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131章 这也疼,也揉揉

第131章 这也疼,也揉揉

“这丫头,是不是吓傻了,姑姑,你快给她治治。”裴骏一旁调笑着。

“你这小子,你姑姑我退休很多年了!”裴冰嗔怒的瞪着他。

叶安宁不解的回头看他,裴骏勾唇一笑给她解释,“姑姑以前可是知名的精神科医生。”

原来也是医生啊,叶安宁有些惊讶,很难将这个一身旗袍雍容华贵的女人和穿着白大褂的女人联系在一起,她更应该是在眼前这样一栋别墅里别心爱的男人捧在手心里好好珍藏才对,正如她温柔优雅的妈妈。

裴冰的目光带着慈爱,听到裴骏的介绍之后她再看眼前的女人,仿佛也变得喜欢,亲切的拉过叶安宁的手往里面走,“小姑娘别紧张,姑姑我又不是洪水猛兽,难得这小子肯带回个姑娘给我看看,你们今天都不许走了,必须留下来陪我聊天。”

手背上是裴冰温柔的掌心,叶安宁真的没有想到裴冰会对她这样热情,在她以往的记忆里,每个豪门的家族里的女人都是非常看重门第关系和脸面的,裴骏是有未婚妻的,也就是说她的身份应该是见不得光的,按照她的认知,裴冰即使不马上轰她离开,也绝对不会给她好脸色看才对,没想到……

她有些无措的回头看着裴骏,对方却只是微微的勾唇,丝毫不理会她求救的目光,说真的,对面裴冰的热情,她有些无法招架。

裴冰拉过她坐在沙发上,招呼着佣人上水果,热情的问东问西,为了他们是怎么认识的,问了她是否受得了裴骏奇怪的脾气,问了她父母是否健在,问了她很多很多的问题,却独独是没有问她父母是做什么的,家境如何。

慢慢的接触中,叶安宁渐渐的不那么紧张了,因为她感觉到裴冰是真的非常的和蔼可亲,她就像个长辈一样热情的迎接侄子带回来的女孩,没有一丝嫌弃和探究,仿佛带着祝福一般询问着两个人的近况。

佣人将沏茶的工具送上来,裴冰敛住了笑意,跪在地上,亲自沏茶,动作娴熟优雅的看的叶安宁一愣一愣,裴冰的动作比那些茶室里专门沏茶的女人要更加的专业好看,配上她这一身高贵大方的旗袍,还有嘴角那抹温婉的笑容,叶安宁不由得看的入迷了,眼睛渐渐的变得痴迷,那眼神仿佛透过裴冰再看另外一个人。

裴冰沏茶的时候样子十分的认真,和她记忆中妈妈的形象再次重合,叶安宁紧张的情绪彻底的放下,喝着裴冰亲手沏的茶,那股温热的茶水涌入心底,说不出的温暖。

可能是裴冰的身上有太多妈妈的影子,她对裴冰总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忍不住就想要亲近。

整个一下午,相比于裴骏和裴冰几乎零交流的状态,叶安宁和裴冰已经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两个女人的话题可以说是谈天说地,无所不包,有时候说道敏感的地方,两人的声音默契的小了下来后来干脆就耳语了起来。

而裴骏坐在一旁玩着手机,时不时的抬头看看对面笑的乐不可支的两个女人,心里的那种满足感,无法言喻。

自己喜欢的女人和自己最在乎的亲人可以融洽的相处,那种感觉真的比吃任何美味都要来的满足。

夕阳快要落山的时候,裴冰看了看时间踹了对面的裴骏一脚,“你姑姑我饿了,还坐在这干嘛,快去做饭去。

裴冰说完拍了拍叶安宁的手背献宝一般的问道,“没吃过我家裴骏做的饭吧?我告诉你,厨艺绝对一流,丝毫不比那些一级厨师的水平要差,今晚就让他做给我们吃。”

叶安宁抿唇笑了不语,她怎么会没吃过呢,她不仅吃过而且几乎天天有的吃,不过这话她没说出来,只是看了看在姑姑的催促下起身走进厨房的裴骏。

裴冰让她在楼下看会电视,她则起身去了楼上,叶安宁等了好久对方都没下来,她无聊就去了厨房。丫她唇回头。

看着男人娴熟的动作,她嘴角高高的扬起,几乎是在她站定的同时,裴骏就像是有感应一般的转了过来,朝她伸出手,她看了看周围没有佣人便走了过去,他拽着她的手从背后将她揽进怀里,埋首在她颈项用力的呼吸,直到胸腔里满满的都是她的味道他才满足的开口,“和姑姑聊得怎么样?”

“挺好啊。”她缩着脖子,他呼过来的热气搔的耳根有些痒,又补充了一句,“我很喜欢和你姑姑聊天。”

他对她的回答很满意,牙齿咬着她的脖颈一口,又细细的舔了舔,这才纠正道,“是我们的姑姑。”

叶安宁有些羞涩,推了他一把,“你别闹了,让人看到多不好啊。”

“放心吧,不会有人进来的。”裴骏啄着她的粉颊轻声的说。

“好了你做饭吧,我要出去了,一会姑姑下来看不到不太好。”她推着他的胸口想要从他的怀里退出来,他却搂的越发紧致,“不会的,姑姑这个时候会在佛堂念经的,等到吃饭的时候才会下来。”

她惊讶的看着他,“姑姑信佛啊?”

她有些意外,虽不能说她一身绫罗绸缎就不能信佛,反正就是感觉不像是信佛的。

“我也不知道她怎么就突然信佛了,应该是我上初中的时候吧,她不做医生回到t市就开始信佛了,这么多年一直很虔诚。”

“恩?姑姑为什么不做医生了呢?”叶安宁靠在他怀里看着盖着锅盖的锅子咕咕的冒着热气,喃喃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太累了吧,毕竟精神科和其他的科室不一样。”他啄着她的脸颊,声音变得含糊不清,捏住她的下颌吻住了她的唇。

叶安宁慌乱的瞪大了双眼,抗拒的推着他的胸口,这里可不是在他们家里,这要是让别人看到了该多羞啊,可他却不管,钳制住她的双手控在身后,舌尖就撬开了她的贝齿,一整天就见她在他面前喋喋不休的样子,能看却不能吃,他早就想让姑姑回避一下,像现在这样将她拖进怀里好好亲上一番了。

叶安宁在他的激吻里迷失,眼神渐渐的迷离,软软的靠在他的怀里,等到他吻够了放开她,她才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饭桌上,裴冰有些傻眼的看着细心体贴的给叶安宁布菜的裴骏,自己倒是没吃多少,却一遍遍的给她夹菜添汤。

叶安宁看着裴冰目瞪口呆的表情已经恨不得将脸埋在汤碗里了,有些恨恨的瞪着身边的男人一眼,小手伸下去去掐他的大腿,他在干嘛啊!她不是说过了她自己可以的吗,而且已经给他打过好几遍的眼神了,让他不要管她,难道他没有看到姑姑一直在看着他们嘛!

裴骏拉过她的手抬头有些无奈的看着裴冰,“姑姑,你再看下去,你侄子我的腿就要肿了。”

噗——

叶安宁一口汤险些喷了出来,惊天动地的咳嗽了起来,裴骏忙倒了一杯水给她,大手顺着她的脊背,言语指责却带着宠溺的语气,“看看你,吃个饭也不会好好吃,毛毛躁躁的,好点没有?”

叶安宁的脸涨红无比,脸上滚烫滚烫的也不知道是因为他的话还是因为咳嗽的原因。

对面的裴冰收敛了目光忍不住笑了起来,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真的很难想象她这个性子冷漠的侄子会为一个女人做到这种地步,看来他是真的上心了。

有些欣慰的笑了笑,对着裴骏说道,“你原来住的房间我已经让人收拾好了,安宁她是……”

“她晚上和我住……嘶!”裴骏的话说了一半便脸色一变,像是隐忍着什么异样,叶安宁心砰砰的乱跳,收回掐住裴骏大腿内侧软肉的手,佯装着若无其事的说道,“姑姑,我晚上睡在客房就好。”

裴冰探究的目光看了看眼前的两个人,点了点头,吩咐佣人收拾出一间客房便率先上了楼。

叶安宁紧绷的神经这才松懈了下来,刚才真是吓死她了,狠狠的瞪了身边的男人一眼,“你疯了是不是!”

裴骏深邃的眸光落在她身上,眼中是她所熟悉的暗沉,不满的说道,“和我睡在一起怎么了,姑姑又不是未成年。”

“裴骏,你闭嘴啊!”她羞得想要钻进桌子底下了,旁边还有佣人在呢!

裴骏不满的瞪着她,拉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大腿内侧刚刚被她掐过的地方,她吓得惊叫,“你干嘛!”

“揉揉!”他的语气有些重,“疼死了!”

她刚才因为着急下手的确有点重了,因为在桌子下的缘故周围的佣人都低着头也看不见,她便随意的给他揉了两下,“这把好了吧。”1cgd2。

她羞涩的想要收回手,他却突然扣住了她的手腕,牵引着她的手直接来到了他的腿间,声音有些喑哑,“这也疼,也揉揉。”

后面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