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195章 路人甲

第195章 路人甲

“杨雪松的墓在哪里?这次回日本,我要把她的墓一起迁回去。

“什么?!”叶青云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叶明珠也傻掉了。

“怎么,不行吗?杨雪松的家本来就在日本。”南宫冥抬起头淡淡的说道,声音正常的像是在说今天的天气一般,可那淡漠的眼神却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饶是老歼巨猾的叶青云这个时候也被他噎住了,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从电话里能听到呼呼的风声,他敢肯定她不在家。

脸颊还残留着南宫冥嘴唇的温度,谁也不要碰,让它多留一会。

那头裴骏狂狷的怒意被她一句话堵了回来,半天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呼吸的声音越来越急促和沉重。

“冥,你……你怎么突然要把我妈的墓迁回日本?她已经去世很多年了,我不想再打扰她了。”叶明珠竭力的扮演一个孝女的姿态。

想了想,又将“混蛋”改为了“路人甲”,这才满意。

照例说,他刚才已经答应了和她结婚,她应该安心才对,可她的心就是没有办法平静下来。

叶明珠听他这样说,有些委屈,指甲抠着掌心的软肉,“他不主动,我能怎么办!难道要我厚颜无耻的扑上去吗!”

她其实想说,今晚想和他回去,可是又觉得这话也许会让他看轻她。

“废话,勾引男人你不会吗?”叶青云恼怒的拍着桌子。

不接!

冷风吹过,身上顿时更冷了。13acv。

“妈,我知道了……”

他几乎是用差点吐血的意志力才将涌到喉咙口的鲜血咽了回去,深呼吸平静了下情绪,这才问道,“你现在在哪?”

“谢谢夸张,裴先生请问还有什么事吗?没事我就挂了。”她冷哼的说道,身子冻得直发抖,可越是冷,她对他就越是恼,听他在电话里被气的呼吸不顺,她的心顿时畅快了不少。

“我知道了,爸。”叶明珠蹙眉应着,可是抓住他的心哪里有那么容易。

回到屋里,她脸还是红红的,南宫冥离开,乔云便从楼上下来了,看到她『摸』了『摸』她的脸,“明珠,你怎么了,脸那么红,不舒服?”

乔云所问的事情正是她最担心的事情,她有些懊恼的摇了摇头。

“我……”她顿时有些无措,慌忙的将手撤了回来。

她心里有些不安,从南宫冥要迁墓开始她心里就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刚才眼中闪过的兴味也让她有些不安,是什么事让他这么感兴趣??

很难得,这个时候裴骏竟然没有对她吼。

“你!我不会,我就是不会!”叶明珠眼中闪过一抹屈辱,没想到竟然会从自己亲生父亲的眼中听到这样的话!

叶明珠的脸顿时烧了起来,心跳也跟着加速了,连男人什么时候走了她都没有注意到,直到车子开出去很远。

“冥,那个……我以后每年都可以回来看……”叶明珠试图用各种各样的理由去说服他,手刚搭在他的手臂上,他邪肆的一个目光,她却好似看到他眼中的恼意。

“主人。”餐厅旁突然轻飘飘的出现一个身影,福了福身子,在南宫冥的耳边说了什么,只见他眉头一挑,眼中闪过一抹兴味,接着擦了擦嘴角站了起来,“我先告辞了。”

a市,毫无预兆的下起了大雪,叶安宁坐在机场外面的台阶上,抬头便看到夜空洒下的白茫茫的一片雪白。

这个时候她才想到将手机开机,滴滴的短信音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都是某个让她恼火的男人。

裴骏被她堵的怒火攻心,他从来不是个轻易发脾气的人,可偏偏只有她每次都能将他气个半死。

“你真没用!一个男人对你连**都没有,你还指望能抓得住他的心吗?如果有一天你的身份被揭穿了,他对你没有任何留恋肯定会一脚把你踹开!真是没用的东西!”

找不到她,他几乎快要疯了,可得知她在飞机上,他又恨不得直接将她掐死!

还是那个混蛋,她有些恼的接起了电话,“干什么?有完没完!”

想到要去勾引他,她就觉得心慌慌的。

可是如果贸然的同意,如果这事让叶安宁知道了,事情闹起来,纸就包不住火了。

餐厅里的叶青云却气的跳脚,将动作摔的叮当响,骂骂咧咧的喝道,“呸!什么东西!没有教养的玩意,以为自己是谁!”

她就看到自己说话的同时嘴里喷出来的白气,天气可真冷啊。

叶明珠忙将她的手拍开,“你别动!”

“好了好了,这事怎么能怪明珠呢,我看那个什么南宫冥就怪里怪气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不行?”乔云脱口而出,引来叶青云狠狠的一瞪!

她会觉得自己很下贱。

南宫冥眼中闪着兴味的光,“我要去逗我的宠物,刚刚空运过来。”

乔云拉着叶明珠往边上走了走,问道,“你们两个现在到底怎么样了,有没有……那个……”

可偏偏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她将电话挂断,拄着地面站了起来,膝盖一软,她坐的太久,连膝盖都僵硬了。

闻言,叶明珠点了点头,觉得乔云说的很有道理,可是……

叶明珠同样心惊,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也不知道他这是商量还是命令,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可她清楚的知道他这个人有多么的自我和霸道,平时即使约会,他也从来不会问她的意见,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如果这件事他们不同意的话,她真的不知道他最怎么样。

“你明知道我之前说的是气话!”他恨恨的说着,恨不得将她的脑袋敲开了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构造。

“气话?对不起,我只听得懂实话,之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们分手,撒由那拉了,你以后别给我打电话了,我没有兴趣听到路人甲的声音,我现在要回家了,再见!不对,是再也不见!挂了!”

这是她在上飞机前给他改的备注。

正盯着屏幕发呆,手机又欢快的响了起来,举起来一看,屏幕上显示着:混蛋来电,是否接听?

以前面对沈翼城的时候,她总是做得自然而然,可是现在……

身上颤了颤,她将身上单薄的领口紧了紧。

雪的回本常。“和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你和那个南宫冥那么久了竟然都没在一起,你以前用在沈翼城身上的那些招数呢!你都拿出来用啊!把他拿下再说!最好能一次怀上他的孩子,这样他以后想赖账都不行,我们总要为万一最准备,如果你怀上他的孩子,即使被他知道你是假的,他也不能说不要就不要了吧!”

叶明珠气的跺脚!如果他肯要她,她还会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有了一层保障,可也不知道他整天心里再想些什么,从来没对她提过这方面的要求,甚至连接吻都没有!所以她才会那么不安。

听着他略带诱哄的声音,她不屑的冷哼,“用不着,裴先生,我告诉你别用对女朋友那种腔调和我说话,别忘了我们已经分手了,现在你对我来说就是路人甲!我自己可以回家,不劳您费心!”

“叶安宁!”裴骏几乎快把手机捏碎了,“我说过不要和我闹别扭,有什么事我们可以坐下来解决,乖,告诉我你现在在哪?我派人去接你。”

挂了电话,叶安宁心里的怨气被驱散了不少,想到他现在气的抓狂跳脚的模样,心里就一个字,爽!

乔云大惊,“这么久了,还没有?”

意识到自己又说错话了,她连忙拉着叶明珠往楼上走,每次叶青云发火的时候他们都躲得远远的,“你别生气,我和明珠好好谈谈,我会教她的。”

提到宠物,叶明珠就浑身一颤,自然的想到今天白天看到的那些老虎狮子,当时他也说是他养的宠物。

机场边本来就荒凉,天『色』那么暗,气温又低,她的心压抑的快要不能呼吸了,这个时候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处境有多么悲凉。

“她不会孤单,我这次来中国就是为了找她和明珠,而且以后我和明珠也不会再回来了,所以她的墓必须迁走。”南宫冥态度强硬的说道。

闻言,南宫冥眼中闪过一抹满意,俯身在她脸颊上落下一吻,男人身上独有的古龙水的味道溢满鼻间,“乖,我就喜欢听话的女人。”说着,用拍宠物的动作拍了拍她的脸颊。

到了房间里,叶明珠一把将乔云甩开,“妈,他怎么能这么说话呢,他是我爸爸吗,他把我当成什么了,『妓』女吗?”

“冥,你要去哪啊?带我一个吧。”

叶明珠咬唇,半响,摇了摇头。

“冥……”叶明珠快步的追了上去,一把抓住南宫冥的手,“今晚,我……”

叶青云心里憋着气,虽说之前的沈翼城没有南宫冥这么大的势力,可是对他仍旧像对待一个长辈,事事礼数有加,可是南宫冥则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问都不问,直接要将杨雪松的墓迁走不说,吃完了抬屁股就走,哪里有个晚辈的样子。

“明珠,你要加把劲,不仅仅要当上南宫夫人,更要把他紧紧抓在手心里才行,如果掌控不住他,对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处!”叶青云又开始算计了。

想到那血淋淋的场面,她浑身颤了颤,自动的放开他的胳膊,乖巧的说道,“那我就不去了,你好好玩。”

“你管得着吗?”她不屑的冷哼。

“叶安宁,你可真厉害!”他说的咬牙切齿,他几乎将从医院到别墅那条路上所有的酒吧夜店都找了一遍,像个白痴一般开着车在大街小巷里转悠,结果却被人告知,她竟然坐飞机回了a市,她真行!又一次不声不响的离开了t市。

“闭嘴!你小声点!”乔云吓得去捂她的嘴,“你疯了,那么大声做什么,你爸是什么人这么多年你还不知道吗?!”

她不是『妓』女,不会主动求欢,可是她也是有需要的,他们现在是男女朋友甚至应该说是未婚夫妻,他们在一起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他不提,她也没有办法主动开口。

虽然南宫家的势力让他满意,可有这么一个女婿也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

看着南宫冥的背影,叶明珠有些无措,连忙起身追了出去,“冥……”

“叶安宁,你敢……”挂字还没说出来,话筒里已经传来了嘟嘟的切断通话的声音,“该死!”他忍不住低咒!

将她的墓迁走不是什么大事,他根本就不在乎,就是挖了撅了跟他也没有关系,可是杨雪松毕竟是他的妻子,他们死后理应是藏在一起的,南宫冥的身份很敏感,他和杨雪松的孩子指腹为婚,不远千里的还来寻找未婚妻,他还『摸』不透南宫冥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思,如果他轻易的就同意了将杨雪松的墓迁出去,他们会不会觉得他对待杨雪松不够真心?如果再去调查她当年的死因,那后果可不堪设想。

闻言,叶青云也附和道,“是啊,死者为大,让她长眠于地下,不要再去打扰她了,而且这么多年她都在中国,贸然的送回日本,她在那里该多孤单,雪松园一直都是她最习惯的地方,当初也是她自己坚持要埋葬在那里的,不如……”

叶青云毒辣的眼神一眼便看透她们说的是什么,“什么?他到现在都没有碰过你?”

站在路边打车,远处有车子疾驰而来,车速之快吓得她连忙跳到了路边的台阶上。

刺眼的车灯晃痛了她的眼睛,她抬手去挡,紧接着听到尖锐的刹车声,车子停在了她的面前,当她看清楚从车上跳下来的男人时,不由得惊呼,“南宫冥!”

加更八千字更新完毕!亲们月票给力一些,明后天继续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