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065 出来混迟早要还

上校的小夫人

顾家夫妇俩似乎是有意等名正言顺的女婿上来打招呼,难得一见地已经过了十点还在客厅里呆着。

叶思彤也丝毫不觉得意外,一开门就甜甜地喊,“爸爸妈妈怎么这么晚还没回房休息?”

这还用得着问么,肯定是在等你们小两口回来呀。

“你哥刚打电话回来,所以多坐了一会儿。”回话的是顾太太,虽然是接着女儿的话回答,但她的视线却一直盯着站在女儿身旁的乖女婿。

此时此刻,这个‘乖’字用在她家女婿身上似乎不太合适。都已经进门近半分钟,还没开口打招呼,这样的行为应该算不上乖吧。

收到岳母大人的眼神提醒,林柏炎这才自觉地向前迈了两步,谨慎却无比诚心地开口:“爸爸、妈妈。”

上一次叫这两个称呼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他几乎已经快要淡忘一回家就能看到父母坐在客厅里等自*?己的感觉。对他来说,这两个词不只是单纯的称呼,还意味着很多。

从今天开始,他就不再是一个人了。不仅有会和他相伴终身的妻子,还有会拿他当亲儿子般疼爱的父母。虽然,父母前面要加一个‘岳’字。但他相信,岳父岳母给他的关心和照顾绝对不会比亲生父母少。

守了这么半天就是为了等这一刻,顾首长和顾太太终于可以安心回房休息了,“总算又了LE一桩心愿,以后就当这里是自己家,我们就是你的家人,不要再像以前一样客客气气的。”

嫁也好,娶也罢,只要俩人成为合法夫妻,其他都不重要了。

“我会的,也请您和爸爸放心,我会把欢欢看得比我的生命还重要,一定会尽我所能给她最好的。”承诺的话即便不说二老心里也清楚,但林柏炎还是觉得当着二老的面认真地表个态更有诚意。

“这话我们记下了,你最好能说到做到。”顾首长难得在家里摆起了‘官腔’,虽然女婿是个万里挑一的好男人,但自家女儿就这样被这小子‘拐’了去,做父亲的,心里多少会有些小小的不悦。

林柏炎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某个心急的小女人便沉不住气了,“我相信他!”

顾首长一脸无奈地轻叹一口气,侧过身对着孩子她妈抱怨道,“你看看她,才刚结婚胳膊肘就开始往外拐。”

类似的事情顾太太当年也做过,所以,她一点也不觉得女儿胳膊肘往外拐有什么不对,“女孩子家都是这样的,你自己也是过来人,最清楚不过了。所以啊,还是别当着女儿的面给女婿摆脸色了。”

“就是就是,别忘了,您自己也是别人家的女婿哦。”虽然亲外公去得早,还有外婆在呢。想必妈妈当年也没少在外婆面前偏袒老爸。还是古话说得好啊,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行,你们有理!”顾首长自知一张嘴说不过母女俩,也不想跟她俩细争辩,“不早了,小林明天还有很多事要做,别腻歪太久。”

“知道了,爸爸妈妈晚安。”唉,老爸的脾气好像还没完全散呢。之前经常听人说女儿结婚之后最伤感的其实是父亲,以前叶思彤是不太相信这个说法的,亲身经历过之后,也不由得她不信了。

顾首长已经转身朝主卧房方向走去,顾太太却没有乖乖跟上,而是笑盈盈地走到了女儿女婿面前,“小林明天放了学还是可以申请离开学校的吧?”

“可以,您有什么事让我去做?”迟钝的孩子,就不能往好的方向想么。

“这话说的,你后天就要走了,我怎么可能惦记着让你做事。我是想,除了我们,你在这里也没有其他亲人,明天放学后还是过来一趟,正好欢欢她哥明天回来,再把她姐姐姐夫叫上,大家一起吃顿饭,就当给你饯行了。”从今天开始,小林就算是真正的顾家人了,临走前,当然要让他好好感受一把家的温暖才行。

“是,我会尽早赶过来,又让您费心了。”这孩子真是不长记性,刚才还特别叮嘱让你把这里当成自己家,这才过了几分钟就忘记了。

“不用这么麻烦,到时候跟欢欢她爸一起回来就行了。”顾太太一脸无奈,实在是拿这个老实女婿没办法,现成的顺风车不坐,难不成还要挤公车过来么。

叶思彤也非常赞同妈妈的建议,“就是,跟爸爸一起回来多方便啊。明天早上我先跟他说一声,你记着点时间,下午直接过去找他就行。”

“这事就这么说定了,明儿我休息一天,做多点菜等你们回来。”顾太太是个爱热闹的人,这样的特别的日子,希望一家人能聚在一起好好乐一乐的心情也格外强烈。

看着岳母渐行渐远的背影,林柏炎忍不住揽过老婆,低头在她眼角轻轻地吻了一记,“谢谢你。”

“为什么呀?”无端端的,突然这么客气,叶思彤实在跟不上他的思维节奏。

“以后,我不仅有你,还有这么多家人。”而且他们还对我这么好,这所有的福气都是你带给我的。

“再过几年……还会有更多。”虽然你已经有了我,也有父母和哥哥姐姐,但我们毕竟和你没有血缘之亲。不过,等以后我们的孩子出生,情况就不同了。他(她)是我们的骨肉,身上流着你的血,那一份牵挂也最最特别。

林柏炎当然知道她想表达什么意思,只是,想到在几年后会有一个可爱的小宝宝跟在他们身后叫爸爸妈妈,心里多少会有些感动。百感交集之下,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只能伸手揽她入怀,什么也不说,就这么静静地拥抱着。希望时间能过得慢些,再慢些。

翌日,依然延续了最近几天的酷热火辣,只是,很多人的心情却和这火热的天气正好相反。

对顾家人来说,今天可算是一个‘喜忧参半’的日子。喜的是,他们家的天才儿子继当年提前一年参加高考高分被军校录取之后,又提前一年拿到了硕士学位,终于可以回G市安定下来了。

但,在他们家儿子回来的同时,昨天才刚成为他们家女婿的小林同学又要走了。而且,和他们家儿子之前在军校念书有固定的寒暑假不同,小林离开后他们要面对的是一次归期不定的漫长分别。

回来之前,顾思凡还想着这次回来先放松几天,好好在家陪陪爸妈,让二老高兴高兴。却不想,老妈并没有表现出他预料之中的兴奋和开心,“妈您是不是不舒服,怎么看着闷闷不乐的?”

“还不是为欢欢的事。”儿子打小就比其他孩子懂事,在他面前,顾太太从来都是毫无保留。

“她都已经结婚了,而且对象还是爸爸亲自挑选的,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一想起这事顾思凡就来气,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想他还在上幼儿园的时候就找到了想要相伴终身的人。结果呢,居然被活了二十二年却一次正经恋爱都没谈过的妹妹占了先。

“也不是不放心,只是想到小林这一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怕欢欢一个人扛不住。她打小就粘人,你是知道的,身边没个贴心的人照顾着,还要搬出去住,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坚持下去。”做父母的,到了一定的年纪就会不自觉地染上‘杞人忧天’的毛病,总是有操不完的心,顾太太也不免俗。

“依我看,欢欢就是被您和爸爸惯坏了。就跟悦悦她爸妈一样,总把她当孩子看,不给她自立的机会,她怎么可能长大?”顾家公子果然是遗传了老爸的优良基因,好多想法都和他不谋而合。

“我也就是随便说说,她做这些决定我跟你爸还是支持的。”就因为儿子跟他老爸太像,很多时候,顾太太都没把儿子当儿子,总是会不自觉地用在他老爸面前说话的语气应对,囧。

“话说,姐姐当年突然闪婚我倒是不意外,怎么这样的事也在欢欢身上发生了?”最早‘谈恋爱’的人居然成了最晚结婚的那个,顾家公子真是各种伤不起。

“这事说来话长,归根结底,都要怪你爸,这孩子是他找的!”虽然还是假装愤然地用了‘怪’字,但现在顾太太心里已经没了半点抱怨,有的只是庆幸和感恩。

“如果是爸爸亲自把关,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我倒是没想到欢欢喜欢的是这种型。”虽然不在同一所军校读书,但因为在某些专业领域曾经有过交流,顾思凡对林柏炎这个名字以及本人都不陌生。这样一个不善言辞、少年老成的‘闷葫芦’会成为他的妹夫,这事他还得好好消化一下。

“这种事说不好的,一旦看上就觉得他什么都好,就像着了魔似的。当然,这孩子也确实不错,性格沉稳、心地善良、做事有担当,欢欢的小孩子性格,就该找个这样的。”呵呵,当着儿子的面这么下狠心地夸奖女婿,就不怕儿子不高兴么?

所幸她家儿子豁然大度,反正夸的也不是别人,他也不会跟老妈计较这些,“我不过是随便问问,既然欢欢这么喜欢他,爸妈对他也没什么不满意,我当然会毫无保留地接纳他成为我们的家人。”

“你别顾着说妹妹,欢欢的终身大事定下来之后咱们家就剩你还是一个人,既然这一趟回来就不打算再走,是不是也该早点把小悦悦给我娶回家了?”也不怪叶思彤生来就带着风风火火的急性子,这一点可是百分之百遗传自她亲爱的妈妈。哪有这样的心急的妈妈,儿子才刚过法定结婚年龄,就催着他早点成家立室。

话说回来,顾太太会这么心急也情有可原,谁叫她家儿子这场马拉松似的恋爱谈的时间太长呢。

“这事我说了不算,您家儿媳妇刚大学毕业,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现在满脑子想都是怎么开创新事业,哪有心思想这些。”听顾思凡的语气,对早婚的事他是不抵触的。谈了这么久的恋爱,早就知根知底,而且早早地就下定了决心,除了她谁都不要。结婚不过是让这段关系更有保障,也算是给这段关系做一个很重要的了结。

自家儿媳妇可是打小看着长大的,她的‘弱点’全都在顾太太心里记着呢,“这一点不用担心,等一下你去把悦悦接来,她要是见欢欢结婚了,肯定心痒。”

“人我可以去接,如果她真的被刺激到,想要快点结婚,我也可以如她所愿。不过,她爸妈那边要是有什么意见,可要交给您去处理。”沈家和宁家就这么个宝贝孙女(宁家大少爷生的都是儿子),两家人宝贝得跟眼珠子似的,她去C市是念大学这几年,两家的老人和她亲爱的爸爸妈妈几乎每个月都会有人飞过去看她(至少一对)。这才刚满二十一岁就要嫁人,就算悦悦她爸妈舍得,她亲爱的爷爷奶奶和外公外婆也未必肯。

顾太太对此并不担心,“他们会有什么意见?既然生了女儿,就应该预料到会有这一天。”可怜她嫁了两个女儿才‘换’回一个儿媳妇,算来算去也是‘亏’,说起来都是同病相怜之人。

咳咳,顾太太您的记性最近退化得也太厉害了点吧。别忘了,您家欢欢不用嫁出去哦,如果真要认真算,您又多了半个儿子,可算是捡了个大‘便宜’!

顾思凡没话说了,心里闷闷地想,要生孩子的话,还是要儿子比较好。如果是女儿,肯定长得像孩子她妈,这么漂亮可爱的女娃嫁到别人家里去,光是想想都好舍不得。(要说性急,顾家公子也不遑多让有没有)

因为是老妈特别交代,顾思凡也不敢怠慢,把行李收拾一番之后便驱车离开家,直奔沈家而去。

只是,他没想到,这会儿他亲爱的女朋友并不在家,而是去了欢欢开的小店。这丫头也是标准的吃货一枚,一听说欢欢开的店是卖吃的,午睡都直接省了,直接杀了过去。

不用猜也知道,欢欢结婚的事她已经抢先一步知道了。至于这件事有没有刺激到她,得见了她本人之后才能见分晓。

“欢欢不仅自己开店当老板,还结婚了。”因为同时被这两件事刺激到,沈家小妞的心情还处在极度亢奋之中。

“所以呢?”虽然两件事都来得很突然,但顾思凡同学的反应依然如常,冷静得就好像听说对街又开了间商铺似的。

“我也要自己开店当老板,还有……我也要结婚。”说后半句话的时候,某人的语气明显弱了许多。有宁家的强大财力做支持,她想开店当老板要比欢欢容易得多。但后面那件事能不能成,她说了可不算。

“那……你是更想开店当老板呢,还是更想结婚?”这两个年龄相仿的小丫头几乎是从小打闹到大的,绝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拿对方寻开心的机会。最近几年,因为小悦悦跟着哥哥去了C市念书,也没那么多时间相处,好不容易才把她盼回来,叶思彤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都想。”这丫头倒是一点也不含糊,回答的那叫一个干脆。

顾思凡本来还想帮着她呛欢欢两句的,听她这么一说,什么脾气都没了。

虽然自家哥哥脾气古怪,说话还有点阴阳怪气的,除了小悦悦,其他女生见了他都不敢说话,但叶思彤一点也不怕他,“哥,你也表个态嘛,人家小悦悦迫不及待想嫁给你了呢。”

顾思凡没有搭理妹妹的挑衅,转向自家小姑娘问道,“至于这么迫不及待吗,我又不会跑,眼里看不到其他女生,心里也容不下别人,你着急个什么劲?”

“我本来是不急的呀,可是……欢欢是你妹妹耶,她都结婚了,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小悦悦终于把话说到了点上,为什么会这么急呢?归根结底,还是受了刺激。

顾思凡被某人理所当然的表情弄得哭笑不得,“到底哪里奇怪了?你别忘了,我只比她早出生十分钟好吧!”就因为这个原因就要急着结婚,也太离谱了吧。再说了,也没哪条法律规定妹妹结婚之后哥哥就要跟着结吧。

沈家小妞虽然打小就古灵精怪,嘴皮子功夫是从来不输别人的,可只要面对他,她的伶牙俐齿就会自动打结,就好像被施了魔法似的。唉,所谓的一物降一物说的就是他们俩吧。

“不结就不结,反正我爸妈和爷爷奶奶他们也舍不得这么早把我嫁出去。”虽然说不过他,但小悦悦还是很会给自己找台阶下的。

“我又没说不结,只是不想这么急,更不想看到别人结了婚就跟着凑热闹。”小笨妞,像跟屁虫似的跟在我后面这么多年,怎么一点也没学乖。

“也不完全是凑热闹啦,一年前我就想过这件事了,只是……我们还在念书,暂时没时间考虑这些。如果说出来肯定会被骂,所以没敢跟你说。”呜呜,结果就被小欢欢抢在前面啦。本来还想着早点嫁到顾家可以‘逼着’她叫嫂子的,现在她先结婚,什么都不用想了。

咳咳,这是什么逻辑,该叫嫂子还是得叫,和谁先结婚有啥关系?

“噗……”在旁边的当了半天观众的叶思彤终于忍不住破了功,“一年前你才刚满二十好吧,这么心急到底像谁哦。”虽然子言阿姨当年也是刚踏出校门就进了结婚礼堂,可毕竟年代不同了呀,而且,她和哥哥的终身大事早就是板上钉钉,也不用急在一时吧。

沈家小妞毫不示弱地反击回去,“五十步笑百步,两证妇女没资格笑我!”哼,你自己还不是刚拿了毕业证立马就把结婚证领了,有什么资格笑话我。

小悦悦只是顺着欢欢的话这么随口一说,却一不小心戳到了她的痛处,“我的情况和你们不同啊,你们从小到大就一直在一起,就连读大学也选在同一个城市,哥哥这一次回来已经打算安定下来,以后更不用担心会分开。可是……他明天就要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呢。”

虽然有些咋咋呼呼的,但在顾思凡多年孜孜不倦的‘教育’下,沈宁悦同学关键时刻的反应力还是不错的。说错话,首先想到的一定是道歉,“对不起哦,我……我把这事忘了。”

“没事啦,妈妈和姐姐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我也一定可以。”这话叶思彤已经当着不同的人说过,现在又重复一次多少有些自我安慰之嫌。但,她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虽然欢欢嘴上说得轻松,却不难从她脸上看到点点愁绪,一时间,沈宁悦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气氛突然变得有些怪异,顾思凡忙站出来给自家小姑娘解围,“妈妈今天买了好多菜,只有她一个人在家里忙,店里要是没有其他事的话,我们早点回去帮帮她的忙。”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等冰冰拿传单回来确认过之后就回去。”店开起来之后在家里陪爸爸妈妈的机会就少了,叶思彤也想抓住有限的时间多尽量在家呆着。

兄妹俩和顾家的小儿媳妇回到家时他们亲爱的姐姐已经到,有这个标准的贤妻良母在厨房打下手,基本没这几个‘小孩’插手帮忙的机会。

跟妈妈和姐姐打过招呼之后,叶思彤便被小悦悦拉回到房间,“快,给我看照片,手机上存的太不清楚,我要看大的。”

叶思彤没好气地白了一脸兴致盎然的某人一眼,“诶,你早就是名花有主的人了,干嘛对其他男人这么有兴趣,小心我向哥哥告状哦。”

小悦悦丝毫不受威胁,“我才不会对他有兴趣呢,只是很好奇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能让你这么快就下定决心嫁给他。”

“他可能没有哥哥那么聪明睿智,也没有姐夫那么高大帅气,但在我心里,他是最好的。”是最好,也是最特别的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