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257章 她死了吗

第257章 她死了吗

剧烈的震荡中,世界却仿佛安静了下来,叶安宁的眼前一片白茫,身子反弹开之后,二次撞击在裴骏的车上,安全气囊弹开将她的身子紧紧的压住,胸腔被挤压的无法呼吸,眼前一片天旋地转,双手张开收紧,想要抓住些什么,却慢慢的陷入了黑暗。

“裴骏……”

货车司机撞伤了头,迷迷糊糊的趴在方向盘上,不知道过了多久,头晕眼花的抬头,打量了下四周,当回头看到车祸现场,吓得他险些心脏病发。

这是,几辆轿车陆续的停了下来,从里面跑下几个黑衣人,也是心惊胆战的喊着,“总裁!”

货车司机早已被眼前的阵仗吓坏,被人从货车里揪了出来,吓得他险些跪在地上求饶,“救命啊,救命,和我没有关系,我已经尽量闪开了,是他们自己撞上来的,真的和我没有一点关系。”

“闭嘴!”黑衣保镖警告的说道。

他们原本是跟着叶安宁的,可是裴骏追上来,那他们就在后面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可没想到等他们追上来竟然看到这样一幕。

看着车里血流满面的人,在场的保镖脸色皆是一遍,“快送医院,快!”

医院里,所有的人闻讯赶来,听说裴骏重伤,皆是大惊!

杨莲也在医院里,和杨丹叶明珠吓得往手术室跑。

正好碰上闻讯赶过来的殷亦风,双腿一软,问道,“亦风,这是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

殷亦风扶着杨莲坐下,沉声的安慰,“伯母,你先别激动,具体的事情我还不清楚,不过你相信我,骏不会有事的。”

杨莲慌乱的揪着他的衣服,脸上一片凄然,“我怎么能不担心啊,我们裴家到底是做了孽啊,一个个先后出事,这到底是怎么了?”

殷亦风的脸色也不好看,对着站在一旁满手是血的两个人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个保镖对视了一眼,看了看一旁的叶明珠,接下来他们要说的话有些敏感,不知道是否该如实说。

殷亦风看到他们欲言又止的模样,脸色沉了下来,“这个时候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快说!”

“是!我们是裴总派去保护叶安宁小姐的,在半山公路上裴总赶上了我们,我们就放慢了速度,跟在他们后面,谁知道等我们赶上去,他们已经发生了车祸,是和一辆大货车相撞,裴总是为了保护叶小姐……货车司机我们已经控制住了,是我们保护不利……”

闻言,已经有些崩溃的杨莲顿时激动了起来,“叶安宁,怎么又是叶安宁!她是要害的我们裴家家破人亡才满意是不是,这个蛇蝎毒妇她在哪里!如果裴骏有个什么,我就跟她拼了!”

“……叶小姐也在手术室里。”

杨丹身子一软,跌在了地上,脑袋轰的一声,脸色惨白的吓人。

眼中满是惊恐,裴骏是在半山公路上出的事,那不就是……

心口一窒,指甲用力的抠着掌心。

而一旁脸色同样惨白的叶明珠,心下却是一片恨意。

活该!

这就是报应!

全世界都认为裴冰是叶安宁杀了,他竟然还会和叶安宁纠缠在一起,把她放在哪里了,想到裴骏都不曾睁眼看过自己,却在那么危急的时刻选择牺牲自己去救叶安宁,叶明珠心里就一阵不甘!

她没日没夜的在医院照顾他妈,他倒好,在外面找女人。

找的还是她最恨的女人!

现在裴冰已经死了,她已经没有了能够要挟裴骏的东西,而叶安宁是她太大的威胁了,她现在每天都提心吊胆的生怕裴骏要和她离婚,如果离婚了,那她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叶安宁虎视眈眈的盯着叶氏,如果她再和裴骏重修旧好,那叶氏也势必会落入叶安宁的手中……

不行!她绝对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经过这段时间,她已经对裴骏死心了,与其最后落得一无所有的下场,不如现在就让裴骏直接死了,他们现在还有婚姻的事实,如果裴骏死了,那么他的一切都将是她的……

叶明珠眸色深了深,眼中闪过一抹冷光。

心里祈祷着,就让裴骏这么死了吧,最好让他和叶安宁一起去死……

寂静的走廊里,只剩下三个女人低泣的声音,凌佑眉头深锁,赶来的时候,使了一个眼色和殷亦风走到一边。

“我检查过叶安宁的车,刹车系统被人破坏过,上面有被打磨过的痕迹,反复的刹车之后,很容易断裂失灵,半山公路那种地形如果没有刹车的话,一般的车手是逃不过去的,这种方法,是想要杀人于无形……应该是有人盯上了叶安宁,我在她手机里,还查到了一个电话,事发前打给她的,现在已经联系不上,号码是没有经过身份认证的,可能就是这个电话将她引到那里的。”凌佑沉声的将调查结果告诉给殷亦风,担忧的看了看手术室的门,“他怎么样?”

刚才在杨莲的面前,生怕她受不住所以没有敢表现出来,现在当着凌佑的面,他已是满眼的担心,“伤的很重。”

凌佑怀里,叶安宁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幼儿园的老师打来的,问叶安宁什么时候来接依依和帆帆,幼儿园里只剩下他们了。

挂了电话,殷亦风不放心的看了看手术室的方向,沉声的说道,“我去趟幼儿园把两个孩子接过来,你看着点。”

“我去吧。”

“依依和帆帆认识我,还是我去。”

殷亦风怕把两个小家伙吓到没有告诉他们叶安宁出了车祸,只是说她有事情,先接他们回了自己的别墅。

凌佑通知了叶家,虽然知道叶安宁和家里不睦,但是出车祸这么大的事,还是应该通知叶青云。

自从上次股份的事情,叶青云便当做没有这个女儿,恨不得直接掐死她,听说她出了车祸,冷声问道,“那她死了没有!”

凌佑没有一蹙,眼中闪过一抹厌恶,将医院告诉他便挂了电话。

“什么事啊?”乔云在一旁问道,“谁要死了?”

“那个逆子!说是出车祸了,死了最好,我如果知道她生来敢这么忤逆我,在她刚出生的时候我就应该直接掐死她,还让我去医院看她!门都没有!”叶青云咬牙切齿的说道,眼中闪过一抹阴冷!

乔云想了想,却说,“青云,我们应该去看看啊,如果她真的死了,那她手里的这些股份不就变成你的了吗?”

叶青云厉眸一转,“对,我们现在去医院。”

等到他们去了医院,才知道叶安宁竟然是和裴骏一起出的车祸,而且还是裴骏为了救她。

叶明珠哭着扑倒乔云的怀里,“妈,叶安宁到底想要怎么样啊,她已经害死了姑姑,现在还要来害骏吗,骏是她的姐夫啊,她怎么可以对自己的姐夫纠缠不休!呜呜,妈,我好怕啊,如果骏有个万一,我也不要活了。”

乔云知道自己的女儿是演戏给杨莲看的,安慰了她一会,便坐到杨莲的身边,装模作样的抹着眼泪,“亲家母啊,你放心吧,我姑爷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会没事的。”

杨莲木木的点了点头,她已经再也承受不住任何的打击了。

一旁的叶青云听了叶明珠的话,早已经暴跳如雷。

手术室的门打开,一位护士走了出来,所有人霍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就听护士问道,“谁是叶安宁的家属?”

乔云猛地上前,几乎是脱口而出,“她死了吗?”

护士讶然的看着她,从来没见过家属这么问的,好像巴不得病人死了一样。

“请问你和病人是什么关系?”

“我是她父亲,她……”叶青云也想问她到底死了没有,可是看着护士那异样的眼光她又问不出来。

“她没事,已经脱离危险了,轻微的脑震荡,几处骨折,麻醉过后就会醒来,已经转到普通病房了。”

“没死?”乔云眼中闪过一抹失望,护士忍无可忍的问道,“你们这还盼着病人死吗?”

当护士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父母,盼着女儿死的,叶青云被她看得浑身不舒服,可是想到到手的股份又飞了,脸色还是非常的难看。

护士转身要回到手术室被杨莲一把抓住,“护士小姐,我儿子怎么样了,他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小护士脸色一变,有些为难的说道,“院长他,他伤的比较重,还没有脱离危险……”

“什么?”杨莲失声的尖叫,身子一软,险些昏过去,凌佑连忙把她接住送到座椅上坐好,眉宇之间,也满是担忧。

叶明珠一把抱住了杨莲,哭的是伤心欲绝,“妈,骏他……怎么办,怎么办?”

凌佑眉头一凛,看着他们一家就觉得玷污了自己的眼睛,冷声的喝道,“叶小姐,我弟弟还没死呢,用不着你现在哭丧!”

杨莲闻言也将叶明珠推开,不满的喝道,“你哭什么哭!我儿子不会有事的!”

叶明珠被骂的有些难堪,低着头独自抹泪,可眼中却闪过得意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