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047 强吻他需要踮脚

047 强吻他需要踮脚

两姐妹已经达成了共识。不过,这件事真要付诸实施,还是得好好计划一番。

首先,时间上一定要把握好,怎么滴也得等到老爸离开学校之后再出现。虽然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但在没有把事情彻底弄清楚之前,叶思彤还是不打算跟他摊牌(可怜的娃,已经被妈妈‘卖’了还不自知)。

在顾家两姐妹商量对策之时,她们亲爱的老爸正在和这件事的另一位当事人面谈一件更重要的事。

正如顾北辰之前预料的,今天一到学校就收到了从南海舰队总指挥亲笔签下的一纸调令,四选一的考评,最后被选中的正是之前一致被看好的林柏炎。

虽然调职申请有当事人的亲笔签名,但在事情最后确定之前,还是得再次确认,“调令已经批下来了,按照海事军演的计划,十天之后就要准备奔赴新的工作岗位,有没有问题?”

如果是一周前,林柏炎一定会因为这个大好消息大受鼓舞、信心大增。但,三天前,他认识了一个很可爱的女生,那个女生就住在这个城市,如果调令正式生效,他就将远离这里,可能永远不会回来。更不会有见她的机会。

他以为自己可以很豁达地转身离开,可当这一切真的来临,他才发现,这一切比他想象中难得多。

可再难还是得做决定,无论他多么的纠结不舍,问题还是会存在,不如快刀斩乱麻,尽快做个了结。

所以,犹豫片刻之后,他还是给出了坚定的回答,“没有问题,一定不负校长所望,圆满完成任务。”

“很好,这一次海事军演的规模拉得很大,正是需要用人的时候,你要是能表现突出,必然会受到重用,也不用担心前途和未来发展。”按理来说,听到柏炎给出肯定的回答之后顾北辰应该觉得轻松安心才是。可一想到欢欢可能再也见不到心心念念想着的那个人,他的心却猛地下沉了几分,一股不祥的预感也不自觉地油然而生。

“部队和军校培养了我这么多年,是我该回报的时候了,前途和个人发展并不是最重要的。”林柏炎当然也知道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所以也格外珍惜。

“回报祖国和谋求更好的发展并不矛盾,你是个聪明、冷静的人,相信你一定有能力在这两件事上做出很好的平衡,要对自己有信心。”顾北辰此刻的心情怎一个矛盾了得,一方面,自己的宝贝女儿看上了一个这么优秀的男生,他由衷地为她选男友的眼光感到自豪;可另一方面,因为种种不可避免的客观原因,这段情恐怕连开始的机会都没有,他又觉得无比惋惜。

扪心自问,让两个彼此有感觉的年轻人没有做任何尝试和努力就这样分开,他会安心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只是,为人父母,总是希望自己的子女得到更适合他(她)的。即便是经历了各种风雨、见识过各种大场面的顾北辰也不能免俗。

但他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好不好、适合不适合都得由当事人自己说了算,即便生身父母,也不一定知道自己的孩子最想要的是什么。

被校长叫去办公室谈完话之后,林柏炎又被同期录取的同学们拉到了训练室。虽然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个个都有非凡的本事,但同学们还是由衷地为他能得到这么好的发展机会感到高兴。

二十几位同学,一人只说五分钟也要讲近两个小时,等到热闹散尽,已经是傍晚时分。

正常来说,这个时间顾北辰已经离开了学校,他一走,就该轮到顾家两姐妹出场了。

已经到了学校门口才给人家打电话说约见面的事听上去有点疯狂,也不太符合叶思彤同学的行事作风,但这一切却真真切切地发生了。

昨天分别后,林柏炎也曾经想到过顾家小姐还会给他电话。只是,他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如此之快。以至于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出的名字之后,完全没有做好准备的他直直地盯着屏幕看了近半分钟也没缓过神来。

更要命的是,等他缓过神来,竟然鬼使神差地按了挂断键。真糟糕,天知道她会怎么想。

“什么状况?”看到欢欢一脸错愕惊诧的表情,顾思恬急忙过来探问。

“他竟然直接挂断!”不带这样的,就算要躲,也不用这么直接吧,就不能等手机自己挂断么?

“那什么,可能是太紧张,操作失误吧。”唔,顾大小姐,您是仙女下凡还是咋滴,猜得也太准了吧。

叶思彤也宁愿相信就是这个原因,刚刚窜上来的气很快就压了下去,“那……我再继续打?”

“直接给他发短信吧,告诉他你在学校门口等。”只要手机还在林柏炎手上,用这个方式传达信息比打电话更直接。说完之后,顾思恬还觉得这话不够明确,又让欢欢加了一句,“最好狠一点,威胁说他不出来你就不走!”

“呃,你确定要用这么狠的话威胁他?”和姐姐相比,叶思彤‘小朋友’明显要善良得多。

“你到底想不想见他?想不想跟他把话说清楚?”顾思恬完全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这丫头,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心软。

好吧,这样的质问算是戳到了叶思彤的痛处。想了想,她还是决定照姐姐说的做。只是,在打最后那句话时,打打删删反复了好几次,耗费了近一分钟的时间才按下发送键。

这会儿林柏炎正在盯着手机犹豫要不要打回去,屏幕突然亮起,他的心也不自觉地提到了嗓子眼。

等他将未读信息查看完之后,原本已经提到了嗓子眼的心几乎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她说现在就在学校正门口已经让他大吃了一惊,后面居然还加上一句‘你不来,我就不走’,他的小心脏的,真有点扛不住了。

不过,经历过短暂的错愕之后,林柏炎还是很快恢复了冷静。她说‘你不来,我就不走’,他不敢有任何质疑。无论她突然来找他到底是何目的,他都要出去见她一面。

盛夏的天说变就变,离开住宿楼的时候还能依稀看到即将西下的太阳在云层里冒头,这才走了不到五分钟,豆大的雨点便落了下来。可怜的叶思彤,出门急,手上肯定没带伞;怕被守卫的大叔认出来,不敢进学校的保安处;因为担心他出来看不到人,又不肯回车里等,只能窝在马路对面的一处宣传栏下避雨。

眼看着雨势越来越大,还伴随着不小的风,他要是再不出来,她恐怕就要被飘过来的雨淋湿了。

好在他及时出现了,手上还拿着一把很大很结实的黑色大伞。也算他走运,门卫室经常会放几把雨伞备用,而且都是按壮汉型男士的标准准备,关键时刻还真派上了用场。

走到她面前之后,林柏炎很自然地用自己并不算高大威猛的身子挡在她面前,即便她的头顶有宣传栏顶部的边沿遮挡,他还是把三分之二的伞都给了她。

在等他出来的时候,叶思彤的心情一直焦急,也很不安,甚至有点躁动烦乱,可当他真的出现,她的心情竟然奇迹般地平复了下来。

但,林柏炎此刻的心情却和她正好相反。一路赶过来的时候他的心一直处在几乎快要到达极限的高速跳动状态,可当她的脸再次映入眼帘时,这个极限还在继续刷新。

在这样的状况下,按理来说应该是比较冷静的那个人先开口才对。可是率先打破沉默的却是既紧张又慌乱的林柏炎,“你能找到这里来,是不是意味着……你什么都知道了?”

叶思彤稍稍怔了怔才低低地开口反问,“我知道什么?”好一招高明的借力打力,用的正是时候。

林柏炎好不容易理顺一些的思绪再次被打乱,愣了好一会儿也没做出反应。

倒是叶思彤已经完全找回了理智,很是自然地把伞往他那边推了推,“有你站在我面前,再大的雨也淋不到我,你自己遮好就行了。”

叶思彤的心情为什么会奇迹般地突然变得平静呢?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下意识做出的保护动作。这一次可不是爸爸拜托他来的,他刚才的所有行为都是本能反应。

所以,她更加有理由相信,一起旅行的那三天,他为她做的种种并不完全只是出于保护她的责任。

气氛又陷入尴尬的沉默,这一次打破僵局的是叶思彤,“你会参加这一次的旅行都是我爸的安排,是不是?”

“对不起。”最无奈的三个字,却给出了最好的回答。

“干嘛要说对不起?我爸怎么说也是你的校长,他说的话你不敢不听吧。”这话明显是用开玩笑的语气说的,也意味着叶思彤的心情已经放松到了连她自己之前都没想到过的状态。

林柏炎自然也听出了她的玩笑语气,但这样的玩笑语气并没有让他的心情变轻松,“你特地来找我,就是为了求证这件事?”

“不全是,要求证这件事不需要特地来找你。其实……我是有另一件事想问你。”囧,刚才明明很轻松的呀,现在到了关键时刻,怎么又没用地紧张起来了?

“请说。”即便是在心跳速率已经逼近130的时候,林柏炎依然表现出一贯的礼貌。

“其实,我是想问你,为什么故意躲着我?”唔,在没有完全确定他心意的情况下,说出这番话还真有点心虚。万一人家心里真的没有那种想法,岂不丢脸丢到太平洋去了?

林柏炎本来想下意识地反问一句‘我有吗’,可话已经到了嘴边,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

问这种自欺欺人的问题,比想象中要困难得多。如果他真的这么反问,无疑是在‘侮辱’她的智商。

他迟迟不做出回答,叶思彤倒是安心了些。他不说话,她就当他默认了。这样一来,她也有了更多的底气和勇气继续追问到底,“那……你会躲着我,是因为我爸的关系,还是……觉得我很烦、很讨厌,不想……”

“不是!不是第二种!”这一次林柏炎终于做出了迅捷的反应,而且反应的速度之快就连他自己也没想到。

傻丫头,他怎么可能烦她、讨厌她呢。天知道他要鼓起多大的勇气才敢假装没事地跟她说‘我可能没空’之类的婉拒之言。

看着他激动得近乎语无伦次的表情,叶思彤突然很不厚道地笑出声来,这一次应该不只是默认,而是间接承认了吧。不讨厌的同义词就是喜欢,唔,他心里对她应该是这种感觉。对,一定是!

所以,接下来应该可以问他为什么会因为她爸爸是校长的关系而躲着她的了吧,“既然不是第二种,你倒是给我说说看,我爸是你们学校的校长跟你躲着我有什么关系?”

刚才的冲动打断只是林柏炎偶尔为之的灵光乍现,当她的问题越来越直接、越来越细,林柏炎还是无言以对。

好吧,也许这个问题有点太犀利了,要给出完整的答案,恐怕三两句也说不完。等了近半分钟他还是没有开口,叶思彤决定问一个可以用一两个字回答的问题,“这个问题可能让你有点为难,下面我问一个简单一点的。那个……如果不是我爸特别拜托你照顾我,你还会对我这么好吗?”

这个问题够简单了吧,只要回答‘会’或者‘不会’就行。

对林柏炎来说,这显然不能算是个问题,他几乎可以不做任何思考给出回答,“会。”

严格来说,他为她做的很多事都已经超出了校长的拜托,在做这些事的时候他也没有想太多,只是觉得该这么做便情不自禁地做了。

“你……如果不是我,而是别人,你也会这么做吗?”简单的问题继续,只是问出这个问题后,叶思彤的心情明显比刚才要紧张得多。囧,如果他依然回答‘会’,她的小脸要往哪儿搁呀。

如果只是想快刀斩乱麻,林柏炎应该毫不犹豫地继续说‘会’才是,可面对她充满期待的表情,以及那双一眼就能望到底的清澈眼眸,他完全没有撒谎的勇气。

只是,要他坦荡荡地说‘不会’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最终,他可能还是会让她失望,“无论是因为原因对你这么照顾,三天的旅行结束,一切也都结束了。”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是什么意思?莫非你是想说就算我已经知道了真相,你还是会继续躲着我?”刚刚过去的几分钟对叶思彤来说就像坐了一次刺激的过山车,从低谷倏地冲到顶端,再从顶端急速下落,坠入谷底。再这样折腾两次,她都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继续追问到底的勇气。

“我很快就要被调去南海工作实习,下周就出发。”这一次不是刻意逃避,而是真正的别离。

而且,极有可能一别就是永远。这也是林柏炎为什么会如此决然斩断‘情丝’的主要原因。

“什么时候的事?”对叶思彤来说,这个消息无疑又是一枚重磅炸一弹。

“今天刚收到的通知。”林柏炎只知道将实情据实相告,却没有想过这个正被冲到情绪笼罩的傻女孩会对这番话有怎样的理解——

“是我爸爸的意思?因为不希望我们有继续发展的可能,所以故意把你调到很远的地方去实习工作?”得说,叶思彤同学的胡思乱想的本事和她亲爱的妈妈当年相比真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然,因为有顾首长偷偷摸摸做了这么多她不知道的事情在先,她会有此联想也完全正常。

林柏炎被她莫名其妙的怪异想法吓得不轻,急忙解释,“你误会了,申请早在一个多月前就递交上去了,只是今天才刚得到批复,最后签字的人也不是你父亲,这事可以说跟他毫无关系。”

“那……如果一个月前你就认识我,你还会递交去南海实习工作的申请吗?”咳咳,这话题转得也太快了点吧!问这个问题之前,到底有没有仔细考虑过?

林柏炎显然也没料到她会突然问这个,被问住自然是情理之中的事。

叶思彤很快就意识到这个问题有点唐突了,脸上也不自觉地飞上了两朵红晕,“那什么,如果你觉得为难,可以不用回答。”囧,一定是脑子抽了,怎么会问出这么莫名其妙的问题。

“我不想回答并不是因为这个问题让我为难,而是因为我不喜欢回答假设性的问题。这世上没有如果,一个月前我们还没机会认识对方,不是吗?”假设性的问题不好回答,但同时也是最容易回答的。因为如果的事永远不会变成事实,结果也变得毫无意义。

好吧,既然他不喜欢回答假设性的问题,就问他点现实的,“那……你调去南海工作是永久性的,还是暂时?”

“这个问题……我恐怕暂时还没办法回答你。”现在林柏炎自知道去南海对他来说是个不容错失的好机会,而且这件事已成定局,不可能改变。至于以后,他没想那么多,而且有些事也不是他想就能成的。

他的声音一向很轻,但即便是低而轻的声音,依然透着不甘的无奈。在他深邃的黑眸里,可以清楚地看到浓浓的不舍,以及怎么也隐藏不住的缱绻深情。

像是受了某种神奇力量的驱使,叶思彤突然鼓起勇气说出了一句自己都没有想到的话:“如果……如果我愿意等你,你还会以工作调动为理由继续躲着我吗?”

如果我愿意等你?对林柏炎来说,这几个字的杀伤力远比‘我喜欢你’来得更为猛烈强劲。

这一次,他真的被吓得不轻,仿佛已经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他依然保持着刚才的表情,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虽然久不开口,但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是在沉思,而不是沉默。

但,即便是沉思,也得有个限度。女生已经鼓起勇气主动表白,正所谓此消彼长,勇气上来,耐性自然就会变差,“即便我愿意等你,你还是不肯给我、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林柏炎早就看出了她的不耐烦,只是,要做这个决定对他来说实在太难太难,“我……我并不是最适合的选择,你还可以、也应该拥有更好……”

经历过刚才的大胆表白之后,叶思彤也变得越发‘疯狂’,“我不要更好的,就要你!”不过,说完之后,她还不忘弱弱地加一句,“当然,前提是你也愿意。”

有时候林柏炎真的非常怀疑她的身体里是不是住了两个叶思彤,一个疯狂大胆的,冷不丁就会说一些话、做一些事把别人也把自己吓到;另一个却是单纯害羞的,脸带红晕的样子就像情窦初开的初中生。

他当然愿意,一千一万个愿意。只是,他不敢也不想做自私的人,“跟我在一起,你不会快乐,更不会幸福,我甚至连最基本的照顾和保护都不能给你。”

俩人隔得如此之近,叶思彤不可能感觉不到他眼中隐忍的无奈,只是,能感觉到并不代表她会认命地接受,“所以……一直以来都是我在自作多情?你对我感觉并不是我想的那样?”

“对不起。”虽然这三个字毫无意义,却是林柏炎唯一能想到的回应之词。

“林柏炎是个胆小鬼!”叶思彤同学的‘双重人格’又来了。

别看小丫头个头不大,真要爆发起来,威力真不是一般的惊人。

在她惊人的爆发力面前,林柏炎的努力隐忍也在一点一点瓦解崩塌。

她说的没错,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胆小鬼。可他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怎么能允许自己和这个词联系在一起,“如果我真的像你一样勇敢,你的生活可能会彻底改变,我怕将来你会后……”

怎么回事?他虽然不算高大,但身高也有178,可就在刚才,他竟然被一个比自己矮18公分的小女生强吻了?!

要知道,她必须踮脚才能做到!

------题外话------

新年第一天是个好日子,小欢欢发飙了,小林同学被强吻了~

祝各位亲新年快乐,蛇年行大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