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022 终于拿到红本本

022 终于拿到红本本

“那不一样,当年我已经跟你爸爸结了婚,理应把他的孩子当成自己亲生的,可是你和延修……”

顾思恬当然不会赞同妈妈的说法,迫不及待地打断她,“怎么不一样了?难道是不是亲生,一定要有血缘联系才算吗?最重要是不是真心待她、是不是拿她当自己人吧。”

“行,怎么说都是你有理。妈妈也是担心突然多了个孩子,会打乱你所有的生活节奏。”笑笑说的话叶杉杉心里自然也是知道的,只是为人父母,总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过得无忧无虑、轻松自在些。如果可以,还是按照正常夫妻的程序来,先结婚,享受一段时间的二人世界之后再考虑要孩子的事。

可现在,宝贝女儿和未来女婿还没成合法夫妻呢,生活里就突然多了个孩子,而且还是和他们没有任何关系的。这样的事无论搁在哪家的父母身上,恐怕都会有点担心。

“不是多一个孩子的问题,即便没有豆豆,我的身份也很快就要变了,无论是生活方式还是心理状态都会有不同程度的改变,这一点我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您就别担心了。”

顾思恬同学打小就是个头脑很清晰的孩子,虽然有时候大大咧咧没个正经,但真要碰上要紧的事,她绝对会表现出和她年龄不符的成熟。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她的有个温柔善良的好妈妈和一位心思缜密、谨慎严肃的酷爸爸。取了爸爸妈妈身上的长处,才成就了优秀的她。

“从小到大,我和你爸都没为你的学业和事业担心过。你爸从小就教你要做一个有主见的孩子、要尽早学会自立。这一点你做得很好,所以,我相信收养豆豆是你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只是,延修常年不在家,豆豆又还小,你一个人在家边工作边照顾孩子,肯定会很辛苦。有什么困难一定要告诉我和你爸,别闷在心里自己扛着,知道吗?”女儿现在已经走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转折点,这个时候尤其需要父母的正确指引,就这一点来说,叶杉杉这个年轻妈妈做得还是很不错的。

当然,她只是年纪轻,当妈妈的经验可一点不比那些年过四十的妈妈差哦。

“不用您提醒,有麻烦我一定会第一时间想到您和爸爸。以后要是有抽不开空的时候,还要麻烦您和爸爸帮忙看着豆豆呢。”仔细想想,有个年轻的妈妈就是好啊,虽然她也有自己的工作,但精力也充沛啊,看起孩子来应该更得心应手。而且,因为年轻,也不会和女儿在照顾孩子的问题上有太大的分歧。

偏不巧,顾思恬说这番话时,沈妈妈正好走出来,听到儿媳妇说有了麻烦还是会第一时间想到亲家母,沈妈妈的大孩子脾气又来了,“笑笑啊,你刚才这话的意思应该是在我和延修他爸没空的时候才去麻烦两位亲家吗?”

未来婆婆悄无声息地出现,着实吓了顾思恬一大跳,还好她反应够快,急忙找话圆,“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了,不用分得这么清楚的,当然是谁比较有空就先找谁啊。到时候,您可千万别嫌我烦才好哦。”

“这是哪里的话,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嫌你烦!”得说,沈妈妈真是个很好哄的长辈,只要是有理的话,她一定会听,“你们家还有弟弟妹妹要照顾,亲家母比我要操心的事多得多,如果不是我们实在没空,还是不要让她太辛苦的好。”

“您放心,我都记下了。反正,以后豆豆肯定要麻烦您和妈妈一起帮忙照顾是一定的。”当初决定收养豆豆时,顾思恬心里还是担心了一阵,生怕两家的长辈无法接受这个孩子,现在看来,真的是她多虑了。有妈妈和婆婆做坚实后盾,豆豆的存在应该不会给她的生活带来太多困扰。说不定,还会带来更多的开心和欢笑呢。

她这么想也是对的,照现在的状况来看,结婚之后搬去沈家住已成定局,有豆豆在,她和公公婆婆相处时也多了一道缓冲,即便沈延修不在,她也不用担心不能和公婆相处融洽。

病房内,细致的复查已经进行得差不多,从医生的轻松表情来看,小豆豆的恢复情况应该不错,体温已经恢复到正常水平,也没有咳嗽的症状,只是身体还有点虚弱,暂时还不宜做剧烈运动,也不能玩太刺激的游戏。为了保险起见,最好还是在医院再观察半天,下午再办理出院手续。

这么一来,要留一个人在医院陪护也就成了必然。只是,小豆豆的爸爸妈妈还要去领证、办理领养手续,自然是指望不到的。沈爸爸有熟人,办领养手续更方便,也需要出面做一些事。

现在只有奶奶和外婆可供小豆豆选择,如果把这个难做的选择丢给才三岁的小丫头,好像也不太好吧。可是,如果由孩子的爸妈来做决定,又会面临左右为难的窘况,要想两边都不得罪,可得想个周全的办法才行。

周全的办法肯定是有的,以顾思恬的聪明头脑,很快就想到了一条妙计。而且,这件事确实是势在必行,也不是故意想趁此机会把豆豆她奶奶支开,“伯母,您这么会拍照,应该也很会处理照片吧?”

“当然,我的技术可一点也不比那些专业的后期制作差,只是不习惯,也屑于做后期修复的工作。怎么,你有照片要我帮忙处理?”因为曾经被儿媳妇拉去拍过照片,沈妈妈会很自然地往那个方向想。

“不是工作上的照片,我是想拜托您帮忙做一些豆豆和我们一家在一起的照片,等她回家给她看,多给她创造一些儿时的记忆。豆豆小时的照片我会找她的表姨要一些,我的照片随便找都有一堆,至于延修的,您家里应该有不……”

沈妈妈早就把笑笑当成了自家儿媳妇,有些词在她听来自然会略显‘刺耳’,“什么叫您家里?以后也是你的家,你就别这么见外了!”

未来婆婆难得摆出一副正经表情训话,顾思恬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那什么,您别生气,我可能……还需要一点时间适应。再说了,我和延修这不还没去领证吗。”囧,再等等,该不会让她现在就改口叫妈妈吧?

“马上就要去了呀,早上出门的时候我特地交代延修他爸,别忘了把他的户口簿和军官证给带来。等一下我和你妈妈随便哪个留下来照顾豆豆,你们先去把正事办了要紧。”咳咳,这对亲家还真是有默契,都惦记着出门要把孩子的重要证件带来。

“我们是有这个打算,那……等一下您先回家处理照片,豆豆就由我妈妈先看着?您处理完照片,顺带着把家里布置一下,要是还有空闲时间,再过来换我妈回去休息,您看行吗?”呵呵,你都已经安排得这么好了,不行也得行啊。

沈妈妈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乐呵呵地转过头去对着自家老公笑道,“看看我们家儿媳妇,做事多有条理。我看,以后我们家的事可以都交给她打理,我们也好享享清福。”

“有你这么当婆婆的吗?儿媳妇还没进门,就心急地把打理家事的重任都交给她。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故意想找机会偷懒。看看你儿子的脸色,好像不怎么高兴。”沈爸爸并没有附和老婆的建议,但整个过程中他一直保持着面带微笑的表情,语气也是专属于某人的温柔。

有这样的亲家,叶杉杉也格外安心,相信受他的耳濡目染,她家女婿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

沈妈妈并没有把老公的善意提醒和儿子的不善眼神当回事,笑着走回到儿媳妇身旁,“我可不是想偷懒,只是觉得笑笑处理事情很让人放心。”

“您放心,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尽力而为。”附和长辈哄他们开心的本事,顾思恬可是最在行了。

谁留下照顾豆豆的事就这么决定了,该留的留,有事要忙的,也差不多要走了。

当然,走之前,好好哄哄小宝贝也是必须的。小豆豆也懂事,知道爸爸妈妈和爷爷奶奶还有很多事要忙,也不会耍赖要求他们一定要留下陪她。外婆这么年轻,会讲笑话,还会画好多可爱的小人,跟她一起玩也不会闷。

沈延修和顾思恬是跟着沈爸爸、沈妈妈一起出的医院大门。该确定的重要事宜昨晚已经说好了,加上对自己的儿子很有自信、对儿子挑选的儿媳妇很满意,两位家长也没什么好叮嘱的,只是例行公事般地说了一句‘结了婚就不再是一个人,以后不仅要对自己负责,也要对另一半以及整个家负责’。

这些大道理即便爸爸不说,沈延修心里也是有数的。在部队里锻炼了这么多年的他最不缺的就是责任,多不容易才碰上一个能让自己心动且牵肠挂肚的人,对她以及他们的婚姻生活和未来负责,是他的义务。

目送父母离开后,沈延修煞有介事地整理了一下本就十分平整的军装衣领,从容却又不失兴奋地走到很快就要成为她妻子的女人面前,“顾小姐,准备好了吗?”

顾小姐顺势握住他伸到面前的大手,一如既往的不矜持,“不是应该叫沈太太么?”

“我就说吧,你早就迫不及待想嫁给我是不是?”沈太太?呵呵,这个称呼听起来真让人心里舒坦。

哼,都什么时候了还敢欺负人家,就不怕我一个不高兴,不答应嫁你了么?“我就是迫不及待怎么了,你敢说你没有?”

“有,我当然有,你有多着急,我就会有十倍的迫切。”沈延修一边说一边拉了她的手按在自己心口,“认识你之后发生的这一切对我来说就像做梦一样,再过差不多一个小时,就是梦想成真的时候。你仔细感觉一下,我的心跳速率是不是快要逼近一百二?”

“我就说你心理素质不好吧,只是去领证,搞得好像要去见国家元首似的。”心跳逼近一百二什么的,真的心理素质不佳的表现哦。

“实话跟你说了吧,见最高首长的时候我也没这么紧张过。”沈延修似乎天生就是做军人的料,无论是见大首长,还是参加重大演习,紧张一词从来就没在他的人生履历中出现过,认识她之后,总算让他有机会体会心跳加速的感觉。

“你倒是跟我说说,到底在紧张什么?是担心我会半路跑掉么,还是……不知道领证才程序是怎么样的,心里没底?”真是好笑,去领证也会紧张,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都不是。”沈延修突然换上一脸严肃表情,双手扶着她的肩,“是因为这一切来得太快,我还没来得及慢慢体会。可能要到了拿到红本本的那一刻,我才会相信这一切是真的发生了。”

“那么干脆直接的说了我愿意,毫不反抗地让你抱着亲了好几次,我们还一起领养了一个这么可爱的小宝贝,她那么高兴地叫我们爸爸妈妈,你还有什么不确定的?”顾思恬是真没想到感觉不到真实之类的话会从他嘴里说出来,会被感动到是一定的,但同时,她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丁点不高兴。

“所以,你说我心理素质不好是对的。在你面前,我就是这么没用。你现在觉得不满意,想退货还来得及。”某人皮痒了还是咋滴,这话说出来不是存心找骂的么?

明知道他是在说笑,顾思恬也乐得顺着他的话逗趣到底,“我倒是想退货啊,可是……等一下去接豆豆回家的时候她要是问我爸爸去哪里了,我要怎么回答她?”

沈延修故意摆出一脸庆幸的表情,“这么说来,我赞同你收养豆豆的决定倒成了我这辈子做过的最明智的选择?”

顾思恬故意跟他唱反调,一脸不情愿地感叹道,“确实是这么回事,因为有了豆豆,因为她叫我妈妈、叫你爸爸,以后我就是想不要你也不行了。”

……

俩人就这么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笑逗趣着,带着轻松愉悦的心情踏上了领证之路。

去了办证大厅,俩人才发现,在他们来之前,已经有人事先打过招呼,他俩一进门就有人过来接待,把该做的准备都做好了,只等他们过来填表签字,资料审核确认什么的,程序能省则省。

当然,重要流程之一的拍摄双人合照是少不了的。摄影师本来还打算依着职业习惯适当地指导两句来着,却没想到这对准夫妻一坐到蓝幕前立马就进入状态。说得不好听一点,怎么好像曾经拍过似的?

开什么玩笑,俩人都还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呢,怎么可能会有这种经历。

办证的全过程比俩人想象中要简单迅捷得多,好像PP还没坐热呢,负责发证的阿姨就在叫了,“哪两位是沈延修、顾思恬夫妇,可以过来拿证了。”

沈延修、顾思恬夫妇?呵呵,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称呼,却一点也不觉得怪异呢。

“沈太太,这下你可跑不掉了。”红本本在手,某人的心终于可以放回肚子里去了。

终于名正言顺的沈太太丝毫不忸怩,当着一众工作人员的面,主动凑上前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沈先生,以后,还请多多关照。我可能会暴露出很多你之前没有见识过的坏毛病,你也不准嫌弃、不准后悔哦。”

“我可以对着军装上的国徽发誓,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一如既往地疼你、爱你。”咳咳,发誓什么的也好看准地方好吧,旁边还有工作人员看着呢,也不嫌难为情。

“扑哧……”果然,旁边有笑点比较低的实习妹妹一不小心笑出声来。

顾思恬二话不说,直接拉着他往外跑,一边跑,一边低声抱怨,“拜托你下次告白的时候挑个人少点的地方好吧,虽然我脸皮厚,也不喜欢被人这么围观啦。”

人少的地方么?进了车里,车窗关上,而且是单向玻璃的车窗,算不算?

兴奋激动的某人才刚关上车门就迫不及待地扑上来,不算也不行吧。

“唔……慢……慢一点啊……”这怎么回事啊,红本本放在衣兜里还没捂热呢,他怎么就好像要吃人似的?难不成……结婚的第一晚就要……那啥?

车内温度急速上升,主动进攻的和被动承受的双方都感觉到了对方身体的火热。

偏偏,这个时候不知是谁的手机响了,炽热的**也被迫被打断。

电话是沈爸爸打来的,“你们俩的条件有一项不符合,可能需要找证人过来说明一下情况。”

沈爸爸是干司法的,自然知道法律对很多事都有硬性规定。虽然,这些规定不一定合理,但要想顺利办完相关手续,还是要尽力遵守。在不能遵守的情况下,也要想办法弥补。

顾思恬和沈延修不约而同地想到了豆豆的亲表姨徐倩,这个时候,她说的话应该很有分量。俗话说,法律不外乎人情,只要能让失去双亲的孩子在好的家庭环境得到最好的照顾,相信法律的规定也是可以适当通融的。

这一趟出来,领结婚证只是其中一个目的,还有另一项很重要的事也要尽量在今天之内解决。不然,明天下午沈延修一走,有些事就更不好办了。

刚刚还在痴缠恩爱的小夫妻俩也没心思再找温存,急忙掉转车头,直接去徐倩家里接人。相信有她做证,加上沈爸爸有认识的熟人帮忙说话,即便有一项目很重要的条件不符合,也应该不会影响领养程序顺利完成。

负责处理这件领养案的是一位年过五十的老大姐,听完孩子亲表姨含泪讲出的一段故事之后,老大姐也湿了眼眶。这孩子是真的可怜,虽然不是打小就没有父母,但她的遭遇比那些被父母遗弃的弃婴也好不了多少。能给这孩子找一个合适的人家,也算是做了一件大好事。

有孩子的亲表姨力保,又是被沈局长家里收养,法过不了,于情于理绝对是没问题的。

经过与上级领导沟通之后,老大姐还是在授权书上盖了章,只要把需要提供的证明性资料交齐,孩子的户口问题今明两天就能处理妥当。

每个人都会有抱怨老天不公的时候,但老天爷大多数时候还是公允的,小豆豆最近两天的离奇遭遇就是最好的证明。

有人事先打招呼,办起事来就是效率高,这么重要的两件大事,居然只用了一上午的时间就基本解决。小夫妻俩还可以赶在午饭前回到医院陪小豆豆吃饭,而且,这个决定是夫妻俩在未经商量的情况下,心有灵犀达成的一致。

还在热恋期、才刚领了证成为合法夫妻、其中一人再过二十几个小时就要离开家,一去就是好几个月不能回,按理来说俩人应该抓紧一切机会尽情享受二人世界才是。

但,因为有一份割舍不掉的牵挂,他们暂时还没享受的心情。

比起对方,此时,最需要他们的还是那个通过一种残忍的方式得到重生的可怜小丫头。

夫妻俩回到医院时,小豆豆正在和外婆一起画画,瞧她认真专注的小模样,还真有点不忍心打扰。

最后,还是豆豆她外婆发现了他们,“站在门口做什么,进来呀。”

听到外婆的声音,小豆豆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转移,“爸爸妈妈快来,外婆在教我画小鸭子。”

唔,还是小孩子适应能力强。小丫头早上还在质疑外婆为什么这么年轻,这会儿已经甜甜地叫上了。

可是,对沈延修来说,改口却是不小的难题。之前都是叫阿姨,现在已经是名正言顺的顾家女婿,再叫这个称呼显然不合适,突然之间改口,还是没有他想象中那么顺畅。

说来说去,问题还是出在年龄上。只差了六岁,这一声妈妈要怎么叫出口?

------题外话------

叫,还是不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