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156章 南宫冥,放开我的女人

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sodu

耳边是男人危险的声音,“敢打我的女人只有两种下场,一是死,二是……做我的女人!”

什么?叶安宁瞪大了双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做他的女人?杀人狂魔的女人?她还要做他妈呢!

叶安宁身子禁不住的抖,可是却忍不住腹诽。

“你选什么,恩?”南宫冥靠在她耳边危险的问着,呼出来的热气喷洒在她的耳边让她浑身一抖!

她用力的摇头,示意他她现在被他掐着喉咙无法说话、

南宫冥勾着唇,大手微微的放开,同时身子也稍微的离开她一点,手腕刚被松开,叶安宁猛地出击,南宫冥却早已察觉到她的意图,轻而易举的握住她的胳膊一扭!

“啊!”走廊里响起叶安宁的痛呼声,可刚发出一点声音又被他掐住了喉咙。

南宫冥冷冷的笑着,再微微的用力叶安宁疼的险些跪在地上,“这就是女人自作聪明的下场,有深刻体会了吗?”

叶安宁抖着身子点头。

他再次问道,“告诉我选择吧?”

手里不知何时多出一把瑞士军刀来,嗖嗖的在空中发出幽冷的银光,放开掐住她喉咙的手问道,“你是想被割喉还是想跟我走?”

叶安宁咬着唇不语,心里不停的叫着裴骏的名字,真的希望这个时候他们能够心有灵犀,快点出来救她。

“我倒是挺期待你选第一个的,说实话,我很久没有杀人了,有些手痒了。”

叶安宁恐惧的看着他,发现眼前的男人宝蓝色的眸子里闪着兴奋的光芒,军刀的刀面贴着她的脖颈,冰凉的感觉如电流一般的通过她的身体,第一次感觉死亡离自己如此的近。

可是明明刚才还很害怕的,还拼命想要求救的叶安宁此时却觉得不怕了、

他手里的刀就抵在她的喉咙处,微微一用力割开她的大动脉她就必死无疑了,可是她却真的感觉到镇定了,看着男人眼中兴奋的光,她咬着牙突然笑了出来。

看到她笑,南宫冥眉头一挑,有些意外,温柔的问道,“你笑什么?”

“我笑……你的演技简直太差了!”叶安宁一字一顿的说道,眼角眉梢都是不屑,可是她手心里却早已经满是汗水,腿也在打颤。

“你觉得我不敢杀你?”南宫冥又笑了起来,而且笑得越发的邪魅,在走廊里灯光的照射下像蛊惑人心的妖魔。

脖颈一痛,冰凉的感觉伴随的麻木的刺痛感,刀尖仿佛已经划开了她的皮肉,叶安宁现在真的想哭,想要大叫,这他妈的是在现代是在和平时期,可不可以不让在她面前上演城市危机!

她看着南宫冥尽量的让自己的笑容变得轻松,勾唇轻笑着,“你确实敢杀我,不过你不能杀也不愿意杀。”

闻言,南宫冥仿佛被她挑起了兴趣,眉头高挑着,问道,“你说说哦为什么我不能杀也不愿意杀?”

“这里是A市,杀了我,我男人绝对不会放过你,而凌门也肯定不会袖手旁观,我不管你到底是谁到底有多大的势力,但是在这里由不得你乱来,起码应该不会因为我这样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女子而惹麻烦吧,所以你不能杀我!至于你不愿意杀,那是因为……你心理BT!你肯定就不想杀我,你只不过是想要看到我求饶,看到我恐惧,因为我的恐惧会让你感觉到兴奋,会让你有块感!”

叶安宁一字一顿的说着,南宫冥脸上的笑容却?一点点的消失了,眉头微微的蹙着,瞳眸幽深的看着叶安宁,那目光让她感觉到……仿佛自己置身在森林里,被一头饥饿的饿狼注视。

她咽了咽口水,感觉自己快要吓晕过去了。

“南宫冥,放开我的女人。”

走廊里突然响起裴骏低冷的声音,叶安宁眼中陡然一亮,控制不住的笑意在脸上蔓延,她用余光看向裴骏,眼中突然涌起了泪水,一切的伪装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再也坚持不住了,她快要吓死了。

南宫冥眼眸一眯,看到她的泪水突然心烦了起来,冷冷的将她放开,眼中闪过一抹危险。

为她对裴骏的信任而感到心烦。

叶安宁在他放开的瞬间就跳了起来,直接扑到了裴骏的怀里,裴骏伸开双臂紧紧的将她揽在了怀里,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他自己都无法形容刚才看到这一幕时的感觉,他从未有过的恐惧,即使跟凌佑在枪林弹雨中穿梭九死一生的时候也没有过的感觉,那锋利的尖刀就在她的喉咙上,只要对方稍稍一用力,他就会永远失去她了,想到她倒在血泊之中一动不动再也不是生动活泼的样子他就恐惧,从未有过的恐惧。

这样想着,裴骏揽住她的双臂收紧,突然想到了什么又忙将她推开,当看到脖颈上的血痕,眼中闪过一抹冷意,犀利的眸子如激光一般射向对面的男人,而南宫冥早已收起之前的情绪脸上又是那种漫不经心的笑意。

“南宫冥,你越界了。”裴骏毫无温度的声音响起,如果此时叶安宁不在这,他会忍不住冲过去,此时怀里的叶安宁将是他唯一的理智。

南宫冥冷冷的勾唇,手上的军刀指了指自己腹部的脚印,残忍的启唇,“裴骏,管好你的女人,下次再敢在我眼前放肆,我就不能保证在你来之前她还是完整无缺的。”

低冷的声音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鬼,叶安宁身子忍不住一颤,张口咬住裴骏的胸口闷闷的哭了起来,裴骏的大手落在她的后脑上,一下一下慢慢的抚着,他温暖的怀抱就是这个世上最让人心安的安抚。

两个男人的视线在空中交错,以前南宫家族和凌门井水不犯河水,这次是第一次合作,双方都明白不会因为这次的事情而破坏合作,但是对方的心里也都埋下了芥蒂。

南宫冥率先收回目光,视线不经意的落在埋首在男人怀里的叶安宁,薄唇紧抿,眼中闪过一抹异样的光,转身向着走廊的拐弯处走去。

随着南宫冥的离开,叶安宁的哭声越来越大,身子也抖得越发的厉害。

边女敢耳魔。裴骏心疼的安抚着,南宫冥是什么人他心里清楚的很,之前叶安宁已经让他吓过一次,这次不知道该如何让她心安了。

“对不起,我来晚了,不哭了啊。”

将她的头从怀里捞了出来,脸上哭的稀里哗啦,妆容全都花了,哭的一点没有形象,可见是真的吓到了。

粗粝的指腹在她眼角划过,他看了看她脖颈的伤,只是破了皮,南宫冥的刀法很精准。

叶安宁眯着红肿的眼睛,一抽一抽的吼道,“你怎么才来啊,我在心里喊了你好久,你怎么才来!”

小拳头像是雨点一般的落在他的身上,裴骏心疼的看着她,连忙将她揽进了怀里,啄吻落在她的发间,低声的哄着,“对不起,对不起……”

叶安宁“呜”的一声哭的异常的委屈,双臂紧紧的抱着他的劲腰,含糊不清的喊道,“又不是再拍美国大片,这是干什么啊,中国是不是不安全了啊……”

裴骏听到她的话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将她紧紧的揽在怀里,大手轻拍着她的后背,像是安抚小孩子一般的安抚她,周围时不时的有人走过,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他们,直到她的哭声渐渐的变成抽噎声,她才马后炮的低咒到,“该死的大BT!别让我再见到他,否则,我也不保证他是不是完整的!我要把他的胳膊拧下来,还要把他的……”

叶安宁话没说完肩膀突然一紧,身子猛地被推开,裴骏用力的将她抵在墙上,低喝到,“以后不准你再见他听到没有!”

叶安宁后背撞得有些疼,被裴骏的样子吓到,张了张嘴,“我,我才不想再见到他呢!我是开玩笑的啊,你怎么了?”

裴骏眼中闪过一抹难以分辨的复杂,眸光紧锁住她,低喝,“反正以后不准见他,如果不小心碰到了,立刻给我电话知道吗?”

叶安宁愣愣的看着他,肩膀一痛,她忙点头,以为他是忌惮刚才南宫冥临走前说过的话,其实她也很怕,她刚才只不过是吹牛说大话的,其实不用他说,如果再见到南宫冥她肯定掉头就跑!

“知道了。”

得到她的保证,裴骏捏着她肩膀的手才放松了下来,不知为何刚才南宫冥临走时落在她身上的那抹视线让他感觉非常不安。

希望是他多想了。

看着男人紧绷的脸,叶安宁伸出食指捅了捅他的脸颊,“喂,吓傻了?你也太逊了吧。”1da0J。

裴骏有些复杂的看着她,大手毫不客气的捏住她的脸蛋,“你怎么那么不给我省心!”

更新到!今天只有一更了,再写也来不及今天发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