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校的小夫人

13 对他绝对是真爱

13 对他绝对是真爱

现在这状况许唯心实在有些应付不及,最理智的做法还是赶紧找个借口先逃,“那什么,已经不早了,我先去把行李收拾一下。

如此明显的刻意转移话题,林宥俊自然不可能感觉不到。不过,都已经把她带回了家,也断没有让她就这么逃走的理由,“刚才的话题好像还没说完,你这样扭头就走是想当逃兵?”

“你说的话我都无法反驳,还有什么好说的?”哦,原来不是存心想当逃兵,而是因为‘无力反击’?

“无法反驳就乖乖点头承认,不然我怎么知道你也赞同我的说法?”咳咳,要不要做得这么‘绝’,人家小姑娘都已经默认了,还非逼着她亲口承认,这般咄咄逼人地得理不饶人可不符合二十四孝好男友的标准。

“你这是故意刁难人!”好在他家小女友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这表现可是典型的兔子急了也会咬人!

这还是林宥俊第一次见她怒目圆睁、恼羞成怒的模样,而这样的她不仅多了几分和她年龄相符的俏皮任性,也特别有气势。

看着看着,林宥俊的眼神渐渐就醉了。

依然是和昨晚的情况一样,许唯心还没反应过来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猛地一回神,整个人已经把他抱了个满怀,“干嘛?”如此亲密的贴身拥抱可是从未有过,小姑娘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情又变得躁动不安起来。

“我觉得你一点儿也没有被优待了的满足感和幸福感。”可能是因为找了一个比自己小太多的女朋友,现在的林宥俊也表现得更像是情窦初开的青春少年。

对此,许唯心是觉得既好气又好笑,“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第一次碰上如此得势不饶人的主,她也实在很难坦荡荡地表现出满足和幸福。

“因为我没感觉到。”都已经如此亲密地抱在了一起,不发生点什么特别的事好像有点说不过去。

喂喂喂,聊天聊得好好的,突然凑近了低下头是怎么回事?

又被吓了一次的许唯心心下打乱,呼吸也变得有些不稳。

但当他的唇缓缓压下,她还是很有自觉地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可能是因为之前已经有过两次试探性的‘铺垫’,当这个真正的吻来临之时,许唯心的心情反而瞬间平静了下来。渐渐的,她也学会了适应和享受这一切。

这一次,林宥俊终于没机会再故意挑刺。一吻作罢之后,他脸上的表情只能用‘心满意足’一词来形容。

“请问我现在可以去收拾行李了么?”过程中一直闭着眼睛倒还好,等到真正结束必须正面相对时许唯心始终还是有点害羞。所以,她的下意识反应还是先回避一下。

林宥俊没有正面回应她的问题,而是直接牵着她的手一起进了次卧房。

进房间大概瞄了一圈之后,许唯心很快就发现了这个房间的特别之处,“为什么里面还有一扇门?”

“这扇门打开之后就是主卧房和次卧房的公用洗手间,如果你嫌去客房旁边的洗手间太麻烦,可以就近解决。”这房子是去年年底就装修好的,选择开两扇门完全是为了图个方面,可绝对没有半点事先预谋的成分在里面;可现在看来,似乎很容易惹人误会。

“既然是公用,你房间也有一扇门可以进去吧?”看吧,许唯心很快就反应到了重点上。

“这两扇门不能同时打开,而且进去之后只要按下门旁边的锁门按钮,两边的门会同时锁住,安全方面你完全不用担心。”既然设计了双开门,互锁的问题自然必须得到完美的解决。

安全的顾虑解除之后,许唯心只是放心了一半,另一半还要等进去实地参观过之后才能完全放下。

许唯心担心的另一个问题其实是洗手间的干净整洁,但进去走了一圈之后,她很快就发现这个担心完全是多余。身处这样的环境之中,也不禁让她想起了爸爸还没有出事之前住的房子。

同样的宽敞通亮、同样的一尘不染,甚至连墙壁瓷砖的颜色都是如出一辙的灰白格。唯一不同的是,此时此刻,她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他。

跟着,她又莫名其妙地来了这么一句:“我真不该跟你来的。”

“我这里有什么让你不满意?”话题转得如此之快,林宥俊一时间竟也有些反应不及。

“不是不满意,而是因为这里太舒适,我怕在这里住三个月之后就再也不想离开。”说这话的时候许唯心脸上一直带着轻松的笑,但仔细观察也不难看出这笑容里还藏了几分无奈和自嘲的意味。

她并不是那种吃不起苦的千金大小姐,也没嫌弃外公外婆的那个三居室小家有什么不好,只是突然想到这几年的大起大落,难免心生感慨。

“只要你喜欢,想在这里住多久都行。”这一次林宥俊可是难得地迈出第一步就开始策划未来,而显然,许唯心已经在他的规划版图之中,而且是绝对的主角。

所以,他也丝毫不介意当着她的面说出这番让人想入非非的话。

“我也就是随便说说,等外公出院之后我还是要搬回去住的。”但显然,许唯心暂时还没想过那么遥远的事。对她来说,这三个月只是在这里暂住。

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三个月之后又是个什么状况也没人能预料。所以,林宥俊也不会这么急着决定一些事。也许,三个月之后她真的会离不开这里也不一定。

这几年的大起大落也把许唯心的适应能力锻炼到了超强的程度。突然换了一个新的环境、隔壁房间还躺着一个让她怦然心动的男人,她也能安然入眠,一觉睡到大天亮。

从这里去学校要比从之前住的地方过去方便的多,但设定的周期性闹钟还没来得及改,所以许唯心还是和往常一样不到七点就起了床。

可饶是如此,还是没有早过某人。

从走廊里远远望去能大概看到厨房里发生的事,没看错的话,应该是某人在厨房里打蛋的身影。

唔,瞧这架势,还满熟练的,应该不是第一次做。

见了林老师的‘贤妻良母’样,许唯心也难得起了坏心,刻意放缓了步子轻手轻脚地靠近。

只是,林老师的敏锐听觉最后还是让她的一番算计扑了空,“走近了却不出声,这么鬼鬼祟祟是想打什么鬼主意?”

诡计还没来得及施行就被戳穿,许唯心值得改变策略,果断绽出一个大大的笑脸上前问好:“早上好,你在做什么?”

“外婆说你喜欢吃葱油饼,我还煮了小米粥,冰箱里有我姐做的送粥小菜,拿出来热一下就能吃。”唔,林老师这个‘家庭煮夫’还真是有模有样的。

“你……你还会做葱油饼?”许唯心还以为他打了这么多蛋只是想摊个蛋饼什么的。

“这是我妈的拿手小吃,我刚上高中那会儿就会做。”林宥俊的父母算是老来得子,因为担心他们老了儿子还没完全长大,对他的教育方式也很特别。所以林宥俊很早就学会了各种生活技能,而且动手能力超强的他学什么都快,这世上好像就没有他不会做的事。

“你还会做什么?”一个不留神,许唯心对‘万能’林老师的崇拜又上升了一个等级。

“只要你想的到,我就能做的出。”瞧,万能的人说话就是这么霸气!

“谁要听你说这个,我是想问你除了建筑设计、室内设计、摄影、当老师和做美食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特长。”得先有个准备才行啊,不然下次又得吓一跳。

“我还会弹bass、会跳拉丁、会滑雪、会冲浪、会六国语言,我还很会照顾女朋友。”咳咳,前面自夸了那么多,最后那句才是重点吧。

只可惜啊,他家小女友非但没有深感庆幸,似乎对这个特长还颇有意见:“很会照顾女朋友也是因为有足够多的经验累积练出来的吧。”

噢,原来她的关注点在这里,还真是有点估算失误。

“算你在内,我一共就交了三个女朋友,如果这样也算有足够多的经验累积,我也认了。”因为估算失误,林老师现在只有无奈苦笑的份。

三十三岁,算上她也只交了三个女朋友?好吧,算下来这频率确实不高。

“那……你之前交的那两个女朋友是为什么分的手?”既然已经开了这个头,索性八卦到底。反正时间还早,这大好的清晨时光也不能白白浪费。

“为什么突然对这些事有了好奇?”林宥俊倒是不介意跟她坦白,只是对她的动机略有不解。

“知道有哪些事情是你不能容忍的,我才好对照着改正啊。”从这个动机也不难猜出许唯心已经料定了这两段感情会无疾而终都是那两个女孩子不好,在她心目中几乎无所不能、完美无暇的他绝对不会是被嫌弃的一方。

“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是被甩的那个?”这傻姑娘,到底哪来的自信?

许唯心很快就露出一副‘打死我也不信’的表情:“你会被甩?”

“事实就是如此,信不信由你。”被甩对任何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值得追忆的事,对此,林宥俊也是倍感无奈。

见他突然摆出一副无奈表情,许唯心也只能勉为其难地选择相信,“那……她们为什么不要你啊?”如果问题出在他身上,她就是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为什么。

“第一个是因为那时候我在为学业忙碌的同时又参加了几个大的设计项目,一连几天都见不到人是常有的事,她觉得我这个男朋友跟本就是形同虚设,不能带给她真真实实的依靠,最后留下一封信就走了;等到过了一个多星期再见面,她已经有了新的对象。”现在回过头来想想,林宥俊才突然意识到在分手之前自己很有可能已经被‘劈了腿’只是当时实在无暇顾及这些,也没太深究。

“所以第一个女朋友甩你是因为你是个工作狂?”瞧许唯心一脸轻松的表情,某人工作狂的属性对她来说应该不是问题。

“我知道你肯定不会介意这一点!”相反,倒是林宥俊自己对此颇有担心,看她在学习上的表现就能猜到在工作中会是个什么状态,超级学霸和工作狂有时候其实可以划等号。

许唯心微笑不语,表示默认,跟着又问,“那第二个呢?”

“第二个也就是这两年的事,回国之后我已经尽量工作和生活做了合理安排,被抱怨是工作狂的事也没再发生。只是,那女孩一听说我已经是爷爷辈的人,立马就吓跑了。”到现在林宥俊依然清楚地记得她当时的反应,她甚至夸张地说如果真有人叫她‘舅奶奶’,她一定会浑身起鸡皮疙瘩。

“她连一个无法回避的称呼都接受不了,肯定不是真的喜欢你!”在称呼问题上许唯心昨晚已经表明了态度,她的此番回应也很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哦,你的意思是丝毫不介意‘舅奶奶’这个称呼的你对我绝对是真……”

这一次许唯心倒是反应快,不等他把话说完便急着打断,“不跟你说了,我先去准备一下今天要交的考核图纸。”

哼,逃避之意如此明显,分明就是被戳中了痛处!

看在她反应神速的份上,林宥俊也没跟她计较。反正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没人比他更清楚。

连续下了两天雨之后,今儿终于放晴,吃早餐的时候俩人也顺便讨论了一下等一下要坐什么交通工具去学校。

许唯心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坚持,“我不想坐杜卡迪。”

“上次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只要抱紧点就没事。”不想坐摩托车居然是以安全为理由,这一点林宥俊实在是想不通。

也不怪他偏执的不信,许唯心真正在意的确实不是安全问题,“坐摩托车只有头盔做遮挡太容易被人发现,我可不想成为学校的风云人物。”因为学习成绩突然被关注倒是不用介意,但如果是因为和学校老师的关系不寻常被人品头论足,恐怕没多少人能做到真正的淡定。

“你的意思是只要我还在你们学校任教,我们的关系就必须在学校保密?”林老师您现在才反应到这一点,会不会太迟钝了点?

“这是必须的呀,师生恋在很多学校都是不被允许的,我们学校好像也没有过类似的先例。”在学校这个大环境里,许唯心的处事心态无非就是一下八个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因为学习之外的事被过分关注她实在有点接受无能。

“那这样吧,等一下出了门我载你去福华商城门口,你自己坐322路公车去学校。”如果她真的这么介意,林宥俊也只能‘委屈’自己成全他。

“好啊。”许唯心几乎是未作任何考虑便给出了肯定的回答。

“要不要回答得这么快!”唔,林老师好像有点玻璃心的迹象。

见他突然变了脸色,许唯心也不敢怠慢,赶紧挪动椅子凑到他身边,“除开在学校的几个小时,我们还是有很多时间可以单独在一起。而且,你只是临时代课到这学期结束,一个多月的时间很快就过了。”

虽然略有不悦,但林宥俊也想不出合理的借口反驳她的见解,最后也只能无奈一笑作罢,“你高兴就好。”

322路公车停靠站点较少,而且出了主城区交通比较顺畅,许唯心今天可算是赶了个大早到学校。

距离上第一堂课还有近半个小时,她也不想这么早去课室,便一路慢悠悠地绕路到了学校的植物园。

而这里恰好是住校学生去教学楼的必经之路,一不留神就会听到一些劲爆八卦——

同学a好奇地拉着同学b问:“你今天上午不是没课,为什么还这么早起来往教学楼赶?”

同学b一脸兴奋地答:“我打算去建筑设计系旁听,怕去晚了没好位置。”

同学c:“你什么时候开始对建筑设计系的课程感兴趣了?”

同学a一脸贼笑:“不是对建筑设计系的课程感兴趣,是对系里的某位同学感兴趣吧?”

“就建筑设计系那些个书呆子我才看不上,你们的消息真是不灵通,上个星期建筑设计系来了一位比电影明星还有型的高酷帅,而且还是混血,我们好多人都想去听他的课呢。”同学b终于一语道破重点。

……

许唯心小心翼翼地跟在旁边听着,也不禁替某人暗暗捏了一把冷汗。刚才这几个学生应该是工美系的,放眼全校,就属工美系的女生最多,也最能闹腾,被她们盯上可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可恶啊,还以为他只负责教建筑设计系就不会被太多人关注,却还是算漏了‘树大招风’这个亘古不变的真理。

瞧这架势,肯定不止三两个学生会跑去凑热闹,工美系的女生们向来以疯狂大胆闻名,天知道她们又会做出什么奇怪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