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262章 也就叶安宁那个毒妇能教出这样的孩子

第262章 也就叶安宁那个毒妇能教出这样的孩子

“夫人您放心吧,裴总已经彻底脱离危险了,我们马上就把他转到普通病房。

“真的没事了吗,太好了,谢谢你医生!”杨莲激动的握住医生的手,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的。

后面护士推着裴骏走了出去,杨莲忙扑到了床前,“儿子,你真的醒了吗?”

“妈……”裴骏的声音有些沙哑,刚才还处在混沌的状态中,现在总算是清醒了一些。

他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不过看着所处的环境,自己之前应该是很危急,再看母亲的鬓角竟然隐隐的出现了银色,他的心里顿时感慨万分。

杨莲一直都十分注意保养,容不得自己头发上有一点白发,可是此时,眼前的贵妇人却是苍老而憔悴。

“太好了!太好了!你以后可不准胡来了,吓死妈了。”

杨莲跟着护士一起往外推着车,叶明珠心虚不敢靠的太近,眼神飘忽不定的看向重症监护室里,那个药瓶一定要拿回来!

叶明珠身形一动,刚要走进去,杨莲却笑着唤她,“明珠,你还呆在那干嘛,高兴傻了吗,快点过来。”

“哦,来了。”叶明珠眼中闪过一抹慌乱,看了看屋里,还是跟着走了过去,她强迫自己去看裴骏的脸,虽然告诉自己他什么也不会看到,可还是难免心虚。

外面的保镖通知了殷亦风和凌佑,也跟着他们一起去到病房保护。

在所有人都消失在电梯里后,拐角处闪出一个人影,走进重症监护室,四下看了看,在床底下发现了那个药瓶……

普通病房里,裴骏虽然醒了,可是身体还是十分的虚弱。

他这段时间的意识都不是十分的清醒,但他都知道周围人和他说的话。

他好像听到殷亦风告诉了他一个难以置信的消息,他不确定那是真实的还是他在做梦。

“骏,你……要不要喝点水?”叶明珠心虚的走上前,试探着问道。

裴骏摇了摇头,视线却看向杨莲,“妈,你把殷亦风叫来,我有事找他。”

“有什么事啊,你告诉我,我帮你去办,你现在什么都不想要,要多多休息。”杨莲不赞同的说道。

“是公司的事情,我要交代给他。”

他这样说杨莲没有办法了,只好给殷亦风打电话,公司上的事,她可是帮不上忙的。

殷亦风原本就已经带着帆帆和依依到了医院楼下,先是接到了保镖的电话,又接到杨莲的电话,得知裴骏已经醒了,也顾不得先将孩子带给叶安宁,直接去了裴骏的病房。

“你们师傅醒了,我们先去看看他好吗?然后再去看妈妈?”殷亦风温声的征求着两个小家伙的意见。

帆帆眉头蹙了蹙,问道,“伯伯,真的是师傅救了麻麻吗?他伤的很重吗?”

“是啊,是你们师傅用生命保护了你们的妈妈,之前一直昏迷不醒,刚刚才醒过来,咱们先去看看他好不好?”自从有了信信之后,殷亦风便习惯了这样和小孩子交流,没做父亲之前,他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这么的有耐心。

不过他原本没想这么早带他们来的,可这小家伙太聪明了,竟然从网上看到了车祸的信息,拼命嚷着要来见麻麻。

殷亦风怎么安抚都不行,幸好叶安宁伤的很轻,不会吓到两个孩子。

“好。”帆帆点头应道,拉着依依跟着殷亦风向着裴骏的病房走去。

原本因为之前裴骏在他们面前动手打南宫冥的事,他们的气还没消,可是听说他救了麻麻,还伤的很重,他们就不气了。

殷亦风揉了揉小家伙乌黑的头发,心里一片柔软。

看着他们,他总会想起自己的信信。

不知道那天他和裴骏说的话,他是否听见了,一会见到他们,他会是什么反应?

“师傅!”

“师傅!”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门还没推开,两个小家伙已经叫了起来。

裴骏眸光一颤,蓦地侧头,正好看到小跑进来的两个可爱的小家伙,想到某种可能,胸腔涨满的某种情绪快要爆发了。

依依看着病**包的跟个大白粽子的裴骏,黑葡萄般的大眼睛顿时瞪圆,倒抽一口冷气,停下了脚步,双手下意识的揪紧帆帆的衣袖。

帆帆也是吓了一跳,虽然知道他伤的很重,可他们从小到大并没有见过伤重包扎之后的人,乍一见到,有些害怕。

不过帆帆还是大胆的,握着依依的小手,试探性的叫了一句,“师傅……”

裴骏喉咙有些发紧,颤颤的朝他们伸出一只手,“过来。”

帆帆看了看面前的大手,顿了顿,还是走了过去,不敢碰触他的手,只是握住他的一根手指头,颤声的问道,“师傅……你疼不疼?”

裴骏的眼眶顿时红了起来,刚要说话,原本站在一旁的杨莲却突然冲了过来,握着帆帆的肩膀用力的将他推开,“谁让他们来的,给我滚出去!”

杨莲用了力气,帆帆直接被她推倒在地,依依没有站稳也跟着摔倒了。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就连站在身后的殷亦风也没有来得及抱住他们。

“妈,你干什么!”裴骏眸光一凛,拄着床就要坐起来,抻到了身上的伤口,脸色瞬间惨白。

杨丹进门正好看到裴骏起身,吓得忙跑了过去,“裴哥哥你干什么!你现在不能动!”

杨莲听到裴骏的吼声也吓了一跳,看他躺回到**,她脸色也阴沉了下来,冷冷的瞪着被殷亦风抱在怀里的两个小家伙,“你说我干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他们两个是谁吗?怎么叶安宁害完了你,现在轮到这两个小东西了?赶紧给我滚出去!”

依依被她吓坏,从小到大第一次有人指着她的鼻子吼她,“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帆帆却握紧了小拳头,从殷亦风的怀里退了出来,冲过去用力的推着杨莲,“不准你这么说我麻麻!”

杨莲没有站稳,险些摔倒,幸好身后的叶明珠的扶了一把。

“怎么回事!叶安宁就这么教育你们的吗,和长辈动手有没有家教!”叶明珠冷声的呵斥,在一旁添油加醋。

杨莲气的脸都绿了,指尖颤抖的指着帆帆,“和你那个不要脸的妈一定狠毒!”

“老巫婆,不准你这么说我麻麻!”帆帆眼睛里冒着火光,小小的年纪,眼神却异常的犀利,冲过去就要和杨莲拼命,挥舞着小拳头,手脚并用的教训着眼前的老巫婆。

摔疼的依依抹掉眼泪也冲了过去,大喊着,“老巫婆,打死你,老巫婆!”

“造反啊小畜生!”叶明珠眼中闪着冷光,借着有杨莲撑腰,举起了手臂就要挥下去,殷亦风眸光一愣,猛的握住她的手微微用力一甩,她便向后倒了过去,险些跌倒在地。

将两个暴怒的小家伙揽在怀里,抱到一边,殷亦风心疼的哄着,“好了好了,乖,没事了,有伯伯在。”

杨莲气的浑身发颤,别看他们人不大,可手上却很有力气,打的她胳膊身上腿上到处都疼,指着殷亦风冷声的说道,“亦风,你把这两个小东西给我扔出去,简直没有教养,也就叶安宁那个毒妇能教出这样的孩子。”

“够了,住口!”裴骏暴怒,双手用力的捶着床,猩红的眸子里一片血色,额头的伤口裂开,纱布顿时染成了红色,吓得杨丹尖叫了起来。

裴骏眼前一暗,晕了过去。

这下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杨莲也慌了,殷亦风眸光一厉,起身按下床头的呼叫器,医生快速的赶来,看着一屋子的人和裴骏身上裂开的伤口,眉头紧蹙,不悦道,“不是说过病人现在很虚弱,不能激动吗,你们这么多人在这干什么,都出去!”

杨莲这下消停了,愣愣的由叶明珠扶着走出去,叶明珠一直躲在杨莲的身后,想到刚才殷亦风眼中的冷光,她就浑身发颤,手腕到现在还在疼。

再看手臂上四五处的划痕,都是那两个小东西留下的,小腿也在疼,上面脏兮兮的还有他们的鞋印,怨毒的目光冷冷的盯着被殷亦风护在身后的两个小东西,恨不得上前生生撕了他们。

小东西,现在教训不了你们妈妈,还不相信教训不了你们两个小东西,给我等着,早晚收拾你们!

记得刚才他们两个进来,好像还和裴骏很熟的样子,叫他什么?师傅?

叶明珠几乎咬碎了牙龈,看来叶安宁在她背后搞了很多的小动作,连两个野种都和裴骏有了接触!

一旁的帆帆和依依被殷亦风护在身后,愤怒的眸子都狠狠的瞪在杨莲和叶明珠的身上。

两个老巫婆,敢骂麻麻,绝对不会放过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