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002 缘分要来挡不住

002 缘分要来挡不住

这年头,胆大的人还真不少,居然趁着地铁屏蔽门关上的一瞬间冲进去抢地铁上乘客的手机,

时间如此紧迫居然也能得逞,这抢匪运气还算不错。

但不幸的是,他今儿碰上了非常爱管闲事的顾家大小姐,“站住!”光天化日居然敢明抢,也太猖狂了吧。

这个时候应该轮到特种兵王沈延修出手才是,可惜,他的反应还是慢了一拍。他打算出手的时候,抢匪已经被顾家大小姐撂倒在地。

看不出来,这丫头还学过武。

那是,有个军中散打之王的爸爸,还有个拿过武术冠军的妈妈,腿脚功夫自然不会差。

不过,抢匪并不是孤军作战,一个被撂倒,还有帮凶来,特种兵王终于有了出手的机会。

虽然这群小喽啰一起上也不够他瞧的,但这个时候总不能再让女生出手不是。

见势不妙,小喽啰们落荒而逃,正好被赶来的巡警逮住,被抢的手机也一并交给警察,也给顾思恬和沈延修省了事。

经过刚才一番折腾,又耽误了近五分钟,大屏幕上的电子钟显示现在已经是十七点五十五分,距离和安安约好的时间只差五分钟。

俩人共同协作制服了一群抢匪,怎么滴也要客气几句才是,但现在顾思恬真没这个闲工夫,“我赶时间,先走了。”

一个大胆的猜测正在沈延修脑子里成型,他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客气地说了声再见。

而且,他坚信,和她再见面的时刻应该很快就会到来。

顾思恬匆忙赶到海滨广场三楼时,林安安已经安排好了位置,不过,另一位主角还没到。

“是怎样,还是军人呢,怎么这么没时间观念,说好六点,现在都六点过三分了,还不见人!”还没见到人,顾思恬就给安安的相亲对象扣了一分。

身为主角的林安安到底很淡定,“他可能赶上塞车,路上耽搁了,你先坐下喝杯茶。”

急着赶过来走得有点快,确实有点渴,顾思恬只能先把火气压下来。那个男人到底靠不靠谱,得见过人本人之后才能确定。

其实,沈延修完全可以准时赶到的,之所以刻意放缓脚步,只是不想吓坏她。

但,既然和人家有约定,即便接下来的程序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他还是得出现,“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此时,顾思恬正背对着门口方向坐着,自然不可能看到沈延修走进来,但凭这个声音,她还是能认出他来。

乖乖,这个世界也太小了吧,居然是他!

兵哥哥、在云山站下车……

唔,早该想到的。

“没关系,我也才刚到。”可能是因为对方的身高太有压迫感,林安安同学的声音听上去有点微微的打飘。而且,从她的表情不难看出,她已经给这位兵哥哥的外貌打了一百分。

唔,先别管他人品如何,至少看着养眼,这一点也很重要吧。

不过,身为一个小清新型的文艺女青年,林安安同学还是清醒地认识到,自己恐怕驾驭不了这位高大帅气的兵哥哥。

而且,她很快就注意到,在跟她交谈的时候,他的视线一直在和她背对背坐着的笑笑身上瞄。

不对啊,虽然顾大小姐打高中开始就是很多男生的梦中情人,但也不至于只看到背影就被迷倒吧?

除非……他和笑笑之前就认识!

这个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之后,林安安果断站起身,走到笑笑面前,“笑笑,你还是跟我坐在一起吧。我……不知道该跟他说些什么。”

笑笑?她刚才不是自我介绍说叫顾思恬么,难道这是她的小名?

得说,这个名字确实蛮适合她的。

顾思恬显然没想到林安安会突然来这么一招,但,既然她已经开了这个口,也不能把她晾着。

不就是过去打声招呼吗,又不会少块肉。

“hi,你好。”囧,这招呼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仔细听来,还带着几分心虚。

呵,不心虚才怪呢。明明来的路上还欢快地闲聊过,而且还同心协力制服了一群劫匪,现在却要装陌生人,就算演技再高超的演员恐怕都做不到淡然自若。

“hi什么hi,你们俩应该认识吧?”别看林安安同学走的是清新文艺风,跟着顾思恬一起混久了,也是一藏不住话的主。

两个丫头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十几年的闺蜜可不是白做的。自知瞒不了安安,顾思恬只能实话实说,“也算不上认识,只是刚才来的时候我跟他坐的同一班地铁。”

“只是这样?”这话听起来没什么漏洞,但以林安安对顾笑笑的了解,总觉得她闪烁其词间有所保留。

“不知道我们一起制服了一群抢匪值不值得拿出来说一说?”当了半天旁观者的沈延修终于逮到了插话的机会,但因为说话的时候眼神一直看着被强拉过来的顾小姐,这番话还真有几分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

“哦,原来是这样。”林安安同学还是真是个大度的可爱姑娘,明明是来和自己相亲的,眼神却一直在闺蜜身上瞄,她非但不生气,还带着一副看戏不怕台高的表情,“我说笑笑啊,他……不会是看上你了吧?”

“噗……”顾笑笑同学刚喝了一口清香的茉莉花茶,被安安这么一吓,结结实实喷了一桌。

不,准确地说应该是喷了沈延修一身。

看沈延修的样子就知道他是家教甚严、涵养很好的绅士,被喷了一身,依然能保持泰然自若的表情,“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

“请便。”林安安一脸幸灾乐祸地笑着,抽了纸巾递给咳得满脸通红的顾笑笑,看着沈延修走远之后才凑到笑笑耳畔低语道,“我说的都是大实话呀,至于吓成这样么?”

终于咳顺气的顾思恬一脸无语地白了安安一眼,“你哪只眼睛发现他看上我的?”

“两只眼睛都发现了,你不知道,他一出现就一直盯着你的背影瞄,而且完全是不受控制的下意识行为。我猜,他自己恐怕都没察觉。”虽然感情路不顺利,但凭着多年看言情小说和偶像剧的经验,此时的林安安看上去还真像个爱情专家,讲起大道理来头头是道。

“林安安,你疯了,他是来跟你相亲的,你乱点什么鸳鸯谱呢?”虽然平时和安安打打闹闹惯了,但今天可是正经场合,反倒是一向大大咧咧的顾思恬表现得更冷静。

“这种事勉强不来的,如果他真的对你有意思,我也无所谓啊。再说了,这位兵哥哥气场太大,不是我一个小清新文艺女青年能驾驭得了的。这么酷、这么有型,还是留给女王去调教吧。”林安安越说越没谱,兴奋得跟什么似的,压根没注意到气场强大的兵哥哥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朝她和笑笑逼近。

沈延修在部队带了这么多年,没少干侦查的工作,听觉自然非同一般。不过,林安安说了这么多,他只把女王和调教二词听进了耳朵里。

女王吗?别说,她霸气十足冲着抢匪大喝‘站住‘时,还真有几分女王气概。

至于有没有机会被她调教,暂时还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顾思恬正要反驳,一抬头就看到沈延修正在缓步逼近,她只能把到了嘴边的话吞回去,“那什么,他回来了,还是你们慢慢聊吧,我瞧着他看上去蛮稳重可靠的,应该不会再像上次那样,我这个参谋恐怕也用不上了。要不,我先撤了?”

可能是感觉到笑笑不敢在兵哥哥面前表现得太过分,林安安越发有恃无恐,“我是无所谓,不知道人家怎么想。”

事实证明,林安安的担心并非多余。这不,顾思恬还没来得及表态,某人就沉不住气了,加快步子走过来,“怎么,顾小姐要走?”

和顾笑笑做了十几年闺蜜,林安安不可能看不出笑笑对这位兵哥哥也有意思,既然如此,她也乐得做个小红娘,“她走不走,取决于你的态度。”

沈延修故作轻松笑了笑,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我当然是希望她留下,只是……不知道我说的话有多少份量。”

“那好吧,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顾思恬生来就是个性格耿直的爽朗姑娘,做事绝不拖泥带水,既然兵哥哥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对她有好感,他和安安的事也得有个了结。

“请问。”沈延修回得很干脆。

“如果今天我没有跟着一起来,你会不会和安安有发展的机会?”来当参谋居然被相亲对象看上,这事怎么想都不太对劲。无论如何,顾思恬还是希望导致他和安安不能做朋友的最重要原因不是她。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你说没有跟着一起来是说我们在地铁上也不会遇见?”沈延修确实是个心思缜密的谨慎之人,她问得认真,他当然也要把她的问题了解清楚才好作答。

“当然,如果我没答应来给她当参谋,现在应该已经在家喝我妈煲的老火靓汤。”顾思恬显然没想到他会追问得这么清楚,不过,他的谨慎倒是让她的小心脏不受控制地乱跳了一拍。

“如果是这样,我不敢保证一定能和她有什么发展,但我会保留对继续了解她的机会。”沈延修的回答听上去并不明智,但,却能从他的眼神里感觉到真诚。这话不一定中听,但绝对是他的肺腑之言。

而很多时候,最能打动人的不是天花乱坠的甜言蜜语,而是由心而发的真挚之言。

因为有一个近乎完美的军官老爸,在见到让自己有一点动心的男人时,她会下意识地把他和爸爸作比较。如果这个男人也是军人,她会做更细致的比较。显然,今天她遇到的这个男人和她完美老爸的差距是最小的。

沉稳、内敛、谨慎、坚定,一旦发现目标视线就会紧紧跟随。而且……帅气十足,眼神充满电力。

顾思恬突然怪怪地笑了笑,“如果你保持对安安继续了解的机会,应该还是会有机会认识我。”

唔,这话听着真让人浮想联翩,莫非她的潜台词是说只要有缘,即便今天不见,以后也会有机会遇见么?

沈延修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只是,毕竟人家是女孩子,他不好把话说得太透彻。

不过,他能忍得住,不代表其他人也能沉住气,“缘分要来,挡都挡不住啊。”

顾思恬一脸‘嫌恶’地白了林安安一眼,对着沈延修提醒道,“她一直都是这么文艺范,别理她。”

这一提醒,正好给了林安安反呛的理由,“你这是在嫌我碍眼吧?”

要命,这丫头今儿是吃错了什么药,嘴巴怎么这么毒,“碍眼你个大头鬼,都来了,饭肯定是要吃的。”

“不吃了,我先回家向我妈交代,让她别再惦记。”明明是主角,现在却成了碍眼的电灯泡,林安安却表现得异乎寻常的大度。不为别的,只因抢了她风头的是她最好的朋友。而且,她是真心觉得笑笑和兵哥哥在一起很有fell,看着这俩人之间神奇的化学反应,她只有羡慕和祝福,绝不会有半点不甘和嫉妒。

服务员走过来问什么时候点菜,林安安正好趁此机会溜掉,“你们快点菜吧,我先回去了。我爸才刚下班,这会儿回去应该能赶上家里开饭。”

见安安要走,顾思恬急忙起身拉住她,“安安,你这是在跟我赌气吗?”

“我为什么要跟你赌气?实话跟你说了吧,其实今天我不想来的,实在是被我妈逼得没有办法。像我这种没有主心骨的人一点也不适合做军嫂,就算能试着交往,也走不到结婚这一步。所以,我应该感谢你才是。”林安安最后还是挂不住,说了实话。倒不是说她的大度是装出来的,主要还是大度的理由有点小私心。

含蓄的说法是不适合做军嫂,直接点翻译就是不想做军嫂吧。当着兵哥哥的面这么说,会不会太打击人了?

果然,兵哥哥的眉头明显比刚才蹙紧了一些。顾思恬觉得有点囧,凑到安安耳畔低声提醒,“安安,兵哥哥还在呢,这话应该私底下跟我说吧。”

林安安同学自作聪明地把笑笑的提醒做另一番解读,随即摆出一副顿悟的表情,“你不用担心,笑笑出生在军人世家,她一定不介意当军嫂的。我先走啦,祝你们用餐愉快,bye。”

用餐愉快?被你这么一气,谁还有心思享用美食?

顾思恬正在心里偷骂已经飞快跑远的林安安,坐在对面的兵哥哥却冷不丁来了一句,“你父亲是不是顾北辰?”

呃,顾领导有这么出名吗?是个当兵的都认识他?

“让你点菜呢,问我爸是谁干嘛?”虽然是不耐烦的反问,但答案已经藏在其中。

沈延修显然已经猜到了答案,也没再多问,“你喜欢吃什么口味的菜?”

“无辣不欢。”有女王的霸气,不能吃辣还真有点说不过去。

沈延修很快就点好了菜,三菜一汤,两荤两素,两辣两清淡。在将点菜单交给服务员之前,还不忘给女王过目一下,“你看看,要是不喜欢可以改。”

唔,这明明就是老爸的习惯性动作,他怎么也有这习惯?(有个完美老爸的娃伤不起,挑男人都是按老爸的标准来的。)

更要命的是,她还学着妈妈的语气下意识地来了一句,“不用,你决定就好了。”

沈延修先是一愣,而后又笑了笑,“有人说女人的身体里都有两个极端的自我,我怎么觉得你的身体里不止住了两个?”

“怎么,你是想说我喜怒无常、难以捉摸?”没事装什么文艺,一不小心就撞到枪口上了吧。

“不,我是想说你随时都会带给人惊喜。”在部队多年,沈延修身上的锐气已经被磨得差不多了,即便是听着会让人怦然心动的话,他也是用平淡得不能再平淡的语气说出来。

顾思恬佯装不悦地挑了挑眉,“意思都一样,只是这个说法好听了点。”但其实,她心里已经乐开了花。他这样的表现,应该就是传说中的闷骚吧?

沈延修也不否认,无比自然地阻止了她继续倒茶的动作,“餐前不能喝太多茶,最近天气干燥,我让服务员先上汤。”

霸道!但,即便是霸道,他也是用温柔的方式表达。毫无疑问,这样的方式又戳到了顾思恬同学的萌点。

在今天之前,她从来不相信这世上有一见钟情的奇迹。但,和沈延修的一见如故让她不得不相信。

不夸张地说,他就是按照她理想的男友模板制造出来的,就连一些微小的细节都完全符合她的要求。

只是,看上去无懈可击的他为什么会选择用相亲的方式寻找自己的另一半?这一点,她百思不得其解,“你条件这么好,要找女朋友应该不难啊,干嘛要相亲?”

“也许……是为了认识你。”这回答听上去好像缺了点诚意,但在这个时候说出来又格外适合。

“这话听着可真像情场高手说的,你之前不会交过很多女朋友吧?”也不怪顾思恬会有此担心,对面坐着的这个男人实在太优秀,他要敢说初恋还在,绝对有很大的问题。

“今年之前我的休假频率是两年一次,我要去哪里交很多女朋友?”想起自己的感情史,沈延修脸上不自觉地路出一丝苦涩的笑。不过,苦涩过后就是庆幸的甘甜。如果不是因为没有假期导致交不到女朋友,怎么会有机会认识她呢,“倒是你,应该不乏追求者是肯定的。”

“我对不感兴趣的人一向是直接无视,所以,我不觉得自己很多追求者。”顾思恬终于切回到最常有的模式,机灵、俏皮中带着几分狡黠,活脱脱一转世小魔女。

“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吸引你的注意?”这次回来的假期只剩七天,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留给沈延修磨蹭,即便现在就问这个会显得自己很沉不住气,但他还是想尽快确认她的心意。

顾思恬并没有被他的直接吓到,但她也不急着回答,“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问你一个问题。”

“洗耳恭听。”沈延修已经做好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心理准备。

“等一下回去你家里人应该会追问相亲的结果,你打算怎么回答他们?”会用相亲的方式找女朋友,多半都是迫于家人的压力。安安是这样,想必他也是。安安毕竟还年轻,这次不行还可以再找,但他并不是二十出头的毛小子,又是军人的特殊身份,家里给的压力应该更大吧。

这个问题还真不是一般的直接,谨慎的沈延修特地停下来想了想猜开口回答:“我会告诉他们我对相亲对象很满意,但对方还需要进行一些必要的考察才能做决定。”

咳咳,这话听着官腔真重,一定是在部队里写报告锻炼出来的。

顾思恬显然对他的回答很是满意,脸上的笑意也越发浓烈,“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勉为其难考察你几天,看你表现再决定要不要继续关注你。”

“能给我一个确切的时间吗?我下周五就要回部队。”既然是奔着婚而去,聚少离多自然是不可回避的问题。

怎么把这茬忘了,他是军人呢,而去职位还不低,考察的时间还真不能放太长。

“两天,行了吧?”别看顾思恬平时大大咧咧的,一旦碰上正事,她比谁都认真。两天的时限不仅要对他有更多的了解,更重要的是,她要谨慎考虑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家里人知道。感情不是儿戏,和军人谈恋爱更是不能抱着玩玩的心态。坦白说,两天的考虑还真有点紧。

她说得轻松,却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沈延修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两天的考察时间并不多,但我还是希望能提前过关。”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要看你表现。”哼,想把本姑娘的心勾走,没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