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046 他真的是兵哥哥

顾家有女不愁嫁 046 他真的是兵哥哥

首先,林柏炎家里的状况他是知道的。这孩子打小就没了父母,跟着奶奶长大,高中还没毕业,奶奶就因病过世,因为家境贫寒,又无人照顾,才在福利中心的保荐下进了部队。

所幸这孩子够努力,也够争气,在部队呆了三年之后,因为表现突出,破格被军科大录取。后来又因为在各种综合考核中成绩优异,加上个人品德也很突出,这才给这段意料之外的奇缘提供了契机。

如果只是这样,顾首长或许不至于这么紧张。真正让他焦虑不安的并不是林柏炎的家庭状况,新时代已经不讲门当户对这些,他也不是那种刻板迂腐的顽固派。

现在他考虑更多的还是摆在林柏炎面前的一次大好机会,不出意外,调派去南海参加特别行动队的名单下周就会决定,以他的判断以及从南海舰队那边传来的风声,柏炎被选中参加这次特别任务的可能性非常大。

一旦这件事变成事实,对柏炎的事业发展无疑会起到极大的推动作用。如果他表现得够突出,晋升之后继续留在南海舰队也不是没有可能。这样一来,他回来的机会也就变得微乎其微。

作为一位父亲,而且是一位打小就把宝贝幺女儿捧在手心里疼爱宠溺的慈父,要他把自己的宝贝交给一个有可能不会回到J市的男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当然,调令的最后决定权还是在林柏炎手上。只要他一句话,也可以不走。只是,这样一来,大好的机会必然会就此错失,因为放弃过这样的机会,以后恐怕也很难有出头之日。

对一个不到26岁的年轻人来说,这样的结果应该不是他想要的。要他为了一段感情放弃这些,似乎也不太公平。相信,如果欢欢知道真相,也一定不会开心。

孩子她爸心里的担心和顾虑叶杉杉都知道,只是,同样是站在长辈的角度,她考虑更多的还是欢欢的感受,“无论如何,我还是觉得欢欢有知道真相的权利。听她说了那么多,我能感觉到那孩子对她也是有感觉的。之所以一直小心翼翼地克制着,可能会调派去南海的事是其中一个原因。但我觉得他考虑更多的还是欢欢和你的关系,我猜,那孩子心里多少还是有些自卑感,加上之前你还特地提醒过他,不准对欢欢有任何特别的想法,他就算对欢欢再有感觉,恐怕也不敢动这个念头。”

“我找他是去保护欢欢的,他应该清楚自己的职责,毕竟他们俩要朝夕相处三天,适时地提醒两句也没错。”当时顾北辰确实没想到欢欢居然会和这个看上去有点闷,也不太会说话的老实大男孩擦出火花,所以,他只给了柏炎提醒。只是,世事难料。照现在的状况来看,好像是他家宝贝女儿陷得更深。

显然,这样的状况会让他更头疼、更左右为难。

“可是你忘了,咱家女儿有多可爱,也低估了这个孩子的魅力。”话说到这里,叶杉杉脸上突然露出几丝怪异的笑。孩子她爸手下那么多优秀的学员,他却偏偏选中柏炎,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一种命中注定。

“你笑什么?”某首长这会儿已经心烦得蹙紧了眉头,看到孩子她妈脸上的笑,还真有点摸不着头脑。

“笑你啊,说到底,今天的烦恼都是你自找的。要不是非要给欢欢找什么保镖,这一切根本不会发生。”唔,顾太太这语气听着怎么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

“我哪知道他们俩会凑成一对。”我要是有未卜先知的本事,何至于如此纠结烦恼。

感觉到某首长的眉头越蹙越紧,顾太太也不敢再笑,“我是想提醒你,有些事还是要顺其自然比较好。事情已经发生,就要有面对现实的勇气。孩子们大了,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做父母的不能干涉太多,也干涉不了,这话不是你经常说的吗,这会儿怎么又跟自己较起劲来了?你是没见到欢欢为那孩子心烦意乱的样子,要是见了,保不准会立马把他绑了送到她面前。”

虽然孩子她妈最后说的那句话带了些玩笑的成分,却说到了顾北辰的心坎上。他这么纠结担心,还不是怕自己的宝贝女儿将来不快乐、不幸福。如果那孩子就是欢欢想要,谁也奈何不了他们。

算了,既然是自己控制不了的事,也必要放在心里磨。柏炎对欢欢到底是什么态度、他会对调派南海特别行动队的任务有何看法暂时都不得而知,要烦也是等这两件事弄清楚之后再细作考虑。

到了后半夜,叶思彤已经沉沉入睡,而且睡着之后一直有好梦围绕。和她的房间只有一墙之隔的主卧房内,她亲爱的老爸却辗转难眠,一直到临近天亮时分才勉强闭了眼,浅眠了一个多小时。

天亮之后又是新的一天,很多疑惑都会得到解答,事情的发展也可能会出现预想不到的变数。

虽然是假期,一家三口也没闲着,身为校长的顾首长没有暑假,周一是必然要去学校的;九十月的结婚季很快就要到来,叶大设计师也很忙;按理来说,毕业之后暂时还没有确定就业方向的顾家二小姐应该没什么可忙。

但刚经历过一次旅行的她带回了好多新奇的礼物,也带回了一大堆光是想想都觉得很兴奋的故事,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飞去姐姐家里跟她一起分享。别看这两姐妹一见面就吵架斗嘴,但无论是遇上高兴事还是烦心事,俩人第一个想到的一定是对方。特别是身为妹妹的叶思彤,对姐姐的依赖最明显,在她心里,姐姐说的话比妈妈还管用。

已经是两个孩子妈妈的顾家大小姐现在家庭事业两头忙,难得有机会关心一下宝贝妹妹毕业后的打算以及感情生活的最新动向,特定请了半天假在家休息,算是特地陪她。

两姐妹从小就爱打打闹闹,但对彼此的心思也有着最为敏锐的感觉,见面没聊几句,顾思恬就瞧出了宝贝妹妹今儿的心情好像和半个月前完全不一样。凭着顾家大小姐的火眼金睛,再加上一点丰富的联想,要猜到重点根本不是难事,“说,这一次出去旅行是不是有艳遇?”

咳咳,这么美好的事你就不能换个形容词么?艳遇什么的,和叶思彤‘小朋友’联系在一起真心不搭。

不过,叶思彤也没否认,而是用一丝疑似害羞的笑给出了含蓄的回答。

唔,瞧着羞答答的小表情,不是fall—in—love才怪。

“快,从实招来,是哪家的孩子?做什么的?多大?身高多少?长得帅不帅?有照片没有?还有……”瞧瞧这兴奋劲,简直比自己挑男朋友还激动。

“姐!”一口气问这么多问题,到底想要她先回答哪一个嘛。

“好,你先回答最后一个问题,有照片没有?”个人资料什么的都是浮云,还是赶紧先看看未来妹夫长啥样最实际。

叶思彤对姐姐的过度激动表示很无语,正好姐夫出了一次长差休假在家,她便毫不犹豫地把他拉过来当靠山,“姐夫你快教训她,都已经嫁人这么久,孩子都快小学毕业了,居然还对未婚男青年这么感兴趣。”

“她感兴趣的可不是普通的未婚男青年,因为可能成为她的未来妹夫,她才会这么关注。你就别跟她计较了。乖乖把照片show出来。”咳咳,听沈大队长这语气,好像比自家老婆对未来妹夫更感兴趣?

“你也要看吗?”到底是什么世道啊,一个大男人,居然也会有这八卦心思。唔,姐夫一定是被姐姐带坏了。

沈延修不置可否,极力忍着笑,认真回道,“帮你做做参谋也不错。”

好吧,反正也不是别人,虽然是八字还没一撇的事,给他们看看也没什么关系吧。

不过,在show照片之前,有些话还是得说在前头,“那什么,我先声明,就目前的状况来说,我们还只是普通朋友,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哦。”

顾思恬丝毫没把妹妹的特别提醒放在心上,“没事没事,男女朋友都是从普通朋友开始的。”看她的表情,大有要把手机抢过来自己找照片之势。

叶思彤似乎有点被姐姐‘虎视眈眈’的表情吓到,也懒得跟她解释,乖乖地找出照片,show给她看,“咯,就是他,是在侧面拍的,可能不是很清楚。”

“哇,从侧面看也很帅气哦,斯斯文文的,不会是老师或是医生什么的吧?”虽然看不到正脸,顾思恬还是表现出了足够的热情和惊叹。

沈延修实在没办法把欢欢跟医生或是老师联系在一起,急忙凑过来接过手机仔细瞧了瞧。

一秒、两秒、三秒之后,他的表情很快就从兴奋期待变成了惊诧错愕。

“怎么了,你认识他?”看到自家老公的表情变化之后,顾思恬能想到的只有这个可能。

“林柏炎?”愣了片刻之后,沈延修不太确定地说出一个名字。

等他说完之后,露出错愕惊诧表情的人很快就换成了叶思彤。而且,看她的表情,明显受到的惊吓更严重。

这也意味着沈延修那句不太确定的疑问句可以变成肯定句。

乖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姐夫的生活圈子里百分之九十都是军人,怎么会认识他?莫非……

叶思彤不敢继续想下去,也没顺着姐夫的话追问到底。

倒是顾思恬反应比较快,心急地拉着老公问道,“你怎么会认识他?”

“你不知道吗,他是爸爸学校的精英学员,上学期综合测评的时候我去评过分,当时他的表现最为突出。”以沈延修的严谨性格,如果只是听说或见过照片,他也不会把林柏炎的名字脱口而出。果然,他和‘未来妹夫’已经有过面对面的接触。

“我就说嘛,他这么会策划安排,反应快、体力也好,一定不是普通人。当时冰冰还有攀岩教练都说他受过正规的军事化训练,我也觉得有点像。后来也认真地向他求证过,可是他回答得很含糊,听着像是否认,我也没追问到底。没想到……竟然是真的。”确定了他的军人身份,也就意味着叶思彤离妈妈和姐姐曾经走过的路更近了一些。可是,为什么她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呢?好像总有个声音在她脑海里回响:这件事没这么简单!

诚然,论机智聪慧和反应力,叶思彤都不如姐姐,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不聪明、反应迟钝。基本信息摆在面前,只要稍加关联,她还是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理出一条基本的思路。

在顾思恬的印象中,总是乐呵呵的小欢欢极少露出这种眉头紧蹙的苦恼表情,这样的异状也让她不自觉地提高了警惕,“怎么了,他是爸爸学校的学员有什么不好么?”

“不是不好,只是……如果他是爸爸学校的学员,他会和我参加同一个活动恐怕不那么简单。”虽然有所联想,但叶思彤还不太敢确定。不过也不怕了,姐姐和姐夫都这么聪明,只要给他们一些基本的提示,相信他们应该能帮着一起寻找答案。

“这话怎么说?”顾思恬并不知道欢欢在参加活动之前的那个小插曲,一时间也猜不出重点。

“一开始爸爸妈妈本来是不同意我去参加这次旅行的,可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爸爸又答应了。当时我以为是妈妈心软,又跑去跟爸爸说了好多好话才让他答应的。现在想来,爸爸会突然改变主意,可能并不是妈妈的功劳,而是他做了一些特别的安排,确定我不会遭遇危险,才点了头。”叶思彤所说的特别安排指的是什么,相信以沈延修夫妇俩的聪明,应该很快能悟出重点。

顾思恬果然没有辜负欢欢的信任,“你的意思是……他是爸爸特地找来跟着你一起参加活动,顺便保护你的?”

叶思彤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征求意见似的看了一眼睿智非凡的姐夫,想听听他的意思。

“考虑到你高中毕业旅行的时候遭遇过那么可怕的意外,爸爸会这么安排也很正常。”沈延修对自家老婆的观点自然是赞同的,而且从他的表情来看,也不觉得岳父大人有这样的安排有什么不妥。

“那……你能帮我确认一下吗?”即便猜测得到了姐姐和姐夫的共同认可,叶思彤心里还是不敢百分之百确定。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听听当事人怎么说。

“要怎么确认?难不成要我去找他当面问个清楚?”沈延修面露难色,似乎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且不说他跟林柏炎根本就不熟,如果没有工作上的需要,贸贸然地找人家问这些总是不太好。更重要的是,如果他们的猜测属实,恐怕也很难从他嘴里问出点什么,毕竟他是受了校长的拜托才会去做这件事,想必也被叮嘱对此事守口如瓶。

“当面问倒不至于,你可以帮忙问问他的联系方式,打电话问也可以啊。”顾家大小姐可是难得糊涂,自家妹妹已经跟人家相处了三天,交换联系方式是必然的事,还用得着沈大队长出面么。

“电话我有啊,可是……我不确定他会不会接我的电话。”把整件事联系起来想过之后,叶思彤似乎有点明白他为什么会刻意跟她保持距离,临别前又委婉地拒绝了她提出的在约见面的要求。说到底,都是因为他参加这次活动的目的不单纯,可能真的没往那个方向想吧。

“怎么回事,只是你对他有意思,他一点表示都没有吗?”如果真是这样,顾思恬恐怕会给‘未来妹夫’先扣十分,身为男人,谈恋爱的时候怎么可以不主动呢!

来之前,叶思彤已经做好了坦白交代的准备,但事情突然有了与想不到的发展,她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乱。坦白还是要的,不过恐怕不能当着姐夫的面,“那什么,姐夫,你能现回避一下吗?”

“行,你们谈,我出去买点东西,顺便去我爸妈家把豆豆和航航接回来。”因为工作的关系,沈延修和顾思恬已经搬出来‘自立门户’,但沈家二老还是很惦记两个孩子,得空就接回去住。今儿两个孩子最喜欢的小姨来了,自然要把姐弟俩接回来乐一乐。

目送姐夫离开后,叶思彤终于可以毫无顾忌,把这几天和林柏炎相处的点点滴滴全都如实地向姐姐做了汇报,“依你看,他对我……到底有没有意思呢?”

“没有意思才怪!哪个男人会吃饱了没事干半夜起来给你捉萤火虫,依我看,这两个晚上他整夜不睡守着你都是有可能的。”顾思恬几乎未作任何思考便给出了肯定的回答,各种细节她并没有太过关注,单是看欢欢一副沉醉其中的表情,就能想象得出当时她和林柏炎相处时的情景。毫无疑问,那就是已经擦出爱火花的男女该有的相处状态。

“既然对我有意思,昨天回来的时候我问他以后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面时他为什么会含蓄的拒绝?”说来说去,这才是最让叶思彤纠结烦心的事。他受了爸爸的特别指派去保护她,于情于理都没什么问题,她也不会揪着这事不放。现在她最想知道的是,他之所以对她这么呵护备至的关照,到底是因为身负重任使然,还是有别的原因。

“呃,你主动约他?”这事发生在单纯的小欢欢身上,还真是让顾思恬大大地出吃了一惊。

“不然呢,都快到市区,他始终没反应,我要是不主动点,他恐怕连再见都懒得说。”其实,叶思彤也没想到这样的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可这世上有很多事都是没办法按常理做判断的,人长大了就会变,总会做出一些之前不会做、也不敢做的事。

“我觉得他可能还是对你的身份有很大的顾虑,怎么说咱爸也是肩戴金星的将军,而且还是他就读军校的校长,他可能觉得自己的出身和你相差太远。又或者,在去之前,爸爸已经特别叮嘱过他,不准对你有非分之想。基于这两点,他就算再为你着迷,也会努力克制。”已过而立之年的顾家大小姐果然洞察力非凡,说话针针见血。

“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些门第观念?”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顾家二小姐是绝对不会允许的!

“话说,你对他到底有了解多少?也许,他的家庭状况和咱家真的相差很远呢?有些差距不是说忽视就能忽视得了的!”时代变了,许多陈腐的旧观念确实有了很明显的改善,但距离彻底消除还有一段距离,顾思恬的担心并不是没有可能。

“两个人在一起,不是互相喜欢、彼此吸引就够了吗?为什么要想那么多?”姐姐说的理叶思彤都了解,只是,了解并不代表赞同和认可。

“有些事,自己没有经历过,还是不要随便下定论的好。既然你有他的联系方式,我的建议是你最好主动致电给他,直接把话挑明,告诉他你已经知道他的真实身份,然后把你心里对他的感觉坦白说出来,看看他到底有什么反应。”顾思恬始终坚信,感情的事不是说控制就能控制得了的。如果那个男生对欢欢动了真情、生了爱意,绝对不会对她的真挚表白无动于衷。

“我不想用打电话的方式,想亲自去找他。”反正爸爸的学校在哪她也知道,到了校门口再给他打电话,应该更有‘杀伤力’吧。

顾思恬点头表示赞同,“这样也好,有些事还是需要面对面的交流才能说清楚。”欢欢打小就是个藏不住事的孩子,这个结要是解不开,她的心情恐怕不会有放轻松的一天。

想彻底解决一件事,就应该有面对它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