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334章 帆帆和依依让他们爸爸接走了

第334章 帆帆和依依让他们爸爸接走了(投月票有加更)

“你……早就知道,我会想救他吗?”叶安宁说不上来心里是什么滋味,有些惊异他竟然如此的了解她,也感动于他的用心,她知道他本没有必要这样费心的,这都是为了她。

裴骏含笑不语,伸手将她揽进怀里,他当然知道她会那么做,因为她是他的宁宁,他太了解她的性格了,嘴硬心软,她一直都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女人,即使叶青云再混账,可叶子龙是无辜的,今天就算是换成一个陌生人,她也绝对会毫无顾忌的去救,更何况还是自己的亲弟弟,虽然他对叶子龙的生死没有多大感觉,但是他不想让她在这种事情上操心,与其让她在这件事上费神不如他帮她将一切都处理好了。

“谢谢你!”叶安宁的心里暖暖的,有这样一个人会站在她的面前为她遮风挡雨,在她苦恼之前就将所有的事情为她解决掉,这样真好。

即使他现在看不见了,但他依旧还是那个让她崇拜的男人。

“就这样?”裴骏挑眉问道。

叶安宁想了想,在他脸上用力的啵了一下,不过裴骏脸上的不满非但没有因此而缓和反而更加的阴沉,显然他对于她奖励的位置十分的不满,就在他要发飙的时候,突然嘴唇一热,一痛,一湿,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从他唇上撤了出去。

她难得的主动竟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等到他缓过神来,她竟已经从他的腿上跳开,“回来!”他伸手去想要抓她。

她却已经跑到了办公桌的后面,“才不要,我要开始工作了。”

“下午再工作吧。”他满脸的不满,她现在越来越像是一个工作狂了,每次一工作起来就把他忽视的彻底。

“不行!”她一口拒绝了他。

……

帮助叶子龙是因为她不忍让那么小的生命就这样没了,但那并不代表她会放过叶家。

“最近叶氏怎么样了?”叶安宁坐在办公桌的后面问道。

付言恭敬的说道,“已经按照叶小姐吩咐去做了,叶氏现在入不敷出,股东们已经开始纷纷闹意见了,不过从今天早上的事情来看,叶青云并没有吸取教训,不如我们干脆直接收购叶氏好了?”

“不,骏腾现在并不适合收购叶氏,还是暗自打压的好,等到叶氏撑不下去申请破产的时候,我们再收购。”

不管怎样,在外界看来,裴骏和叶明珠是有过一段婚姻,且不论她,如果骏腾在这个时候公然收购叶氏,那绝对不利于骏腾的风评,倒不如暗自打压,等到叶氏撑不下去了,那个时候骏腾再出面收购,这样就顺理成章面子里子都有了。

“是,叶小姐,我这就去办。”听完叶安宁的话,付言脸上明显带着笑意,心想总裁的确没有选错人,这个时候叶安宁并不是只顾着一己私欲,而是将骏腾放在首位。

裴骏的表情淡淡的,好像对于叶安宁这样说并不意外,却在付言转身出去的时候叫住了他。

跟在裴骏身边多年的付言身子一僵,便听出了裴骏声音里警告的成分。

原来裴骏听出他刚才对叶安宁的试探了,惶惶的低下头不安的用眼睛去瞟坐在沙发上的裴骏。

“对不起,叶小姐。”付言诚恳的道歉。

“啊?”叶安宁将视线从文件上移到付言的身上,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她还以为付言已经出去了呢,正在专心的处理着文件,他好好的道什么歉啊。

“没事了,你出去吧。”裴骏大发慈悲的说道。

“是。”付言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这才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

陈明被叶青云锁在后院的狗窝,每天都有人按照叶青云的吩咐轮流过来“照看”他,乔云和叶明珠则是被分开关在两个房间里,叶子龙和公司的事情几乎弄的叶青云焦头烂额,回到家便将所有压抑的狂躁和怒火都发泄在乔云的身上,他吩咐手下去买来了鞭子,乔云每天被他折磨的生不如死。

叶青云只让佣人一天去给他们送去一顿饭,而且也不似过去的大鱼大肉,只是最普通的吃食,甚至有时候还是已经馊掉的饭菜。

乔云拍打着房门,可怜兮兮的求饶道,“给我一口水喝吧,求求你们给我一口水喝吧。”

她无力的拍打着门板,凄惨的犹如街边的乞丐。

可是无论她怎么求饶,都没有人会进来可怜她,因为叶青云已经下了死命令。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跌坐在地上的乔云听到一声开门的咔嚓声,紧接着一杯水放到了她的嘴边,“太太,你快喝点吧。”

乔云根本看不清楚来人,握着杯子咕咚咕咚的一口气将整杯水都喝了下去。

丽芬看着满身伤痕,头发凌乱的乔云,心里十分的难受,曾经保养得益光彩照人的乔云哪里还在,如今满目疮痍,卸掉了化妆品的呵护,一夜之间仿佛苍老了十几岁,眼角的皱纹也密密麻麻的增加了几条。

如今的乔云真真和那些乞丐没有任何的区别,就算乔云平时再过分,可毕竟主仆一场,看到她变成这样,谁的心里都不好受,所以他们几个佣人便合计着给她送杯水,当然是要瞒着叶青云的。

乔云喝完了水,丽芬甚至不敢和她再多说一句话,便匆忙的跑了出去,这时叶青云竟然回来了,不消一会,楼上便传来了乔云惨叫的声音,听得每个人心惊肉跳。

相比于乔云的凄惨,叶明珠倒是好过了很多,虽然被囚禁着,但是却没有再受过叶青云的虐待,她听到乔云的惨叫声,痛苦的拍打着房门和叶青云求饶着,囚禁乔云的房间就在隔壁,她每天都只能听到乔云凄厉的惨叫声,却什么都不能做,这比把鞭子甩在她的身上更让她痛苦。

“爸,爸!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妈吧,她知道错了,你放过她吧!”叶明珠的手掌拍的通红,听着乔云惨叫的声音和那挥动鞭子的声音,她身子一软跌在了地上,用双手紧紧的捂住耳朵,现在的日子对她来说简直生不如死!

不知道过了多久,乔云的惨叫声才渐渐的停止,咔嚓一声,是她房门开启的声音。

叶明珠身子一颤,蓦地抬头,当看到出现在门口的叶青云时,吓得慌乱的向后爬去,双手颤巍巍的环抱着自己,哭的泣不成声,“你放过我们吧,放过我们吧……”

叶青云走过来,伸手想要扶她,叶明珠看着伸手面前的手,倏地将自己抱得更紧,吓得尖叫了起来。

“够了,我又没有要打你,你叫什么叫!”叶青云嗤笑的说道。

在叶明珠的眼里,叶青云现在和恶魔没有任何的区别。

可是她现在却必须要求这个恶魔,还要认贼作父,“爸,求你放过我们吧,放过我们吧……”

叶青云冷厉的眸子看着瑟瑟发抖的叶明珠轻叹了一声,“你不用害怕,我不会打你的,我也知道你是无辜的,这孽都是你妈那个践人造的,现在我几乎无时无刻都会想起她背叛我给我带绿帽子的事情,我会让她知道背叛我的下场!”

叶青云原本平和的口气陡然一转,言语阴冷。

叶明珠惶惶的抬头,再这样下去乔云肯定会被他折磨死的,“爸,我妈真的已经知道错了,你就饶了她吧,她年纪大了身子根本就承受不住,求求你放了我们吧,求求你了,只要你肯放了我妈,你让我做什么事情都行,求你放了她吧,饶过她吧……”

叶青云眼中闪过一抹阴冷,“真的让你做什么事情都行?”

叶明珠一愣,惶惶的看着他,想到乔云还在受苦,咬着牙点了点头。

叶青云满意的一笑,“很好,看在你的份上,我就暂且饶了她,乔云这个践人,这辈子做过最对的事情就是生了你这个女儿,叶氏最近出了一些问题,我确实有需要用到你的地方。”

到了幼儿园放学的时候,叶安宁和裴骏像往常一样一起去幼儿园接帆帆和依依放学,远远的看到,幼儿园的老师将一个个小朋友送到他们家长的手中,可是叶安宁却没看到帆帆依依。

“老师,请问帆帆和依依怎么没有出来呢?我没看到他们。”叶安宁轻声的问道。

帆帆和依依的班主任看到叶安宁很是惊讶,又诧异的看了她身边的裴骏一眼说道,“依依妈妈你不知道吗?帆帆和依依已经让他们爸爸接走了啊。”

“爸爸?”叶安宁心里一惊。

“是啊,我听到帆帆和依依叫他爸爸了,他们见到他别提多开心了。”老师笑看了看一旁的裴骏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还一直以为这位才是他们的爸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