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76章 脏了就再也没有了

第076章 脏了就再也没有了(6000+)求月票!!

裴骏睨了她一眼,可是目光分明不似刚才那么冷,将她拽了回来,“我送你。

“你上班不要紧吗?”叶安宁将车门关上,问道。

“嗯。”裴骏发动了车子送她回家,叶安宁异常的安静,这非常的不符合她的性格,平日里她总是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如果是坐在车子里,她就会东翻翻西看看,像个好奇宝宝一样对什么都感兴趣,可是现在她就那样安静的坐在座位上看着前方,裴骏突然有些不习惯这样的她。

叶安宁手心一热,他的大手握住了她的手,他的掌心还有煎饼果子留下的热气,她侧头看了看他,他直视前方并没有在看她。

叶安宁顿时觉得眼眶一热,反手握紧了他的手掌,她知道这是他无声的安慰,她心里暖暖的。

他这个人性子很冷,非常的寡言少语,有时候在家里一晚上他都能不说一句话,她缠着他问东问西,他心情好了就回答一句,他不懂得如何安慰人,但是他清楚的知道她心情不好,他不会说也没有问,只是这样静静的陪在她的身边,给她温暖和力量。

叶安宁真的很感激他的没有问,这个时候她什么都不想说,只希望有个人能陪在她的身边,其实很简单就将他一样一句话不用说,握着她的手,这就够了。

车子这次稳稳的停了下来,叶安宁想要抽回手,裴骏却倏然拽进了她的手,她有些诧异的看他,“怎么了?”

“没什么,下去吧。”裴骏似是想说什么,但是最终什么也没说,放开她的手握住了方向盘,叶安宁轻笑一声,倾身在他脸上响亮的吻了一下,“奖励你的。”

说完,她推开车门跑了出去,脚步虽称不上欢快,但是心情的确好了很多。

裴骏摸了摸脸颊被她亲过的地方,温温的好像还能感受到她樱唇的柔软。

裴骏嘴角微微上扬,开车离开。

叶安宁的恢复能力一向良好,不开心的事情她总是像是肺内的二氧化碳一样,呼吸呼吸就排了出去,不开心的事她一向不会多想。

“安宁。”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叶安宁脚步一顿回头就看到站在花坛边上的沈翼城,她嘴角扬起的笑容慢慢的收敛。

“有什么事吗?”她没有看他,淡淡的问道。

“没事就不能来看你吗?”沈翼城一步步的靠近她,目光锁住她额头的伤,眼中闪过一抹疼痛,他抬头想要轻抚,叶安宁脚下一动,闪了过去,“如果你没事的话,我就上去了,我有点困了。”

叶安宁转身离开,沈翼城急急的叫住了她,“不请我上去坐坐吗?”

“不方便。”她没说假话的确不太方便,家里除了她的东西之外裴骏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了,让外人看到的确不是很方便。

叶安宁意识到自己心中所想,不由得一愣,嘴角划过苦涩的笑容,什么时候他在她心里竟然已经是外人了。

“我走了。”叶安宁提步离开,沈翼城看着她的背影,心口刺痛的厉害,他大步追了上去,一把握住她的肩膀将她转了过来,“安宁,当我求你,不要对我这么冷淡好吗?”。

她的目光锁在他的脸上,她能够清晰的看到他的痛苦,他说不要对他那么冷淡,其实她更想说,为什么要对她那么残忍。

“那我应该怎么对你,姐夫。”

沈翼城眼中划过一抹受伤,他看着她额头的伤充满了抱歉,“对不起,安宁,如果你还在为了那天的事情生气的话,你尽管发泄在我身上,你想打我也好,骂我也好,只要你不在那么冷淡的对我,你想怎样惩罚我都行,真的,我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我其实只是不想你和裴骏在来往下去,你原谅我好不好?”

叶安宁轻叹了一声,可真累啊。

“翼城哥,你不觉得你的对不起已经说的太频繁了吗?你说的不累,我听得都觉得累了,我真的困了,你让我回去睡觉行吗?”叶安宁无力的挥开他的手,转身上楼。

对于她的话,沈翼城真的无言以对,她说的没错,从他回来开始,他已经对她说了太多的对不起了,可是他真的没有办法,他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而已。

“安宁,我知道你累了,那你好好休息,有事给我打电话,我会24小时开机的。”

叶安宁没有回应他,因为她知道她不会给他电话的,即使她真的有需要帮助的地方,求救的对象也不会是他了。

躺在**,叶安宁却怎么都睡不着了,她一闭上眼睛眼前就闪过一滩血,还有那些凄厉的叫骂声,那是她最不想想起来的事情,可是这么多年,这件事就如一场梦魇一般纠缠着她,无论怎样都让她无法忘怀,今天让叶明珠一起来,她再次想了起来。

叶安宁蜷缩在**,双手紧紧的环住自己,妈妈,我又想你了。

辗转反侧,如何都无法入眠,叶安宁最终还是爬了起来,想到之前从雪松园带回来的日记本,她还没有看。

古色古香的本子,封皮是用檀木做的,闻起来很香甜的味道,里面的纸张却有些微微发黄了,叶安宁打开日记本的第一页,妈妈清秀隽永的字迹便映入眼帘。

写给我所追求的爱情和我挚爱的宝宝。

叶安宁的眼眶微微的湿润了,家里除了她没有别人,她不必在假装坚强,这本日记是妈妈和爸爸恋爱的时候开始写的,等到发现有了她之后才又加上了后面的那句话。说回我平。

妈妈的性子最是温柔,她的印象里妈妈的脸上总是带着温柔的笑意,对她说话也是轻声细语,妈妈的声音就犹如悦耳的歌声让人的心灵会得到放松和喜悦。

可是她却不怎么记得妈妈的声音了,时间太久,她只能记得她是温柔的。

妈妈和爸爸恋爱的过程,她已经看过了,一个非常狗血的英雄救美的故事,可是妈妈却深陷其中,并且将自己的一生都埋葬在这场感激当中。

她一页页的向后翻着,这本日记本里妈妈很仔细的记录了关于她成长的一切,她什么时候会坐,什么时候会爬,什么时候第一次说话,什么时候会叫妈妈……

她开口说话叫的第一声是爸爸,因为妈妈最开始教她的时候就先教着她叫爸爸,那个时候叶青云已经开始不回家了,妈妈却以为他只是工作太忙,他在外面奔波劳累只是为了给妈妈和她一个衣食无忧的未来,直到乔云大摇大摆的找上门,妈妈的一直欺骗自己的美梦才彻底的破碎。

乔云的到来彻底的打破了杨雪松生活的平静,其实她早就有所察觉,只是没有亲眼看到亲耳听到她就可以欺骗自己,一切都只是她多想了,直到乔云的出现,她没有办法再欺骗自己,她一直尽全力维系的美满家庭出现了裂痕,窗户纸被捅破,叶青云没有丝毫的愧疚,反而更加明目张胆的不回家,杨雪松开始终日以泪洗面。

叶安宁记得妈妈的泪,她总是在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默默的落泪,叶安宁见到过很多次,因为在她的面前妈妈就算是再难受也永远都是笑着的,所以她对妈妈的泪水印象格外的深刻,那是一个温柔到温顺的女人只能用眼泪来控诉自己丈夫的心酸和无奈。

她没有人可以说没有地方可以发泄,她想要质问自己的丈夫,可是连见丈夫一面的机会都没有,她所有的一切都憋在心里,日积月累,所以最后她病了,她的精神出现了问题。

叶安宁隐约还记得那个时候,一向温柔的妈妈情绪越来越不稳定,她会突然的发脾气,突然大声的哭泣,会摔东西,会对外面的一切疑神疑鬼,尤其是对她,那段时间妈妈看着她看的格外的厉害,妈妈好像是害怕再失去她一般,每天盯着她紧紧的,可是那个时候她还太小,什么都不懂,脑子里只有玩,记得有一次,也是妈妈唯一一次动手打她,是因为她贪玩偷偷溜了出去,妈妈像疯了一样跑出去找她,找到她后第一次下了狠手,追的她打,她哭着求着,可是妈妈的巴掌还是一下下的落下来。

从那以后,妈妈看的她更严了,经常会目不转睛的瞪着她发呆,不准她离开半步,那个时候她真的好怕呀。

有一天,院子里竟然跑来一只小猫,雪松园位置很偏,平时人都很少,更何况是这些小动物了,她高兴的跑了出去,结果妈妈大发雷霆,将她关进了园子后面的杂物房里,说她不听话,说只有这样她才不会乱跑,不会离开她。

杂物房里很黑,她很怕,她哭着喊着求妈妈放了她,可是妈妈还是走了,将她一个人丢在了那里……

叶安宁翻着日记本,里面也清清楚楚的记录了这件事情。

她在杂物房里一直被关了三天,没水没吃的,她喊的嗓子都哑了,妈妈打开门的时候她已经虚脱的倒在了地上,意识都有些模糊了,原来妈妈不是故意的,只是她忘记了,妈妈那个时候病的很重,她一直以为我不要她了,她将整个家都找遍了,将雪松园的附近也找遍了,最后当找到杂物房的时候,她看到嘴唇爆裂脸色苍白的她时,哭得声嘶力竭,悔恨万分。

叶安宁想到在杂物房的那三天,对她来说就是世界末日,她过于早的体会到什么是绝望,什么是妥协,什么是无能为力。

她在医院呆了好久,因为人接她出院,除了住院的前三天妈妈无微不至的照顾她之外,从第四天开始她就消失了,过了大概半个月的样子,妈妈才重新出现。

回家的那天,爸爸回来看她,可是两个人不知道在屋里说了什么,又大吵了起来,吵完他就气冲冲的离开,而妈妈则在屋里低声的哭泣。

第二天,妈妈就将她送到了寄宿学校,那个时候她才上小学一年级,一个月可以回家一次的那种,可是她没想到分开的那天却是她见妈妈的最后一次。

她每天在学校都祈祷着日子可以快点过,这样她就能快点见过妈妈,可是她没等来假期而是等来了妈妈跳楼的消息。

叶安宁沉浸在回忆的悲伤之中,哭得泣不成声,她甚至都没有见到妈妈最后一面,因为她跳楼摔得血肉模糊,不让她见,之后她便被叶青云接到了叶家,她黑暗的日子才真正的开始。

叶安宁抚着妈妈娟秀的字迹,上面一言一语都是对她的歉疚。

可是看到一篇的时候,叶安宁突然惊住了,她蹙眉将本子拉近一字一句的读了起来。

6月7号,晴

我不能再颓废下去了,我的颓废差点害死了我最爱的女儿,我真的悔恨万分,但我也很庆幸老天终是待我不薄,并没有让我的宝贝女儿出事,不然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自己,爱情太过虚无缥缈了,和我的女儿相比,爱情又算得了什么,我已经找了神经医生给我治疗,从今天开始我会每天坚持吃药,按照医生所嘱咐的用心治疗,我再也不会让那天的事情发生,以后的杨雪松只为了宁宁而活。

6月14日,阴

我现在每天都坚持吃药,感觉自己的神经状况已经好了很多,我的心情非常的平静,我每天都去医院偷偷的看宁宁,她恢复的很好,可是我还不敢将她接回来,医生说我还要再观察一段时间。

6月22日,晴

宁宁,对不起,妈妈真的没有办法,只能先将你送到寄宿学校去,妈妈现在还在治疗当中,妈妈真的怕再伤害到你,原谅妈妈,很快,妈妈就会将你接回来的,到时候我们母女永远也不分开了。

7月15日,晴

我真的感觉我已经完全好了,每天我都非常的清醒,我可以清楚的知道我每分每秒所做的一切,虽然有的时候还是控制不住的会想起他,但是更多的时候我在思念我的女儿,两天后就是复诊的日子了,我想是时候将宁宁接回来了,宝贝,妈妈真的好想你啊。

叶安宁慌乱的翻着日记本,想要再看看后面的内容,可是没了,日记到这里就结束了,怎么会这样?

妈妈并没有去将她接回来,因为她在28号的时候跳楼自杀了,就差一天,就差一天她就放假回来了。

叶安宁看着日记上的文字,心里说不出的慌乱,她一直都以为妈妈得了精神病,神志不清才跳了楼,他们也都是这么和她说的,可是根据这本日记上所说的,妈妈分明已经治好了,她在那么清醒的情况下,怎么可能寻死呢?更何况,妈妈是那么的想她,怎么可能会突然连她都不要了,毅然决然的离开这个世界呢?

叶安宁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妈妈是28号跳楼的,可是日记从15号开始就没有了,那么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她从未有过的自责,也从未有过的惊慌,她自责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为什么才肯翻看妈妈的日记,如果她早点看到这些内容,她就会早点去调查,那她是不是就能知道那段时间妈妈都发生了什么?

而让她惊慌的是,妈妈的死会不会另有原因,想到某种可能,叶安宁倒抽一口冷气!

如果妈妈不是自杀的,那么她……

叶安宁手脚顿时冰凉了起来,身子颤抖的厉害,她无法相信自己所猜想的,这太恐怖了!

叶安宁沉浸在恐惧的情绪了半天才缓过神来,她一定要将事情查清楚!

只是,从哪查起?

裴骏回来的时候,叶安宁正抱着双膝坐在**发呆。

裴骏边换衣服边看了看她,“发什么呆呢?”

叶安宁摇了摇头,躺了下去。

裴骏以为她还在为了白天叶明珠的事情难过,就没有搭理她,那件事情他要等凌佑的调查结果出来再说。

叶安宁躺在**,眉头紧拧在一起,她想了一下午也不知道该从哪里着手查起,那是她还太小了,对所有的一切都一无所知,她该从何入手才能查到事情的真相!

正当她郁闷的时候,厨房里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他在干什么呢,不是做饭吗,怎么像是要砸锅卖铁一般。

叶安宁打着精神下床到厨房去看他,站在他身后,她看到他将蒸熟的螃蟹掰开,将蟹黄和蟹肉仔细的挑了出来,又用刀背将蟹腿砸开,挑出里面的蟹肉。

他穿着暗灰色的家居服,外面系着碎花的围裙,健硕的身子挺拔的站在那里,透过厨房的窗户能够看到天边夕阳的余晖,他就好像站在晚霞的色彩下周身环绕着温馨柔软的气息。

她看着看着不觉看痴了,他的动作熟练而优雅,明明出身一般却总给人一种尊贵的感觉,就是他下厨的时候都给人一种不可忽视的气势,不得不说,他有得天独厚的资本,即使他不爱笑不爱说话,冷得掉渣,但是一举一动仍旧有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裴骏察觉到身后有人,回头就看到她头靠在门框上嘴角含笑目光里含着笑意在看着他。

他挑眉对着她招了招手,晚霞映着他的脸颊有些微红,她颠颠的走了过去,将心里的谜团先压下去,她有些兴奋的说,“今晚真的吃螃蟹呀。”

他抽出刚刚敲开的蟹肉递到她的嘴边,她张口咬住,又香又鲜,味道好极了,他又喂了她两口,拍了拍她的小屁股,“好了,出去吧,别在这碍手碍脚的了。”

她对他吐了吐舌头,倒是听话的跑了出去,她家的厨房是真的小,站着两个人转个身都能碰到一起,反正她也帮不上忙,不如出去看看电视。

晚餐异常的丰盛,叶安宁吃的小肚子都涨了起来,小手一边揉着鼓起的肚子一边哼哼唧唧的说坐不下去在客厅里走来走去的小模样着实可爱。

她颠颠的走到他身边抱怨,“好涨啊,怎么办,感觉肚子要胀破了。”

“活该!”他丝毫也不同情她,像个小猪一样,给什么吃什么,自己吃没吃饱不知道吗,以为自己是金鱼啊,不知饱,早晚被胀死!

虽然裴骏这么想着,可看她小脸皱在一起难受的模样,还是放下手里的东西,将她靠在自己的怀里,大手放在她鼓起的肚子上,轻轻的揉着,声音却淡淡的,“顺时针20下,再逆时针20下,反复一会就好了。”

叶安宁撑得只想坐着,可偏偏又涨的坐不下,懒懒的靠在他身上,小脸皱的都变形了,“你给我揉吧,没力气了。”

裴骏真是拿她没有办法,好不容易消了食她才又活了过来从他怀里钻了出去。

他晚上有几个病例报告要写,她知道他忙也不打扰,自己钻进浴室里洗澡。

裴骏冲了一杯咖啡,在沙发前席地而坐,边写着报告边在笔记本上查看这种疾病的相关病例,手机这时响了起来,他手上的文件一挥,将桌边的咖啡杯碰倒了,他慌忙的将文件拿开,咖啡溅了一地,是凌佑的电话,他手忙脚乱的接起,凌佑说能查到的基本上已经调查清楚了,说明天派人给他送到医院去。

叶安宁从浴室出来时,他正好打完电话,刚转过身就看到她冲了过去,一把捡起地上的抱枕,咖啡溅在了上面,浅绿色的抱枕顿时肮脏不堪。

他刚想开口,她突然像是炸了毛一般,转过头对他怒目而视,“谁让你动我的东西了!”

她的口气异样的恶劣,蹙眉瞪他的模样恨不得上前跟他拼命一般。

裴骏本来想说自己不是故意的,可是看她这个样子,话到嘴边也说不出来,口气同样不善的说道,“不就一个抱枕吗,我赔你一个不就得了吗?”

“你说得轻巧,你赔得起吗!”她红着眼眶瞪他,因为愤怒纤细的脖子上青筋都爆了起来。

裴骏的脸色异常的难看,冷冷的说道,“我肯定还你一个一模一样的行了吧!”

“谁稀罕你的东西!”叶安宁拿着抱枕转身冲进了浴室,浴室的门嘣的一声被关上,她想尽了办法想要将它洗干净,可是上面还是带着淡淡的咖啡渍。

没有了,这是世上唯一的一个,是他特意为她定制的,这个脏了就再也没有了……

亲爱的们,国庆节快乐!七天长假开始了,大家玩乐的同时也不要忘了可爱的大千呦!今天过节,大千不在家,所以今天没时间加更了,新的一月,大千要冲新书月票榜,亲们多多支持,给大千多多投票,不用留到月末的,现在就可以投了,之前说好的,月票每涨30加一更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