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032 你的保证不可信

032你的保证不可信

沈妈妈对儿子说的话从来都是深信不疑,对他也没什么不放心。不过,考虑到儿子在结婚之前都没正经谈过恋爱,对某些事的反应可能不会太敏锐,还是给他一些善意的提醒才行,“部队有没有给你们准备单独的住处?”

“有啊,两室一厅的小套间,虽然面积不是很大,但什么都有。”纯洁的沈延修同志果然没反应过来,压根没领悟到妈妈这么问的真正用意。

迟钝的儿子实在不开窍,沈妈妈也懒得跟他拐弯抹角,“既然有两间房,那……你们是不是打算让豆豆一个人睡?”不是有句话叫小别胜新婚么,笑笑这一次去最多也就能呆三天,最好还是一天都不要浪费的好。

“我倒是想,不过……估计不容易。”虽然小豆豆这会儿正在跟她妈妈一起整理带来的一大堆吃的,但沈延修还是谨慎地走到了靠近窗户的地方接听,要是被小鬼灵精差距到异样可就不妙了。

“不容易也要想办法啊,笑笑难得去一趟,难不成你们还想带着豆豆一起睡不成?”这死孩子,真是一点都不长进,快三十的大男人,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难道就对夫妻之事就不会有特别的念想吗?

“如果她非要坚持,我和笑笑都狠不下心。”虽然还没有问过笑笑的意思,但沈延修很肯定笑笑跟他的想法一定是一样的。

“小孩子去了不熟悉的地方会更粘大人是一定的,所以才要你们想办法嘛,来硬的肯定是不行的,得用智取!”真是皇帝不急,那个啥公公急,看沈妈妈的着急样,只差亲自给儿子支招。

“还是不能忽略小孩子的感受,这事您就别掺和了,我们会想试着想想办法,但如果她非要跟我们一起,也只能由着她。”沈延修当然也知道老婆难得来一趟,必须把握机会,可有小豆豆这么个‘大电灯泡’在,他们也只能无奈地接受现实。

沈妈妈彻底没了脾气,知道自家儿子就是这个性格,也懒得再骂他。儿子现在有儿媳妇和乖孙女陪着,她也不用太惦记,认真地跟儿媳妇说了声生日快乐之后便挂了电话。一家人分别这么久终于能再相聚,每一分每一秒都要好好珍惜,一家三口一起睡也好,夫妻俩‘偷偷摸摸’享受二人世界也罢。只要他们觉得开心,就由他们去吧。

突然来到了一个不熟悉的地方,而且又经历了长途旅行的劳顿,本来就习惯早睡的小豆豆才刚过八点半就开始打哈欠,看样子实在是支撑不住了。

看到小丫头被困意所扰,沈延修突然来了灵感,“困了吧,爸爸带你去洗澡好不好?”小孩子觉多,累了一天肯定会睡得格外香,早点把她哄睡了,偷偷抱到客房,不就能够……

“好。”小丫头早就盼着这一天了,在她的记忆里并没有爸爸帮忙洗澡这回事。所以,她会理所当然地把今晚当做第一次。

知道小豆豆对这件事很期待,顾思恬也没有非要跟着一起进浴室。父女俩也不知道要洗多久,正好可以趁此机会把衣物收拾一下。

大房间的床也只有一米五宽,睡三个人还真有点显挤。但是也没有办法,既然把这个孩子带回了家,就要把她当成亲生的。在小豆豆的记忆里,和爸爸妈妈一起睡也是头一遭,还是不要让她失望了。

沈延修很快就把洗得香喷喷的小豆豆抱回了房间,小丫头一上床就催爸爸妈妈赶快去洗了澡过来陪她一起睡,根本连商量对策的机会都不给她亲爱的爸爸妈妈留。

看来,某人的‘奸计’恐怕要落空了。小丫头一心惦记着这事,还真狠不下心让她失望。

洗完澡之后,小丫头的困意丝毫不减,顾思恬也没多说什么,赶紧拿了睡衣进浴室,随便冲了一下就出来。

最后才轮到沈延修进浴室,多年在部队里养成高效率的他洗澡用不了五分钟,洗完之后还可以挤出一点时间查看一下客房的布置。

房间很干净整洁,床具都是刚洗过的,还残留着淡淡的洗涤剂香味,整个基调和主卧房基本没什么区别。

只是不知道小豆豆是不是那种很容易惊醒的孩子,能一夜睡到天明当然是好。如果半夜醒来发现身边没有人,小丫头肯定会哭闹不说,搞不好还会胡思乱想地以为爸爸妈妈不喜欢她,所以才不带她一起睡的。

算了,还没发生的事多想亦无益,先看看情况再决定要不要行动,豆豆她妈这一关能不能过还是个未知数呢。

小丫头虽然困极了,但还是硬撑着等到爸爸回来才安心地闭上眼睛,“妈妈今晚不用给我讲睡前故事了,有爸爸妈妈陪着,我一定可以很快睡着的。”其实,小孩子求的只是一份安心,爸爸妈妈就在身边,孩子就觉得踏实。所以,小豆豆并没有无理地提出非要爸爸妈妈抱着她一起睡的要求。

而且,小丫头能说到做到,刚才还在嘟囔着有爸爸妈妈陪着,一定可以很快睡着,这才过了不到两分钟,她的呼吸就变成了只有在熟睡状态下才会出现的节奏。神奇的是,才刚进入睡眠状态,小丫头就还是做梦,而且还是做的美梦,刚开始只是嘴角微微扯动一下,最后竟然开心地笑出声来。

第一次见到小孩子梦笑的情景,沈延修既好奇又觉得有趣,视线一直盯着小丫头的脸看了五分钟也舍不得离开。

估摸着小豆豆已经进入了雷打不醒的熟睡状态,顾思恬突然冷不丁来了一句,“现在你还想把她抱走么?”

虽然她的声音低而轻,要竖起耳朵听才能听清,但因为她说得很慢,沈延修完全可以通过读唇语的方式猜到她早说什么。呵呵,他家老婆真是个聪明而且懂他的女人,他那点小心思,根本逃不过她的敏锐双眼。

沈延修并没有立即回答她,而是轻手轻脚地下了床,绕了一圈,‘厚颜无耻’地挤到她身边躺着,“你先试试,把豆豆抱到边上看看。”漫漫长夜才刚开始,总不能一直盯着小丫头梦笑的脸看,还是得尽量寻找机会。

“你先在旁边将就着,至少要等半个小时才能移动她。”经过近一百日的相处,顾思恬对小豆豆的各种习惯已经了如指掌,以她的经验,现在还不是轻举妄动的时候。但,如果小丫头真的熟睡,就算把她抱到另一个地方也不用担心会吵醒她。

虽然只有一半的位置,但如果两个人都侧身而卧,也不会显挤。当然,就算会被挤到,某人也不怕,他早就做好了准备,随时可以张开手臂欢迎她。

这一次,某人的‘邪恶’心思还是没有逃过他家老婆的‘鹰眼’。而且,她也非常乐意成全他。轻轻一个翻身,就利索地滚进了他怀里,然后牢牢地抱紧,再也不松手。

就算这一晚只能和他这样相依而眠,她也满足了。

“你好像瘦了?”

“哪有,都快突破60公斤了,只是最近运动比较多,赘肉都变肌肉了,不信你自己感觉。”咳咳,小宝贝还在旁边躺着,在这个状况下向他发出这样的邀请,合适吗?

“好了,我相信你。”显然,某人对自己的自控力完全没信心。

顾思恬当然知道他为什么不敢碰,又忍不住想逗他两句,“呵呵,你真没用!”

“不是有用没用的问题,只是……你老公我是再正常不过的男人!”

“知道啦,再等等,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完了。”顾思恬一边低声回他,一边侧过头瞄了一眼依然在做美梦的小豆豆。小丫头到底在做什么美梦啊,这么半天了居然还保持面带微笑的表情。

唉,如果不是担心孩子她爸忍得太辛苦,还真是不忍心把小宝贝抱去睡客房。

俩人几乎是用咬耳朵的方式有一句没一句地熬过了半小时,这会儿是真的可以却低小丫头睡熟了。因为,她已经开始自己翻身,而且还是朝着远离依靠的方向翻,这也意味着即便身边没有人陪,她也可以睡得很安稳。

估摸着时机已经成熟,某人多少有点迫不及待,“现在可以了吧?”

“还是我来吧,她可能还是更熟悉我身上的味道。”虽然已经熟睡,但小孩子的感觉和习惯还是不能忽视。最后,还是由顾思恬起身下床,小心翼翼地把小宝贝抱了起来。

当然,孩子她爸也没闲着,得走在前面开门、带路什么的。把小丫头抱到客房,确认她可以在新的环境下继续保持熟睡状态后,夫妻俩还是有些内疚,很有默契地小声对小宝贝说了一声对不起。

不过,这小小的愧疚并没有在夫妻俩心里停留太久,轻手轻脚地离开客房之后,饿极了的某人便毫不犹豫地抱了老婆往大房间跑。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学来的,居然在抱着她往前走的同时还能温柔地吻她。

走了一路,热情之火很快点燃。

云歇雨散,可怜的沈太太已经累得连抱怨的力气都没了。

知道老婆大人受了累,某人很体贴地打了热水来,帮她擦了擦汗,让她可以舒服地入睡,“好了,你安心睡,我保证不碰你。”

“不行,你说的话不可信!”

“那你想怎么样?不会赶我去睡客厅吧?”客房已经被小豆豆占了,能给他容身的地方只剩下客厅。

他不说还好,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顾思恬,“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回答完之后去把客房把豆豆抱回来。”倒不至于说赶他去睡客房这么狠心,但以防万一,抱豆豆回来跟他们一起睡还是可以的。有小宝贝在,他就是再想乱来也没机会。

唉,没想到,关键时刻还要靠小宝贝来保护自己,真是世事难料啊。

“什么问题?”沈延修并不觉得抱豆豆回来有什么问题,此刻,他更关注的是她有何疑问需要解答。

“陆司家的女婿是怎么回事?”顾思恬会这么问并不是想跟他翻旧账,纯粹是出于好奇。毕竟对方可是军区大领导家的千金咧,这个八卦真的值得好好八一八。

就知道,她的记性这么好,应该不会轻易忘记这么重要的事。不过,沈延修也并不担心,他本来就没打算隐瞒她什么,“你别多心,陆司家的千金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只见过两次面,而且,我对她没有任何感觉。”

“嗯,我相信,可是……她对你应该不是毫无感觉吧?”不然,也不会有女婿一说。而且,就连他的顶头上司都知道这事。

沈延修一脸无辜地反问道,“她对我有感觉也是我的错?”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觉得……她条件这么好,又对你有意思,理论上来讲,你应该慎重地考虑一下和她有没有发展的可能才是。”难得,在刚经历过一场**的**之后,沈太太还能保持如此清醒的头脑。

“没有考虑的必要,而且她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沈延修回答得很干脆,对他来说,这根本不是一个需要仔细考虑才能做出回答的问题。

“那……她应该有直接表明对你有好感吧?”身为军区大领导家的千金,这样的霸气是应该有的。

“不算直接表明,她只是对我在部队取得的成绩表示了由衷地赞赏,然后又问我,如果离开部队能得到更好的发展,我会不会放弃军人的身份。”在沈延修看来,和陆司家千金的事根本就是战友们以讹传讹传出来的绯闻,身为当事人的他压根没想过这种可能。所以,他并不觉得陆小姐对他欣赏和好感是一回事。

“哦,我明白了,她是在向你暗示可以帮你在部队之外谋求更好的发展。”以陆家小姐的身份,要做到这一点并不难。

“但是我更喜欢靠自己。”为了有更好的前途而依附一个女人,这种事绝对不是沈延修会干的。

“这么说来,自己人给的帮助你也不会接受?”对自己有自信是好事,可也要看什么什么事吧。如果只是靠他一个人努力打拼,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离家近一些?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无论是外人还是自己人,首先要看他给的帮助是否合乎规则,更重要的还是要看接受帮助会得到什么样的好处。”说到底,人都是现实的,为了达到某些目的,只能选择走捷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