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036 开花结果笑笑篇完

036 开花结果 笑笑篇完

过了农历新年,二月就过了一半,沈延修那边也已经确定了休假时间,3月21日回,在家呆到4月2号,一共13天,近半个月的时间,足够筹备一场盛大热闹的婚礼,身为主角的他还能亲自参与到婚礼的准备工作当中。

婚期都已经定了,各项准备工作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当中。掰着手指头算算日子,再过不到一周他就要回来,对顾思恬来说,接下来的每一天都充满了期待和惊喜。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他既然能把飞机飞上天,还拉了这么多战友陪他一起‘胡闹’,应该已经考虑到了各种可能。所以,还是不要想太多,安心期待真正的好戏开演吧。

见到了喷气式飞机,也看到了五彩斑斓的颜『色』,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顾思恬心里已经能猜出七八分。但,彩『色』的气雾在空中划过,变成一个大大的小脸时,她的心还是忍不住剧烈地狂跳起来。居然用笑脸代表她的名字,真亏他想得出来。不过,要通过改变飞行轨迹做到这一点,还是挺难的。可以想象,他应该费了很多心思设计。

笑脸过后,跟着而来的是一个大大的心形图案,应该是示爱的意思。

最后,当‘marry—me’的字母云在空中定格时,一向自诩泪点高、眼皮厚的顾思恬已经是泪流满面。

其实,对女人来说,求婚方式是否浪漫特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求婚者的心意。只是一段不到三分钟的特技飞行表演,但对顾思恬来说,却是她忧思难忘的美妙回忆。

视频的最后,求婚者终于现身,可能是因为要面对摄影镜头的关系,某人居然还有点小害羞,煞有介事地做了一次深呼吸才开口:如果你的回答是‘yes’,马上给我回一通电话。

回电话?他居然要她在电话里答应他的求婚?一开始顾思恬还是觉得有些怪,可仔细想想,好像只有这个方法。总不能等他明天回来再当面说‘我愿意’吧。

回电话肯定是要的,不过不是现在,刚刚才哭过呢,声音多少会有些哽咽,可不能让他察觉出异样。

顾思恬本来是想去洗手间洗把脸再回来给他打电话的,却不想,一打开书房的门,正好被婆婆撞见。这下完蛋了,眼圈还是红的,肯定会被婆婆抓着追问。

顾思恬担心的事很快就变成了事实,“怎么哭了?”俩人隔得这么近,顾思恬又心虚地低垂着头,想不被发现都难。

“没什么。”虽然是因为高兴的事流的泪,顾思恬还是给了个敷衍的回答。唔,总不能跟婆婆说是因为看到求婚视频,被感动而哭吧。

“眼圈这么红,还说没事!”沈妈妈不知内情,紧张得跟什么似的,说完就要拉着儿媳『妇』去客厅,“别怕啊,有什么只管跟我和你爸说。”

“妈,不是您想的那样,我是因为太高兴才会掉眼泪的。”顾思恬被婆婆的过分紧张弄得哭笑不得,有时候她真的觉得婆婆的心理年龄比她还年轻。

“哦,就因为延修明天就要回来,所以你高兴得眼泪都出来了?”就目前的状况来看,这是沈妈妈唯一能想到的可能。

“不只是因为这个。”看来是瞒不住了,为了让婆婆安心,还是带她去看看那段视频吧。

看完儿子给儿媳『妇』精心准备的求婚视频之后,沈妈妈的眼眶也有些湿润,“我就说嘛,延修像他爸,骨子里的浪漫细胞肯定不会少。”

顾思恬也不否认,挽着婆婆往外走,“这下您该放心了吧?”

沈妈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话说,当年延修他爸跟我求婚的时候我比你哭得还凶。”

“可以想象,现在爸爸还是一个很浪漫的人,年轻的时候一定更胜。”都老夫老妻这么多年了,还会在情人节给老婆送花,这一点自家爸爸做得可不如公公好。

把婆婆送走,去洗手间用冷水扑了扑脸,情绪也差不多恢复了,顾思恬这才拿出电话拨通了求婚者的电话。

“怎么这么久?不会还要认真考虑吧?”喂了一声之后,已经拿着手机等了一个半小时沈延修耐心明显有点不够用,果断地先发制人。

“不是啊,人家刚才哭得稀里哗啦的,去洗了把脸、喝了杯热牛『奶』才来给你回电话。”听他急切的语气就知道肯定已经等了很久,顾思恬只能适时地撒撒娇。

这一招果然奏效,刚才还很急切的某人立马安静了,沉默了半晌才低声笑道,“没想到我老婆也是这么容易感动到哭的小女人。”

“前几天安安问我有没有正式被求过婚,我说没有,她还骂我傻,说嫁给你划不来。当时我就在想,你肯定不会让我失望,只是没想到你的求婚方式这么特别。”好不容易才平复好心情,想起那段字母云,顾思恬的情绪又开始激动,虽然不至于到落泪的程度,但眼眶还是有些热。

“所以呢,你的回答是?”说了这么多,还没听到最想听的那三个字,沈延修心里还是有点小小的不安。

“我愿意。”虽然只是例行公事的回答,顾思恬还是说得格外认真。

“嗯,我终于可以安心回去睡觉了。”归心似箭的某人定了明天早上最早的航班,差不多要五点多就从驻地出发,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该去休息了。

“哦,听你这话的意思,我要是不给你打电话,你今晚就不打算睡了?”真是的,都已经正式结婚这么久了,居然还为求婚的事紧张,这是什么理?

“再等一会儿你要是不打来,我可能会打回去提醒你记得查收邮件。”听沈延修这语气,对求婚这件事还是蛮在乎的。

“有事先提醒,意义还是不一样吧。”呵呵,多刻意啊,惊喜度肯定会大打折扣。

话说回来,别看这俩人长期分隔两地,对彼此的生活习惯还蛮了解的。正是因为知道她每天晚上都有查收邮件的习惯,沈延修才会想到用这种方式传达,“还好你没让我失望。”

“那当然了,要做一辈子夫妻的,这点默契都没有怎么行。”顾思恬轻的语气终于回归到了一贯的轻松俏皮。看看时间已经过了十点,考虑到他明儿要早起赶最早的飞机回来,也没打算跟他多聊,“现在你可以安心去睡觉了,明儿还要早起,可别让我看到你顶着熊猫眼的憔悴样。”

“放心,你老公我精神好得很,一天只睡五个小时就够了。想到再过不到十二个小时就能见到你,我兴奋得睡不着,再陪我聊一会儿好不好?”唔,沈队长这算是在向家里的大领导撒娇么?

这样的状况可是难得一见,不好也得好啊。只是,这一聊就没个节制,最后直接聊到手机没电,一看时间,竟然已经十一点多了。天,这俩人对聊天这件事到底是有多‘饥渴’,随便就一聊就是一个多小时。把想说的话都说完了,明儿等他回来,还有话说么?

也不怪沈延修舍不得挂电话,虽说明天就能回家,可回到家之后要面对的不只是她,而且还要筹备婚礼,有他忙的,要找个机会安安静静的聊天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只是,因为睡得晚,精神又太过亢奋,躺在**的顾思恬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愣是折腾到后半夜才勉强睡去,而且睡得也不沉,总是做一些稀奇古怪的梦。睡眠质量不好也直接导致 第 217 章 里,就由您全权做主好了。”

沈妈妈的专业和独特眼光也没有辜负他们的信任,最后挑出来的照片都是精品中的精品,惹得影楼老板一个劲地央求想选几张作为影楼广告招牌。

这么漂亮的照片确实该摆出爱让大家都欣赏欣赏,但考虑到儿子的军人身份,沈妈妈最后还是婉言谢绝了学生的一再请求。

婚纱照拍完之后,结婚的程序又完成了很重要的一项,剩下的就只有最后也是最重要的程序——婚礼。

依着两家长辈的意思,本来是不想把场面扑得太大,可沈家老爷子不干呐,说什么他就这一个孙子,婚礼的场面绝对不能太小气,一定要把能想到的亲朋好友都请到,让大家一起见证这对新人的幸福。

沈家老爷子出了面,也多了不少没有被邀请主动上门送礼送祝福的,索『性』定的酒店地方足够大,婚庆公司的应急措施也做得很好,虽然多了几十位宾客,也没有出现没地安置宾客的尴尬场面。

婚礼现场不仅有两家的亲戚,还有来自军政警三界的领导们,这样的大场面可是两位新人之前没想到的,在步入会场之前,沈延修突然提议,“我是不是应该把军装换下,穿上正规的结婚礼服?”现场来了这么多戴金星的大首长,他穿这一身出去会不会显得太没气势?

“不要,我就喜欢看你穿军装的样子,又帅有有气势。”制服控果断拒绝,一边说一边踮起脚给老公整理不太平整的领带,“而且,在我眼里没人比你更适合穿军装。”

不要得意忘形哦,说话的时候先看看周围,你身后还站着一位英武帅气的将军呢。而且,这位将军还是你爸!

沈延修正和岳父大人面对面站着,这个时候他可不敢顺着老婆的话自恋地附和,“你这是情人眼里出西施,我倒觉得爸爸最适合穿军装。”

他突然说起爸爸,顾思恬很快就反应过来,尴尬地干笑两声之后才转过身面对自家老爸,“那什么……我的意思是穿军装结婚有特别的意义,他穿这一身一定是最帅的新郎。”

“你忘了,当年我跟你妈结婚的时候也是穿的军装。”宝贝了二十几年的女儿就这样被‘抢’走了,顾首长今儿的心情似乎不太好,愣是要跟这对小夫妻过不去。

“好像是哦。”顾思恬随口附和了一句,心里暗叫不妙,爸爸今天好像是想故意找茬哦。呜呜,妈妈怎么没跟他一起来呀,想找个人救命都找不到。

“外公,外婆在叫你了,说是有熟人来,让你去打招呼。”救星还是有的,而且比顾太太还管用哦。不得不说,小豆豆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小福星。

“咱们一起出去。”顾首长就是心情再不爽也不会对给小豆豆脸『色』,应了一声便上前牵了小丫头的手打算带她一起出去。已经走到门口,却突然停下来,“你们俩也别得意,再过个十几二十年,你们也会经历同样的事。”

这句话可算是把一对新人彻底秒杀了,看着小豆豆欢快远去的背影,夫妻俩很有默契地相视一笑,此刻,他们心里想的应该是同一件事:已经有了小豆豆,等将来考虑要孩子的时候老天爷还是赐给他们一个儿子。

倒不是有重男轻女的思想作祟,主要女儿最后总要嫁人,做父母的都舍不得呀。

婚礼结束之后,还有一道必须的程序——洞房。虽然这件重要的事在领证当天就做过了,但在婚礼当天还是要再来一次。

筹备婚礼的时候,沈妈妈特地叮嘱婚庆公司把婚礼开始的时间提前,为的就是让夫妻俩有充足的时间完成这件事。

经过一天的忙碌,确实有点累,但小夫妻俩对洞房的事还是保持了相当的热情。回到家之后,顾思恬居然一反常态地催促老公先去洗澡,说是有意外惊喜要给他。

听说有意外惊喜,沈延修也懒得多问,飞快地冲了澡,舒舒服服地躺好,准备迎接老婆精心准备的新婚礼物。

因为要卸妆什么的,顾思恬在浴室里磨蹭了近四十分钟才出来,心急的某人差点等不及想去敲门。可就在他准备起身下床时,浴室的门终于开了。从里面走出来的不是穿着睡衣的浴后美人,而是一位浑身都透着诱『惑』的惹火尤物。

真不愧是内衣设计师,居然能把婚纱的元素和内衣完美结合。明明是以纯洁的白纱为材料,却做出了一套『性』感火辣的‘情趣内衣’。

“这世上仅此一件的婚纱内衣,喜欢吗?”更要命的是,穿着这套内衣的新娘还时不时摆出撩人的表情,媚态尽显。

然后,新郎很没用地咽了一口口水,“美极了。”

呵呵,再美也不会在身上穿多久,最后还是免不了被扒下的份。

这一夜,新娘没有对新郎的无度索求说不,俩人一直折腾到后半夜才消停。结束时,新娘突然发现,外面加了一层白纱的小裤裤居然还挂在退脖子上。

唔,真难得,这么兴奋的时候,他居然没有用撕的。

经过两个多月的筹备,夫妻俩终于完成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去年十月领的证,次年三月就把婚礼办了,总算有一件事比顾首长当年效率高。

当然,这并不是他们唯一的机会,只要努力,还可以在另一件事上实现赶超。

前提是,夫妻俩已经达成一致,有这个想法。显然,现在还不是最合适的时机。

在举行婚礼之前,沈延修和顾思恬就达成了共识,在豆豆上小学之前暂时不考虑要孩子的事。两边的家长也没有刻意催促,似乎,大家心里都有一个心照不宣的小秘密。

小豆豆上小学至少是两年后的事,那时候顾思恬满了25周岁,沈延修年满30周岁,从身体角度出发,确实是生孩子的最佳时机。

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原因。笑笑她妈当年可是21岁就生下了一对健康的双胞胎,而且比谁都聪明,足以证明生孩子和年龄没有直接的必然联系。

在几位家长和两位当事人看来,孕育孩子更重要的还是孕『妇』在怀孕过程中能不能得到最好的照顾。说白了,就是希望怀孕的时候孩子他爸能多些时间在身边陪着。如果可以,最好有经验丰富的长辈在旁照顾着。

所以,等两年也就显得尤为重要。因为,两年后沈延修将会得到一次重要的调职机会。这件事沈老爷子和顾首长很早就收到了风声,但因为担心过程中会有变数,一直没提出来。一直等到总军区正式下达命令,要在j市开设海陆空三栖联合军演基地,这个机会才算真的到来。

总军区肯定希望找一个最有经验的人统筹负责,放眼各军区,还有谁比会开坦克、能驾驶最新型战斗机、还会驾驭潜水艇的全能兵王更合适?

即便没有沈老爷子托人写申请报告,这个职位也非沈延修莫属。

只是,刚调回来的一个月,沈延修比在k市的时候更忙,等到训练渐渐步入正轨,需要他亲自『操』心的事少了许多,终于让他和顾思恬等到了造人的最佳时机。

全能兵王的能力和勤奋都是不容小觑的,沈太太很快就怀上了。顾、沈两家举家欢腾,小豆苗才两个月,家里人就开始张罗给孩子取名字。

而且,大家都很有默契,一致认为这个孩子一定是男孩。也说不出什么确切的理由,就是直觉。

最后,名字是小家伙的爷爷定下的,因为他老爸啥都会开,所以在他的名字里加了一个‘航’字,然后再跟上和姐姐名字中间的那个字,全名沈亦航。沈爸爸为人谨慎,给孙子取名也留会留一手,说如果是女孩就把‘hang’后面的‘g’去掉,叫沈亦涵,既好听,又很有意义。

娃还没出生,名字都定好了。即便到了可以知道孩子『性』别的月份,他们也没问一声,就抱着顺其自然的心情,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是他们爱情的结晶、是沈家的血脉,一家人都会为小家伙的到来感到高兴。

只是,随着孩子的月份越来越大,也一天比一天不安分,不是男孩的可能『性』恐怕很小。

如果真的是男孩,现在就可以预见,小家伙绝对不会是平庸之辈。

倒也是,一般来说,在妈妈肚子里呆足了十个月还不肯出来的娃,没有平庸的理由。

不过,因为折腾了妈妈长达十一个月之久,出生之后一刻也不肯消停,吃得多拉得多不说,吃饱喝足之后还非要妈妈哄着玩,这样的混世魔王行径不受老爸待见是肯定的(儿子是老爸最大的天敌有木有)。

刚满月就睡小床,十个月就断母『乳』,三岁就被赶到姐姐的房间……

摊上一个占有欲强、宠妻无度的老爸,沈亦航小朋友只能自求多福了。

------题外话------

笑笑篇完~

年底了,各种统计报表焦头烂额,先休息一下,下周开始小欢欢,群么,╭(╯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