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011 终成眷属子言篇完

011 终成眷属 子言篇完

幸好是在暑假,不用担心早起上学的问题。

只是,沈队长一大早就起来上班,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的宁子言同学却要尴尬地面对未来婆婆的怪异眼神。

其实,沈妈妈和之前没什么区别,只是某个小女人太心虚,才会莫名其妙产生怪异的错觉。

“等一下我要去做推拿,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沈妈妈一边给‘儿媳妇’盛汤,一边好心建议。

“不……不用了吧,我的身体很好的。”囧,‘婆婆’您这是闹哪样啊,我不过是把早餐和午餐合成了一顿、走路的姿势怪了点,你就要拉我去做推拿松骨,也太夸张了吧。

“再好也经不住慕枫可劲折腾,你不要太惯着他,不能他想怎么样都随他,最后受罪的还是你自己。”咳咳,沈妈妈说话还真不是一般地直接!

“那个……没有您说得那么严重啦。昨晚是因为……是他生日,我又不知道送什么给他好,所以才……”此刻,宁子言的脸上写满了囧字,话也说不全,整张脸都恨不得埋进汤里。

“好了好了,当我什么都没说。”见子言一脸窘迫,声音细弱蚊蝇,沈妈妈也不好再说什么,给她盛了饭,又悠然叹气道,“你要是再大两岁就好了。”小丫头还不满二十周岁,都不够拿结婚证的年纪,而且还在念书,不算最后一学期实习什么的也要还要等两年才毕业,想要把她娶回家,可有的等了。

未来婆婆说得含蓄,宁子言却听出她的话里藏着的意思,虽然她平时总说只要孩子们高兴就行,但心里还是希望他们能早点修成正果的,“伯母,对不起,因为我太小,还要您和伯父等那么久。”

“傻孩子,这有什么好道歉的,我就是随便说说,你别往心里去。”沈妈妈确实只是突然心血**、有感而发。小丫头的年纪和阅历摆在那里,她也不能太较真,“其实,我和慕枫他爸倒是没什么,主要是他自己,都三十了,要是能早点把你们的事定下来,他也能安心一些。”

这么重要的事,想让她别放在心里是不可能的,一旦上了心,再想淡定恐怕很难。思来想去,宁子言还是觉得应该给他们一个交代才行,“那……要不我和他先订婚吧。”

“订婚?”这一点沈妈妈之前确实没想过。

“嗯,订婚又不要到合法年龄什么的,就当是公开地给一个承诺。其实……不瞒您说,我也等得好着急。您想啊,杉杉比我小半岁都结婚了。而且,结婚之后的她比之前更开心、更幸福。所以我在想,我和他是不是可以早点定下来。”

“瞧你说的,你才多大,就等着急了?”沈妈妈之所以这么喜欢子言,就是因为她率真,跟她说话,永远不用防备和特别算计。

“当然着急啊,他那么优秀,外面不知道多少女生喜欢他呢,要是不小心被别人抢走怎么办?”咳咳,这杞人忧天貌似有点过分了啊,幸亏沈队长不在,要是被他听到,一顿严厉的训斥肯定是少不了的。

“放心,始乱终弃这种事绝对不会发生在慕枫身上!”沈妈妈对自家儿子很有信心,“倒是他,应该多紧张你一下,你们家的家世那么好,喜欢你的富家……”

“不会的不会的。”不等‘婆婆’说完,宁子言便急忙出言打断,“也只有他能受得了这样的我,除了他,我不会嫁给别人。”

虽然偶尔迷糊,但宁子言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么。而且,她会付出所有真心守护自己拥有的。

宁子言说的这番话正好被特地赶回来吃午饭的沈慕枫听到,他本来还想突然出现吓她一跳的,听她这么一说,突然呆呆地愣住,好一会儿没缓过神来,最后还是沈妈妈先发现了他,“你怎么大中午跑回来了?都没准备你的饭!”

宁子言急忙站起身,快步走到他面前,“没关系,我不怎么饿,喝点汤就好了,我的那份给你吃吧。”

沈慕枫突然怪里怪气地笑了笑,完全当老妈是空气,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你先吃,最近好像体力越来越差了,得好好补补才行。”

咳咳,要不要说得这么直接,还有长辈在场呢。

沈妈妈之前已经吃过,也不打算留下当电灯泡,“汤还剩很多,应该能对付着吃一顿,我要去你林阿姨家取点东西,你们要是出去,记得把门窗关好。”说完,不等俩孩子做出回应,沈妈妈便拿了包包快步离开。

尽管如此,宁子言还是很乖巧地送‘婆婆’到了门口才回来,然后贤惠地给他盛饭盛汤,“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在你说订婚的时候。”沈慕枫好像一点也不饿,人家孩子热情地盛饭盛汤,他却只顾着说别的。

囧,那么早就回来了,居然故意不说话,坏死了。

“傻瓜,这种事应该由我先说的。”其实,沈慕枫早就有此打算,又怕她不想这么快决定,所以一直没敢跟她提。没想到,她居然比他还着急。

“有什么关系,反正……这种事本来就应该是有企图的人先说的。”傻丫头还真是言情小说看多了,说出的话怎么听怎么有言情范。

“哦,你是想说……是你先喜欢我的?”某队长的闷**又上来了,都到了这份上,还想逼着人家孩子说好听的话哄他。

“本来就是啊。”这一点宁子言从来没有否认过,而且她也不觉得这是什么丢脸的事,谁说女生就不能主动的?

“你真的确定了,先订婚?”真要订婚的话,以宁家办事的惯例,肯定得大肆庆祝一番,恐怕三两天也搞不定。所以,沈慕枫才想尽快确认她的心意,好做准备。

“嗯。”宁子言坚定地点头,“你也不小了,不能让你等太久啊。”

“我不小?你这是在嫌我老?”虽然她的话很含蓄,还是让某队长心里有点小小地不爽。

“没有没有,您现在正值精壮之年,赤手空拳打死老虎都不在话下,怎么可能老!”得说,子言姑娘拍马屁的功夫确实很有一套!

“老虎是一级保护动物,可不是随便乱打的!”虽然被哄得很开心,但沈慕枫还是小小地挑了挑刺。

宁子言可能是被他训怕了,果断转移话题,“你今天晚上有没有空啊,要不,我们回家跟我爸妈商量一下?”

“他们要是不同意呢?”岳父岳母对子言的宠爱沈慕枫比谁都清楚,她还这么小,二老恐怕不会轻易点头。

“怎么可能不同意!他们不知道多巴不得早点把我嫁出去呢。”傻丫头,还是这么没心没肺,天底下哪有父母会真的希望早点把女儿‘送’到别人家里的,“再说了,我们只是订婚,又没有说马上举行婚礼,他们不会说什么的,最多只是对订婚仪式提一些要求罢了。”

沈慕枫以为岳父岳母一定会极力促成一场盛大的结婚典礼,却不想,二老的意见居然是尽量低调,只要请家里的至亲和特别要好的朋友一起聚一聚,把这事公开就行了。

宁子言反应迟钝,想不出重点,一直拉着老爸追问不停,他一向最好面子的呀,怎么这一次会想到低调行事呢?

个中缘由沈慕枫是知道的,急忙拦住她,凑到她耳旁小声低语,“你哥哥还没主呢,我们的事不能太高调。”

囧,原来是这个原因。这样也好啊,反正她也不想闹太大,只要该知道的人知道就行了。

商量订婚日期的时候宁家二老的反应倒是被宁子言猜中了,反正不用特别准备,他们恨不得这周就把事情定下来。

只是,他们的急切遭到了宁子言的强烈反对。因为,她要等一位很重要的朋友!

杉杉现在还在b市陪着她家老公养伤呢,怎么滴也得等她回来再举行订婚仪式。

后来,因为杉杉拜托他们送笑笑去b市,这个好消息终于可以提前跟她和顾北辰分享。

“没想到你们速度居然这么快!”虽然一直都知道子言和沈队长交往得很顺利,但叶杉杉还是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快订婚。

“那是,有老大带头,我当然是有样学样。”有嫂子在,沈慕枫也不怕当着老大的面开玩笑。

这话倒也没说错,没去部队之前,沈慕枫本来就和顾北辰认识,去了部队在他身边一呆就是四年,不光行事作风会受其影响,就连挑女朋友的眼光和速战速决的风格也如出一辙。

当然,他和顾北辰最像的还要算对爱人的无边宠溺。虽说没有到千依百顺的程度,偶尔还会板着脸严厉地训话,但大多数时候都是无条件地以她的喜好为优先考虑。

因为这一点,宁子言还特地私下里对顾北辰表示了真诚的感谢。

“谢我什么?”顾北辰被宁家丫头莫名其妙的道谢弄得一头雾水。

“因为你,我才认识了这么优秀、完美的他。”虽然过程中有各种机缘巧合,但宁子言还是觉得不能忘了顾北辰这条重要联系纽带。

顾北辰可不敢贪功,“如果你真要感谢,应该谢我们家杉杉才是,要不是因为她,你连认识的我机会都没有,更别谈认识沈慕枫。”

叶杉杉正好进来听到这番话,忙笑着接道,“谁都不要谢,要谢就谢老天爷,这一切都是它的安排。也许,从我们出生的那一刻起,未来将要面对的一切就已经安排好了。”

谁说不是呢,世事变幻无常,很多无法解释的事只能用注定、缘分之类的虚幻之词解释。

因为要等杉杉回来,沈慕枫和宁子言的订婚典礼定在八月的最后一天,虽然已经尽量低调,邀请的宾客都是两家的至亲和非要要好的朋友,但场面还是很热闹。

典礼上,有‘好事者’问起了这对准新人第一次见到对方的感觉。

难得,距离他们第一次见面已经过去近十个月的时间,而且,当时他们并没有太明显的交集,可对当时的情景他们却是印象深刻。

沈慕枫刻意想了好久才给出回答,“她嗓门实在太高了,离开好久依然余音缭绕。”

嗓门高?听起来好像还蛮有趣的。

不过,更有趣的在后头,只是,沈慕枫不想和大家分享罢了。坦白说,当他听到这个大嗓门的小姑娘一本正经叫他警察叔叔的时候,他恐怕不会想到这个没礼貌的小丫头有朝一日会成为和他相伴终身的女人。当时他都快被气吐血了,哪还有心思想这些。

司仪又将话筒递给了另一位主角,问她对自己未婚夫的第一印象是什么。

呜呜,真的要说吗?说出来他会不会生气啊?

宁子言很是纠结,可是,在众亲戚充满期盼的眼神注视下,她还是支支吾吾说了实话,“我觉得他好刻板,明明比杉杉大那么多,居然还叫她嫂子。而且……我好像还叫他警察叔叔来着。”

她的话才刚说完,身后突然射过来一道寒光,那眼神仿佛在警告她‘宁子言,给我等着,今晚你死定了!’

虽然只是订婚而不是真的举行婚礼,今晚,沈慕枫和宁子言还是在宁家下属的酒店里度过了这个特别的夜晚。

有多特别?三言两语肯定是说不清楚的,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晚上绝对会让宁大小姐终身难忘。

“叔叔?当时我就想问你了,我有那么老吗?”对一个已过而立之年的男人来说,年龄和称呼永远是两个很敏感的点。

“怎么会,你一点也不老!”呜呜,难道又要她把壮得能赤手空拳打死一只老虎搬出来拍马屁吗?

哼,你现在就是夸他能赤手空拳打死一群老虎都没用。他正在气头上呢,还是安安心心等着被他收拾吧。

当晚,不小心说错话的宁大小姐被收拾得很惨,先是要求她全程主动地‘伺候’他一次;接着又坏心眼地逗她,吊着不给她,馋得她又哭又叫。

“怎么办,叔叔老了,还没缓过来,要不……你自己再来一次?”某人心底‘恶气’还没消。

“不行啦,我没力气!”只是一次已经让她没了半条命,再来一次的话明天别想下床了。不行,得想个办法好好哄哄人他,“老公,好老公,你一点都不老,谁也比不上你厉害,你……快给我。”

“你刚才叫我什么?”某人正得意着,却被她嘴里突然蹦出来的称呼吓了一跳。

“老公。”知道这一招有戏,子言姑娘无比诚恳地又叫了一次。

“再叫一次。”这个称呼对沈慕枫来说是绝对陌生的,却轻而易举地震撼到了他的心灵最深处。

“老公,我爱你。”她不仅叫了,还加了一句足以让他兴奋得整晚都睡不着觉的话。

呵,反正是先有企图的人是她,由她主动表白也很合理。

“傻宝,我也爱你。”其实,他早就想告诉她了,只是苦于一直找不到最合适的机会。没想到最后还是被她占了先。

“那……现在可以给我了吗?”第n次感慨,宁大小姐真的是一朵奇葩!你到底是有多‘饿’,刚才不是已经来过一次了吗,怎么还这么急……

“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某队长心里的那点‘怨气’彻底散去,俯身吻住她,主动掀起又一波激烈的狂潮。

订了婚,也算一只脚已经迈进了沈家大门,要想两只脚都跨进去,还得经过另一场更为盛大的典礼。

沈慕枫真的安安心心等到了她完成三年的在校学习。六月才刚过完,他就开始计划特别的求婚。

可是,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他还没想好求婚的方式、地点,以及求婚时该说什么话,一个突然出现的巨大意外却打乱了他的全盘计划。

“已经验了三次,都是两条红杠,现在要怎么办?”

是怎样,现在都流行奉子成婚还是咋滴?去年,叶杉杉是带着儿子女儿一起举行的婚礼;过了一个多月,顾家的幺女儿又带着有孕在身进了结婚礼堂。时隔大半年,同样的事情又发生在了宁子言身上。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马上举行婚礼。”这下好了,宝宝突然从天而降,倒是帮老爸把求婚的过程都省了。

“我们不是一直有做措施么,怎么还会怀上?”哼,该不会是坏心眼的某队长偷偷在tt上扎了洞吧?

“你问我,我问谁?”唔,这回答怎么听怎么敷衍,肯定有问题!

他故意敷衍,宁子言心里也有数,“你一定是觉得顾家的龙凤胎太可爱,自己也想要一个吧?”

沈慕枫也不否认,“我就不信你从来没想过。”

“我当然也有想啊。”呵呵,不仅想过,还和杉杉讨论过她们的宝宝长大之后的事呢,“什么时候才能知道宝宝的性别呀,我好想生个女儿。”

“为什么?”沈慕枫表示不解,只要是自己生的,儿子女儿都一样,她为什么会有此期盼?

“生个女儿就能和杉杉结亲家,好朋友变成亲戚,不是亲上加亲吗?”想想都觉得好兴奋,杉杉家的乐乐实在太可爱了,一看就知道长大了会成为超级大帅哥一枚。俗话说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么好的极品女婿,当然要先下手为强,赶快抢过来才行啊。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宁子言如愿以偿地生下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公主,大名沈宁悦,小名悦悦。

只是,她到底能不能如亲亲妈咪所愿,成为顾家的儿媳妇呢?

这就要看老天爷的安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