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211章 不必了

第211章 不必了

闻言,裴骏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冷笑了一声,“对你?你配吗?”

叶明珠脸色顿时一阵白一阵红,从小到大她第一次被人这么直白的侮辱,“你觉得我不配吗?可我觉得我们站在一起也同样般配。”

裴骏没有回答,可是他眼中的嘲弄和讽刺已经像是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叶明珠的脸上,她脸顿时红了起来。

“你肯定我觉得我很不要脸吧。”她突然低声的问道。

裴骏挑眉,仍旧不语,只是这次却是默认。

“呵~~我是不要脸,从小我妈就教过我幸福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自己要是不去争不去抢老天是不会可怜你,施舍给你你想要的幸福,因为老天太忙了,我一直都觉得我妈说的话很对,所以为了我想要得到的我可以不择手段我可以变得不要脸,可是我没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裴骏突然觉得,一个能够这么直白的袒露自己野心的人也不算一无是处,起码如果她肯把这份心思用在事业上,或许他们叶家也不至于如此,商场上本来就是尔虞我诈的世界,正适合他们。

叶明珠目光柔柔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他是人中之龙,刚毅壮硕的是女人心中崇拜的神,他也的确拥有自己的王国,有着让所有人仰望的财富。

而让她更为着迷的是他这样的一个男人却对叶安宁一心一意的那份心。

柔软的手落在他的胸前,伸进西装里,掌心触摸着衬衫上熨帖过来的温度,她的身子猛的贴了上来,“裴骏,我也喜欢你,如果你肯花时间来了解我,你会发现我丝毫不比叶安宁差的,相反的,你会看到我比她更加的优秀,你看不到我,只是因为叶安宁比我更先遇到你而已。”

裴骏恶心的看着眼前自我感觉异常良好的女人,冷冷的扯过她的手用力的将她甩开。

“不要再在我面前自取其辱了,在我眼里,你连宁宁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所以不要拿你和她作对比,对她和我都是种侮辱。”裴骏冷冷的弹了弹被她碰过的地方,如果不是担心会被叶安宁误会,他现在真想立刻走进内室去另换一套西装!

“裴骏,你别走!你急着要去和叶安宁登记是不是!”叶明珠被他甩开踉跄了几步扶着桌面站稳又急急的走过去挡在了门上。

“滚开。”

“裴骏,我知道你因为叶安宁的关系肯定不会待见我,没关系,我们慢慢了解好不好,我真的很崇拜你,我,我不要求你抛弃她和我在一起,我只想呆在你的身边,我会很乖的,做一个听话的女人,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不会让叶安宁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的。”

叶明珠有些语无伦次,原本她并没有想说这些话,可是再得知他们两个要去登记,她就没有办法冷静下来,她要抢走眼前的这个优秀的男人,就算不能完完整整的拥有他,她也要破坏了叶安宁的幸福,以她对叶安宁的了解,只要叶安宁知道裴骏和她在一起了,就算她什么不做,叶安宁也绝对接受不了,会主动离开!

叶明珠在心里算计着,眼泪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楚楚可怜的模样,异常的温婉动人,以她对男人的了解,没有男人会不吃女人这套,男人都是会偷腥的猫,她什么都不要求的献上自己,是男人怎么会不想要不动心,他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借口而已。

她猛的扑过去用力的抱紧他,“我什么都不要,我不要名分,我只想成为你的女人。”

“够了!”裴骏低喝一声,忍不可忍的掰开她的手,用力的将她甩了出去,她的身子重重的撞在办公室的门上,嘣的一声,吓得外面的人身子都是一颤!

纷纷猜测着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叶明珠,我有洁癖!”

叶明珠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要被摔出来了,尤其是脊背的肩胛骨疼的厉害,她弓着身子眼泪是真真切切的流了出来,裴骏的话更是犹如一把利剑刺入她的心口。

裴骏懒得再去看眼前的女人,多看一眼他都觉得污染了他的眼珠子,一把将她扯开甩在地上,叶安宁还在外面等他!她肯定生气了,一会要好好哄一下才行!

叶明珠的膝盖生生的磕在了地上,她不甘的说道,“裴骏,你给我站住!”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哪里不干净!我的私生活检点的很!你不能这么侮辱我!”

她的声音有些大,因为她实在没有办法接受他那么说,至今为止,她就只有过沈翼城一个男人,因为她是真的想要嫁给沈翼城,她以为他们一定会结婚生子,她对未来充满了幻想,所以才会献身给他,她哪里不干净了!

叶明珠愤恨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踉跄的走过去,将裴骏推开挡在了门口,突然笑着说道,“今天,我不准你和叶安宁去登记,我要你陪我出去吃饭。”

闻言,裴骏真以为她是刚才摔在地上摔傻了,“滚开!”

叶明珠扬了扬头说道,“裴骏,不要以为我在开玩笑,今天你要是不答应跟我走,我立刻出去告诉叶安宁,是你姑姑亲手杀了她的妈……唔!”

纤细的脖子被大手狠狠的掐住,那些还没说完的威胁的话卡在了喉咙里说不出来。

叶明珠慌乱的瞪大了眼睛,双手用力的挥舞着挣扎,感觉头快要和脖子分开,胸腔里的空气渐渐的被挤出去,窒息的感觉在胸腔里蔓延。

裴骏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女人,大手掐着她的脖子将她提了起来,她的双脚无助的在空中踢蹬着,如果可以,他会毫不留情的拗断她的脖子!

看着她的唇变成紫色,眼睛开始翻白眼,他这才冷冷的将她放开。

叶明珠犹如破布娃娃一般跌在地上,拉着嗓子大大的喘息,眼睛撑的大大的,刚才她眼前一片白光,她真的以为自己就会这么死在他的手上。

太可怕……

叶明珠的头靠在地上犹如死鱼一般翻着白眼剧烈的咳嗽着,脸因为窒息而涨得通红。

双手下意识的握着脖颈,上面疼的厉害,可头却还在脖子上。

这是叶明珠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自己离死亡是那么的近!

她惊惧的看着裴骏慢慢的蹲了下来,她身子颤的更加的厉害,下意识的向后缩了缩。

裴骏眼中闪着森然的杀意,“别再用这件事威胁我,否则,我就真的不能保证下次你的头还会不会安然无恙的呆在你的脖子上。”

昂藏的身子站了起来,他抽过桌角的抽纸擦了擦手,准确的投入垃圾箱之中。

叶明珠跌在门边,身子抖得异常厉害,她撑着地面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有些呆滞,半响才终于缓了过来。

双手握着自己的脖子,她颤巍巍的从包里拿出化妆的小镜,脖子上一圈青紫的指痕昭示着男人刚才的狠戾。

眼前再次浮现出在南宫冥的别墅所遇到的一幕,身子抖得越发的厉害。

她定定的看着空气中不存在的一点,脸上的表情渐渐的变得狰狞,双手将脖子放开,她用力的咬着口腔内壁,直到尝到甜腥的味道,颇有种誓死同归的意思开口说道,“有本事你就直接掐死我,我出事了,我妈会第一时间将事情曝光,呵呵,你肯定会以为那就将我们两个都杀了,这样就能以绝后患对不对?我们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只要我们出事了,就会有人将这条劲爆的消息发给各家媒体并且上传到网络,裴骏,你就是再厉害,你能阻止的了网络的传播吗?”

裴骏阴冷的目光看向眼前笑的一脸癫狂的女人,手背上青筋暴起,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威胁他!

叶明珠现在已经豁出去了!

她就是死也不会让叶安宁好过!她得不到的,叶安宁也休想得到!

反正她手里握着这个秘密就等于是握住了裴骏的小辫子,她不相信裴骏真的可以毫不顾忌!

“你被这样看着我,我要求的不多,陪我吃顿饭好不好?我现在有些饿了。”

叶安宁愣愣的坐在休息室里发呆,温热的咖啡直到凉透了她都忘记喝了。

看了看时间,这么久了他们到底在办公室里说些什么,已经快要三点半了,再不去,恐怕就来不及了。

叶安宁的心越发的不安,霍的站了起来,正要去找裴骏,付言却走了进来,一脸为难的看着她。

“他们讲完了吗?我去找他。”

她绕过付言往外走,对方却挡住了她的去路,“夫人,总裁他……”

叶安宁的呼吸突然急促了起来,看着付言的嘴一开一合的说道,“总裁他有急事要处理,和叶小姐先离开了,他吩咐我送您回去。”

叶安宁呼吸一滞,脚下有些软,扶着墙面才险险的站住。

眼眶有些涩,她听到自己气若游丝的声音,“不必了,我自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