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203章 把她扔回去

第203章把她扔回去6000+

医院里

裴骏跟着医生进了手术室,叶安宁和殷亦风提心吊胆的站在外面,手上属于田心念的血已经凝固,可似乎还能感觉到上面的温热。

手术室的门打开,殷亦风的心倏地悬了起来,他看着眉头紧皱的裴骏一时间喉咙被扼住,只是目不转睛的看着他,什么都不敢问。

“甜心怎么样了?”叶安宁第一时间冲上去抓着他问道。

裴骏皱着眉,声音低沉,“刀口很深,刀子透过母体……直接刺进婴儿的身体,大人和孩子都很危险,两个可能只能保一个,或许一个也……”

“姓裴的!你胡说什么!”叶安宁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失声尖叫着,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我两个都要!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我要他们平安无事,你给我进去继续救,你给我进去啊!!”

叶安宁哭得像个孩子,殷亦风却呆滞的站在原地,心里的刀口被残忍的撕开,血流不止,他的心跟着裴骏的话像是快要死掉了一般。

“没血了,产妇和孩子都是b型血要从血库调血了。”

殷亦风身子一颤,颤声说道,“我是b型血,抽我的!”

“请问你是……”护士有些犹豫。

“我是……孩子的父亲。”

父亲两个字深深的刺痛了殷亦风的血,撕扯着原本就血流不止的伤口,他宁愿用自己的命去换取手术室里他最重要的两个人的平安。

听到父亲两个字,叶安宁忍不住冷哼,现在真的恨不得冲上去直接杀了这个负心人,他到底要伤害甜心到何种地步才算罢休!

甜心已经什么都没有了,现在只有这个孩子,为什么他们还不肯放过她!

殷亦风跟着护士去抽血,叶安宁一个人蹲在手术室的门口,牙齿咬在手背上,她强忍着眼眶里的泪水,她不能哭!她相信甜心一定会没事的,所以她不能哭!

可是等待的时间真的很漫长啊。

她目光紧锁住手术室上的指示灯,希望下一秒指示灯就能灭掉,然后裴骏出来告诉她,大人和孩子都 已经平安。

殷亦风抽了1200cc的血,属于失血过多,也有生命危险,头晕恶心,身上没有一点力气,感觉自己随时都可能昏倒一般,可是看着掌心上那些属于田心念的血,他就不能让自己昏过去。

她也同样流了那么多的血,她肯定和他一样难受吧,不,她肯定比他更加难受吧夏天与红房子。

心痛的快要不能呼吸了,他摇摇晃晃的走到手术室的门口,呼吸急促了起来,胸口闷的喘不过气来。

叶安宁冷眼看着他,知道他一共输了1200cc的血,可是却不感激他,“不要以为你输了血甜心就会原谅你,如果不是因为你甜心也根本就不会受这些苦。”

“我知道。”

殷亦风心里清楚,田心念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了,他这么做不是为了换取她的原谅,只是无法忍受她就这样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血库的血很及时的送了过来,又过了三个小时的抢救,手术室的门再次从里面打开。

裴骏看着一脸苍白的殷亦风说道,“心念暂时没事了,只要度过危险期就安全了,孩子……我们已经尽力了,恐怕活不过今晚……”

裴骏的话刚落,殷亦风只觉得眼前一黑,接着高大的身子向一边倒去……

“哥!”裴骏猛的扶住已经失去意识的殷亦风,由护士将他带到病房休息,失血过多和刺激过度导致的短暂昏厥。

看着殷亦风被护士推走,他回头看到叶安宁像个被遗弃的小动物一般蹲在地上,身子抖得不成样子,心一痛,他蹲在她身边将她抱在了怀里。

“别忍着,想哭就哭吧……”

“怎么会这样……”叶安宁再也忍不住,嘶声的大哭了起来,甜心该怎么办啊,孩子没了,她该怎么活!!

【田心念&殷亦风的故事是千的完结文《殷少,别太无耻》,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冥,你给我个机会,听我解释好不好?”叶明珠在南宫冥别墅的外面大喊着,之所以是在外面因为里面她根本就进不去。

她喊得嗓子都冒烟了可是门口这两个面无表情的大门神就是不让她进去!不仅是不让她进去根本就将她当成透明人,也不看她也不和她说话,只是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喂!我以前来过的,你们难道没有见过我吗?让我进去吧!”叶明珠已经完全没有办法了,打南宫冥的电话根本不接,来这里又进不去,她实在是没辙了,只能求这些人!

可是他们却只是站在那里看都不去看她,叶明珠从小到大何时被一些下人如此忽视过,一口恶气憋在心里恨不得直接上去抽他们两个巴掌!

没有办法,她将自己耳朵上的钻石耳环摘了下来,“只要你们让我进去,这些就是你们的了,让我进去吧,如果我以后和你们主人在一起了,我是不会亏待你们的!我就进去见冥一眼,行不行?”

两个门神总算是有了反应,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一声若有似无的嗤笑飘了过来。

叶明珠脸一红,忙将钻石耳环收了回来,窘迫的骂道,“你们!你们有什么可得意的,不过是两条开门狗而已,等到我嫁给冥之后,我首先要办的就是你们两个,你们给我等着!”

无论叶明珠如何的叫嚣,那两个人也顶多只是眼中闪过嘲弄,却是一言不发,远处突然传来车子的声音,她骂的口干舌燥抬头一看,竟是南宫冥的车子!

他原来不在家!!

眼里闪过一抹屈辱,叶明珠狠狠地看着那两个混蛋门神,害她扯嗓子喊了半天,他不在家,他们竟然都不告诉她英雄无敌修神传全文阅读!让她像疯子一般喊了那么久!

南宫冥回来,门神终于有了反应,恭敬的将大门打开,叶明珠也顾不得和他们两个计较,忙跑过去拦住他的车,“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骗你的,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求求你,起码给我 一个解释的机会啊。”

叶明珠拍着车窗,棕色的窗纸让她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况,两个门神将她一左一右的架了起来,她尖叫着挣扎,“冥,你原谅我吧,只要你肯原谅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手臂都快要被扭断了,她叶明珠何时这么狼狈过,可是无论她这么挣扎,手臂被扭着,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南宫冥的车子驶进别墅,“混蛋,你们两个放开我!”

车子开进去后,两个门神便将她摔在了下去,身子一软,便跌在了地上。

从小娇生惯养,她何时受过这份罪啊,疼的她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混账!你们两个敢这么对我,你们给我等着,最好不要有栽到我手里的一天,不然,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叶明珠刚才脚也有些歪了,疼的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整个人看着狼狈极了。

这个时候从里面走出一个男人,淡淡的说了一句,“主人让她进去。”

两个门神这才将门打开,叶明珠眼中一亮,整个人顿时又趾高气扬了起来,狠狠的用眼睛瞪着他们,“你们给我等着!”

跟着黑衣男人往里面走,却没有从别墅的正门走过去,而是绕着院子走到了后面,叶明珠忍着脚上钻心的疼痛问他,“你要带我去哪?冥呢?”

前面的男人和刚才的两个门神一样,直接将她当成空气,叶明珠憋着一肚子气,心想着,等到她嫁给南宫冥要将他们统统开除了!

黑衣男人带她左转右转的最后停在一个石屋前,“请。”

“这是哪啊?”她之前来过这里很多次,可是从来没注意过这里竟然还有个石屋。

黑衣男子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做了个请的手势。

她有些心慌的问,“冥在里面?”

对方点了点头,她心一横跟着走了进去,果然在里面看到了南宫冥,她开心的跑了过去,“冥,你终于肯见我了,我可以和你解释的,当时我是……”

“够了。”南宫冥手一摆打断她的话,声音低柔的问道,“你刚才说,只要我肯听你解释,我叫你做什么你都愿意是吗?”

他邪魅一笑,魅惑的勾魂摄魄。

叶明珠呆呆的看着他,重重的点头,脸上的表情凄楚而无辜,“冥,只要你肯原谅我,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1d7uk。

“那你进去吧。”南宫冥眼神意识她前面的一个房间。

“啊?”

“进去吧。”

刚才的黑衣男人指引她走进房间,她刚走进去,男人就退了出去,房门紧紧的关上。

“啊!!”叶明珠吓得尖叫,门关上后,里面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头上阴森森的冒着冷气,她翻身扑到了门上,用力的拍着门,“开门,开门,放我出去!救命啊,放我出去,冥,开门啊,我还在里面!”

啪的一声

房间顿时亮了起来,头上的灯光晃得她睁不开眼睛,她抬头一挡,回头看到的景象吓得她差点 一口气吓背过去英雄联盟之最强选手。

“……啊!!!!”她被憋得差点断气,半响才想起来尖叫!

身后一道玻璃门里竟然是一只红着眼睛的老虎,此时它瞪着她,爪子不停的拍打着玻璃,发出咚咚的声音。

她身子一软,跌在了地上,因为是玻璃墙,所以感觉老虎就在她的身边,叶明珠顿时吓得痛哭流涕,疯了一般的拍着身后的大门,“南宫冥,你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救命!救命啊!!”

头顶上的喇叭突然传出南宫冥慵懒的声音,“叫什么叫啊,吵死了!你不是说愿意为我做任何事情吗,我的宝贝最近得了厌食症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喂他什么,他都不吃,你帮我试试,看人肉它吃不吃。”

南宫冥的声音慵懒而无辜,却犹如一道惊雷劈在了叶明珠的头上,惊的她半响没有缓过来。

“南宫冥,你bt!你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身后的玻璃墙突然慢慢的升了起来,她吓得从地上跳了起来,恨不得将身子拱进门里,“救命,救命啊,谁来放我出去,救命啊,啊!!”

玻璃墙慢慢的升了起来,可以清晰的听到老虎嘶吼的声音,她尖叫着看到老虎冲着她扑了过去,身下一湿,她整个人又跌在了地上。

老虎冲到她的面前,“嗷”一声的长大了嘴巴,她眼睛一翻,当即晕了过去!

“主人,她吓得尿裤子,已经晕过去了。”黑衣人面不改色的说道。

闻言,南宫冥有些情致缺缺的说道,“没意思,把她扔回去。”院叶生来提。

“是。”

叶安宁这两天寸步不离的在医院守着田心念,可她一直没有醒过来,苍白的脸色,眼睛时常会流出泪水,这个时候叶安宁总是想着,不醒过来对她更好,因为睡梦中她就不用面对那么残忍的现实了。

病房的门从外面打开,叶安宁回头看到走进来的殷亦风,眼前的男人瞳孔猩红满脸胡渣,哪里还有往日的意气风发。

“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甜心不想见到你!”她指着门口冷冷的说道!

每次看到田心念在昏迷中还哭喊的样子,她就恨透了眼前的男人!他根本就是混账一个!现在就算是再痛苦也都是他自找的!

“让我看看她吧。”殷亦风的声音嘶哑的像个重症的病人,猩红的双眸紧紧的锁住病**的女人,眼中无限的痛苦溢了出来。

“殷亦风,你少在这里假惺惺了,你给我滚出去!”

殷亦风没有动,裴骏却从外面走了进来,一把将叶安宁揽在怀里,有些头疼的哄着,“乖啊,你小点声,会吵到心念的。”

她在他怀里用力的挣扎,“你让他滚!”

裴骏为难的看了看自家的大哥,再看看怀里暴怒的女人,最后只能硬着头皮将女人抱了出去。

“裴骏,你混蛋!”叶安宁炸毛!拳头如雨点般落在他的身上,一口狠狠的咬在了他的脖子上。

裴骏疼的身子一抖,却更紧的收紧了双臂,“好了好了,不气好不好,事情已经这样了,大哥也很难受,就让他看看心念吧仙道毒途。”

“他不配!”叶安宁吼着,眼眶又红了起来,“如果不是他,甜心怎么会弄成这样!他该死!”

“嘘,嘘!”裴骏心疼的将她打横抱起,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好了好了,别恼了,你都两天没怎么睡过了,我们去休息一会。”

病房里

“不要!不要走!不要!”田心念挥舞着手臂在黑暗中挣扎着,突然冰凉的小手被一双厚实温热的大手包裹住,耳边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好像带着惊喜在呼唤着她。

“念念,你醒了吗?醒了吗?”殷亦风蓦地将女人的双手握住,她的指尖下意识的抓住他的,感觉到手背上的力量,他脸上满是惊喜。

是谁在耳边叫着她的名字,这个声音好熟悉。

田心念慢慢的睁开眼睛,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好陌生。

殷亦风看她睁开了眼睛,连忙按下床头铃,眼中满是惊喜。

过了一会,医生和护士也忙赶了来,做了检查,欣慰的说道,“醒了,醒了就没事了!来,看看,认不认识这个人。”

医生在试图看看她的意识是否清醒。

田心念眉头微微的皱着,看着眼前胡子拉碴的男人,竟然一时间分辨不出他就是平时丰神俊逸的男人,意识慢慢的回归,眼前的男人和记忆力那个残忍无情的男人渐渐的重合,他的薄唇吐出的那些冰冷冷厉的言语都在耳边回响,她的小手下意识的抚上小腹的位置,那里已经变得平坦了。

田心念眼眶倏地红了起来,身子不住的颤着,瞳孔放大就慢慢的回缩,情绪顿时有些激动。

“念念,念念你怎么了?”殷亦风担忧的问道,大手握着她的本是想给她一丝安慰和力量,谁知道田心念身子一颤,看她如看洪水猛兽一般,她惊恐慌乱的看着一旁的医生,喉咙被卡住,声音沙哑的如打磨过的沙粒,“医生,我的……孩子呢?”

医生脸上一僵,顿时有些犹豫的看着一旁的殷亦风。

殷亦风用力的握着她的小手,声音低沉而沙哑,“念念,你先别激动,你才刚醒,先休息一会好不好?你妈在外面,一会我叫她进来陪你,嗯?有没有感到饿?想吃什么,我回去给你做。”

殷亦风已经完全语无伦次了,他前言不搭后语,在她的注视下,他竟然变得不安和局促起来。

看她红着的眼眶,他的心犹如被数不清的针刺一般,密密麻麻的,疼痛难忍却看不见伤口。

田心念用力的挥开他的手,甚至将他握过的手放在被单上蹭了蹭,殷亦风心里一痛,他就这么脏吗,竟然让她如此嫌恶。

“孩子……没有了,对不对?”

“念念……”他的喉咙酸涩难忍。

“告诉我!”她瞪大了双眼,眼眶猩红。

殷亦风薄唇动了动,鹰眸看着眼前的女人,犹豫着慢慢的点了点头。

身子一软,田心念顿时感觉那么的无力,眼中的希冀慢慢的变暗,死灰一片,她早就知道的,她明明就知道的。

她含恨的目光蓦然的转到眼前的男人身上,殷亦风身子一颤,从脚底升起一抹寒意。

“滚冰神全文阅读!”田心念咬牙切齿的说道。

“念……”

“滚!滚出去!不准你叫我的名字,你给我滚出去,我不想见到你,我永远都不想见到你!”田心念挣扎着起身,想要亲自将他推出去,可伤口疼得厉害,她身上又一点力气都没有,微微抬起的身子一遍遍的跌回到**。17905000

她的声音凄厉而满含恨意,殷亦风无措的看着她,想要紧紧的抱住她,可他不敢,眼眶猩红,看她如此难过他真的想一刀杀了自己。

宋丽梅走在走廊里正好听到田心念的声音,连忙推门进来,惊喜的看着已经苏醒的女儿,“念念!”

“妈,你让他滚出去!让他滚出去好不好,我不想见到他,我不想见到他!”田心念哭得凄惨,因为动作剧烈扯到了伤口,身子疼的微微发抖,可是猩红的目光还是死死的瞪着眼前的男人,如果她能动,她恐怕会立刻跳起来杀了他。

“你就……这么恨我吗?”殷亦风心如刀绞,猩红的眸子仿若滴血,他声音哽咽的问道。

“对!没错!我恨你!殷亦风,我告诉你,你就是我今生今世,来生来世,生生世世最恨最恨的人,我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殷总,您先出去吧,病人现在情绪很不稳定。”医生和护士连忙将她按住怕她把腹部的伤口扯开。

“好好,我走,我走,你别乱动……”

田心念倒在**,喘着粗气,身子抖得厉害,伤口破皮拆骨般的疼着,可她不在乎,她就要眼前的男人滚出去,她永远永远都不要在见到他!

殷亦风留恋的看了她一眼,最终还是开门走了出去,她眼中的恨意犹如一把啐了毒的刀子狠狠的划开他的心口,上面的剧毒让伤口无法愈合,血流不止……

田心念在医院休养了一个月,回到家后,她决定离开这座城市。

叶安宁接到她电话的时候,眼眶也红了起来,“甜心,你真的要走吗?”

“是,安宁,好姐妹,这段时间辛苦你了,我知道你肯定不愿意听我说谢,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声,这座城市留给我太多残忍的回忆了,我要出去走一走,忘记这里的一切,如果不走的话,我怕自己会疯,会崩溃。”

“那你要走多久?”

“我也不知道,可能要很长一段时间吧。”

叶安宁吸了吸鼻子,“好,你放心吧,阿姨那里我会帮你照顾着的,不要想太多,照顾好自己。”

“你哪天走,我去送你。”

“明天,你不要来了,我不想再面对分离的场面。”田心念的声音凄然而哀伤,字里行间满是痛苦。

“……好,那我等你回来。”

叶安宁没想到,这通电话竟然会是她们姐妹俩最后一次说话!

因为翌日,传来了飞往意大利的航班坠毁的消息……

————

田心念走了,叶安宁也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