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048 你得对我负责

上校的小夫人

虽然只是蜻蜓点水般地触碰,持续的时间也只有短短两秒钟,却足以让两个人脸瞬间爆红。

要命,原来只是最表面层次的肉碰肉都会脸红成这样。(咳咳,是你们俩太纯洁好吧。)

“那个……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的字典里没有后悔这个词。”囧,明明刚才很有气势的呀,疯狂过后,居然一秒钟变小白兔,而且还是羞得不敢抬头的小白兔。

她连这么大胆疯狂的事都敢做,林柏炎要是再继续‘矫情’下去,可不敢再自称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等我下周去了南海,你可能很久很久都看不到我,也没关系吗?”

“我可以自己攒钱,凑够了路费就去看你啊,虽然大部分时间要在海上工作,但总会有上岸的时候吧。而且,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回来的,就像我爸和我姐夫当年做的那样。”诚然,对男人来说,事业的发展确实很重要,但那并不是生活的全部。

除了事业和工作,感情和家庭也是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就算不是她,未来的某一天,他也会为别的女人安定下来。所以,叶思彤对这一点并不担心。

“那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要怎么办?”她是打小就被很多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小公主,连最基本的生活自主能力都不完全具备。这样的她,理应找一个能时刻陪在她身边的男生悉心呵护着。可惜,在短期内,他并不能给她这样的照顾和保护。

“什么怎么办?我有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和姐夫,还有外婆和小舅舅,就算你不在,也不怕没人照顾我。”叶思彤‘小朋友’果然还只是个没长大的大孩子,在她看来谈恋爱和家庭生活是没有任何矛盾的。

“可是……你已经22岁了,总有一天要离开家独立生活。”被那突如其来的一吻刺激得‘茅塞顿开’之后,林柏炎已经开始规划未来的生活,他不仅想了很多,而且想得很远。

“嗯,我明天就去找工作。”已经正式大学毕业,叶思彤对自己的未来自然也做了一番安排。

“然后呢?”但,林柏炎却觉得有了初步安排还远远不够。大学毕业出去找工作是一定要的,但在他看来,自己养活自己并不算真正的独立。

“然后……就是一边工作一边等你啊。”刚才不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吗,干嘛还要人家再重复一次。

“可是,我觉得这样并不算真正的长大。”虽然现在还有父母在身边照顾着,但父母终有一天会老去,到时候别说照顾孩子,恐怕连自顾都不暇。所以,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要自立,离开父母独自生活是必须的。

一起出去旅行的这三天,林柏炎对她的生活自顾能力已经有了基本的了解。她是一个极度需要被照顾、做家务的水平仅停留在刷锅洗碗水平上的大小孩。如果有他在,即便她什么都不会也没什么问题。可现在的实际状况是他马上就要离开,而且回归之日遥遥无期。让她尽快学会一些基本的生活技能也变得尤为重要。

“你的意思是……希望我找到工作之后搬出去住?”对叶思彤来说,这可是一个不小的难题。要知道,即便是念大学,她也没有住校。活了22年,她还没有离开父母超过一周。现在突然要她搬出去住,对她来说,不仅是不小的难题,也是巨大的考验。

“我只是提个建议,最后做决定的还是你自己。”虽然这些建议都是为了她好,但林柏炎从来没有想过逼她做不愿意、不喜欢做的事。

“等等,你刚才说了这么多,是不是意味着你已经答应……”囧,答应什么呢?难不成要直接问‘是不是已经答应让我做你的女朋友’了吗?

她总是在别人认真谈事情的时候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让人‘哭笑不得’的话,经过这几天的相处,林柏炎对她的此项特性已经有了基本的了解。所以,他可以在最快的时间内作出回应,“初吻都被你偷走了,你得对我负责。”

面对她的认真和专情,他真的狠不下心说NO。而且,他也知道这次机会一旦错过以后可能就不会再有。所以,只能豁出去。为了她,也为了自己,大胆地赌一次!

偷?囧,要不要用这么‘狠’的字眼!

等等,他刚才是在说初吻么?可是,他都已经25岁了呀,居然还留着初吻,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咳咳,和你老爸相比,小林同学已经算正常了好吧。

这丫头一向不擅长掩饰情绪,在林柏炎面前表现得尤甚。心里那点小心思才刚冒出头,就通过流转的眼波清楚地传到了他眼中,“你在笑我?”

“我……没有啊。”呵呵,说话都开始吞吐了,还敢狡辩!当然也不能算真正的狡辩,你的初吻一直留到现在,她觉得庆幸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取笑!

“你可以取笑的,如果不是因为认识胆大的你,还不知道要留到什么时候去。”

“其实我的胆子一点都不大,还不是被你逼的。”你马上就要调派到很远的地方去,我不胆大一点,也许这一切就真的彻底结束了。

她说得轻松,猜不出真假,林柏炎却把这番半真半假的话听进了心里,“对不起,是我不好。明明是我先动的心,而且我是男人,应该由我先开口表白心意才是。”

“谁说这种事一定要男人先开口的?”叶思彤却不以为然,“而且……你凭什么确定先动心的人是你呢?”

林柏炎当然不会直截了当地告诉她,当他第一眼看到她神采飞扬的笑脸时就为她深深地着迷。一方面是不想让她太得意,另一方面也是想把那种奇妙的感觉珍藏在心底。

最后,他只是轻轻地笑了笑,见雨势渐小,便收了伞放在一旁,然后不自觉地向她走近了一些,怎么也看不够似的紧盯着她的眼睛,就好像要把她的脸烙进心里那般专注。

暧昧的气氛透着别样的温馨,爱的火焰透过俩人的眼睛迅速蔓延,这个时候似乎应该发生点什么才正常。

可偏偏有人不想让这对可怜的小情侣如愿,正当两只手无限接近,马上就要握在一起时,叶思彤包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而且音量还特别大,想不去关注都不行。

因为这通意外来电,叶思彤心里的粉红泡泡也瞬间破灭。

唔,是谁啊,这么不厚道,居然在这个时候打来‘坏’人家的好事!

拿出电话一看,原来是跟她一起来的姐姐,这会儿顾家大小姐正坐在停在路口的车子了干着急。这丫头,真是不让人省心,都去了这么半天,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无论是不是顺利,总得给她回个信吧。

听到姐姐的声音,叶思彤可不敢再‘抱怨’,急忙向她汇报好消息,“姐,已经没事了,你要是有事就先回去吧。”唔,不知道这算不算过河拆桥呢?‘死皮赖脸’地求着人家陪你一起来,说是心里没谱想招惹壮胆。现在事情都解决了,就想赶紧把人家打发走,不带这么‘绝情’的!

“我先回去?这里可不好打车,等一下你要怎么回?”顾家大小姐还是蛮有大将风范的,知道自家傻妹妹这会儿正在兴奋头上,也不跟她计较。只是,就算一切进展顺利,也不能有他万事大吉吧。这里可不是市区,而且就快要到吃完饭的点,哪能把她一个人丢下。

正处在极度兴奋状态的叶思彤确实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听姐姐这么一问,她才想到问林柏炎,“那个……你是不是马上就要回去了?”军校和一般大学不一样,即便是暑假期间,也不可以招呼都不打一声随便离校。来之前,她也没有事先打招呼,他可以说毫无准备,天知道他到底还能在这里呆多久。

虽然她的问题听起来毫无来由,但林柏炎还是一眼就看透了她的心思,“没事,我还有几天离校假期没有休完,等一下回去跟指导员打声招呼就可以走了。不过,十二点之前一定要回来。”呵呵,十二点之前必须‘回家’的规则不是只适合女生哦。

听他这么一说,叶思彤悬起的心很快就放回到肚子里,“姐,回去的事你不用担心啦,他会送我的。”虽然他没有直接说,但刚才那番话应该可以这么解释吧。

“现在是什么状况?都说清楚了?”虽然能从欢欢的讲述中感觉到她和那个叫林柏炎的男生确实是情投意合,但在来之前,顾思恬还是做好了面对困难的心理准备。她甚至想过如果欢欢处理不好,必要的时候恐怕还得由她亲自出马才行。却不想,事情居然进行得这么顺利,别说亲自出马,就连帮忙想办法出招的机会都没给她。

“嗯,说清楚了。”虽然刻意压低了声音,却不难从她的语气里听出充满幸福和甜蜜的欢喜雀跃。

“说清楚了就好,既然你不想跟我一起回去,我也不留下当电灯泡。不过,我好歹也专程给你当了一回司机,走之前怎么也得让我见见他吧。”下午已经看过照片,而且手机像素高,拍得很清楚,但顾思恬还是觉得亲眼看到本人的感觉更真实。

呃,现在就带他去见姐姐,这样好吗?虽然对顾家的各位成员来说,林柏炎算不上陌生人,但他现在的身份不同了呀,无论姐姐有多迫切,还是得先问问当事人的意思吧,“那什么,刚才是我姐送我过来的,她的车子就停在前面路口,不知道你介不介意……”

“等我两分钟。”从校门口去教务处大楼来回要走近十分钟,确实挺耽误事的。思量片刻之后,林柏炎还是决定打电话给指导员,反正他也没做什么坏事,也不担心事后接受详细调查。

在林柏炎打电话给指导员报备的时候,叶思彤已经给了姐姐答复。不过,考虑到姐姐的霸气和犀利,有些话得事先提醒,“那,我先把丑话说在前头哦,等一下见了他只是打声招呼就行,不准问东问西。”

“放心啦,这孩子一看就知道是个老实人,我不会欺负他的。”呵呵,这年头要找像林柏炎这么老实本分的年轻人可不容易,身为姐姐的顾思恬只会为妹妹找到一个这么好的对象而高兴,怎么可能欺负他。而且,这个可怜孩子有小欢欢欺负已经够‘可怜’了,她不忍心再雪上加霜。

林柏炎很快就打完电话回来,走之前,他还是细心地随身带了一把伞,虽然这会儿雨已经停了,但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再下,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只是,他和叶思彤都没想到这把伞居然成了顾家大小姐调侃的重点,“没见过谁第一次正式约会带一把大黑伞做道具的,我说,你们俩不是打算用散步的方式一直把这条路走完再去坐车吧?”

讨厌,之前是谁不会欺负他的?这才过了几分钟,居然就变卦了!

当然,顾家二小姐也不是省油的灯,“我就乐意跟他轧马路,你管得着吗?”

两姐妹剑拔弩张地对视着,看状况好像要大吵一架的样子,林柏炎急忙站上前,把气鼓鼓的某人拉到一边,“跟姐姐说话不可能这么没礼貌。”

面对林柏炎时,叶思彤很快就换上一脸乖巧可爱的表情,“我跟姐姐闹着玩呢,我俩打小就这样。”

看着自家傻妹妹收放自如的‘变脸’表演,顾思恬笑得越发欢快,“哟,我们家小欢欢啥时候学会变脸绝技了?”

要真放开了胆跟姐姐斗嘴叶思彤也未见得会输,但现在不是在家里,而且身边还站着一个他,斗嘴什么的,在这里发生还说不太合适,“好啦,人已经带来给你看了呀,你可以安心回家了吧?”

斗嘴的时候一定要两个人都进入状态才有趣,现在已经有一方主动举了白旗,顾思恬也没了兴致,“走之前,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你和小林这事呢,是你自己回家跟爸妈说,还是我要我帮你?”

“当然是我自己回去说。”对叶思彤来说,这件事几乎可以算得上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转折,既然已经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自然没有遮掩的必要,跟爸妈坦白也该列入计划之中了。

顾思恬也觉得这事还是由欢欢自己去说比较合适,“行,爸妈可能会有点意外,你得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考虑好再说。我先走了,Bye—Bye。”

“知道啦,我又不是三岁小孩。”爸妈打小就最疼自己,所以,叶思彤并没有把姐姐说的话太当回事。

但,她不在意,并不代表另一位当事人也跟她一样豁达。顾家大小姐的车子很快就渐渐远去,林柏炎的视线却迟迟没有收回。顾家大小姐刚才说他们的父母可能会有点意外,对此,他深表赞同。因为对她们的母亲一点也不熟,他不敢妄测,但可以肯定的是,顾校长那一关恐怕没那么容易过。

回过神来之后,叶思彤很快就发现了林柏炎的情绪异常,“你怎么了呀,干嘛盯着远处发呆?”

虽然这件事是必须面对的,但林柏炎还是不忍心扫她的兴,“没什么,你还没吃晚饭吧,这附近有一家很厉害的拉面馆,要不要吃?”她的肚子不经饿他是知道的,再怎么也得先把肚子填饱了再找机会说。

真不愧是资深吃货,一说到吃的,立马来了兴致,“是清真的么?我喜欢吃羊骨熬汤做汤底的拉面。”

“老板不是回民,但他们也提供羊骨汤,而且用料很足,调味也保持了原滋原味。”很多时候林柏炎都觉得,对食物充满浓厚兴趣的她才是最最可爱的。

“那赶紧吧,你一说我还真有点饿了。”说完,兴奋的小吃货已经不由自主地握紧了他的手,动作之自然让人很难想象这是他们俩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牵手。

刚才林柏炎一直在担心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过得了她父亲那关,可在看到她热情洋溢的笑脸、触到她柔软的小手之后,心里的那点不安和自我怀疑竟然顷刻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也许他不够好、也不一定是最适合她的人,但能让她笑得这么开心,也是一件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不是吗?

做父母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自己的孩子过得开心和幸福,如果他可以每天都让她这么开心,顾校长和顾夫人应该也会愿意把他们的宝贝女儿交给他吧。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林柏炎顿时有种‘满血复活’的感觉。她的笑既是他的目标,也是他的动力。相信在不久的捡将来,这也会成为他的责任和义务。

在认识他之前,叶思彤一直以为谈恋爱一定要如胶似漆地腻在一起说一些肉麻的情话才算甜蜜。可是现在他们只是手牵着手在刚刚下过雨的马路上漫步,从头到尾没有说上半句和肉麻沾边的话,有时候甚至没有明确的话题。但在到达目的地时,俩人心里却在想同一件事:时间怎么过得这么快,还没说上几句话呢,怎么就到吃饭的地了?

可能是感觉到对方心里想的事就是自己心里的想,俩人很有默契地相视一笑,然后不约而同地开口道:“不知不觉竟然走了快半个小时!”一路上都是用散步的速度缓慢行走,怎么会过得快呢。只是因为有她(他)陪在身边,根本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才会有这样的错觉。

一人一碗羊肉拉面,一碟煎得两面金黄的锅贴水饺,一段懵懂却真切的爱情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顾家二小姐是个嘴刁的吃货,一般的食物很难得到她的真心赞赏。但,因为是和他一起吃,食物的味道对她来说也变得不那么重要。

有句广告词怎么说来着,人生就像一场旅途,不必乎目的地,重要的是沿途的风景以及,看风景的心情。虽然不完全适合,但后半句话却是叶思彤此刻心情的最佳写照。

吃饱喝足,外面又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小雨,面馆的顾客也不是很多,这样的清幽环境确实非常适合谈一些很严肃、很重要的事。

只是,这么重要的事,该从哪里开始呢?

唔,还是先说点不太重要的事做铺垫吧,等心情稍微放松一些之后再切入正题,“那个……你下周才会出发去南海是吧?”

“是,时间已经订好了,下周三出发。”距离现在还有不到十天的时间,就在几个小时前,林柏炎还在感慨为什么是下周三而不是这周三,可现在他的心情和几个小时前正好相反。为什么是下周三,而不是下下周三呢,为什么不能让他把最后一个暑假休完才正式开始实习。

“那……我还是等你走了之后再开始找工作吧,你走之前,我想多抽点时间陪陪你。”唔,说得这么直接,会不会显得自己太不矜持啊?

距离自己离开还有近10天的时间,她就已经开始表现出不舍。想到这里,林柏炎的心里还是有点难受。他现在还在,她可能觉得没什么。一旦他离开,回归之日遥遥无期也就成了必须要面对的残酷事实。而且连基本的联系无法保障,想见不能见,满腔思念无处倾诉,她要怎么办?

想到这里,他还是觉得让她保持正常的生活节奏比较好,“最近几天会有在南海工作过的教官来我们学校讲课,白天基本上没什么机会离校,你还是可以按照之前的计划做自己该做的事。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在我离开之前找到一份自己喜欢又不会太累的工作。”有了工作的寄托,想他的时候应该不至于那么难熬。

得说,林柏炎确实是一个心细如尘的好男人。知道自己还不够好,而且有些‘好’是无论怎么努力也弥补不了的。

所以,他会先把自己的好发挥到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