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261章 杀了他

第261章 杀了他

“这,这是什么?”

“重症监护室我进不去,你是他老婆,你进去看他理所应当,他现在受不了一点感染,你把这瓶里的东西倒在里面,他就会死于感染。叶青云说着,眼中闪过一抹狠厉。

叶明珠双手一颤,险些把手里的小瓶摔碎,叶青云手疾眼快的握住她的手,警告的瞪她,“小心点!”

“不,爸我不敢!”叶明珠吓得脸都白了,她的胆子也就只限于小打小闹,杀人放火这样的事,她是真的不敢做!

“没用的东西,你想不想要荣华富贵了,只要他一死,他所有的东西就都是你的了!”叶青云看她眼中开始松动,这才和颜了悦色,低声的劝说道,“你可要想清楚了,通过这次的事情你就应该明白,裴骏所有的心思可都在叶安宁身上,为了她连命都可以不要,现在你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威胁他了,他要是和你离婚,到时候你可就一无所有了,所有的富贵和光环都变成叶安宁的了,他们两个合起来手上还有叶氏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如果裴骏也把这个给她的话,那我们肯定会被她轰出叶氏,到时候我们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你甘心吗?你自己想清楚!现在我们已经无路可走了,杀了他,是我们唯一的出路,你放心吧,这绝对是神不知鬼不觉,你按我说的做,没有人会查到是你做的。”

叶青云用力的握了握叶明珠的手,阴冷的眸子看了看四周,“我得走了,不然很容易被人发现,你动作要快!知道吗!”

“……恩。”叶明珠愣愣的应着,心里却七上八下的,她知道叶青云分析的很对,她几乎已经敢肯定裴骏肯定会和她离婚,如果不趁现在了解了他,等到他醒来,那么一切就都迟了。

这样想着,她将药瓶小心翼翼的放在衣兜里,缓了缓这才走了出去。

一整天,叶明珠明显心不在焉,杨莲叫了她很多次,她才反应过来,惹得杨莲一阵埋怨。

看着病怏怏的杨莲和一直昏昏不醒的裴觉民,她也觉得自己受够了!

她一个人伺候他们全家,到头来怎么能把辛辛苦苦得来的一切拱手让给别人!

她不甘心!

手下意识的放在衣兜上,叶明珠眼里闪过一抹坚定。

坐在她侧面沙发上的杨丹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总觉得今天的叶明珠有些奇怪,有点魂不守舍,为什么呢?

第二天,叶明珠特意趁着杨莲状态好的时候说道,“妈,我们去看看骏吧,我问过医生了,像这种昏迷不醒的情况,我们做家属的应该多和他说说话,给他鼓励,他听到我们叫他,就会醒来的。”

“真的吗?”裴骏一天没醒,杨莲的心就一刻无法平静。

“是啊,医生是这么说的,我们去看看骏吧,给他打打气,让他知道我们都很担心他。”

“好。”

“伯母,我和你们一起去吧。”杨丹这时也站了起来,总觉得叶明珠有些奇怪,可具体奇怪在哪里,她也说不上来,下意识的就想跟着她。

“丹丹啊,你下次再去吧,医生说了,重症监护室要控制病人的探视量,一旦感染了就不好了。”人越多越不利于她实施计划,一个杨莲她还可以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再多一个,一旦被发现,她可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是啊,丹丹,明天你再去吧,你上我**躺着休息休息,这两天可辛苦你了。”杨莲温柔的声音引来叶明珠一阵的不满,自己也一直照顾着她,怎么没听她说过一句感谢的话,果然是双层标准,偏心眼!

杨莲的态度让她更坚定了决心,她那么喜欢杨丹,恐怕就算是没有叶安宁早晚这个杨丹也会是自己强劲的对手,与其日后看人脸色倒不如翻身农奴做主人,只要裴骏死了,那么他的一切就顺理成章的都变成她的了,有了骏腾,她再也不用看任何人脸色了。

“好,伯母,那你帮我给裴哥哥加加油。”

杨莲已经这么说了,她自然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看着叶明珠仿佛松了一口气的模样,心里的疑问更重了。

等到叶明珠和杨莲离开之后,她悄悄的跟在了后面。

杀人这种事,想象和实施是有很大差距的,叶明珠一边换着隔离衣进行消毒一边忐忑不安的想着一会该如何下手。

杨莲来看过裴骏,只是之前她生病,身上细菌多,就没有进来,在窗户上看了看,这次进来,看着儿子全身包着纱布,眼泪就控制不住的流出来。

“骏啊,你到底要睡到什么时候啊,快醒过来吧,别让妈再担心了,妈真的受不了了。”

裴骏几乎浑身上下到处都有纱布,她不敢碰他,只能站在一旁低泣,“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因为你不听我的话,我就说那个叶安宁是个祸害,当初你就部应该和她在一起,现在倒好了,看看她把你害成什么样子,把咱家害成什么样子!”

想到儿子可能会毁容,杨莲的心就像是针扎一般的疼。

虽说男人可能不像女人那么在乎自己的容颜,可毕竟是自己亲生的,这伤口在脸上,她怎么会不心疼。

“儿子,你快点醒过来吧,你可千万不能有事,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让妈可怎么活啊!你爸到现在意识还不是非常的清醒,你要是再有个万一,我就也就跟着你去了。”杨莲从小娇生惯养,嫁给裴觉民,虽然他脾气不好,但是却也从来没让她受过半分委屈,家务都很少做的她,这段时间感觉所有的重压都倾泻下来,压得她快要无法呼吸了,此时的杨莲哪里还有平日的高傲,现在的她只是一个担心儿子的可怜母亲。

站在病床另外一面的叶明珠对杨莲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嗤之以鼻,不安的视线看了看坐在外面的护士,又看了看外面可探视的窗口,确定没有人看向他们,她这才偷偷的将兜里的药瓶拿了出来。

杨莲忙着和儿子诉苦,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她。

叶明珠心狂乱的跳着,甚至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指尖抠着药瓶上的木塞,心想着,裴骏,我这么做,都是你逼得,做了鬼你可不要来找我,要找就找叶安宁,如果你不是为了救她也不会落得今天这样任人宰割的地步,你可千万不要来找我。

秀丽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阴冷,慌乱的视线落在病**的男人身上,刚要用力,却发现缠着纱布的中间有一双眼睛在直勾勾的盯着她。

“啊——”叶明珠吓得尖叫了起来。手上的药瓶落下正巧砸在她的脚背上,然后滚落在地上……

杨莲和外面的护士都被她的尖叫惊到,杨莲怒瞪着她,眸子里满是不悦,“明珠,你叫什么叫!见鬼了吗?”

叶明珠瞠大了眸子,感觉自己心跳都快要停止了,脸色惨白一片,颤抖的手指着**睁开眼睛的男人,快要被吓背过气去了。

杨莲不悦的瞪她,转头看向裴骏却震惊的发现他竟然睁开了眼睛。

激动的站了起来,杨莲喜极而泣,“儿子!儿子,你醒了吗?我是妈,你真的醒了吗?医生,医生,我儿子醒了,你们快过来看看啊,他醒了!”

杨莲跑到外面对着护士大喊着,惊动了外面的保镖,顿时去找了医生过来。

屋里的叶明珠吓得一动不敢动,因为心虚的缘故,总觉得刚才裴骏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

心乱如麻,她感觉自己快要被吓晕了。

医生很快的赶来,要给裴骏做详细的检查,所以杨莲和叶明珠被撵了出去。

杨莲满心都在裴骏的身上,没有注意到叶明珠的异常,只是下意识的握住她的手,“明珠,他醒了,他真的醒了!都是你的功劳,你说让我和他说说话,他就能醒,没想到他真的醒了。”

叶明珠心虚的笑了笑,脑子里却一片混乱。

杨莲握着她的手,有些担忧的问,“明珠,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怎么抖得这么厉害?”

“我没有!”叶明珠一慌,变了脸色,急急的否认,却发觉自己反应过大,不自然的笑了笑,“妈,我是激动,激动而已,骏醒了,真的太好了。”

“是!太好了!”

指甲抠着掌心的软肉,叶明珠告诉自己要冷静一点,他根本什么也不会看到,没事的,不要再自己吓唬自己。

可突然,心猛地一颤!

她惊惧的瞪大了双眼,那个药瓶!

刚才她一慌,将药瓶掉在了地上,如果被人发现,那她可就死定了!

这样想着,叶明珠身子抖得更加的厉害了,不行!她一定要找到那个药瓶!

这时,医生笑着从里面走了出来,“夫人您放心吧,裴总已经彻底脱离危险了,我们马上就把他转到普通病房。”

后面还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