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78章 这妞我喜欢,脾气和身材一样火辣

第078章 这妞我喜欢,脾气和身材一样火辣(6000+)

叶安宁很少出席这样的场合,她站在角落里尽量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会场的门口这时走进来两个人,一身西装笔挺面容冷峻的裴骏手上挽着高贵优雅的女人,那个女人有些眼熟……

叶安宁想起来了,这个女人就是那天在商场见到的女人。爱叀頙殩

嘴角微勾,轻笑了一声,她拿着酒杯走到更靠里面的位置。

田心念挽着殷亦风,当看到裴骏身边的女人,眉头蹙了起来,在殷亦风耳边低喃,“裴骏怎么回事啊,那女人是谁?”

殷亦风的脸上始终带着云淡风轻的笑容,朝着裴骏举了举杯子,这才转过头低声的警告,“少操心,你今天的任务就是站在我身边保持微笑。”

田心念咬唇瞪了他一眼,又转过头瞪了裴骏一眼,这才在人群中开始搜索安宁的身上,可是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

“你不是一向不喜欢这种场合的吗,今天怎么来了?你身边的男宠呢,怎么没有陪你一起来?”叶明珠不知何时出现在身边,声音低而讽刺的说道,视线落在她脖子上那条星光璀璨的宝石上,有些嫉妒的说道,“项链挺漂亮的,该不会是假的吧。”

叶安宁沉默不语,今天没有这个心情和她们吵架。

身边的楚菁拽了拽叶明珠的胳膊,眼神示意她看向门口,当看到神色凛然一身笔挺西装的裴骏时,愣了愣,继而又看到裴骏手臂上环着的女人,脸上的怔愣继而转为冷讽,“我说你怎么一个人来了,原来是被你的小男宠甩了是不是,也难怪,人往高处走这是自然规律,不如我帮你介绍一下吧,这次模特新星大赛的冠军,楚乔,她现在可是炙手可热呢,傍上她总比你这个一无是处的日语老师要强得多。”

叶安宁一怔,楚乔她听过,怪不得感觉有些眼熟,她在电视上见过的,只不过本人比电视上更加的灵动。

“我没有兴趣和你们吵架,所以你们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吧,这里是殷氏的周年庆,我想你们应该也不想在这里丢人,那就不要惹我,而且我再强调一遍,我和裴骏只是普通朋友而已,他和谁在一起和我没有一点关系。”叶安宁冷淡的说道,声音没有一丝温度,放下手中的果酒想要离开这里,叶明珠也冷了脸色,声音低沉的呵斥,“叶安宁,你敢这么和我说话!你要想清楚后果!”

叶安宁脚下一顿,嘴角划过苦涩的笑容,转过头视线冷的没有温度,“叶明珠,凡事都要懂得适可而止,我不会一味地忍让的,我不主动去招惹你们,你们也别把我逼急了,兔子急了还咬人。”

“你!”叶明珠气的大动肝火,平时叶安宁从不敢这么和她说话的,今天竟然还敢威胁她!

楚菁拉住不可善罢甘休的叶明珠,不赞同的摇了摇头,“明珠,算了,这里是殷氏的地盘,我们最好不要在这里惹事,她就是个疯狗,让她惹急了,她真的会咬人的,而且还有田心念那个小践人给她撑腰呢,要想收拾她,以后有的是机会何必急于一时呢。”

叶明珠闻言,不甘心的点了点头,转头搜索沈翼城的身影,明明刚才还看到他在一旁和别人交谈,怎么一转眼人就不见了。

叶安宁走到阳台上去吹风,今天真的不该来,她和这里根本就是格格不入,田心念本来就是田家的大小姐,虽然身家远比不上殷家,但是应付这种场合应该会得心应手的多,她一会找个机会和田心念说一声,她还是先离开的好。17130099

“你今天真美。”

凉凉的晚风吹散了身后男人温和的声音,但是还是一字不落的传入她的耳中,叶安宁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

沈翼城没有得到回应,也不生气,而是信步走到她身边,微低着头看着她颈上的项链,目光柔和,“这条是阿姨留给你的那条吗?”

她的手指在宝石上边缘划过,想起妈妈,她的心总是容易变得柔软,“恩。”

她的回答让沈翼城觉得有些意外却也非常的惊喜,原本以为她还会对他爱答不理的,“很漂亮,和你的气质很配。”

他还想说些什么,叶安宁却已经转身往外面走,“这里风大,我先进去了。”

“安宁。”沈翼城急切的追过去,他和她还没说上几句话呢。

“翼城!原来你在这啊。”叶明珠走过来很亲昵的挽住沈翼城的胳膊,“爸爸叫你呢,说给你介绍几位叔叔伯伯。”

沈翼城看着叶安宁远去的背影,点了点头,神色有些恍惚。

叶明珠将一切看在眼里,指甲慢慢的嵌在掌心之中,叶安宁,你嘴里说着不和我抢,可是背地里却总是几次三番的勾/引我的男人!

凌佑的出现掀起了会场新一轮的高/潮,凌家的这个小儿子独挑大梁,扛起整个凌门,虽然年纪轻轻但名字足以让黑道人士闻风丧胆,那白道就更不用说了,一早就听说他和殷氏的总裁亲如兄弟,看来传闻是真的。

凌佑一向高调,身外挽着高挑火辣的美女,一袭低胸露背装站在凌佑的身边,俊男靓女惹眼非常。

眨着那双性感的桃花眼,环着美女的腰身走到裴骏的面前,对着楚乔吹了声口哨,“美人越长越水灵了,看来还是我们裴少滋润的好。”

楚乔一早就见过凌佑,闻言,娇羞的笑道,“凌少见笑了。”

凌佑虽然最好玩,玩的也最疯,但是却最有性格,他最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没有营养的客套,当即乏味的嚷嚷道,“怎么没人来招待我们裴少啊。”

凌佑的声音顿时引来一票眼球,让人想忽视都难,裴骏冷淡的看了他一眼,一拳打在他的胸口,“你还没死。”

凌佑闷哼一声,瞪大了眼睛刚想发作,殷亦风环着田心念走了过来,眼中闪着精光,一拳同样打在他的胸口,再一扬手,侍应生训练有素的送上烈酒。

凌佑身子一抖,倒抽一口冷气,想要呲牙咧嘴的叫唤,可是这么多人的目光都看着他呢,他要保持一贯的风流倜傥的形象才行,当即咬着牙,皮笑肉不笑的应道,“哥,你们当真要狼狈为歼吗?”

该死的,两个臭男人,明知道他身上有伤竟然还故意打在他的伤口上,真是没有人性。

一向少言寡语的裴骏却冷冷的开口,“活该。”

凌佑一口鲜血憋在了胸口,很是诧异的看着殷亦风,用眼神询问,“我们老三这是怎么了?”

殷亦风薄唇微勾,眼角瞟了下正往门口走去的身影,凌佑领会,回过头就看到门口的叶安宁,扯嗓子一嚷嚷,“这不是安宁妹妹吗?”

叶安宁被点名,身子一颤,有些惊慌的看向声源处,当看到脸色冷峻的裴骏时,心头一跳,佯装没有听到的往外走。

可是凌佑这个三八怎么可能轻易的刚过她,几步就追了上来,手臂一勾,拦过她的肩膀就将她搂紧了怀里,叶安宁想要挣扎可是穿着礼服不方便,几步就被他带了过去。

“你是谁啊,你放手!”她将他搭在她肩头的手狠狠的甩掉,不悦的喝道。

凌佑挑眉,大手摸着下巴,似真似假的说道,“这妞我喜欢,脾气和身材一样火辣。”

饶是叶安宁脸皮再厚也受不了他这么明目张胆的调戏,“对不起,可惜我对大叔不感兴趣!”

凌佑不敢置信的长大了嘴巴,其他的人都是扑哧一笑,想着凌佑生平最骄傲的就是他帅气到人神共愤的脸,如今竟被人叫做大叔?让他情何以堪啊!

“你,你,你……”凌佑被刺激的已经说不出话来,叶安宁狠狠的白了他一眼,面色嫌恶的拍了拍肩膀被他碰过的地方,凌佑顿时吐血吐的更厉害了。

裴骏幽深的目光,淡淡的看了她一眼,视线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她,在她抹胸的裙装上停留了半分。1。

叶安宁感觉一股寒光罩在自己身上,胸口有冷飕飕的风吹过,她下意识的抬头却发现裴骏并没有在看她,他神色冷淡的仿佛这一切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她心口一紧,突然有些涩然。

“你这小丫头,牙尖嘴利的,小心哥哥我就地办了你!哥哥我可是出了名的杀人不眨眼,将你先歼后杀再碎尸弃尸荒野!”凌佑手臂勒着她的脖颈,凶狠恶煞的威胁,一点也不想是开玩笑。

叶安宁身子一颤,光是想象这那副画面都觉得可怕。

凌佑满意的看她惊慌的样子,小东西,还吓不倒你!

一道不可忽视的带着警告的冷光射在他身上,凌佑抬头撞进裴骏冷厉的鹰眸,一愣,再低头看了看怀里怎么看都只能算是相貌平平的某女,像是发现了好玩的事情,邪魅的桃花眼冒着兴奋的光芒,“老三,你说是先歼后杀呢,还是先杀后歼?”

叶安宁身子僵硬,惊慌的眸子正巧撞进某人冷彻如冰的眸子,那幽暗犀利的眸子里一片淡漠,他搂着楚乔纤细的腰身转身离开,冷飕飕的话语随之散开,“随你开心。”

楚乔乖巧的依偎在裴骏的身边,清澈动人的水眸却带着探究的回头看了看她。

叶安宁嘴角划过一抹涩然,他们都已经没有关系了,难道还指望他仍旧帮自己吗?

“你要杀就快点杀,不然就走远点。”她不善的声音在凌佑耳边散开。

凌佑挑眉,大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和老三吵架了?”

“要你管!”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凌佑“嘶”的一声,“你这小丫头片子!”

“行了行了,我们不理他,他就是人来疯。”田心念将她从凌佑的手里解救了出来,牵到角落里说道。

“甜心,我想先走了。”她有气无力的说道。

“那……我派人送你好不好?”田心念不放心的说道。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走,保持微笑,加油!!”她对着田心念笑了笑,视线不经意间落在裴骏和楚乔的身上,他们两个站在一起还真是很配,楚乔的娇柔正好贴合了他的冷漠,她不知道说了什么,他的嘴角邪魅的扬起,俯身在她耳边低喃着,她的脸顿时变得通红,小手落在他的胸前轻捶着,他搂着她大笑了一声,还真是亲密无间的很啊。

叶安宁转身离开,裴骏犀利的视线冷冷的瞟了过去,嘴角的笑容顿时荡然无存。

“骏,那今晚你去我哪吗?”楚乔小心翼翼的问道,她知道他喜欢她的乖巧从不多言,但是他已经好久都没找过她了,今天突然叫她来陪他出席这场宴会,她简直可以用受宠若惊来形容,而且他今天格外的温柔,他以前从来都不会那么体贴的,她觉得自己应该把握住这次的机会。

裴骏温情的眸子再次变得淡漠,冷眸睨了她一眼,她立刻噤若寒蝉,咬着唇低下了头,他的视线看到某个头也不回的背影,薄唇微抿,“好。”

楚乔惊喜的抬头,“真的?”

“恩。”

叶安宁刚走到门口就被叶明珠清冷的声音叫住,“站住!”

她今天感觉格外的疲惫,没有那个精神去应付她,所以装作没有听见的继续往外走,手腕一紧,整个人被硬生生的拖了回来,入眼的便是叶明珠阴冷的眸子,“你聋了吗?我叫你没听见啊。”

“做什么?”她不耐的问道。

叶明珠嫌弃的甩开她的手,“别以为是我叫你,是爸爸,爸爸让你过去!”

叶安宁眉头微蹙,深呼吸了几下,乖乖的往里面走,她知道即使她不想去叶明珠也会硬生生的给她拖进去。

叶明珠冷眼的打量着她,声音里满是厌恶,“我问你,裴骏和殷总有什么关系?”

她一直以为裴骏就是个没前途的实习医生,可是今晚所见他和殷亦风还有凌佑绝不是一般的关系,今晚殷亦风只招待了几个商业元老级别的人物,甚至都没来和爸爸说上一句话,可是却和裴骏有说有笑了半天,这绝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待遇,还有那个凌佑,听爸爸说是让黑道闻风丧胆的人物,叶明珠蹙紧了眉头,这个裴骏到底是什么来路。

叶安宁一怔,淡淡的说道,“不知道。”

其实她也很好奇,她一直都知道裴骏和殷总是朋友,但是今晚所见好像不单单只是朋友那么简单,那个凌佑说了什么,大哥?老三?

叶明珠以为叶安宁是故意不告诉她,冷哼了一声,“得意什么,人家再有身份,你也已经被踹了,还是别舔着脸迎上去了。”

“爸,安宁来了。”叶明珠在叶青云的身边瞬间就变成温柔懂事的乖乖女了,叶青云开口便问了和叶明珠同样的问题,“那个姓裴的小子和殷亦风是什么关系?”

“不知道。”

“你这是什么态度!”叶青云习惯性的瞪着眼睛,看了看周围,那么多的人却又不好发作,视线落在她颈上的项链,眸光一闪,“这是……你妈妈留给你的吧?”

叶安宁心口一紧,樱唇慢慢的抿紧,就听叶青云轻飘飘的说道,“市政aa府看中了雪松园的那块地,想要把那一片都开发成高端别墅区……”

“不行!”叶安宁惊惧的抬头,惶惶的说道,“那是我妈妈的,谁也不能动。”

叶青云听她强硬的口吻,眼中闪过一抹不悦,“你这是在命令我吗?”

叶安宁咬唇,心口凄楚的涩然,“我只是在求你,求你不要动那块地,那是妈妈仅剩的东西了。”

叶青云听她软化的态度冷哼一声,“我还在考虑当中。”

“我……真的不知道。”叶安宁心口酸涩的厉害,自己的爸爸竟然用妈妈唯一留下来的遗物威胁她,她如何能够不心痛。

“你们不是在交往吗,他身边那个模特是怎么回事!”

“……我们只是普通朋友。”她涩涩的说。

“没用的东西!”叶青云低喝的叫骂。

台上突然传来主持人试音的声音,大家纷纷安静了下来,叶青云狠瞪了她一眼,也转向了台上。

殷亦风走上前,几句冠冕堂皇每年都一样的客套之后,舞会开始了,由殷亦风和田心念跳第一支舞,宴会厅整个暗了下来,只有一道追光灯打在舞蹈的两个主人身上。

叶安宁没有心情欣赏舞蹈,心口涩然的感觉久久不散,手指突然被热热的掌心包裹住,这熟悉的小动作让她身子微僵,转头就看到微笑着看她的沈翼城,他温润的眼睛里满是鼓励和担忧,像记忆里很久很久之前一样,她每次受了委屈,他都是这样站在她身边,一点点的温暖她冰冷的手指,指尖的热度会一点点的传遍全身。

她怔愣的沉浸在回忆之中,此时的一幕却全然的落在一旁的叶明珠身上,她愤恨的看着两个人教缠勾搭在一起的指尖,心中对于叶安宁的恨意更重了。

叶安宁生生的打了个激灵,身子透着一股子寒意,这样熟悉的感觉让她忘记了收回手指,视线有些慌张的在人群中搜索着,刚才那道寒冷彻骨的视线是……

她没有找到要找的人却撞进了叶明珠阴冷的目光中,首舞结束,宾客纷纷下场跳舞,叶明珠走了过来挽住沈翼城的手臂,“翼城,我们也去跳舞吧。”

几乎在叶明珠声音响起的同时,沈翼城的手指就放开了她的,原本温热的指尖顿时比之前更加的冰冷,她自嘲的轻笑一声,过去的已经过去了,就算贪恋一时的温度,之后也只是会更加冰冷而已。

安的优量那。叶安宁转身率先离开,沈翼城的眼中闪过一抹狼狈,他看着叶安宁的背影想要上前解释什么,叶明珠的声音再次凉凉的响起,“翼城,我们去跳舞吧。”

她没有听到沈翼城的回答,但是她知道沈翼城一定会和叶明珠走的,看,她还是像以前那么的了解他。

拿了一杯香槟,叶安宁想要走到角落里呆着,现在就是她想走也不知道叶青云肯不肯放她走,而且她还要等宴会结束和他谈谈,雪松园是绝对不能动的,那是她对妈妈唯一的记忆了。

宴会厅的灯光突然全暗了下来,漆黑一片,四处顿时响起女人的尖叫和惊慌失措的叫喊声,周围的人开始慌乱起来,你挤我一下,我后撤倒退一步撞在了后面的人身上,场面届时有些混乱。

叶安宁只觉得右边有人狠狠的推了她一下,她慌乱间根本站不住,尖叫着朝一边倒去,腰间一紧,一股不算陌生的味道传入鼻息,紧接着重重的摔倒在地,伴随着的还有玻璃破碎的声音,刺耳尖锐,周围的尖叫声更甚,不知是谁踩了她的手,她痛的惊呼出声,一只大手按着她的头将她护在胸前,她原本惊惧恐慌的心瞬间就安定了下来,耳边却频频传来男人的闷哼声。

灯光亮了起来,险些发生踩踏事件,周围的惊呼声消失转而变成抽气声,裴骏将她护在怀里,而他整个人撞倒了摆放香槟酒的桌子,身子倒下时直接躺在了玻璃碎片上。

“裴骏!!”叶安宁从他怀里挣脱了出来,捂着唇惊惧的看着脸色苍白的他。

人群中更加的混乱,殷亦风牵着田心念走过来,眉头紧蹙,脸色带着千年寒冰的冷凝,转头吩咐人,“去开车。”

楚乔看到躺在玻璃碎片上的裴骏尖叫了一声,鲜水在玻璃上蔓延了一地,看着有些触目惊心,她险些吓得晕倒,眼泪哗哗的流了出来,“骏,你……”

“我……扶你起来。”叶安宁听到自己抖成一片的声音。

裴骏面色苍白,大手用力的挥开她的手,拄着殷亦风的肩膀站了起来,她眼中朦胧一片,想去扶着他,可是又有些不敢。

楚乔冷冷的目光看着她,原本他们两个正在跳舞,可是灯光一暗,裴骏突然放开了她的手,她惊慌的叫着,等到灯亮了他已经消失不见了,原来是来找这个女人了。

叶安宁眼眶里一片朦胧,地上那一滩血水刺激着她的神经,她记得刚才他紧紧的将她搂在怀里护着她,如果不是他,那么现在躺在地上的人就应该是她了。

她急切的想要跟上去,楚乔一把将她推开,狠狠的一巴掌甩在她的脸上,“你别跟来,你这个害人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