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083 有爱就有幸福

083 有爱就有幸福!

俩人都没什么经验,虽然气氛良好,但初次的吻只持续了十几秒。咳咳,玩真心话大冒险时的回答终于应验了。她的初吻真的是在二十三岁没的。

邢子聪还没想好该跟被吻的女主角说什么,她倒是反应快,劈头盖脸就来了一句,“臭流氓!”

又来,就不能换个词么。突然扑上来是他的错,可是后来你也没反抗啊。没反抗就代表默许,亲完了又骂人流氓算怎么回事?

“你要真这么想我也没辙,不过……我可以保证,这辈子只对你一个人耍流氓。”谈情说爱也是需要天赋的,在这方面,邢子聪同学基因还算不错。

“美得你,谁答应你一辈子了?”堂堂一警队中队长,怎么可以说出这么无耻的话来。

“既然没答应,刚才我亲你的时候你怎么没把我推开?”这个弱点确实很致命,依着邢子聪的狠厉性子,势必要紧抓不放。

“我……我那是怕你摔着。怎么说你也是为了救我才受的伤,我不能这么忘恩负义。”某人的无耻让秦阳越来越没法招架,她只能勉强想招应付着。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反正结论只有一个——担心我。”邢子聪似乎已经把到了她的弱点,说完之后,更得寸进尺地移动轮椅继续逼近,单手一撑,轻轻松松坐到了她身边,“你爸应该没走远,要耍泼也别太过分。”

“你……谁跟你说我要耍泼了?”哼,跟无赖耍泼,有用么。嘴上虽然蛮横,但秦阳还是乖乖安分了下来。无论爸爸有没有走远,这里毕竟是公众场合,还是得注意点影响。

知道她的忍耐有限度,邢子聪也没有变本加厉地继续得寸进尺。浪费了好多次机会,终于等来这一刻也不容易,能和她肩并肩,安静地坐着,他已经很满足了。

他突然沉默下来,秦阳自觉有气没处撒,也懒得再跟他计较。沉默半晌才呐呐地开口道,“刚才那个女孩子……是你妈妈找来的吧?”邢妈妈对自己没什么好感,这一点秦阳早已察觉。凭邢妈妈的敏锐心思,要发现最自家儿子对她的特别感觉也不难。只是,没想到邢妈妈的行动力这么强。才离开医院一个小时,就有人上门了。

邢子聪也没否认,顿了片刻才握着她的手低低地开口,“放心,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我的事自己做主,我妈说了不算。”

“可是……父母有他们自己的想法,我猜……你妈妈应该是觉得刚才那个姑娘更适合你。”光是看背影就能瞧出贤妻良母的感觉,任何一位母亲都不会拒绝这样的儿媳妇

“我妈是不是跟你说什么了?”家里大小事务一向是老妈做主,以她雷厉风行的性子,真做出这事,邢子聪也不觉得意外。

“还不到时候呢,但也应该差不多了。”要论聪明机智,确实鲜少有人能和秦阳相比。

只是,妈妈们大多数都不会认为儿媳妇的智商太高是什么好事。

“不用担心,这事我来处理。你也不要想太多,我妈的性子确实有点挑剔,但也不至于不讲理。”既然决定跟她表白,邢子聪自然已经下定了决心,妈妈的不满意对他来说并不是问题。

囧,话题好像越扯越远了,他们不是刚刚才定情(?表白过,也亲亲了,应该算吧)么,这就开始讨论婚嫁的事了?

“我才不担心呢,反正我还年轻,还怕没人要么。”说这番话之前,秦阳已经预感到他可能会被激怒,但难得显现的顽劣性子最后还是战胜了理智。总被他欺负也不是个事,偶尔还是要找机会‘反攻’一下的。

邢子聪当然知道她是在开玩笑,但现在他真没有开玩笑的心情,“我担心啊,你这么年轻漂亮,又身在有权有势的大家庭,追求你的人一定不少。我要是不抓紧,以后……”

“傻瓜,我跟你说笑呢,你还当真了。我脾气这么不好,有人愿意要我就该偷笑了。”秦阳同学倒是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是当完美女友和模范妻子的料。

但,这样的自知之明并不妨碍她勇敢地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

“怎么能这么说自己,谁能把你娶回家,应该是三生有幸才是。”堂堂秦家未来家主,而且还是有史以来第一位女家主,这名头,要多响亮有多响亮。如果他真能有幸娶她回家,以后恐怕会成为她的注脚和陪衬也不一定。

当然,即便站在她身边可能很容易被忽视,他也一样甘之如饴。

这才刚定了情,俩人就默契地同时想到了婚娶的事。不得不说,性格火爆俩人都是性急的主。

只是,如果只是谈恋爱,可以他俩说了算。但真要到谈婚论嫁这一步,还是必须过了双方父母这一关。

夜风来袭,在楼下透气也差不多够了,两位病号也该乖乖回病房。

虽然都是受了伤,但明显还是邢子聪伤得更严重,坐着轮椅出来的他必须有人推他回去才行,这个光荣的任务很自然地落到了半小时前才刚成为他女朋友的秦阳同学身上。

可是,俩人还没到住院楼大门口,秦阳同学的爸爸就神不知鬼不觉地突然出现了,“我来。”照现在的状况来看,他说我来的意思应该是要从女儿手中接过轮椅的推把。

秦阳刚想说不用,她家老爸已经从她手中强行‘夺走了’推把,气定神闲地走远了。

而且,看他行进的方向,好像并不是住院楼大门。

天,老爸这是要干嘛呀。秦阳急了,赶紧追上去,“爸爸,您这是……”

“你先回去,我有事跟他谈。”秦彻倒是干脆,直接挑明来意。

“有什么事非要现在谈啊,他是病人好吧,需要休息的

。”虽然老爸的语气还算和气,可秦阳总觉得老爸在对着邢子聪时不会是这副表情,所以才会格外担心。

“还没嫁人呢,胳膊肘就开始往外拐了?”听这语气就知道,俩人刚才抱着啃的画面应该是被秦**oss亲眼目睹了。

“没事,我跟秦叔叔就随便聊聊,你先回去,下午被吓得不轻,早点休息。”和秦阳的过分担心相比,邢子聪明显要淡定得多。反正这一关迟早要过的,早点解了未来岳父的疑虑,他也安心。

好吧,既然你这么有种,就让你见识一下秦**oss的厉害。

两个男人之间的谈话足足进行了四十分钟,当秦彻把邢子聪推回病房时,赫然发现他家闺女竟然在病房里等着,瞧她一脸纠结的小模样,确实担心得紧。

“怎么,真怕我把他拐去卖了?”唉,生女儿就是这点不好。一旦有了心上人,老爸就得靠边站。以后,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就不是爸爸了,想想,还真是有点寒心。

秦阳没搭理老爸阴阳怪气的质问,赶紧走到邢子聪身边,“到底聊了什么呀,这么久才回来?”

“没什么,就随便聊聊。”看邢子聪的表情,似乎比被未来岳父带走之前更轻松了些。可以想象,谈话的气氛应该不会太紧张。

依着秦阳的性子,不把事情打听清楚,今晚恐怕别想睡好觉,秦彻也无意留下当电灯泡,“刚才跟你妈妈商量好了,今天我留下陪你,九点之前必须得回病房,别让我再回来催。”

抬手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五十,居然只留了十分钟时间,老爸真狠!

亲自把老爸送出门之后,秦阳立马拉着邢子聪继续‘拷问’,“老实交代,我爸刚才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你不要太紧张,你爸叫我去真不是为了训话。他只是好心提醒我,他家闺女脾气不好、还是个工作狂,而且不是当贤妻良母的料,让我考虑清楚再决定……要不要娶她。”虽然刚才的谈话过程中未来岳父的表情一直很严肃,但邢子聪还是很笃定地把近四十分钟的谈话归类为善意的提醒。她爸爸苦口婆心地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他能给她最好的照顾和保护。这是为人父母都会有的心情,即便真用训话的方式说出,邢子聪也会表示理解。

“那……你怎么回答他的?”老爸真是心急啊,不就是一时情动在公众场合亲了一下么,他就急着向人家逼婚,搞得好像自家闺女没人要似的。

“我当然是肯定地告诉他,我想娶你的决心天崩地裂也不可动摇。”啧,天崩地裂都出来了,要不要这么文艺。

“噗……”秦阳当下就不厚道地笑喷了,如果他的原话就是这么说的,老爸当时应该忍笑忍得很辛苦吧。

“别笑,我当时就是这么回答的,而且用上了十万分的诚心。”已经坐到了病**,也不用担心重心不稳摔倒什么的,邢子聪越发无所顾忌,长臂一伸轻松将她揽入怀中,抱紧再也不松开,“我知道自己并不是你父母心目中理想的女婿人选,但是我会证明给他们看,我会尽我所能,让你幸福、让你每天都开开心心。”

动情的表白之后,甜蜜的痴缠也变得理所当然。只需稍稍低头,便能轻松吻到,这样的机会初尝甜头的邢子聪自然不会错过。

“喂,病房门上有窗户的,万一被人看见怎么办?”真要命,男人发起情来都是一个德行,猴急得跟什么似的

“病房在走廊最尽头,没人会来。”听某人这语气,似乎一点也不担心被人看到。抱着自己的女朋友亲热,又是在房里,就算不好意思,也应该是在外面不小心看到的那个人吧。

某人身高臂长、孔武有力,被他禁锢在坏,就别动挣扎的念头。什么也别想了,乖乖闭上眼睛,安心让他亲吧。

情到浓时,难免忘我。此刻,俩人眼中只有彼此。病房门口谁来过,停了几秒钟又悄悄离开,他们都毫不知情。

虽然情难自已,秦阳倒是没忘记老爸的叮嘱,九点之前要赶回病房的,要是让他亲自来催,可就有点不好交代了,“我先上去了,明天早上我妈会送早餐过来,我让她也准备你的份,你别睡懒床啊。”

“放一百二十个心,我在部队呆了七年,作息时间早就改不掉了,每天都是六点半准时起来。”傻丫头,是你自己喜欢赖床吧,还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

“也不用那么早,你现在是伤员,需要好好休息,七点半起来就行了。我走了,你也早点休息。”已经起身离开走到了门口,可某人的视线还在病**躺着的人身上流连。原来,这世上真有一个人,即便只是分开几个小时,也会恋恋不舍。

知道老爸是个时间观念极强的人,出门之后,秦阳只顾着闷头向前,也没注意身边有熟悉的人。知道那人开口叫她,才把的注意力吸引了回来。

“秦小姐,有没有时间找个地方聊聊?”

秦阳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尽管如此,她还是能冷静应对,“叫我秦阳就好了,前面有一间会客室,我带您去。”

会客室不大,两个人面对面而坐,气氛略显怪异。

“刚才我都看到了,没想到你和我们家子聪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原本,邢妈妈以为自家儿子对秦家小姐还处在刚动情的阶段,但事实却让她大吃了一惊。这俩人,分明已经陷入热恋。要让秦家小姐知难而退,恐怕不易。

刚才还是一脸镇定的秦阳当下就红了俩,囧,原来真被看到了呀,而且还是他妈妈,也太丢脸了吧。下次一定记得,绝对不能在不安全的地方让他乱来。

片刻的窘迫之后,秦阳很快就恢复冷静,“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男女互相爱慕、两情相悦,难免有情难自已的时候,在没人的时候做些亲密的事有什么不对吗?”

不愧是秦家未来的继承人,这副伶牙俐齿可是丝毫不逊自己当年。

但越是这样,邢妈妈就越担心,“我知道你是做大事的人,在工作环境下难免会强势些。可是,如果面对自己的家人也是这样的语气,你不觉得会让人很有压力?”

“您放心,在工作之外的场合,我很少展现出强势的一面。在子聪面前,更不会。”秦阳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语气有点过硬了。可是,话已出口,想挽回也不可能。而且,她说的都是大实话、心里话,也不用觉得抱歉。

“可你终还是秦家的继承人,你最重要的身份还是秦家的未来家主。因为这个身份,注定会有一些事是你有心做却无法完成的。而且,你身边的人也会或多或少受到影响。”毕竟是自家儿子看上的女孩,邢妈妈还算是给面子,一改往日直来直往的性子,语气也格外和善

。想必她也意识到了,坐在她对面的这个小丫头不好‘对付’。

交谈几句之后,秦阳也对邢妈妈的性子又多了几分了解。和爽快人说话,还是干脆点比较好,“您说这么多,其实就是想告诉我,您不希望我和子聪继续来往吧?”

“是,我就是这么想的。”邢妈妈脸上渐渐染上了一层笑意,无论她是否愿意承认,眼前这个女孩的直率和坦然已经赢得了她的欣赏是不争的事实。

“可是,您怎么就觉得身为秦家未来家主的我没资格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呢?您可能觉得我做不了贤妻良母,也不会照顾人,性格还有点男孩子气。但,您要换个角度想,子聪喜欢的就是这样的我,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改变我,也不会希望我为了迁就他变成一个人他不认识的人。”秦阳也渐渐把到了邢妈妈的脉门,索性将直来直去进行到底。

“你说的这些我都懂,只是……站在母亲的角度,当然希望能找个温柔体贴、细心贤惠的女孩做儿媳妇。”温柔体贴、细心贤惠说起来很轻松,几十年如一日的可不容易。

“我也可以啊,您都没试着了解我,也没给我机会,怎么知道我不行?”秦阳同学打小就是那种自信心严重爆棚的孩子,只要她下定决心想做的事,没有做不成的。

看着对面这个小姑娘脸上带着自信的笑,邢妈妈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已经不自觉地掉进了这个小丫头事先挖好的陷阱里。如果连尝试的机会都不给她就急着下判断,这个理在哪里都是说不通的。

邢妈妈还没想好对策,叩叩叩的敲门声突然响起。可是,从门口的小窗户看过去又看不到人。难不成是小孩子闹着玩,敲错了门?

“应该是子聪,我去开门。”爸爸真是一刻也不放松啊,迟到几分钟都要打电话来问。她没带电话就找邢子聪,某人一定是受了派遣,出来找人来了。

开门一看,果然是‘驾驶’着轮椅的邢子聪,“先给你爸回个电话,这里交给我处理。”

真是防不胜防,老妈也太敬业了吧,一会儿时间都不耽搁。许静才离开多久啊,她就火急火燎地赶来了,还拉着重要当事人单独谈话。

“什么事这么要紧,非要您赶来亲自处理?”看着儿子一脸兴师问罪的神情,邢妈妈忍不住逗趣道。

可惜,她家儿子现在一点说笑的心思都没有,“妈,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您还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一套?我都快三十了,难道还不能决定自己的事么?”

“我没说要替你决定什么,只是,你要娶媳妇,我总得帮你把把关吧。”果然还是邢妈妈巧舌如簧,一句话就能把话圆回来。

“哦,照您的意思,如果过不了您这关,我就是再喜欢都没用?”说来说去还是要玩霸权政策这一套,跟父母之命有什么区别。

“哪能啊,这世上有父母能拗得过孩子的么?你要真下定决心非她不娶,我总不能把你赶出家门不认你吧。”邢妈妈的语气越来越轻松,一点也没有要跟儿子对干到底的意思。

“您是不至于这么狠心,但是……如果您不能发自内心地接受她,她嫁给我也不会开心。”家里的大小事务都是妈妈说了算,虽然有点火气,但邢子聪还是不敢撕破脸跟她对着干。俗话说家和万事兴,他还是希望秦阳嫁给他之后能和妈妈处理好婆媳关系。

“这不是才刚定情么,怎么就开始谈婚论嫁了?”儿子是个死心眼、认准的事不会轻易改变,这一点邢妈妈是知道的,但,她还是没想到这个习惯会延续到他的终身大事上

“我和她都是那种不会轻易动情的人,一旦动情,就是一辈子的事。我也老大不小了,也该早点成个家,这不是您一直期盼的事么?”

“好,就算我跟你爸对这孩子没意见,你就那么肯定人家的爸妈愿意把女儿嫁给你?”邢妈妈之所以有那么多顾虑,并不完全是因为秦家姑娘不是贤妻良母料,秦家显赫的家世也是她的顾虑之一。

“她爸妈可比您开明多了,已经把我叫过去谈了话。人家可没有担心我照顾不好他们家闺女,只是提醒我秦阳的脾气多不好、又不会做家事什么的,让我考虑清楚再决定要不要娶她。您倒好,就知道嫌人家不好,怎么不想想自己的儿子也有很多缺点和不足。”

一听说儿子已经过了秦家夫妇这关,邢妈妈也再没理由对人家的闺女‘挑三拣四’,“我什么时候嫌她不好了?哦,她的父母能叫你去谈话,我就不能找她聊聊?以后要成一家人的,多了解一些、增进感情不好么?”

老妈说话总是这样,一点铺垫都没有就放重点。还好邢子聪已经有了免疫,她说得再溜,他也不会错过最重要的那句话,“这么说您是同意了?”

以后要成一家人的,这句话已经能说明一切,不是么。

“去叫她进来吧,她也是伤员,下午又受了惊吓,也需要好好休息。跟她打声招呼,我差不多就要回去了。”

其实,给老爸回了电话之后,秦阳就一直侯在门口偷听,听邢妈妈这么一说,她干脆直接推门进来。人家毕竟是长辈,临别前要打招呼也应该是她主动才是,“伯母,您要回去了么?”

邢妈妈笑着点头,“子聪他爸一个人在家,我得回去照应着,医院里什么都有,也不用太惦记。”

“那……我送您下楼吧。”刚才已经在电话里根老爸请了假,也不在乎再多耽搁一会儿。

“不用了,你也受了伤,早点回去休息。明儿一早我给子聪送早餐来,你喜欢吃什么,跟我说一声。”瞧这话说的,前面说早餐是给儿子做的,怎么后面又问秦阳喜欢吃什么,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

“我……我不挑食的,都可以。”因为这话太违心,秦阳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可惜,她家未来婆婆也不是省油的灯,身在那样的大家族里,又是独生女,肯定是打小就锦衣玉食地养着,不挑食?忽悠谁啊,“你就别跟我客气了,反正我在家也没事,你想吃什么我都能做出来。”

‘诡计’被当场拆穿,秦阳同学难得俏皮,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其实……我喜欢吃水晶蒸饺配小米粥。”

这已经是她能想出的最简单的样式,应该难不倒未来婆婆,也不至于太麻烦到她吧。

“果然是心有灵犀,这两样子聪也喜欢。行,我赶早做了送来。你们俩,各自回去休息吧。”这下,邢妈妈算是彻底服了。既是天意使然,人力是不可阻挡的。

然后,邢妈妈在前,秦阳推着邢子聪乖乖跟在身后,一直送她到电梯口。

推着邢子聪回到病房后,秦阳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还好,没我想象中那么可怕

。”

难得见她为一件事犯愁,邢子聪忍不住逗她两句,“没想到秦大小姐也有怕的时候。”

“我没有在怕啊,只是……有那么一点点担心。”是我不够好,被挑剔一下也是应该的。

秦阳的表情还是一本正经,邢子聪也急忙敛了笑,“我妈就是看着凶,其实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嗯,这一关总算过了。来日方长,以后再慢慢让她改观就是了。”小小的紧张过后,秦阳同学又恢复了往日的自信。

一听改这个字,邢子聪的神经立马紧张起来,“没必要刻意改变什么,妈妈不需要,我更不需要。”

见他突然转了语气,秦阳急忙转过身,蹲在他面前,伸手抚了抚他绷紧的唇角,“看把你紧张的,压根不喜欢的事我也不会逼着自己去学,要改也要就自己的喜好和能力,绝不勉强。”

气氛突然变得暧昧,很适合做些甜蜜的事情。可是,偏有人‘不解风情’,又来催。

唉,有一个这么紧张自己女儿的未来岳父,邢子聪同学的‘开荤’之路恐怕不会是一片坦途。

回到自己的病房后,秦阳第一时间把刚才在楼下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向老爸作了交代,最后的总结呈词如下:“她妈妈已经接受我了,明天早上会亲自做早餐送来,麻烦您等一下给妈妈打个电话,明天的早餐她只需要准备您的份就好。”

“是谁,去年参加欢欢乐乐家孩子们周岁宴的时候口口声声说二十五岁之前绝不考虑婚姻大事,现在还没过二十四岁的生日,这么恨嫁又是为那般?”女儿得到了未来婆婆的认可和接受,按理来说,做爸爸的应该为她感到高兴才是,可是,听秦**oss说话的语气,可是半点高兴的味道都没有。

“谁恨嫁了?不要乱用形容词好吧,早餐又不是我让他妈妈做的。”哎呀,老爸的‘小气’病越来越严重了,妈妈又不在,真是让人头大。

“我好像记得是你自己的妈妈先说给你们送早餐来的,难道你不会实话跟她说早餐已经有人准备了,让她别太费心?”还没嫁人就厚此薄彼,实在太不像话了。

老爸一向言辞犀利,外加表情异常严肃,秦阳被堵得一点脾气都没有,想了好半天,才做出反应,“爸爸当年追求妈妈的时候也有做过很多特别的事讨好外公外婆吧?”

死就死吧,老爸就这一个弱点,这招没用的话,只能乖乖挨训了。

好吧,这一箭射得可真是地方,别说反击,她亲爱的爸爸就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傻丫头,就算要讨好,也应该是那小子来讨好我跟你妈妈才是,怎么到你这儿就调个了?”虽然无力反击,感慨一下还是要的。

“都是为了长辈高兴,干嘛要分得那么清楚。您只管等着,以后他一定不会少讨好您和妈妈的。”发现了吧,在父母面前,秦阳同学就是一只小萌猫,谁还敢说她身上有女王气质。

“谁要他讨好,只要他对你好我跟你妈就心满意足了。他父母一定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不要太委屈自己。我的女儿就算嫁了人也是公主,一样要被人捧在手心里宠着,不能为了讨好别人憋屈自己,知道吗。”女儿被‘抢’走,老爸的心情总是格外复杂,这个真理在秦**oss身上也得到了充分的应证

“知道了知道了,您家闺女聪明着呢,哪能干那吃亏的事。人家要做早餐送来这么好的事,换谁也不会拒绝啊。不早了,我又累又困,想去睡觉了,爸爸晚安。”可惜啊,他家闺女现在正沉浸在恋爱的喜悦之中,完全没注意到这一点。

生女儿就知道会有这一天的,慢慢熬吧。

秦阳和邢子聪的这一场恋爱铺垫的时间够长,所以一旦爆发,能量也格外巨大。

互相表白了心意,也得到了双方家长的认可,这一路应该也不会有什么风浪。

邢子聪住院的那段时间,秦阳几乎是一下班就往医院跑,用如胶似漆形容俩人现在的状态一点也不为过。

只是,秦阳刚刚才接手秦氏,要处理的事情实在是多,经常从医院回家还要查看邮件,看得她家爸妈是既不安又心疼。他们家秦阳再聪明能干毕竟还是女孩子,恋爱之后要结婚,结婚之后又要考虑要孩子的事,要她一个人扛着这么大一间公司,是不是太残忍了点?

为了女儿的幸福,秦彻已经推迟了退休年纪。可是,他终有一天会老去,总不能护她一辈子,找一个信得过的人助她一臂之力是必须的。

虽说秦家的旁支也不少,但真正可以信赖的人并不多,交给谁都不能完全放心。如果可以,秦彻还是希望能把公司托付给自己人。

例如,他家女婿。当年,秦阳的妈妈可以为了家庭放弃自己的工作,安心在家相夫教子,还能随便帮着处理一些公司的事。如果真的追求男女平等,同样的事,子聪应该也能做到。

有了这个想法之后,秦家夫妇首先找的并不是邢子聪本人,而是他的父母。让人欣喜的是,邢家父母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比起儿子现在这份一出任务就可能遭遇危险的工作,从商显然更能让他们安心。而且,他们家儿子这么聪明,人脉众广,就算现在才开始学做生意,也一定可以做得很好。

只是,该由谁去开这个口呢?如果能让他有这个自觉当然是最好的,但,大家一致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大。

除非,给他一些意外的刺激。

出院之后没多久,邢子聪又被派去出差,一去就是十天,等他回来,面对的确是秦阳生病住院的坏消息。

她的身体底子不错,而且经常锻炼,怎么会病到需要住院治疗的程度?

最后一打听才知道,是女孩子家的毛病,因为压力过大、工作太辛苦导致睡眠不足,生理期严重紊乱,精神也越来越差。为了未来的生育着想,几位长辈都建议她在医院调理一段时间。

邢子聪自然也认为这是必须的,但,住院调理只能治标,不能治本,等她好了,还是得回去继续拼命工作,长此以往,也不是办法。就算她的身体扛得住,他看着也心疼。

“做生意难吗?”看着小女友惨败的脸,某人终于开窍了。

“啊?”秦阳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一头雾水。

“不难的话,我想试试看。”其实,邢子聪很早就想过这个问题。只是担心角色转换得太快,自己一下子适应不来,反倒给她添麻烦。但是,现在已经到了不得不做出改变的时候

自己现在的工作本来就被两边的长辈各种嫌弃,一出差就是十天半月见不到她,回来也是一大堆事要忙,难得抽出时间来陪她,他心里也不好过。既然大家都不开心,也没什么好犹豫的。

让邢子聪转行的事长辈们还没跟秦阳提过,对她来说,这绝对是个巨大的意外,她也没想过让他为自己牺牲,“我没事的,是爸爸妈妈太紧张才会送我来……”

“这一次是没事,以后呢?每天都这么忙,都没时间好好享受生活,还有什么意思?别忘了,你可是答应要给我生三个孩子的,要是没有好的身体基础,别说三个,就是一个我都不想让你生。”听邢子聪的语气,应该已经下定了决心。

“可是……辞职从商这么大的事,你爸妈会同意吗?”他的能力和天赋是不需要怀疑的,秦阳最担心的还是未来公婆会作何反应。

“没事,我来处理。你只管安心静养,把身体养好比什么都重要。”话说到这里,邢子聪已经有了大致计划,等她出院之后就开始筹备结婚的事,最好能让她快点怀上,有了宝宝,她才会慢慢减少工作,不至于那么累。

“看把你紧张的,我不过是生理期不太稳定而已,多休息就没事了,怎么从你嘴里说出来,好像是很大件事一样。”秦阳心里暗叫不妙,有爸妈各种紧张兮兮地盯着,她已经够头大了,现在又来一个他,以后的日子肯定更加‘不好过’。

“所以我才想学做生意,帮你分担,这样你才能有充足的时间休息。别把生理期不稳定不当回事,要如果不调理好,可能会影响生育,还是要多注意点好。”呵呵,听某人这一脸紧张的语气,简直秦家爸妈想得还多呢。

“呃……你想得也太远了点吧。”啥时候结婚都还没考虑过,他怎么就想到生育问题上去了。

“一点也不远,我妈说了,趁着年轻早点生孩子恢复得快。”某人完全是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明显是早有预谋。

这话倒也是事实,妈妈当年就是高龄产妇,怀的时候和生的时候都没少受罪,这也直接导致了自己没有弟弟妹妹作伴。严格来说,他的考虑并不是多余。只是,让他为了自己半路改行,秦阳心里还是有点过意不去,“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这样的牺牲也太大了。”

秦阳同学又开始钻牛角尖了,邢子聪只能另辟蹊径,“先别想牺牲的事,你老实回答我,是希望我继续从事现在这个时刻伴随着危险的工作,还是希望我学做生意,帮你分担。”

这还用问,不用想也知道啊,肯定是后者。

虽然她沉默不语,邢子聪还是很快猜到了她心里在想什么,“这不结了,皆大欢喜的事,何乐而不为?”

“谁跟你说是皆大欢喜的,你爸妈那边……”

秦大小姐一向反应敏锐,却在这件小事上转不过弯,邢子聪也不给她把话说完的机会,“傻瓜,你都不希望我继续做那份危险的工作,他们能放心?”

对哦,他的工作有危险也就罢了,还经常出差什么的,他父母一定更不放心。这么简单的理,之前怎么没想到呢。

“这事就这么定了,我会尽快办好辞职手续,安心跟着你和你爸爸学做生意。”趁着她犹豫思考的间隙,邢子聪赶紧快刀斩乱麻地把事情做个了结。

“然后呢?”就想着工作的事,一点也不像性急的他哦

邢子聪难得迟钝,没把到重点,“还有什么然后?”

“没什么,做生意的事一点也不简单,你还是先在秦家站稳脚跟再说吧。”问得这么直接,要怎么回答。

“要在秦家站稳脚跟,也得有个名头不是。”谢天谢地,某人终于也想到了这一点。

秦阳故意装傻,“什么名头啊?”

“名不正言不顺地跟在你和你爸身后,你就不怕别人说闲话?”这么大的家族,走到哪都有无数双眼睛盯着,没名没分可不成。

“那……你想怎么样?”忍笑都快忍出内伤来了,面子上却依然要装得若无其事。

“当然要给我个名分。”真要命,非要逼着人家把话说透。

“应该是我找你要名分才对吧。”一个大男人,居然舔着脸要名分,也不脸红。

“我很愿意给,出院就去领证都成。”不夸张地说,这句话几乎是在秦阳的话音刚落下时便从邢子聪嘴里脱口而出。

“美得你,连个求婚都没有,谁跟你去领证!”女孩子嘛,多少还是有些浪漫心思的,虽然已经认定了他,但还是希望能有个正式的求婚仪式。

“这还不容易,只要你想,立马就能满足你。”不就是手持戒指,单膝跪下,深情款款地问她愿不愿意嫁给他么,能有多难。

秦阳有意逗他,表情格外认真,“我要特别的、浪漫的,你得多花点心思。”

“行,只要你愿意等,保证不会让你失望。”一辈子才做一次的事,邢子聪当然也想做得‘轰轰烈烈’,让她永生难忘。

接下来的日子可是把邢子聪同学忙坏了,突然辞职,要交接的工作自然格外多,工作之余,还要跟着未来老婆和未来岳父上课。最重要的是,还要挤出时间策划求婚的事,说他一天到晚忙得脚不沾地一点也不过分。

当然,只要能忙出‘名堂’,花更多的时间也不怕。

辞职的事终于解决,做生意什么的,也渐渐入了门,求婚的事自然也顺理成章地进入了执行日程中。

在求婚之前,邢子聪确实做足了保密工作,直到开始实施的那一天,秦阳依然毫无察觉。他说约了之前的战友跳伞,她表示很有兴趣,屁颠屁颠地跟着一起去。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说好是去看跳伞的,怎么伞兵哥哥们的降落伞上写的都是这么肉麻的话?只是求婚也就罢了,居然还有各种表白的话。

她是想要既特别又浪漫的求婚没错,可是,这样也太……隆重了点吧?

更要命的是,伞兵哥哥们集体起哄,她连半点说不的机会都没有。他还没来得及单膝跪地呢,她就迫不及待地自己拿了戒指戴上走人。平日里在工作状态下已经被人瞩目惯了,在私生活方面,她还是希望多留点**。

求婚仪式是在周日下午进行的,第二天一大早,邢子聪就去秦家接人,还煞有介事地亮出了自己的身份证和户口簿。一大早赶来这里的意欲何为,已经不用再用言语表述

某人的心急秦阳早就见识过,还好她早有准备,昨晚回来就找爸妈拿了户口簿。

她想要的他都给了,自然也要尽力满足他。给了他‘名分’,以后他在秦氏做事也更方便。

可是,得了甜头的某人已经被惯出了得寸进尺的毛病,给了他‘名分’还不满足,还想要更实际的。

例如,喝喝酒、吃吃肉什么的。

正好,赶上去c市出差的机会,行程有三天,需要住两晚。这个大好机会要是把握不住,可是有点说不过去。

出去谈生意,少不了参加酒会应酬什么,这种事邢子聪自然的当仁不让地抢在前面,只要有人给秦阳敬酒,都被他统统挡掉。这么个喝法,就是海量的人也挂不住。

起初,秦阳确实以为他喝挂了,回到酒店之后各种伺候周到,还特地让让酒店厨师帮忙煮可解酒汤。

可是,解酒汤还没送来,某人就原形毕露,看他的样子,哪里像喝醉酒的样,分明就是一匹饿狼!

秦阳终于看清了某人的邪恶面目,可惜,一切都已经晚了。想要她的冲动长期蓄积,加上酒精的作用,今晚要是不让他得逞,‘小子聪’恐怕要遭一番罪。

“别看了,没坏!”看着她极力忍笑的表情,邢子聪也大概猜到了她在想什么。

“坏没坏,等一下才知道。”

结果显示,非但没坏,而且还格外骁勇。某人本来就身强体壮、精力旺盛,今晚又喝了这么多酒,不可劲折腾才怪。

折腾到最后,秦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只是在半梦半醒之间依稀听到有人在耳畔说,“其实,我的幻想对象就是你,那天玩真心话大冒险游戏时,我撒谎了。”

他的声音低而轻,但秦阳还是听得很清楚。可惜,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坐起身质问他。

幻想就幻想吧,反正又没想别人。

俩人从c市出差回去之后,越发地如胶似膝,白天工作的时候在一块,晚上也腻在一起。

这样的状况持续了一周之后,两家的父母都淡定地意识到,到了该给俩孩子筹备婚礼的时候。

虽说俩人早就是合法夫妻,但要是不小心弄出‘人命’来,带着娃娃举行婚礼总是不太好。

未雨绸缪、早作打算总没坏处。这不,盛大的婚礼才刚举行完,小两口还没商量好去哪里度蜜月,意外惊喜就来了。

小豆苗这么急着发芽,蜜月旅行只得被迫推后。俩人都是家里独苗,第一个小宝贝可马虎不得。

每次看到宝宝他妈受妊娠反应折磨时,邢子聪就无比庆幸自己选择了半路改行。如果没有他在公司扛着,她怎么肯乖乖呆在家里安胎。

幸福不会从天而降,有牺牲、有成全,有付出、有包容,幸福自然会来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