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009 最最特别的生日礼物

009 最最特别的生日礼物

“还能怎么过,当然一个人。”囧,这话怎么听着这么耳熟。

果然是什么样的教官带什么样的兵,就连这一点也要跟着某人学,真是服了他们。

“你……还是……”宁子言脑子里很快就闪过一个大胆的念头,不过,她的话才说了一半就被某人用最直接、最彻底地方式封住了双唇。

傻丫头,有些事心里清楚就行了,说出来会显得不真实。

一吻作罢,宁子言脸上的笑意怎么也藏不住,无限满足地低叹,“真高兴,你把最好的都留给了我。”

呵呵,你确定这样的他真的是最好的?一点经验也没有,第一次搞不好会手忙脚乱也不一定呢……

某队长一脸不悦地反驳道,“这是什么话?难道我没有为你留着你就不高兴了?”

“当然不是啦,只是觉得这样的你更应该好好珍惜。”之前,宁子言从来不相信什么命中注定、天定良缘之类的虚幻之言,喜欢给自己算命也是为了好玩。但在得知这个惊天秘密之后,她终于相信很多事真的老天爷早就安排好的。

珍惜?他又何尝不是呢,等了这么久才等到她,可得把她捧在手心里好好宠着才行。

因为这个巨大的意外,越发坚定了某个心急的小女人想要献身于他的冲动。

反正已经私定终身,心里只有彼此,而且双方家长也认可了他们的关系,开花结果也是迟早的事,不如早点把自己交给他。

唔,他马上就要过而立之年,再不‘解禁’会憋坏吧。而且,她自己心里也蛮期待的。虽然之前有从书上和电影上看过一些,也逼着杉杉讲了点皮毛,但毕竟没有亲身经历,那些感觉都是虚的。不知道真的发生时会是什么状况。

可是,光她有这个想法也没用啊。总不能由她全程主动地勾引,然后二话不说直接扑倒吧?他生得人高马大,瘦弱的她想反扑肯定是不可能的。再说,这种事怎么也得在一个特别的、有纪念意义的日子做才更有感觉吧。

什么日子才算特别呢?情人节已经过了,他的生日还要等到夏天,一时间好像也想不出有特殊意义的日子。

思来想去,好像离现在最近的特别日子就是她的生日,再有一个月多点的时间她就年满十九周岁了。过了那一天,虚岁可以说二十岁,她就是真正的大人,对她来说确实是很特别的一天。

可是,自己过生日不应该是他送礼物才对吗,把自己送给他,这算怎么回事啊?

呵呵,真是个傻姑娘,你就不能换个角度想吗。如果你们的第一次真的在那天晚上发生,也算是他把自己送给你当礼物,你还是不吃亏啊。

不过,这个想法只能先放在心里磨着。刚才已经被他狠狠取笑了一通,这件事她是打死也不会主动的。他是男人都无所谓,她干嘛要替他着这个急!

三月很快就过了一半,距离宁大小姐十九岁的生日只差不到一周。

正式交往后的第一个生日,还在热恋中的小情侣应该要好好庆祝一番才是。

无奈,他们就是有再好的计划,也赶不上特警队的工作进程表变得快。周一早上开会的时候领导还说最近很太平,基本上没发生大案。可现在距离他说这番话才过去了不到二十四小时,任务就来了,而且还是刻不容缓的紧急任务!

听完老大的部署之后,沈慕枫的队友已经开始做出发前的最后准备。之前,遇上这种事他一向是最积极的,有时候都顾不上给父母打声招呼。

可今时不同往日,爸妈那边可以通过别的渠道得知他的去向,但有一个人却必须由他亲自汇报。

自从他们正式交往以来,沈慕枫已经不记得这是第一次打电话告诉她自己又要去执行特别任务。刚开始她还是有点不适应,偶尔还会抱怨两句;到后来渐渐习惯,抱怨的话都换成了担心的叮嘱;可是今天,她的反应却和之前的任何一次都不同。

轻轻地‘哦’了一声之后,就是一阵超过一分钟的沉默。如果不是面对面的状况,这一分钟的沉默可想而知有多磨人。

“怎么,生气了?”不用问也知道,好几天前她就开始为周末的生日做准备,他这一趟出差执行任务,归期难定,她心里要是一点想法也没有,确实不太像宁大小姐该有的作风。

“这一次要去多久啊?”宁子言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生硬地敷衍带过。今天已经是周二,如果要去很远的地方,周末恐怕赶不回来。这样一来之前定好的计划可就全泡汤了。

“要去那边看过具体状况才知道,暂时我没本法给你确切的答复。”这次的任务确实来得有点急,而且案子很棘手,恐怕不是三两天能破得了的,所以,沈慕枫不敢给出确切的时间。就怕她到时候会失望。

“哦。”低低地应了一声之后,心情有些烦乱的某个傻姑娘又不想说话了。

“不管情况多急,我都会尽量在周末回来一趟,好不好?”已经做了最大的让步,可他能给出的承诺依然只是尽量。

没办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既然选择了这一行,就得随时做好投入战斗的心理准备。而且,不光是本人,连带着身边的人也要被影响到。

“没关系的,不要为了我耽误工作。生日今年不过还有明年嘛,以后再补就是了。”因为不用对着她,宁子言还是表现得很大度。但她毕竟不是从小生长在军人家庭里的叶杉杉,再怎么装得淡然,心里还是会忍不住失望、难过。

“可是……十九岁的生日只有一次。”不光是十九岁的生日,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不可复制的唯一,就算他再有心也补不回来。

“那也没办法啊,你要工作嘛。”换做以前的宁子言,还可能会任性地要求他一定要准时赶回来陪她一起庆祝。可她现在已经长大了,如此无理取闹的话她真的说不出口。

老大又在催,这通电话只能被迫终止。挂断电话之前,沈慕枫一共说了七个字:对不起,等我回来。

彼此心意相通的恋人之间最不需要的就是对不起三个字,但对心情起伏难平的宁子言来说,后面四个字却是非常必要的。

因为这句诚恳的承诺,她又多了一个安心的理由。

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他的工作没个准,还是乖乖等吧。相信只要情况允许,他一定会兑现承诺。

沈慕枫一去就是三天,而且中间都没有打电话回来。知道子言的生日将近,可儿子又不知道能不能准时回来,只能由沈妈妈出面做点什么,顺便安慰她两句。

未来婆婆突然变得如此殷勤,宁子言还真有点不习惯,“您不用特地叫我出来说这些,我都知道的。您放心好了,就算他后天不能赶回来,我也不会失望难过。”

“难过确实没必要,失望还是可以有的,他答应你的事又做不到,等他回来,我一定好好教训他几句,让他长长记性。”经过近两个月的相处,赵玉芬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个乐观善良的千金大小姐。虽然她还是有这样那样的小毛病,但比起那些不听教诲、不求上进的女孩子,已经算很乖很懂事了。

“没那么严重啦,他又不是故意的。”囧,就因为这个就要被训,他也太无辜了吧。

“如果可以,我也不希望有训他的机会。所以,你也不要想太多,相信他一定能说到做到,不是还有两天吗,说不定他明天就会回来。”

沈妈妈还真是‘料事如神’,当天晚上沈慕枫就打了电话回来,虽然没有确切地说明天一定能回来。但,任务进行得很顺利,最重要的嫌犯已经落网,之后只剩下一下善后工作,不出意外,明天晚上或者明天上午就能回来。

虽然心情很是激动,但宁子言还是极力克制住,顾左右而言他,“这次任务这么急,你没出什么事吧?”

“放心,有你天天念叨,我可不敢掉以轻心,这一趟出来连头发都没少一根。”

“最好是!要是再像上次一样不小心……”话说到一半,宁子言又觉得这话在这个时候说很不合适,“呸呸呸,肯定不会的。好了,妈咪在催我去看蛋糕样图,不跟你说了,安心去工作,快点把事情做完!”想到他很快就能回来,宁子言也不想太黏他,随口叮嘱几句便挂了电话。

其实,沈慕枫这一趟出差不光是破了大案子,还顺带着把她的生日礼物解决了。可以想象,有宁爸爸宁妈妈和她哥哥的阔绰做比较,他的礼物一定不会是最昂贵的,但一定是最特别、最有心的。

第二天晚上,宁子言几乎是每个半小时就看一次手机,可惜,还是没等来他要回来的消息。已经快到晚上十一点,他终于发来短信,说还有一项重要证据没有找到,可能要到明天早上才能回。

明早回也好啊,反正只要赶在明天晚上零点之前回来,还是能陪她度过最特别的一刻。

暖暖晨曦中,宁大小姐十九周岁的生日如期而至。才刚睁开眼睛,爸妈和哥哥的礼物就送到了床前。不过,因为她从小就什么都不缺,她想要的以及他们能想到的之前的十几年已经送完了,今年的礼物也没什么新奇。反正就是一个字:贵!而且绝对是全球唯一,既珍贵又珍稀。

显然,这些礼物已经不可能给寿星小姐带来什么惊喜。不夸张地说,这一块价值几百万的特别订制镶钻手表恐怕还并不是某人的一通短信更让她激动。

可惜的是,她想要的礼物却迟迟没有‘送’到。

怎么回事啊,明明昨天晚上说好今天早上能回来的。马上就要到十二点了,已经算是中午,就算不能如期赶回来,怎么也得先说一声吧。

午饭时候寿星小姐几乎没吃几口,此刻,她的心情复杂得很难用一个准确的词形容。一方面,为他的‘出尔反尔’生气;另一方面,又担心他是不是出任务遇到了什么意外,不然怎么会连声招呼也不打,让她一个人焦急地傻等着。

知道寿星小姐现在是一点就着的炮竹,家里人都不敢惹她,连问都不敢问,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要说这沈慕枫也真是的,平时挺让人放心的,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这么不靠谱了?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下午又过了一半,他还是没有半点音信。宁子言终于忍无可忍,给未来婆婆打了电话,伯父还没退下来,认识的人也多,应该能想办法打听一下吧。

其实,不用宁子言打过去问,沈家二老也在着急这事。就算不能按时赶回来参加子言的生日庆祝会,怎么也得给个交代,别让人家孩子担心着急不是。

这次任务是沈慕枫领队去的,和他一起去的同事说他一早就离开了z市,应该是回去了。从z市回来航班密集,也就一个半小时的航程,怎么耽误也该回来了。可眼看着天就要黑了,还是没见着他的人影。

看来,这个特别的生日庆祝会寿星小姐恐怕没什么好心情庆祝了。

已经离开z市近十个小时,居然还没回来,现在肯定不是被他放鸽子的问题,她是担心他会不会出什么事……

距离生日庆祝会只剩下不到十分钟时间,宁妈妈小心翼翼地过来催,“宝贝儿,差不多到时间了,你的同学和朋友们都在问,要不要出去招呼一下?”

“您先出去吧,我补一下妆。”唉,满脸的憔悴,怎么而言高兴不起来,现在怎么出去见人呐。

知道宝贝女儿有心情,宁妈妈也不敢多留,走上前抱了抱她便识趣地离开。

可是,她已经在庆祝会现场等了近一刻钟,还是不见宝贝女儿出来。再回到休息室一看,居然连人影都没见着!

这……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呵,还能出什么状况,寿星小姐被你家未来女婿带走了呗。

沈慕枫是在宁妈妈离开五分钟后出现的,一向英俊倜傥的他现在只能用狼狈一词形容,这也是他不敢从正门进来的原因。外面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他可不想吓坏宁家的贵客。

“你怎么了呀?”见他一脸狼狈,衣服上还沾了血渍,子言急得当下就落了泪。

“别紧张,这些血渍不是我的。这事说来话长,回头我再跟你详细说。我先跟你说声生日快乐,等我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再来。”

“不好!”宁子言难得任性,上前抱紧他,“不准丢下我。”

“可是……我现在这……”他可以不计较自己的形象,可她和宁家的面子总要顾及。这么灰头土脸地出现,不得被人笑话么。

“我跟你一起回去!”等了你这么久,居然还想丢下我一个人,门都没有!

于是,寿星小姐就这样抛下一众宾客,跟着火急火燎赶回来的男朋友离开了庆祝会现场。

算她还有点良心,知道给家里人留张条。只是,她在便条上说换好衣服就回来的话直到庆祝会结束都没能兑现。

之前,宁子言也有打算过今天晚上会发生点什么。可是,她没有想到这一切会来得如此之快、如此自然。

又不是没见过他光膀子的样子,可今晚好像特别‘饿’,盯着他看了近一分钟,还觉得不够。

这样的火辣眼神也瞬间点燃了某人压抑许久的火。

“乖,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的忍耐力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庆祝会现场还有那么多人等着主角回去,他还是想尽量忍到底。

“那就……不要忍了。”反正都已经逃出来了,干脆就不要回去。反正,她之前就有想过,今晚……要把自己交给他的。

“傻瓜,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沈慕枫不敢再靠近,生怕再进一步就会被她眼中火苗点燃。

“我当然知道啊!”他不向前,不意味着她不会主动。总之一句话,今晚她没想过逃走,也不准他逃!

要命,他的忍耐力已经所剩无几,她居然不知死活地突然扑上来,“我再问你一遍,等一下发生……”

烦不烦呐,婆婆妈妈的,一点男子汉该有的气概都没有!

寿星小姐决定不再给他废话的机会,果断踮起脚尖,主动吻上他。

**一触即发,此刻,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

床头柜上,手机不停地震动着,却没人顾得上它。

最后,不耐烦的宁大小姐干脆大手一挥,把手机扔出几米远。

“沈慕枫!”听这语气,寿星小姐好像有点后悔了。呜呜,他是聋了还是故意装作没听见,她说了好多次可以了可以了,他居然一点反应没有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