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023 该叫妈还是得叫

023该叫妈还是得叫

偏偏,还有人非要在这个称呼问题上跟他犯急,“傻愣着干嘛,快叫人啦。”哼,当时不是信誓旦旦地说一旦婚姻成了事实,他一定会乖乖跟着她叫妈妈么,该是兑现承诺的时候了,可千万不能退缩哦。

“阿姨,豆豆没吵闹吧?”某人本来就有点小纠结,被她这么一催,心里越发慌乱,最后还是情不自禁叫了一声已经叫成习惯的称呼。

但,他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即便没有婚姻的约束,这一声阿姨也绝对是不合适的称呼。因为,现场除了他和笑笑母女俩之外,还有一个随时都会给人带来惊喜和意外的小鬼灵精,“外婆,爸爸为什么叫你阿姨,而不是跟着妈妈一起叫你妈妈?”

得说,小丫头的反应力真不是一般的敏锐。虽然重要的记忆丢失了一大块,但经过一次近四十度的高烧之后,聪明和机智却是有增无减。而且,听这逻辑,还真挑不出毛病。

沈延修当下就囧了,本来他已经做好了被老婆‘骂’的心理准备,却不想,急着跳出来的却是他家宝贝豆豆,小丫头一脸的疑惑,大有不得到满意的回答决不罢休之势,得给她一个交代才行。

最后还是顾思恬看不过眼,仗义地站出来帮他解围,“那什么,是这样的,你看啊,爸爸和外婆的年纪看上去差不多是不是,要他跟着妈妈一起叫外婆妈妈,他会不自在,所以一直都是叫阿姨的。”

“为什么会不自在,外婆只是看上去年轻啊,该叫妈妈还是要叫。”呃,这是三岁小孩会说的话吗?这么听起来这么头头是道,让人找不到话辩驳?

“就是,看,我们豆豆都知道的道理,他就是想不通。”原来某人刚才的仗义出言只是迫于形势不得已而为之,其实,她心里还是热切盼望他能跟着她一起叫妈妈的。

沈延修已经被逼到了骑虎难下的境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在心里默念了五遍冷静之后,他终于还是开了口,“妈,一上午麻烦您了。”

其实,有些事真的过了,你就会发现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看,这不是叫得挺顺口吗,哪有什么不自在。

“没事,豆豆挺乖的,就是每隔半小时会问一次,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来。”听到这一声‘妈’,叶杉杉也有点不适应,一方面是因为从现在开始,又多了一个人叫她妈妈,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女婿的年龄和她相差无几,心理上,还没有完全做好准备。

怎样都好,只要叫出口,就算捅破了这层窗户纸,听多了,自然会逐渐适应。

“爸爸妈妈,豆豆肚子饿了,我们去吃饭吧。”已经过了十二点,早上只吃了一碗南瓜糊糊的小吃货又有本能需求了。

“好,爸爸妈妈特地赶过来就是陪你吃午饭的,告诉爸爸,你想吃什么?”又跨过了一道重要关卡,此刻,沈延修的心情又恢复到了之前的轻松平和。

“医生叔叔说好多东西都不能吃的。”呜呜,生病好讨厌啦,外婆带来的水果好诱人,都不让吃,难道午餐又要喝白粥么?

“不怕,咱们先去餐厅看看,那么多种类,总有生病的小朋友也能吃的。”顾思恬早就发现了,小豆豆不是太喜欢医院的味道,再美味的食物在这里恐怕也吃不下。所以,她也没打算买午饭回来这里吃。

“可以出去么?”对小豆豆来说,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医生叔叔和外婆都说外面风大,不让出去,害得她一早上都要呆在病房里,哪儿也去不了,没病都要闷出病来了。

“当然可以,咱走背风的道,然后用妈妈的丝巾包好,不会有事的。”虽然豆豆是大病初愈,但小丫头看上去并不像娇气的孩子。而且,小丫头确实在病房里闷坏了,顾思恬并不觉得带她出去有什么问题。

事实证明,生病的孩子有时候最需要的就是呼吸新鲜空气。出了住院楼,小丫头的精气神明显比刚才好多了。中午时分,太阳正是最烈的时候,有点风也不怎么觉得冷。小丫头可高兴了,一路都唱着她自创的奇怪儿歌,把几个大人都逗得大笑不止。

看着笑笑跟小豆豆相处融洽的场景,叶杉杉也终于意识到,有这个可爱的小丫头陪伴,对笑笑来说未见得是坏事。

吃午饭的时候,沈妈妈已经把第一批处理好的照片发到了顾思恬的手机上,问她是否满意,要是有什么意见,现在改还来得及,反正豆豆要到下午才能出院回家呢。

午饭吃懂啊一半,小豆豆肚子里有了食物填充,精神也越发的好,乐颠颠地跑过来,一脸好奇地问,“妈妈在看什么呀?”

“在看我们一家人的照片,是奶奶拍的,特地找了几张发到妈妈的手机,让我们挑几张好的,给爸爸带在身上。”要说反应敏锐,恐怕没几个人能比得上顾思恬,轻轻松松几句话,解了小豆豆的疑惑,也把之后可能会遇到的麻烦也一并解决了。

“我要看,我要看。”既然是挑了给爸爸带在身上的,怎么可以不让主角之一的小豆豆过目呢。

可是,挑了半天,每一张都照得很好,一家三口都笑得很开心的样子,要选哪一张就成了难事,“都很好啊,不能让爸爸都带上么?”

“当然可以,只要豆豆喜欢,爸爸就都带着。”反正又不是带打印出来的实物照片,带多少都没关系,小豆豆的建议正合沈延修的意。明天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也只能每天看看母女俩的照片,以慰思念之苦。

“光带着些还不行哦,等爸爸去了部队,以后我跟妈妈每天都拍一张照片给爸爸,让他知道我们今天都做了什么。”鬼灵精的小丫头,想得可真远,人还没走,她就开始计划以后的事。

不过,这个建议还真值得好好考虑一下,虽然不见得每天都能有用手机的机会,但只要接收到,还是能确保每一张都能看到。虽然沈妈妈处理照片的技术一流,但带着这些做出来的照片哪有看到真正一起拍、而且还是每日即时更新的照片更有意义呢?

说起拍照,顾思恬立马就来了兴致,“要不我们现在就拍一张吧,一天一张照片的规定就从今天开始算。”

小孩子大多都喜欢拍照,小豆豆也不例外,而且听风就是雨,不仅热烈响应妈妈的建议,还迫不及待地摆好了造型。

别说,照片拍出来,把母女俩的样子摆在一起瞧,还真有几分相像。特别是笑的神态,看着确实像母女俩。

这世上很多事就是这么没道理,原本毫不相干的两个人,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也会潜移默化地被对方影响,说不定,被顾思恬带着养个一年半载之后,小丫头会长得越来越像她也不一定。

下午顾思恬和沈延修还要去交一些资料,沈妈妈也要留在家里‘做’照片和收拾房间。最后,照看小豆豆的重任还是得由外婆继续担任。

不过,惦记小豆豆可不只她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和外婆,还有一位很厉害的大人物哦。

顾北辰是直接从学校过来的,身上还穿着工作时穿的正规军装,一出现在医院就引起了一阵不小的**。出现在小豆豆的病房门口后,又惹得小丫头尖叫连连。

“小豆豆,你叫什么呢?”虽然知道小丫头是因为看到笑笑她爸才会突然怪叫的,但她会突然怪叫的真正缘由叶杉杉还是有点想不通。

“这个……是爸爸的领导么?”唔,不然他们也不会穿一样的衣服呀。只是,这位爷爷的衣服看上去好像更威风一些。

叶杉杉自动忽略掉小孩子口不择言的‘这个’一词,注意力都在她说的后半句话上,“爸爸的领导?这话是谁教你说的?”这小鬼灵精,才多大的,怎么看着比她妈妈小时候还思维活跃?

“我自己想的,因为他和爸爸穿一样的衣服。”小丫头暂时还不知道这种看上去差不多的衣服到底叫什么,只能用最直接的衣服一词概括。

叶杉杉被小鬼灵精的奇怪思维逗得笑出了声,“我是说,你知道领导是什么意思不?”

“领导的意思就是我爸爸归他管呀,就像护士姐姐归护士长阿姨管一样。”唔,小丫头真会结合实际,这么一解释,应该不会有人不明白了吧?

顾北辰终于也被小丫头的古灵精怪打败了,不疾不徐地走到了小丫头面前,“我倒是想当你爸爸的领导,但暂时还没这个机会。”和延修的父亲通过电话之后,顾北辰对女婿的远大志向也有了更多的了解。就目前的状况来看,如果没有特别好的机会和大变动,延修恐怕还会在部队呆很长时间。

当然,还没发生的事谁也无法预料,天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大人的事太复杂,小丫头也没打算追问到底,不过,有一件事还是必须要知道的,“那……您到底是谁啊?”

小丫头不错哦,居然还知道用您这个敬语。大概是听爸爸妈妈刚才是这么称呼外婆的,所以听进了心里。

“你猜猜,要是猜对了,会有奖励。”顾北辰难得好兴致,居然跟一个三岁孩童玩起来猜谜游戏。

“我猜……是妈妈的爸爸?”呵呵,有奖励的情况下,小孩子的脑子转得最快,这个问题可别想难住她。

“那……你知道该在怎么称呼他不?”叶杉杉这么一问,也算是含蓄地告诉小豆豆,她答对了。

“外公。”小丫头什么都知道,虽然她出生的时候亲外公已经不在,但也听别的小朋友叫过。所以,记忆里还是有这个词。

“真是个聪明的小姑娘。”顾北辰从不轻易夸人,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得到他的认可和真心赞许,可见他对这个从天而降的小外孙女是发自内心地喜欢。

“那……外公打算给豆豆什么样的奖励呢?”贼精的小丫头,这么重要的事是绝对不会忘记的。

“说,你想要什么,只要外公办得到,一定给你。”亲口承诺过的事,自然不能食言。

“豆豆想要一件和外公、爸爸一样的衣服,可以吗?”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小丫头怎么跟她妈小时候一样,也对军装感兴趣。

看来,这世上又多一位制服控已成定局。

“当然可以。”呵呵,不就是改一件小孩子穿的小军装么,这事顾北辰已经干过好几次,可难不倒他。

“那……可以在爸爸回部队之前准备好吗?豆豆想穿上和爸爸一样的衣服跟他拍照。”和她妈妈一样,小豆豆也是个急性子的小姑娘。

小丫头的语气听上去像是迫切地想要一件小军装,但顾北辰从她脸上看到更多的还是对爸爸的不舍,他也很自然地想到了十几年前的笑笑,当年,每次他离开的时候,笑笑一定也是带着这样的心情,基于这个原因,他更没理由拒绝小丫头的要求,“可以,外公这就打电话找人帮你做。”而且,他还打算额外多送小豆豆一件礼物。给她妈妈也准备一件,让他们一家三口穿着特别的亲子装拍一张全家福。

就像当年他和笑笑她妈带着笑笑拍的全家福一样。

“好棒,穿上跟外公和爸爸一样的衣服,一定特别神气。”制服情结不是天生就有的,主要还是因为身边有人穿制服的样子实在够帅气、够威风,才会让人情不自禁的‘陶醉痴恋’。当年的笑笑和她的弟弟妹妹是这样,今天的小豆豆也是这样。

顾家夫妻俩一整个下午都在医院陪着小豆豆,差点忘了家里还有两个中学生回家要吃晚饭。俩人正商量着要不要让兄妹俩自己去外边吃算了,却突然接到了沈爸爸打来的电话。这通电话的主要内容是邀请他们一家去沈家做客,就在家里吃一顿便饭,当是庆祝两家从此变一家,也顺便给延修践行。

“这样好吗?”自家女儿今儿才刚和人家的儿子领证结婚,晚上就带着一大家子去人家里做客,顾太太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盛情难却,人家特地邀约,而且已经在做准备,拒绝也不好。你去给两个孩子打个电话,告诉他们怎么坐车,别忘了提醒他们小豆豆的事。”顾北辰就是心思缜密,虽然昨晚回家已经跟两个孩子通了气,但当时并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能让他没们和小豆豆见上面,突然来这么个意外,提醒是必须的。

顾北辰实在太低估他们家双胞胎的应变能力了,都已经是十四岁的初中生,这种事还用得着提醒吗?姐姐要结婚了(事实上是已经结了)、第一次去未来姐夫(明明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姐夫好吧)家里做做客、第一次见到聪明可爱的小外甥女,准备礼物带过去的事兄妹俩都想好了,其他事就更不在话下。

两个小家伙在礼品店折腾了近一个小时,这才挑到了满意的礼物。得亏他俩在礼品店耗费了这么长时间,不然恐怕成为最早到达沈家的贵客。

沈宅所在的地段交通十分便利,有两条线的地铁可达,但如果是自己开车,一不小心碰上下班晚高峰,就没那么走运了。还好出院手续办得早,不到五点就离开了医院,不然要在双胞胎兄妹后面回到家也是有可能的。

沈家对双胞胎兄妹和顾家夫妇俩来说是陌生的,对小豆豆和顾思恬来说也是一样。严格来说,对沈延修来说应该也是如此。

因为要迎接儿媳妇和乖孙女的到来,沈家的布局有了不小的变化,沈爸爸特地把那些看上去严肃庄重的摆设都收到到自己房间,换上的都是充满童趣和温暖的小摆件。

更重要的是,进来这里之后,对自己的过去几乎一无所知的小豆豆绝对不会怀疑这里就是她的家。

来的路上,顾家双胞胎一直在讨论他们的小外甥女到底长什么样,还担心小丫头对他俩一点印象都没有,会不会不愿意跟他们玩。事实证明,这些担心都是多余。

大吃货碰上小吃货,会玩不到一起才怪。现在,豆豆她妈甚至有点担心,小豆豆跟着小姨在一起玩得太欢,会不因为出太多汗又把感冒惹出来,最后不得不站出来制止,勒令他们只准玩相对安静一些的游戏。

考虑到小豆豆今天才刚出院,欢欢倒也配合,“你妈妈不准咱们玩太激烈的游戏,就让舅舅教咱们下棋好不好?”

教一个三岁的小丫头下棋?你确定这是好的提议吗?不光是学的人搞不清状况,教的人也会很有压力吧?

不过,也要看教的人谁。如果是打小就少年老成的顾思凡,应该没什么问题。教三岁的小丫头下棋,也难不倒他。

气氛终于安静下来,但却可以感觉到两个大孩子和一个小孩子的相处越来越融洽。

可以预见,以后两个‘志趣相投’的小吃货一定会成为好伙伴。因为小舅舅能教她好多有用的东西,小豆豆也会非常愿意成为他的小‘学生’。年龄不是问题,重要的是有共同的兴趣爱好。说白了,还是要有缘。

虽然是家常便饭,但因为人多,沈爸爸还是准备了满满一桌的好菜。堪比专业厨师的水准也让顾家的小吃货以及沈家的小小吃货赞不绝口。若不是有乐乐及时拦着,他家吃货妹妹恐怕要因为太兴奋不小心得罪他们家的两位大厨。

其实,也不是沈爸爸做的菜有多特别,主要是因为吃自家爸妈做的菜已经吃了十几年,再美味也会有些腻,突然尝到新鲜味道才会控制不住兴奋之情。

所有的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顾思恬和沈延修的生活并没有因为豆豆的存在而受影响,有些早就确定要发生的事也不会因此改变。

沈延修明天下午三点的飞机离开是其中一件,今晚,一场情理之中却又在预料之外的闪婚终于要变成真正的事实是另外一件。

只是,就目前的状况来看,第二件事的发生显然没有第一件那么绝对。

丰盛的晚餐足足吃了一个半小时,吃完一已经快八点半。顾家双胞胎还是学生,加上来了一大家子,实在不宜在沈家久留。简短地闲聊了几句之后,顾家大家长便向沈家一家之主提出请辞。

大家聚在一起热闹了一番,也心照不宣地达成了一些共识,沈爸爸也没有客套地挽留,只是嘱咐延修亲自送他们一家到门口。

既然已经是夫妻,老公要去送客,而且送的还是自己家里的人,做妻子的理应作陪。只是,说好是送客的,这才刚出电梯,怎么就把客人中的其中一位拉到一边说悄悄话去了?

“怎么了,神神秘秘地把我拉到一边?”被拉到一边的叶杉杉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家女儿又在打什么主意。

“那个……有件事想跟您商量一下。”呜呜,好不容易才逮到这个机会,再不问就来不及了。

“什么事?”一向干脆爽快的笑笑难得露一副纠结犹豫的表情,叶杉杉还是没想到重点。

“就是……我和延修已经领了证,算是合法夫妻。而且……我也搬到他们家住了,今晚是不是……”纠结,虽然面对是的妈妈,有些话还是不好意思说出口啊。

迟钝的叶杉杉终于反应过来,“哦,你是说今晚要不要跟他洞……”

老公、老爸和弟弟妹妹就在前面不远处,顾思恬急忙伸手捂住妈妈的嘴,“妈,您小点声,别让人听见。”

知道笑笑确实挺为这事犯难,叶杉杉只能端出正经的母亲架子,“已经结了婚,就算是大人,这种事,你自己决定就行了。”

“妈妈当年跟爸爸……也是刚结婚就……”爸爸妈妈当年也是闪婚,用她做参照准没错。

“虽然没有一领证就圆房,但也没有让你爸等太久。”女儿都已经嫁人了,但想起当年的种种,叶杉杉还是不好意思地红了脸。

“那您的意思是……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