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067 男人会惦记的事

上校的小夫人· 067 男人会惦记的事

终于如愿以偿听她亲口承认,林柏炎却不打算就此放过她,“我怎么觉得你比我还惦记?”

虽然偶尔也会有一点小冲动,但到目前为止,林柏炎还没有真正动过想吃人念头。在他的计划中,这件事应该是在他回来安顿好之后才会发生的。

却没想到,他还没有想到的事她已经想过了。听她的语气,绝对不是一时冲动的心血**。

“你才惦记呢!这种事……都是男人惦记的好吧!”可恶,人家都是为了他着想,他居然还恶人先告状。

“我就算会惦记也是放在心里,不像你……”

叶思彤没想到他居然盯着这事不放了,果断伸手捂住他的嘴,“别太过分哦,再说我要改变主意啦。”

林同学果然经不住威胁,乖乖闭了嘴。如果她真有这个心,他自然是没理由拒绝的。她刚才说的很对,男人对那件事始终还是惦记的。要真是一点这方面的心思都没有,恐怕得找找原因了。

小两口又抱着温存了片刻,不知不觉,已经过了晚上十点,距离他离开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在外面散步近一个小时候,顾首长和顾太太也回来了。

按理来说,这个时候应该让女儿女婿好好地缠绵悱恻一番,依依不舍地道个别才是。但,身为过来人的他们却觉得过分的缠绵和依依不舍对分开后的情绪恢复非常不利。

这个时候不如来个快刀斩乱麻,本着长痛不如短痛的心理,尽快把女婿‘赶走’。最好是,在他离开时,不要当着欢欢的面说再见。

所以,回来的时候,顾首长特地想了一个应对的招数。

见岳父岳母回来,林柏炎自然要出去跟二老客气两句,就当是最后的告别,把保证的话和道别的话一并说了。

叶思彤本来是想着一起出去的,却突然接到姐夫的电话,一开口就神秘兮兮地说有很重要的事跟她商量。

“奇怪,有重要的事也应该是姐姐跟我说才对呀,你们家啥时候轮到姐夫当家做主了?”没大没小的丫头,居然敢在电话里挑衅已经升了四个星的沈大校。

电话那端的沈延修一个不留神就被噎了一下,不过,这点打击也不至于把他的火气刺激出来,“我们家确实是你姐当家做主没错,这事也是得到她批准之后我才敢安排。”因为受了岳父大人的特别交代,沈延修并不急着讲重点,明显有故意拖延时间之嫌。

您是不急,可有人着急啊,人家孩子还想赶紧出去和老公一起陪爸妈说会儿话呢,“别拐弯抹角了,到底是什么事?”

“小林明天要从我们空训基地出发的事你知道吧?”这话听上去似乎切入了整体,但其实还只是在铺垫。

“嗯,听说了,所以我不能去送他,等一下送他离开之后要过好久好久才能再见面。”一说起这事,叶思彤的语气里明显平添了几分伤感。

“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想,我可以帮你安排。”虽然空训基地有这样那样的规定,但沈延修同志好歹也是个大领导,稍微通融一下还是能让她进去送别的。

“真的?”铺垫了这么久,终于说到了正题上,叶思彤的心情当下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我可以帮你安排进集合点,但是你能看到他,他看不见你,有没有问题?”作为过来人,沈延修也不禁心生感慨,隔着一道单向玻璃,明明只有不到五米远的距离,玻璃那边的他却不知道她就在眼前,光是想想都觉得好伤感。

“可以啊,能亲眼看着他离开也好。”说起来,俩人都已经正式成为夫妻,叶思彤还从来没有见过自家老公真正的军人样(领证那天虽然穿了军装,但毕竟场合不对,感觉也不一样)。如果明天真能去,一定可以看到他英姿飒爽的威武一面,也算了满足了制服控的‘恶趣味’。

“那我明天早上顺路过去接你,记得早点起,我八点左右就会经过。”小林他们九点半就要出发,要保证在九点之前赶到是必须的。

“放一百二十个心,这点自觉我还是有的。”要命,人家明明已经是大人了,为什么他们总是拿她当小孩子呢?

“嫁人了果然不一样啊,之前那个爱赖床的小欢欢彻底不见了。”为了给岳父争取时间,沈延修竟难得一见地跟小姨子开起了玩笑。

重要事宜敲定之后,叶思彤觉得这通电话已经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知道就好,以后不准再拿我当小孩子,别忘了转告我姐。那什么,没其他事了吧?”

小丫头急着要挂电话,沈延修也没理由再忽悠她,“没事了,你赶紧的,抓紧时间跟小林道别去。”

挂了电话之后,叶思彤完全是三步并作两步地赶到了客厅。可是,当她出现时,客厅里只有爸爸妈妈在。

“他人呢?”不会是去洗手间了吧,一声不吭就这样走掉,实在不像他会做的事。

“回去了。”顾首长倒是干脆,连个铺垫都没有,直接跟女儿说了实话。

“为什么呀?都不跟我说一声就走?”太可恶了,他到底想干什么呀。不告而别什么的,最讨厌了。

“我让他走的。”顾首长一脸平静地继续在女儿伤口上‘撒盐’。

叶思彤本来还想继续问为什么的,可这三个字已经到了嘴边,却又硬生生吞了回去。爸爸无论做什么事一定有他的道理,问了也是白问,不如等他自己解释。

知道女儿现在心里一定不好受,这个时候就该轮到顾太太出马了,“先过来坐下。”

叶思彤乖乖走过去,像只可怜的小猫咪似的靠在妈妈肩上,虽然极力忍着,眼中还是渐渐泛起了泪水。

顾太太随手抽了张纸巾递给女儿,语重心长地开口道,“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让他先走的原因。”

当着我们的面哭,我们还可以给你安慰、让你依靠。如果是在他面前掉眼泪,你要他怎么能放心离开?

接过纸巾擦了擦已经滑落到脸颊的泪水之后,叶思彤很快就明白了妈妈说的理由到底是怎么回事,“知道了,您和爸爸都是为了我好。”

“没事了,乖,不哭了哈。凡事总会有第一次,慢慢就习惯了。”虽然很难,但却是成长必须经历的考验。

刚才还在抱怨姐夫总拿她当小孩子,这会儿又被妈妈搂在怀里轻声细语地哄,叶思彤又开始担心自己会长不大,急忙抹了眼泪,努力挤出一丝笑,“我没事,只是……一时有些伤感。”

“不用觉得不好意思,这也是人之常情,妈妈当年送你爸爸离开的时候也是这样。”虽然不至于说他一转身就开始掉豆子,但心里觉得难过、不舍是肯定有的。

妈妈难得说起她和爸爸的过去,叶思彤也来了兴趣,“那……爸爸也会像他一样偷偷离开么?”

“会呀,而且还不止一次这么做过,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会教小林这么做?”呵呵,肯定是有过类似经历才会给他支招嘛。

顾首长也不否认,“其实都是你妈教的,这些招数都是她想出来我跟着做而已。”

“不用这么谦虚啦,爸爸一直是很懂浪漫的人,这一点我从小就知道啊。”不管是谁想出来的招,重要的是这事最后成了一段很美好的回忆。时隔二十几年,想起来还是觉得很甜蜜呢。

“浪漫不浪漫的并不是最重要的,风花雪月最终都会回归平静,两个人在一起踏踏实实的过日子才是要紧。”顾太太当然知道孩子她爸是个懂浪漫的人,但最吸引她的显然不是这一点。

叶思彤同学的伤感来得快去得也快,虽然眼眶还有些湿湿的,但心情已经豁然开朗了。自打她决定把自己的未来交给林柏炎以来,她心里就一直把爸妈当成‘奋斗’的目标。今天,她觉得非常有必要当着他们的面表达一下自己的愿望,“等我和柏炎像您和爸爸这么大年纪的时候,如果能有你们一半的幸福,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傻丫头,为什么只要一半?就算要希望,也应该是希望将来比我们更幸福才是。”这孩子,该说她什么好呢,只要一半就满足了,对自己也太没信心了吧。

“爸爸妈妈就是幸福的典范和模板,有一半已经很厉害了。”叶思彤却依然坚持,反正她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幸福要靠两个人的努力,不是嘴上说说就行的。真正的考验就要开始了,一定要比以前更勇敢、更坚强才行。”顾首长在边上候了半天,一开口就是‘训话’。当然了,即便是训话,语气还是蛮温柔的。

即便如此,叶思彤还是觉得有点‘委屈’,“人家都已经把眼泪擦干了,还训话!”哼,可别小看我,怎么说我身上也流着您的血啊,坚强、勇敢什么的,都会有的。

一家三口坐着聊得不亦乐乎,从小时候的趣事一直聊到当初为什么会选中小林去当保镖。渐渐的,愁绪彻底散去,三个人脸上都露出了好像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笑。

顾家公子送完小媳妇回来,看门进客厅正好看到这一幕,“不是刚刚才把妹夫送走么,你们怎么笑得这么开心?”

叶思彤对某人阴阳怪气的模样表示非常不爽,“我又不是你家小悦悦,离了老公就活不成。既然已经当了军嫂,必须学会用轻松的心态面对分别。”

顾思凡难得一见地被妹妹堵的没了脾气,“行,希望你能把这样的斗志继续保持下去。”之前顾思凡怎么也没想到被一家人宠着长大的小欢欢居然也会成为军嫂,不过,照现在状况来看,小丫头适应得还算不错。

至少,比他家小悦悦强多了。想当年,他刚离开家那会儿,某个傻丫头哭得眼睛都肿了,过了好几天都没消。后来他实在看着心疼,赶紧在c市帮她联系好了学校,让她也和他一样,高二念完,直接上大学。

在c市念书的这四年,至少能保证一个月见一次面,相比欢欢和林同学,已经算幸福了。

有顾思凡加入,一家人忍不住多聊了一会儿,不知不觉间,时间已经过去了近一个小时。

这会儿林柏炎已经回到了学校,犹豫片刻之后,还是决定给她发一条报平安的短信:‘已经安全回到学校,勿念。晚安,想你。’想你二字后面还跟了个红心图案,虽然很不符合他的性格,却让某人暖心不已。

虽然倍感暖心,叶思彤还是出手如闪电地回了一句:‘可是我一点也不想你!ps:这是惩罚,谁让你招呼都不打一声偷偷走掉的。’

看完她回复的短息,林柏炎几乎可以想象得出她此刻的表情。岳父大人果然是料事如神,避开了当面道别的伤感,有些事确实会变得不一样。当时他还有些犹豫,担心她会更伤心。还好,他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

再说了,有岳父岳母陪着她呢,再难受她也一定能挺过去。

今夜月正圆,却是个带着伤感的别离之夜。过了今夜,他们的人生将会翻开新的篇章,未来,一定会越来越美好。

虽然做了一整夜奇奇怪怪的梦,叶思彤还是在闹钟没有唱歌之前自然醒来。才刚过七点呢,还来得及准备一件特别的礼物让他带走。

沈延修开车经过顾家所在的小区门口时,他家小姨子已经等候多时,车子才刚停稳,她就开始抱怨,“说好的八点,现在都八点过两分了,你的时间观念也太不强了吧!”

咳咳,又不赶时间,连两分钟也要计较,果然是念夫心切啊。

上了车,叶思彤先把一个包装很精美的盒子交到姐夫手上,“等一下帮我转交给他,就说是我一大早送到你家去的。”要当老板了,心思果然谨慎了不少,拜托别人帮忙之前会尽量把可能遇到的问题都考虑到。

沈延修本来还想调侃她两句,见她一本正经的样子,最后还是把到嘴边的话忍了回去。对欢欢来说今天无疑是很特别的一天,还是不要去招惹她的好。

按照计划,林柏炎一行会在九点整集合,进行一些简单的交代之后,九点半正式登机,起航飞往距离g市近一千公里之遥的南海。这个距离,军用航线直飞,也就是一个小时的事。

站在单向玻璃前看着窗外集结在一起的士兵们,叶思彤心里还是泛出了几丝愁绪。现在,他就站在距离她不到十五米远的地方,很难想像,再过一个多小时,他就要在一千公里之外的地方落地,真正的分别终于要来临了。

做完自己的本职工作后,沈延修很快就回到了观察区内,“东西我已经托人交给他了,还有十分钟就要集合登机,现在是自由活动时间,允许用受控制的无线通讯工具联系,你要不要跟他说两句?”

“姐夫你今天是不是做错事被姐姐骂惨了,怎么有这种不负责任的建议?”人家是一番好意,某人丝毫不领情也就罢了,居然还出言调侃。

“我的建议怎么不负责任了?”聪明睿智的沈大校暂时还没缓过神来。

“你也说要用受控制的无线通讯工具才能跟他联系了,这样一来不是暴露了我现在所处的位置么?”说好是偷偷来送行的,要是被他发现,岂不是要前功尽弃?

沈延修这才反应过来,重重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是我糊涂了。”受控的无线通讯工具必然是从空训基地出去的,这么重要的事他居然忽略了。不过,从另一个侧面也反映出一个很重要的讯息,经历过这一次无法改变的分别之后,欢欢一定会很快成长起来,也会更清楚自己身上肩负的责任。

林柏炎把最后几分钟自由活动的时间都用在了拆礼物上,因为沈延修并没有亲手把礼物交给他,他也无从得知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打开一看,他自没吓到,倒是把旁边的战友吓得不轻,“这一趟去南海也就一个小时,还要带着零食在飞机上吃还是怎么滴?”一个大男人,居然盯着一盒点心发呆,这事怎么看怎么不正常。

“这么精致的点心我可舍不得吃。”当初,是林柏炎跟欢欢和冰冰建议,要她们试着做字母、数字或汉字样的曲奇饼,只要保证特别的味道,不仅小朋友们会喜欢,也可能会成为很多年轻人喜欢的创意食品。当时两位老板娘都担心从烤箱里出来之后形状会变,没想到,她俩这么快就攻破了难题。

好奇的战友本来还想凑近了看个究竟,林同学却小气地把三个汉字和四个字母样的曲奇饼放回到了盒子里。虽说她做的东西都没有放防腐剂,但他还是想把这份珍贵且特别的礼物多留一段时间。

一声哨响,最后的集结令已经发出,一行六人穿着统一的飞行服,整齐地站在军区首长面前听从最后的指示。

终于到了最后的时刻,沈延修的表情也变得有些凝重,“还有一分钟,你要不要换个方向,能看到他的正脸。”

“不用。”叶思彤笑着摇了摇头,目不转睛地盯着不远处站着的一排士兵。虽然她家老公不是最高大,但从这个方向看过去,他的身姿却最为挺拔,即便看不清他的脸,也可以感觉到此刻他的眼神一定是无比坚毅。

随着首长一声令下,站成一排的无名士兵整齐划一地左转,齐步走向不远处已经启动引擎的军用机。

很快,叶思彤就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一直小心翼翼站在她身后的沈延修已经未雨绸缪地准备好了手巾,但,他的好心最后并没有派上用场。那个看上去还像个大孩子的小姑娘比他想象中要坚强得多,在林柏炎转身离开的那一刻,她眼中没有一点泪意,有的只是满怀期待的希望。

站在窗前虽然听不到飞机起飞前的引擎轰鸣声,但螺旋桨的急速旋转还是能给出飞机即将起飞的重要提示。

准确捕捉到这一讯息的叶思彤也没打算在这里多留,“好了,总算把他送走了,姐夫你先去忙吧,我知道怎么回去。”分别是为了以后能朝夕相对,所以,她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不舍和伤感。

“我送你到门口。”傻丫头,这里可是空训基地,进来不容易,出去也不简单。

叶思彤也没有拒绝,一边走一边好奇地打听八卦,“怎么样,我刚才的表现比起姐姐当年如何?她是不是有当着你的面哭过鼻子?”

“我是没有亲眼看到,不过……她心里肯定是不好受的,只是因为每次都有豆豆在,她不能表现出来。”有豆豆在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更重要的还是不想他担心吧。

“那你呢,每次和姐姐分开的时候是什么心情?”虽说每个人的反应不可能完全一致,但姐夫毕竟有过类似的经历,打听一下无妨。

“要说实话吗?”这话问的,人家孩子可是再认真不过的语气,谁要听你瞎忽悠。

叶思彤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当然。”

“我当时心里想的是……等一下上了飞机最好能马上睡着,然后做一个很美的梦,梦里一定会有她。”这样的话从沈延修口中说出来真心不搭,说得严重些,甚至还有点幼稚。但,没人会质疑这番话只是在开玩笑。

“结果捏,你梦到她了没?”唔,居然打听出来这么新奇的秘闻,真是要对姐夫刮目相看啊。

“当然不可能,军人天生警觉,又是短途飞行,在机舱里根本不可能睡着。不过,闭着眼睛想想她还是可以的,”说白了,就是在做白日梦,呵呵。

“那……回到部队之后,每天都是一个人,会不会特别难熬?”眼看着就要到大门口,这个话题还有点收不住了。

“白天还好,有很多工作要忙,根本顾不上这些,主要是晚上比较不好过,虽然很累,也要折腾很久才能睡着。”沈延修同志在小姨子面前还真是知无不言。

“听说他要经常出海,晚上一定更不好过。”看吧,一不小心就触到了‘地雷’。

------题外话------

四个字母和三个汉字是神马东东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