回来给我和你爸看看,我倒要看看,他是不是像你说得那么好。”林慧萍也知道自家女儿是个挑剔的主,能让她这般牵挂、轻易俘获她的心,一定不是等闲之辈。

“现在还不行啦,他在外地出差,正忙着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宁子言已经基本习惯了怀揣着期盼的心等他的生活,也没想过刻意瞒着妈咪什么。

“行,那还是等他回来再说吧,你心里记着这事就行。不早了,我先上楼,你也早点休息。”

“去吧,妈咪晚安。”在自家爸妈面前,宁子言永远都是个长不大的孩子。扶着妈咪起身之后,还不忘孩子气地在她脸上亲一口。

呵,难怪她那么自信地说家里的长辈都喜欢她。生了一张甜甜的嘴,又会卖萌,长辈们不喜欢她才怪呢。

目送妈咪上楼之后,宁子言本来是打算去喝杯酸奶就上楼做瑜伽去的。却不想,才刚动这个念头,手机突然响了,居然是沈队长打来的!

电话一接通,宁子言便兴奋地向沈队长汇报今天下午双方家长见面时的情景。可沈队长对这件事的兴趣并不是很大,随口敷衍两句便把话题岔开,“你居然不说想我,也不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就算我十天半月不回来,你的生活也不会受到影响?”

“别冤枉人!才不是这样呢,我当然想你啊,可是……想有什么用,你又不在G市,难道我说想你、很想见到你,你就会突然出现吗?”唉,谁天生就能这么淡定,还不是被现实所迫,不得已才逼着自己变坚强。

“谁知道呢,你要不要试试看?”这会儿正在无限逼近宁家大宅沈队长又动起了‘坏心思’。

“试什么?”子言姑娘完全在状况外。

“你说‘我想你、很想见到你’,看看我会不会突然出现。”说这番话时,沈慕枫已经站在了距离宁家豪宅大门不到五米远的地方,虽然这栋豪宅确实大得有点离谱。但相信以她的急切,不出两分钟,他们应该就能见面。

“我说了你要是不出现,这损失谁赔给我?”可恶,就知道哄我说好听的话逗你开心,你自己怎么不说啊?

“当然是我赔给你,你说完之后要是我没出现,我还你一百次,这样总行了吧?”呵,沈队长是多谨慎的人,没有十成把握他是不会随便冒险的。

“好吧,我说了。”不就是我很想你、很想见到你吗,之前已经说过很多次,也不在乎多这一次。

心满意足的沈队长淡定地指挥道,“OK,你现在下楼,出大门往左看。”

“我警告你,别耍我,要是把我惹毛了,手写书面检讨也不行!”他平时总喜欢说笑话逗她玩,宁子言不敢太当真。

“要我做什么都行,快点,今天晚上天气不太好,你再不出来我就要被雨淋了。”

宁子言心里的最后一点疑虑很快就被他说的最后几个字彻底吹散,顾不上拿外套转过身就往外跑。

这个跑字绝对没有夸张,虽然跑的速度不是很快,但双脚绝对同时离开了地面!

当她出了大门往左看,看到他就站在距离自己不到五米远的地方时,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还特地咬了咬手指,感觉到痛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沈慕枫几大步走过来,脱下外套给她披上,“就算再想我,也不能不穿外套就跑出来,夜里风大,要是不小心着凉怎么办?”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虽然这个问题很傻很无聊,但在突然遭遇意外‘惊吓’的状况下,她的脑子里只能想到这个。

“一个小时前到的南站,一出火车站就急着往这边跑,都没顾上回家。”本来还可以更早的,但因为路上堵得厉害,错过了七点的那趟车,最后只能多等半小时。

“其实……你比较想我吧?”你敢说不是看看,哼,连家都顾不上回,还想狡辩么!

“是。”沈慕枫答得很干脆,说完,就想低头吻她。

无奈,老天爷不给面子,这个节骨眼上,居然有人给宁子言打电话。

“喂。”好事没打断,宁大小姐的语气明显有些不耐烦。

“宝贝儿,天气预报说晚上要下雨,让他进来坐吧。”

囧,这是怎么回事,妈咪怎么知道他在他们家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