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050 我就是认定了他

上校的小夫人 050 我就是认定了他

林柏炎同学是个腼腆害羞的大男孩,但面对她的主动和热情,身为男人的他自然不能无动于衷。

小心翼翼地抱着她温存片刻之后,他终于鼓起勇气轻轻抬起她的下颚,在她的眼睑上印下轻柔一吻。

囧,居然吻她的眼睛,看他的‘傻样’,一定不知道吻这里代表什么意思。

好吧,既然他不知道,就让她这个半吊子老师好好教教。

当林柏炎还在犹豫,要不要继续往下,亲亲她的翘鼻子时,她的唇已经缓缓靠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他的脸上轻吻了一记,因为速度太快,林柏炎几乎毫无反应,等他有了感觉,她的唇已经飞快地离开。

看着他一愣一愣的呆滞模样,叶思彤突然换上一脸严肃表情,一本正经地训话道,“不要摆出一副好像被占了便宜的表情好吧,你刚才吻我的眼睛,不是想暗示让我吻你吗?”

“吻眼睛还有这个意思?”看吧,林同学果然是个纯洁的孩子。而且,他似乎对这个话题非常感兴趣,“那……吻鼻子代表什么意思?”他刚才还想往下来着,幸亏没有继续,不然又要闹笑话。

“吻鼻子的意思是……还想见你。”唔,好想亲亲他有型的翘鼻子,可是身高有差距,踮起脚尖恐怕也够不着。

没关系,有他呢。高高在上的他只需要微微低头,就可以轻松地亲到她的可爱的鼻尖。

你有多想再见他,他就有千百倍的想见你,这轻轻的一吻显然不足以表达他内心的浓情挚爱。

叶思彤并不知道他刚才有继续亲她的打算,还以为这个吻是自己求来的,多少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不用想啦,明天就能再见面了。”

“还要等十几个小时,已经很久了好吧。”没用的他还没分别就开始疯狂地想她,可以想象,接下来的十几个小时,可能会显得格外漫长。

他都等不了,急性子的叶思彤自然更没耐心,“你明天早上几点上课?”

“八点,怎么,你要赶过去看我?”明知道不可能,林柏炎还是忍不住想逗逗她。

一听到八点两个字叶思彤就傻眼了,八点起床还可以考虑,要坐近一个小时的车赶过去看他恐怕不太现实,“那什么,那个点我还没起床呢,只能给你打电话。”囧,即便只是打电话也要调好闹钟,不然肯定起不来。

“不用了,你安心睡到自然醒,中午有一个半小时的午休时间,我打给你。”要做顾家女婿的人,没点宠妻的自觉是不行的。看看林同学,就连让她早点起床都舍不得。

“那……我尽量吧。”虽然不上学的时候在八点之前自然醒有点困难,但今时不同往日,说不定会因为心有牵挂而改掉一些不好的毛病呢。

林柏炎笑着点了点头,“我们上课的时候不允许开机,要是没能在八点之前醒来,之后也不要再尝试,安心等我中午打给你,嗯?”

“好。”唔,还是他细心啊,什么情况都想到了。

“那……你现在可以安心回家了么?”不知不觉又过了五分钟,她要是再不回去,顾夫人的电话怕是要来了。

“你先走。”我都已经到家门口了呀,难道还怕我出什么事不成。

林柏炎却只是笑笑,却没有要转身离开的打算。

看样子他是不打算让她如愿了,好吧,就顺从你一回,“那我回去了,你回学校之后给我发个短信,我看到短信才会安心睡觉。”

林柏炎本来还想跟她说声晚安,既然还有短信报平安,这一声晚安应该可以免了。最后,他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然后目送她转身离开。直到她的背影完全消失,他才转身离去。

从分别的地方到小区大门只有不到十五米的距离,但就是这短短十五米,叶思彤却走了近一分钟。

三步一回头,一分钟能走到已经算不错了。

八年前的某个秋日夜晚,这里也曾经发生过类似的场景。当时,还是个初中生的叶思彤以‘偷窥者’的身份亲眼目睹了那一幕。时隔近八年,类似的戏码再次上演,只是,这一次她成了故事的主角。

当年的她只以为看了一场好戏,回家之后还迫不及待地向妈妈汇报。亲身经历过之后,她终于能明白姐姐当时为什么会这么舍不得离开一个人。

原来,这世上真有命中注定这回事,总会有一个人可以让你念念不忘,希望一天24小时都跟他在一起。

只是,不是每个人都有幸遇上属于自己的这个人。

还好,顾家两姐妹都遇上了。虽然有相似的开始,但,摆在她们面前的路却完全不同。

磨磨蹭蹭回到家,距离10点半的临界点只剩不到5分钟。这会儿顾太太已经拿出了手机,正打算给大女儿打个电话问问,欢欢一整天都在那边,她什么时候离开的,笑笑应该最清楚。

屏幕锁还没打开,身后便传来她家宝贝女儿孩子气的甜腻声音,“妈,我回来了。”

看了一眼欢欢手上拿着西西米甜品屋的纸袋,顾太太很快就猜出了重点,“又跑去吃宵夜了?”

叶思彤也不否认,拉着妈妈在沙发上坐下,把纸袋里装的甜点摆出来,殷勤地递上叉子,“您最爱的芒果布丁,今儿打特价,买二送一。”

“无事献殷勤!”虽然西西米的芒果布丁确实很棒,但顾太太还是觉得小女儿今儿的举动有点反常,“说,是不是又闯祸了?”

妈妈果然是最了解女儿的人,叶思彤也不打算拐弯抹角地做一些无谓的铺垫,干脆直奔主题,“妈,我想跟您说件事。不过,您要先答应我,听了之后不准激动。”

一般来说,越是这样提醒,越是会事与愿违,不知道小欢欢能不能打破这个规律。

“什么事,你说。”因为对女儿将要汇报的事一无所知,顾太太表现得还算冷静。

“那什么……我刚才是去吃了宵夜,不过不是和姐姐一起。”虽然已经做好了坦白的心理准备,但总不能一开口就说‘我交男朋友’了吧,找点事过渡一下还是有必要的。

“那是和谁一起?”问出这句话事,叶杉杉心里其实已经有了大致猜测,这么问一句只是想得到确切的回答。

叶思彤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拿出手机,把刚刚跟某人合拍的照片翻出来给妈妈看,“咯,是和他一起。”

虽然上次走透明栈道的时候也曾经拍过一张略显亲密的照片,但和这张相比显然是小巫见大巫。合照的姿势倒是其次,更重要的是俩人的表情,这一次应该不只是分在一组的合作拍档这么简单了吧。

“你们俩……这算是在一起了?”叶杉杉似乎早就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也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惊诧和意外。

叶思彤老实地点了点头,“我今天下午去找了他,把事情都说清楚了。”

“今天下午去找了他是什么意思?”听到这里,叶杉杉再也无法保持刚才的冷静。照现在的状况来看,事情的发展似乎和她预想的有很大的偏差。欢欢突然跑去找那孩子,是不是意味着她已经知道了所有的真相?

得说,顾太太现在才考虑到这一点显然有点反应迟钝,如果这两个孩子真有发展的可能,这件事迟早要败露,只是看她家欢欢到底怎么看而已。

“就是去了爸爸的学校啊。”这个回答可是够干脆了吧,没有说他的学校,而是直接说爸爸的学校。

担心被证实,叶杉杉的脸色多少还是有些不自然。不过,看欢欢的表情还算冷静,应该没太把小林是她爸的爸学生这件事放在心上,想必她心里更关注的应该是现在和未来,所以才没有揪着过去的事不放。

也罢,既然她什么都知道,也不用小心翼翼地藏着掖着,“我跟你爸也是因为太担心你才会找……”

叶思彤已经猜到了妈妈想说什么,不等她说完便心急地开口打断,“我知道的,您放心啦,我又没有因为这件事不高兴。相反,我应该感谢您和爸爸才是。您想啊,要不是因为爸爸找了他去保护我,我们根本没机会认识,之后的一切也不可能发生。”

说到底,这段天赐的良缘都是爸爸亲手送到她面前的,虽然一开始的动机有点不够‘光明正大’,却给她带来了一个足以改变一生的巨大惊喜。打小就是乖宝宝的顾家二小姐怎么会因为这件事跟最疼她、宠她的爸妈置气呢。

“你没放在心上就好。”听欢欢这么一说,叶杉杉悬起的心这才放下,“既然你特地去找了他,也跟他把事情都说清楚了,想必他要调派去南海舰队参加实习的事你也应该也知……”

“嗯,我知道。”叶思彤再次出言打断了妈妈,只是,这一次的语气明显要平和许多,“我们已经商量好了,他只管安心去执行新的任务,我会安心在家等他。”

顾家夫妇真的一直把欢欢当成小孩子看,这会儿听到女儿心平气和地说出这番话,身为母亲的叶杉杉竟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丫头不是最怕寂寞、最怕闷的么,怎么会如此冷静平和地接受一段可能会长期两地分居的感情?

“你可要想清楚了,他这一走,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而且,听你爸的意思,如果他表现好,会一直留在南海也是有可能的。长时间看不到他,你真的没关系吗?”自家女儿的性子没人比叶杉杉更清楚,虽然一直以来都是孩子她爸不太看好这段关系,其实她自己心里也是一点底也没有。

还是那句话,那孩子再好再优秀,如果不能时刻陪在欢欢身边,这一切都将失去意义。

“有关系也没办法,谁让……我就是认定了他呢。”叶思彤同学倒是很认命,而是她的认命是甜蜜且充满期待的,不带半点无奈和哀怨。

“你爸差不多快要做完事了,我去叫他出来,看看他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认定二字都说出来了,看来欢欢这一次应该是下定了决心。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叶杉杉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乱,这个时候她非常迫切地需要把家里的主心骨搬出来。

“等一下啦。”叶思彤眼疾手快,飞快起身拦在妈妈面前,“先不要跟爸爸说。”

“为什么不能跟他说?怎么说他也是我们家的一家之主,他有权利知道。就算不是为了听他的意见,先让他知道有这回事也好啊。”后半句话还真有点没底气说,顾首长心里早就跟明镜似的,即便不主动汇报,一切风吹草动都别想逃过他的耳目。

“我又没说不告诉他,只是想得到妈妈的赞同和支持嘛。”虽然从表面上看爸爸才是顾家的一家之主,但顾家的每一个成员都知道,妈妈才是这个家里真正能左右全局的大领导。这一点叶思彤可是一直当成真理般铭记在心,任何事只要过了妈妈这一关,离成功就不远了。所以,叶思彤才会如此紧张迫切地想先得到妈妈的肯定和支持。

看着欢欢一脸紧张的神情,叶杉杉只能放下去把她爸爸叫出来的念头,拉着她语重心长地叹道,“妈妈不是不想支持你,只是担心这个决定做得太仓促,你们毕竟只相处了三天时间,对彼此的认识和了解都不太……”

“妈,时间根本不是问题好吧!”叶思彤本来就是个急性子,碰上这么要紧的事,耐心完全不够用,这已经是她第三次打断妈妈的话,“如果我没记错,爸爸妈妈好像只见了一次面就定了婚约。姐姐和姐夫也是,没相处几天就各自带回家见家长,领证结婚也就不到一个礼拜就解决,怎么到我这儿就不行了?”

欢欢说的话句句都是事实,叶杉杉被堵得哑口无言。半晌才悠悠地叹气道,“妈妈跟姐姐都自立得早,性格相对比较成熟,可是你……”

“哦,您是想说已经大学毕业的我还是个幼稚的大孩子是不是?”叶思彤又一次打断了妈妈的话,这一次她的语气里除了心急之外又多了几分委屈。

“倒不至于说幼稚这么严重,只是……我和你爸都觉得你还是比较适合找一个能时刻在你身边照顾的男孩子。”虽然叶杉杉的话已经尽量委婉,但其实表达的意思和欢欢想的也八九不离十。

“我可以照顾好自己的,只是……您和爸爸没有给我机会。”独立也是需要有先决条件的,如果总是有人不自觉地为她安排好一切,想独立也成了空谈。

这话算是说到了点上,但已经疼她宠她成了习惯,要父母突然放手什么都不管,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已经长大了,我和你爸也不会再像以前一样什么事都替你安排好。你要是想独立,我们一定会支持。只是……学会独立生活跟找一个现役军官做男朋友完全是两码事,刚开始你可能觉得没什么,等到时间久了,你能挨得住?”

说到底,叶杉杉对自家宝贝女儿还是没什么信心。孩子大了,要独立、学会自己照顾自己都是必须经历的过程。可是,如果独立最后变成孤独,相信没有哪个父母会放心得下。

“没试过,您怎么知道我不行呢?”其实,叶思彤心里也没什么底。但,在决定和林柏炎在一起之前,她已经做好了面对困难的心理准备。即便前路坎坷,她还是想试着挑战一下自己。

“傻孩子,妈妈不是有意看轻你。只是想到几乎快要预见到的种种考验,心里还是有些不忍。”父母都是这样,只要是自己能力所及,总是想尽量给孩子最好的照顾和保护。在他们不能给的时候,自然希望有人能替他们继续。

但,就目前的状况来看,欢欢看上的这个男孩子似乎并不能很好地完成这个任务。

至少,现在还不能。而且,什么时候能做到还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你要是一直这么想,我恐怕永远都长不大了。”妈妈的担心和顾虑叶思彤都能理解,只是,能理解不代表赞同,站在不同的角度看事情、有不同的立场,要达成共识恐怕还需要更多的沟通。

虽然这一切来得有些突然,但不得不承认,找到心灵寄托的欢欢较之以前确实成熟了许多,也冷静了许多。而这一切的改变都是那个叫林柏炎的男孩子带给她的,爱情果然是通往成长的最佳捷径,叶杉杉也越来越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那你的意思是……就是认定了他,即便将来遇到比他……”

“不会的!不会有人比他对我更好!”叶思彤似乎已经神经过敏成了习惯,总是不自觉地想要打断妈妈的话。

当然,除了心急之外,对妈妈有足够的了解也是她一再出言打断的原因之一,再没耐心也要能猜到她想说什么才能打断吧。

看着欢欢一脸笃定的表情,叶杉杉突然想到了二十几年前的自己。当年的她不也是不顾妈妈的质疑,笃定地认为这世上再也不会有人比孩子他爸对她更好么?

原来,EQ也是会遗传的。也许,真的是她太看轻欢欢、把事情想得太严重了。

为了消除妈妈的疑虑,叶思彤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她和林柏炎共同拥有的储蓄卡拿了出来。

“这是什么?”叶杉杉当然认得这是一张银行卡,但她不记得欢欢什么时候在这家银行开过户,所以才会有此疑问。

“他给我的,说是给我创业用。”说到这里,叶思彤的脸上终于不可自控地露出了甜蜜和自豪的笑。

“创业?”短短的十几个字,却透露出了两个重要信息。从叶杉杉的表情不难看出,最让她吃惊的并不是这张卡是小林给的,而是欢欢打算用卡里的钱去做什么。

“呃,您不是应该更关注他为什么会把银行卡交给我么?”显然,叶思彤有点被妈妈关注的重点‘吓到’。

“你先给我解释一下创业是怎么回事。”事实上,在欢欢没有毕业之后,叶杉杉就已经帮她打点好了工作的地方,而且还不止一个,还心想着有三个选择,怎么滴也有一个是她喜欢的吧。只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快,没想到才刚毕业的黄毛丫头居然有自己创业的打算。对叶杉杉来说,这才是今晚最大的‘惊喜’。

“创业就是……自己当老板,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啊。”这样的解释够通俗,也够直接了吧。呜呜,不知道妈妈会怎么想呢,会不会觉得她是脑子被门夹了才会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

“自己当老板?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野心?”看到自家宝贝女儿终于成熟,叶杉杉也倍感欣慰,只是,她成长的速度也太快了点吧,怎么感觉像是有人给她下了蛊似的。

“我没有想要当很大很大的老板啊,只是想开一间小店,做自己喜欢的做的事。”叶思彤不厌其烦地一再强调‘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因为这话就是从妈妈那里学来的,她相信,妈妈不会否定自己曾经说过的话。

“就算是开一间很小的店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以为就凭你的满腔热血和一张银行卡就能成功?”这孩子,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还是咋滴,说话做事怎么越来越没谱!

“不止这些,还有他的支持啊。如果您和爸爸也愿意支持我,我会更有动力。”自己当老板的种种困难叶思彤也有了心理准备,她的态度已经很明确,无论结果如何,都要尽力一试,只要努力过,总不会一无所获。

“这主意是他给你出的?”又是精神支持,又是经济援助,这事八成跟小林有关系。

感觉到妈妈似乎也开始对他有意见,叶思彤急忙解释,“才不是,是我很早以前就有的想法。只是……因为有他的支持,我才敢下定决心去做。”

“不行,这事一定得找你爸出来商量。”这丫头居然说要自己开店当老板,就她这不爱操心的性子,能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