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375章 你是谁,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第375章 你是谁,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

南宫冥厉眸一眯,“不是我,我刚把你们救出来,警察就赶到了,没有办法,只能将叶明珠和那些人交给警方,在那里还找到了一个手机,上面的号码和之前命人在你车上投放炸弹,给你打电话诱你去雪松园的是同一个号码,看来这些事都是叶明珠做的。”

“叶明珠她认罪了吗?”

南宫冥冷哼一声,“她怎么会认罪,她一直说那手机不是自己的,说自己是无辜的。”

闻言,叶安宁眸色一深,若有所思了起来。

南宫冥见状问道,“难道你相信她说的话?”

叶安宁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不过我听到了叶明珠的电话,她的背后的确还有人,而那个人才是真正想要置我们于死地的人。”

南宫冥眸光一厉,“难怪,叶明珠也不像是会有这种智商的人。”

“这个人不除,我们永远别想有真正安生的日子过。”

“那叶明珠呢,你打算怎么处置她?”

“既然她已经被警察带走了,那就让法律来制裁她吧,无论多少年,都是她罪有应得。”叶安宁的意思是,无论这些事是不是叶明珠做的,没抓到那个人之前就都推到叶明珠的头上,如果只是单纯的对付自己,叶安宁不会如此狠心,可叶明珠错就错在不该对依依和帆帆动手!

对于叶安宁的话,南宫冥自然认同,如果换了他,他会做的更加狠心。

医院里,一直昏迷不醒的杨丹比裴骏率先醒了过来。

麻药已经过去,浑身上下刺痛无比,耳边是轰隆隆爆炸产生的巨响,她蓦地睁开了双眼,迷茫的看着洁白的棚顶,半分钟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所处的环境。

这里是医院。

安静的病房里,醒来的杨丹呆呆的看着棚顶,若有所思了起来。

她在爆炸之前已经将裴骏带离了爆炸集中的地点,他们两个应该都没有生命危险,她重重的叹气,说不出的疲惫。

“为什么叹气,你的计划成功了,你应该高兴不是吗?”

原本以为空无一人的房间里突然响起了淡漠的男声,杨丹慌乱的抬头便看到了坐在不远处沙发上的裴越,呼吸一滞,和裴越四目相对,她无言以对的错开了视线。

“……对不起。”杨丹错开了视线低声的说道,完全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裴越自嘲的笑,“为什么要道歉,完全没有这个必要,我很早之前就说过,我尊重你的选择……我早该想到的,你怎么可能会放弃他……”

裴越的话让杨丹倍感无地自容,对于这个始终真心对待他的男人,她却利用了他。

其实她真的想过要放弃过去的梦想和他在一起,她真的有努力过,而且和他真正在一起的那几天,她也非常的开心,她从一个始终追逐的角色变成了一个被疼爱被爱护的小女人,她感觉到被宠爱的滋味,她相信和他在一起,她会变得很幸福,可是……人,都是有贱性的,可能越是得不到的在人们心里就越是想要去得到。

她那么努力的学着去忘记,可裴骏一个关心的电话就让她迷失了自我,听到裴越和神秘人的电话,那一刻,她无法再淡定了,她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对裴骏暗下毒手,同时,她知道他们想要将叶安宁一同除掉,那个时候,不知怎的,她的脑海里竟然自发的想出了一个绝妙的计划。

利用神秘人的手将叶安宁和他们的孩子除掉,然后她再为他舍命相救,失去叶安宁和孩子,裴骏一定处于极度悲伤的状态,那个时候便是人们最脆弱的时候,之后,她可以利用他感情的空窗期趁虚而入,虽然有些卑鄙,可是她别无选择。

而且,就算裴骏暂时不接受她,他也不会永远都单身的,伯父伯母早晚也会逼他结婚,只要这个世上没有了叶安宁,那么就没有人会比她更加适合了。

她打的就是这个主意,而且事态也的确是按照她最初想象的再发展。

此时,她原本应该高兴的,横在她和裴骏之间最大的障碍已经铲除了,可是面对裴越,她却没有办法轻松起来,她心中有愧。

她不仅仅辜负了他的感情还彻底的利用了他,还设计了计中计……

“对不起,对不起……”杨丹一遍遍的重复着这三个人,因为她不知道除了这三个字之外她还能够说些什么。

“真的对不起,我……努力过,可是我始终不甘心,我的思想主宰不了我的心,所以……我只能辜负你了,希望你别恨我……”

“呵~这是你的选择,我尊重你,我们之间的一切,我就当成做了一场梦,可是如果你以为你梦想成真了,那恐怕还遥远着。”

杨丹不解的看向他,“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事情出现了偏差,叶安宁并没有死,所以你的如意算盘也没有打成。”

“怎么可能!”杨丹有些激动的问,叶安宁都已经落到他们的手里了,他们原本就像置她于死地,她还怎么可能有活命的机会!

闻言,裴越嘲弄的笑,笑的无限悲凉。

“是啊,我也想问怎么可能,我预谋了那么久的计划竟然就毁在了两个女人的手里。”

杨丹偷听了他的电话,他是知道的,他之所以没有采取行动就是因为他想知道她在知道了整件事之后会怎么做,他以为不会出现任何的差错,可是他奇差一招,没有想到叶明珠竟然会违背他的命令将叶安宁私藏起来。

女人心海底针,千古传下来的名言当真是有道理了,他以为以叶明珠和他们之间的恩怨,叶安宁落在她的手里,她恐怕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了,可谁知道叶明珠竟然没有杀她。

裴越笑的凄惶,或许这就是上天注定的吧。

杨丹焦虑的支着头,心乱如麻,“那两个孩子也没有事吗?”

“没有。”

原本以为已经成功了,突然被告知离成功还有十万八千里,杨丹恼恨非常,她已经没有多余的耐心再继续等待下去了。

“裴骏呢?”

“还没有醒,听医生说爆炸的时候撞到了头,爸妈知道他这次受伤又和叶安宁有关,勃然大怒,也许这还是你的一次机会吧。”

“他有没有事?”听说裴骏受了伤,杨丹紧张的问。

裴骏重眸淡漠的看着眼前紧张的女人,眼中划过一抹涩然。

杨丹被他看的尴尬而无措,咬着唇再次错开了视线,双手揪着身上的被子,却掩饰不住心里的担心。

裴越自嘲一笑,淡漠道,“死不了。”

杨丹尴尬的抿着唇,病房里一时间陷入沉默当中。

这个时候,病房门被人敲响,小护士走了进来,看到她醒了有些意外,忙说道,“你醒了?真是太好了,我们院长也醒了,你等会,我马上去叫医生来给你检查。”

小护士说完转身便要离开,杨丹焦急的喊住她,“你等等!你刚刚说院长醒了?是裴骏吗?他醒了?”

“是,院长也是刚刚才醒,我这才打算来通知裴总的。”

“太好了,我去看看他!”杨丹不由分说的掀开被子便要下床。

小护士忙上前阻拦,“你才刚醒,现在还不能下床,等我让医生来给你检查过确定没事你才能下床走动的。”

杨丹等不及道,“我自己的身体我很清楚,我真的没事,麻烦你带我去看看他吧。”

小护士拗不过她,只能扶着她走去裴骏的病房,看着杨丹焦急离开的背影,她甚至都没顾得上回头看他一眼,如果她回头了她就会看到他眼中的期待,可惜她什么也没有看到。

裴越自始至终将她的焦急看在眼里,眸光由期待渐渐的变得淡漠。

杨丹脚下有些急,裴骏受伤了她自责不已,因为她完全可以让他不受一点伤害的,因为她的私心想让他欠她一命,所以才冒险和他进了爆炸区。

还没走到裴骏的病房就看到三两个医生身后跟着几个护士慌乱的从她身边跑过,远远的就能听到病房里混乱的声音,其中还夹杂着杨莲的哭声。

杨丹身子一软,险些跌倒在地幸好被小护士眼疾手快的扶住,“你小心点,没事吧?”

杨丹一把挥开她的手焦急的往病房跑去,心提到了嗓子眼,慌乱的快要无法呼吸,当跑进病房看到裴骏完好无损的坐在病**时,她悬着的心在算是放下。

眼眶倏地红了起来,她按着狂跳的心脏,刚才她真的以为出事了。

裴骏这不是好好的坐在这里吗,那刚才是怎么回事啊,再看裴伯父,眉头紧蹙一副凝重的模样,杨莲更是捂着唇低泣。

“裴骏,我是妈啊,你再看看我,别吓我,你肯定能认出我来的对吗,你别和我们开玩笑了!”杨莲扑倒床前,伸手想要抱住坐在**的裴骏,对方淡漠的眼中却闪过一抹疏离的光,伸出胳膊将她的动作隔开,脸上说不出的厌恶,“离我远一点!”

紧接着,冷冽的目光透过杨莲看向门口的杨丹,薄唇轻启,“你是谁?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