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139章 怀孕,离婚

第139章 怀孕,离婚

叶安宁斜睨着他,冷声嘟哝,“小心眼。”

“你说什么?”他沉声问。

她装傻,“啊?我说话了吗?没有啊,啊啊!痒啊,我错了,我错了……”

叶安宁被他搔痒搔的眼泪都出来了,可怜兮兮的趴在**,幽怨的看着他。

他心情大好,沉声的威胁,“还敢不敢了?”

她幽怨的看着他,不语,却是恨得牙痒痒的。

他“啧”的一声,威胁意味十足,她立刻学乖了,用力的摇头,“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时间还在,两个人在**躺了一会,裴骏揉着她的脊背,沉声的问道,“你要去看看她吗?”

叶安宁想了想,坚定的摇了摇头,“不去了,他们之间的事,我再也不想搀和了,昨天,我已经和他们说的很清楚了,剩下的让他们自己解决吧。”

有些事情,她越搀和越乱,本来也和她没有关系,孩子是他们的,婚姻和感情也是他们的,如果她去的话,以叶明珠和乔云的脾气一定会让她轰出来,说不定还会将所有的事都赖到她的身上。

闻言,裴骏满意的一笑,啄了她的额头 一口表扬到,“真乖。”

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什么男人啊!明明不想让她去,还故意那么问,估计如果她说去的话,他肯定又生气了。

两个人在**腻了一会,就起床各自上班。

叶安宁正如自己所说的,这段时间没有去医院看叶明珠也没有和沈翼城联系,她知道这个时候他们两个人肯定都不会好受,尤其是沈翼城,无论他是不是故意的,这个孩子最终是毁在了他的手上,作为父亲,她相信他的心里肯定是难过的。

可是她不能安慰他,因为她不想再给他任何的幻想和期待了,从裴骏那里得知,两家的婚事取消了,而且竟是叶明珠自己开的口。

她有身孕又流产的事情一直封锁着消息,这个孩子就像是从未有过一般,没有几个人知道。

叶安宁没有刻意去关注他们的事情,每天给学生们上完课之后再去成人教室去上烹饪课,虽然她对烹饪没什么天分,不过好在她用心,课少的时候她就回到家一遍遍的做,做成功了就送到楼下给陈爷爷陈奶奶吃,她学做饭的时候还没有告诉裴骏,想要给他一个惊喜。

周三,她只有上午一堂课,她买了食材回公寓,晚上打算给裴骏一个惊喜,让他刮目相看一次。

正得意的时候,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打开门一看,竟然是去法国消失了一个月的田心念。

“甜心,吃点东西吧。”叶安宁给她下了碗面条端到她的面前,从田心念进门开始已经五个多小时了,她就一直坐在床~上,看着窗外,时不时的流眼泪。

下午,田心念肿着眼睛敲响她的家门问她能不能在她家住上几天,那个时候的田心念眼中满是无助和迷茫,看着让人好心疼。

她从来没见过这样失魂落魄的田心念,她们是最好的朋友,别说几天了,就是一直住下去都可以,只是难免有些担心她,不是在法国吗,怎么突然回来了,还是这幅样子,可是没想到一问才知道发生了那么大的事,她怀~孕了现在却离婚了。

叶安宁看她这个样子肯定是吃不下饭,所以给她下了面条清淡一些。

田心念看着窗外漆黑的夜色,木然的摇了摇头,“安宁,我不饿。”

“甜心,你别这样,稍微吃点,即使你自己不饿,你也要为你肚子里的宝宝着想啊,他可是你用婚姻换来的。”她柔声的劝说着。安心情却威。

闻言,田心念才终于有了一丝反应,柔白的手抚在小腹的位置,她又一天没有吃饭了,她的确不能这样,宝宝肯定受不了,他已经没了父亲,她要加倍的爱护他才行。

端起还热气腾腾的碗,田心念强迫自己吃下去,嘴里一点味道都没有,明明很美味的汤面吃在她的嘴里却是难以下咽,喉咙一阵酸涩,好像有什么东西堵在了食道口,让她无法下咽,顿时闷咳了起来。

田心念咳的很厉害,像是要将肺都咳出来一般,咳着咳着眼泪就咳了出来。

叶安宁心疼的看着她,夺过汤碗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好了好了,我们不吃了,不吃了!”

田心念哭得像个孩子,搂着叶安宁将所有的委屈都发泄~了出来,声音沙哑带着难以言喻的痛苦,“安宁,安宁,他不相信我,他竟然不相信我!他说我出去偷人,他说这个孩子不是他的,你知道他竟然说这个孩子是孽种!他不要这个孩子,他说不要这个孩子,呜呜……”

“我知道,我都知道,他是混蛋!殷亦风他~妈~的就是个混蛋!亏我以前还为他说好话,为了这种男人哭不值得,早晚有一天他会后悔的,甜心不哭,你相信我,他早晚有一天会后悔的!”叶安宁看好友哭得这么撕心裂肺,眼泪也控制不住的流出来,心疼好友更心疼这个未出生的孩子。”

“呜呜……我可怜的孩子,是我对不起他,我明明知道一个孩子没有父亲的童年是多么难过,可是我没办法,我竟然不能给他一个完整的家,他还没出生就险些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害死,安宁,你知道吗,我好恨!你知道我有多恨吗!”

亲眼看着自己体贴入微的丈夫和别的女人翻云覆雨,本以为躲到法国就能避开那段记忆,可是面临她的却是更残忍的现实。

“我知道,我都知道,他虽然没有父亲,但是有我这个干妈,我们加倍疼他好不好……”她声音哽咽的安慰着,她理解田心念的心情,母亲去世那会,她还小,不到两个月叶父就娶了新的妻子,可以说她的童年也是没有父亲的关爱没有快乐的。

“好了好了,我们不哭了,你先上床休息休息吧,等吃晚饭了我再叫你。”

她扶着田心念上床,看着已经睡着了眼角还有泪水的好友,她的心疼痛不已。

本以为嫁给殷亦风,她会很幸福的,可没想到风波不断,如今殷亦风竟然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要,算她看错了人!

叶安宁悄悄的退了出去,将门关上这才给裴骏去了电话。

电话接通,她声音冷了冷,“你晚上回你自己的别墅去吧,别过来了。”

裴骏原本接到她的电话有些惊喜,可听她清冷的声音,眉头也蹙了起来,“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

“还能有谁,就你们这些不负责任的臭男人!”叶安宁口气有些冲,想到田心念的样子,她眼泪也忍不住在眼眶里打转,声音哽咽了起来。

裴骏一听她的声音里含着哭腔,顿时慌了起来,声音异常的柔软,“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再发脾气好不好?你不说,我感觉我被骂的很冤啊,我可是很想对你负责任的。”

“切。”她冷冷的翻了个白眼,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她虽然很生气可是裴骏声音温温润润的,她也发不起火来,“还不都是你那个混蛋的大哥,明明出轨的是他,他自己不知道检讨竟然还指责甜心,还混蛋的不要她肚子里的孩子,你告诉他,如果他不想要这个孩子,想和那个秦绾双宿双飞,他可以直说,凭什么用甜心偷人这样的话来伤害她,你们男人都不是个好东西,总是吃着碗里想着锅里的,都是混蛋!现在婚已经离了,孩子和甜心再也和他没有关系了,让他滚远一点,再也不要出现在甜心的面前,我等着他后悔的那一天!”

话筒里震耳欲聋,裴骏眉头紧蹙,殷亦风离婚了吗?他还真不知道。

“田心念从法国回来了?”

“废话!她要在我家住一段时间,所以你最近别来了,也没出现在我面前,省的甜心看到你就想到你那个混蛋的大哥!”

裴骏碰了一鼻子灰,也知道叶安宁和田心念他们姐妹情深这个时候也不好说什么,关键是他还没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柔声的说道,“好吧,那我晚上就不过去了,你好好照顾他吧。”1cnwq。

他还想说什么,那头已经气冲冲的挂了电话,裴骏悻悻的摸了摸鼻子,满脸都是被大哥连累的苦恼,想到今晚要自己回到清冷的别墅,他眉头便蹙了起来,拨通了殷亦风的电话。

“哥,发生什么事了?”

那头的殷亦风顿了顿,声音有些疲惫的沙哑,“她去找叶安宁了?”

“恩。”

“让叶安宁好好照顾她吧。”

田心念和殷亦风的文已完结,亲们想知道缘由的可以去看《殷少,别太无耻》!千现在接着码字,月票到了千就加更哦,亲们也给力一些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