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393章 失忆了却还是在乎你

第393章 失忆了却还是在乎你

“裴骏,你放开我!”

裴骏冷冷的看着前方,大步流星的走着,安静的走廊里陡然响起一道玩世不恭的声音,“男人就应该对女人绅士一点,对别人的女人更该如此!裴总,请你放开她。”

陡然响起的声音让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都是一愣,叶安宁透过裴骏的肩膀看到了不知何时站在前面拐角处的男人,竟是在包厢里刚刚和她聊天的男人。

面对他眼中玩味中带着一丝了然的笑意,叶安宁有种羞愧的感觉。

毕竟她现在在外人看来是有夫之妇,而他显然是认识裴骏的,那自然是知道他现在已经有了未婚妻。

一个有夫之妇和一个有婚约的男人如此的纠缠真的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叶安宁用力的在他的怀里挣扎着,压低了声音抓狂的说,“你放开我!”

未免她伤害到自己,裴骏不得不将她从怀里放开,但却也没有允许她远离他的身边。

回头看向声源的位置,裴骏厉眸蓦地一眯,冷冷的看着眼前陌生的男人。

和裴骏四目相对,男人轻笑了一声,伸展开靠着墙的四肢,慵懒的向着他走来,友好的率先伸出了手,“好久不见了,裴总。”

裴骏冷冷的看着伸到眼前的男人的手,眼中闪过一抹漠视,下一秒便将目光收回落在叶安宁的身上,“跟我走。”

叶安宁错开了视线,没有和他对视,让她有些意外,从这个男人的话里可以看出,他和裴骏以前应该是有过接触的,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他显然是不知道裴骏已经失忆的事情。

让她意外的是,男人并没有生气,无所谓的收回手,耸了耸肩,“裴总恐怕是已经把我忘了,那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唐彬,你可以叫我gavin。”

叶安宁这才意识到,刚才聊了那么久,她竟然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名字。

“我不认识你。”裴骏淡漠的看他。

唐彬挑眉,“看来关于裴总失忆的传闻并不是空穴来风,没关系,那么我们可以重新再认识一下。”

“滚开。”裴骏冷冷的开口,并未给他丝毫的面子。

男人轻笑着耸了耸肩,“裴总,您现在站着的可是我的地盘,你要让我往哪里滚?”

叶安宁意外的看他,没想到这个会所竟然是唐彬的产业。

眼中闪过一抹意外,她以为他和屋里的那些男人一样,不过都是鸭子,怪不得他有一呼百应的号召力,那么显然屋里的那些人是知道他的身份的。

叶安宁眉头微微的蹙紧,突然感觉眼前的男人不是那么简单。

“是吗,那唐老板应该懂得不该去过问顾客的私事。”裴骏语气依旧淡漠,显然并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这是当然,行规我还是懂得,我从来都没有兴趣去过问客人的私事,只不过我和这个小姐的关系匪浅,对了,我刚才忘记介绍了,很不巧,我就是这位小姐口中的新欢,我们的确聊得很投机,她很有意思,也很和我的口味,就是因为她出来的太久,我才跟着出来找她的。”

“当然了,身为这里的老板,我绝对尊重客人的主观意愿,如果她要和你走,那么我立马让开,但如果她不想和你走,今天就没有人能把她从我这里带走,一切让她自己决定吧。”

唐彬说着,姿态慵懒的将手搭在了叶安宁的肩膀上,俊脸蓦地靠近她的耳边,轻轻呼气,“别怕,这里没有人可以强迫你做你不喜欢做的事情,你是想跟着他离开呢,还是想跟我回去,咱们继续未完的笑话呢?”

叶安宁身子蓦地一抖,不知道是因为他呼出的热气还是因为从对面射来的冰冷视线。

反正无论是哪个都让她很不好受。

对面那道冰冷到让人无法忽视的视线让她不由得轻颤起来,她太了解他的脾气,她真的怀疑下一秒他的拳头就会挥过来。

下意识的,她便抬手去拽放在肩头的那只讨厌的手,她可不喜和陌生人这样的靠近,眉头闪过一抹厌恶,她用力的挥掉他的手。

近在眼前的白嫩耳珠因为他的靠近而慢慢的变成了粉红色,这让人惊叹的化学反应让他忍不住挑眉,眼中闪过一抹惊喜。

叶安宁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现在这种尴尬僵持的局面,裴骏的脾气她太了解了,没有人能在他面前如此的放肆,可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她并不想看到他在这里吃亏。

正当叶安宁犹豫着要不要和裴骏离开的时候,对方的态度却出乎她的意料。

没有她预想的暴怒,甚至看着她的眸子也恢复了淡漠,态度疏离,“你走还是不走?”

叶安宁被他突然转变的态度噎住,有些茫然的看着他眼中的疏离,此时的裴骏的眼神就和那天在医院里看着她的时候一模一样。

疏离淡漠的像个陌生人一般。

原本便要迈出去的步子一顿,不着痕迹的收了回来,她抿唇摇了摇头,“我不走。”

裴骏厉眸变得更为冷漠,淡淡的启唇,“既然你不知道自爱,我也不会强迫你回去,但是你别忘了,你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再**的时候也该想想你的孩子。”

叶安宁的身子重重的一颤,仿佛被他犀利的言语瞬间击中一般,看着他转身离开的淡漠背影,叶安宁愣在了原地,眼神有些恍惚。

唐彬意味深长的看着裴骏的背影,收回视线再看眼前目光有些呆滞的女人,“怎么后悔了?如果后悔了,你现在追上去肯定还来得及。”

叶安宁脑子里闪过的全是裴骏看她时冰冷的眼神和犀利的言语,她无意识的回到,“就算追过去又能怎么样,他也已经不记得我了。”

唐彬意味深长的一笑,“是吗,恐怕不一定吧。”

叶安宁从恍惚中清醒过来,费解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你什么意思?”

唐彬耸了耸肩,“没什么,只是有些可惜而已,你们原本该是一对情侣吧,可惜了他把你给忘了,不过他即使忘了你的人,也还是在乎你的。”

“神经病。”叶安宁有些无语的看着他,冷冷道,“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你少胡说。”

“是吗?”他轻笑着。

叶安宁有些怒意的瞪他,她真的很讨厌他的眼睛和笑容,虽然这两样都很漂亮,可他的眼睛总是带着一丝仿佛能看透周围一切的了然,而他的笑容仿佛在讽刺周围的一切。

站在他的面前,她好像赤luo的没有任何的遮掩,所有她想要隐藏的事情都逃不过他的双眼,她非常讨厌这种感觉。

“神经病,你笑什么笑,有完没完,不要以为你好像知道什么一样,你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叶安宁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唐彬还是好脾气的笑,“好,我什么都不知道,这样行了吗,不过说句实话,我倒还真的不希望你和他有什么,因为我突然发现你挺好玩的,你要是和他有关系的话,那我们就玩不成了,现在正好,我们可以回去慢慢培养一下感情。”

唐彬说着,又要将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却被叶安宁敏捷的闪开,“离我远一点,我们可没有那么熟。”

“唔,怎么会不熟呢,我可是你的新欢啊,我还就真的眼瞎的看上了你这个孩子的妈,怎么办呢,我不介意你曾经生过孩子,娶了你,还能白捡两个孩子,这是多大的便宜啊,怎么样,感动吧,要不要考虑直接嫁给我呢?嫁给我,总比跟着某些连人话都不会说的男人要强得多,你说是吧。”

叶安宁囧。

果然,她之前为了刺激裴骏所说的那些话,他都听到了。

该死!这人的记性也太好了点吧,竟然能将她的话一字不差的重复出来。

叶安宁的脸不由得一红,窘迫的低头,“你脑子有病,别忘了,我现在还是南宫太太。”

“没关系,我可以等你不是的时候再追求你,这是迟早的事情。”

叶安宁有些意外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他怎么就能用这么肯定的口气说出这样的话来,好像他真的知道她和南宫冥婚姻关系的本质一样,他是真的知道些什么吗,他到底是谁?

……

付言看着迎面走过来的裴骏,远远的便能感受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

心头一跳,有些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将手机交给他,他的手机落在了车里,杨丹的电话已经响了三次了,可是貌似老大现在的心情极度恶劣啊,和他说话便等于自己找死,可他不是进去找叶小姐了吗,怎么是一个人出来的?

跟在裴骏身边多年总结下来的经验告诉他,现在他还是闭嘴的好。

默默的跟在裴骏的身后上了车,可不巧的是,手机再次响了起来。

付言像是握着烫手山芋一般,颤巍巍的拿着电话回头看着坐在后座黑面的男人,“总裁,是杨小姐的电话,已经响了三次了。”

后面还有一更!考考亲们,猜猜唐彬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