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421章 生气

第421章 生气

对面原本还嚣张的凌佑,所有的表情渐渐的僵硬在脸上,震惊、不敢置信、疑惑、兴奋、焦急!在经历过这些情绪之后,凌佑慌忙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握着手机焦急的问,“裴骏,这是怎么回事,是她吗?她在哪?”

听着他焦急的声音,裴骏则淡定的挂上了电话,谁去谁孙子啊!

凌佑焦急的询问得来的却是挂断后滴滴的声音,慌乱的从椅子上跳起来,恨不得能够一跟头扎进手机里,提着裴骏的衣领,不管不顾的质问。

“到底怎么回事!这到底怎么回事!”某些失踪多年,明明已经不再这个世上的人为什么此时还会说话,还能听到她的声音?这是为什么!

凌佑反复问着这两个问题,整个人震惊的像是反应不过来一般,裴骏顿时无语,忍不住调侃她,“你管她怎么回事,反正你也不去不是吗,去的可是孙子。”

凌佑仍旧怔愣在了原地,像是不在意裴骏的玩笑一般,脑海里轰隆隆一片,她……还活着!她……竟然还活着!

裴骏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凌佑,整个人像是丢了魂一般,也就不和他一般见识,挂了电话,将地址发到了凌佑的手机上,并嘱咐他去把依依帆帆接回来。

手机滴滴的响,一向冷酷的凌佑此时拿着手机的手却微微有些发抖,看着上面的地址,他的心一片震颤。

裴骏挂了电话嘴角微微的勾起,哥们,兄弟能帮的,可都已经帮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了。

“在笑什么呢?刚才背着我给谁打电话呢,是不是没做好事啊,让我知道了有你好看的!”叶安宁回来便见到裴骏站在窗边嘴角高高的扬起,便开玩笑的说道。

裴骏嘴角扬起的弧线更深,长臂一揽将她拽到了身边,额头抵着她的,双手缠在她的腰间,重眸紧紧的锁住怀里的小女人。

叶安宁原本还是一副母夜叉般质问的模样,却被他看得羞涩了起来,红着脸捶他的肩膀,“你干嘛!看什么看,赶紧给我从实招来。”

裴骏看她红润的嘴唇,心神一动,俯下身啄吻了起来,“我们去领证吧。”

“啊?”叶安宁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裴骏也不气,又重复了一边,“我们领证吧。”

“……”叶安宁愣愣的看着眼前满眼期待的男人,“这算什么,你这算是求婚吗?你也想得太美了吧,我是不要求你单膝下跪,烛光晚餐什么的,可也不能太寒酸了吧!

叶安宁虽然面色上表现的不屑一顾,可其实内里十分的紧张,感觉心脏好像都要跳出来了。

裴骏轻笑一声,将她更紧的揽在了怀里,自问自答道,“好,等我们回国后立刻领证去。”

“喂,你有没有听到我刚才说的话啊!”叶安宁恼了。

“乖,听话,别闹。”裴骏直接将她按在了怀里,拒绝她的一切发言,恨不得婚礼的时候直接押她过去。

看着怀里扑腾的像个小野猫的女人,他眼角眉梢尽是暖色。

终于明白为什么有些人会为了一个女人而性情大变,其实,只因为她就是她,她值得而已。

在在日本又呆了两天之后,叶安宁发现自己上当受骗了,之前裴骏以要处理南宫豹残余势力为由将她留在了这里,可事实呢,他哪里像在忙的,他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比她还闲着!

“裴骏,你和我老是说,其实你一点事情都没有对不对!你那么闲为什么就不能和我一起去接依依帆帆回来!你知道他们有多么想让我们一起去接他们吗,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为什么不去!”

每当叶安宁不依不饶的要个答案的时候,裴骏便直接见她按在了怀里,拒绝听她叽叽喳喳的吵闹声,每当她气愤的说要自己去的时候,裴骏便将她往*上一扔,直累到她再也说不上一句完整的句子为止。

兄弟,看哥们为你牺牲多大啊,连色相都牺牲掉了!

刚开始叶安宁被弄得晕头转向,可有一天她接到依依帆帆的哭诉电话,便瞬间明白了!

“裴骏,你好样的!”叶安宁冷冷的看着他,气他连自己都算计上了。

“恩?宝贝,你什么意思啊,我咋听不懂呢?”裴骏笑着装彪卖傻。

可是叶安宁这次却是真的生气了,“你少给我装蒜,裴骏你今天骗了我,别想我再原谅你!”

叶安宁低声的吼道,眼眶微微开始泛红,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人看了格外的怜惜。

裴骏一看她眼眶红了,顿时慌乱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想要给她接着,却被叶安宁一巴掌拍开,“如果顾袭有个什么万一,我不会原谅你的!”

裴骏无奈的看着愤愤的小女人,轻叹一声,“她不会有事的,我和你保证。”

“你拿什么保证!你光想着自己的兄弟何时想过我的姐妹,凌佑以前是怎么对顾袭的需要我来提醒你吗,现在顾袭好不容易过上了新的生活,为什么你要告诉凌佑,为什么还要告诉他!都怪我太大意了,都怪我!我就不该相信你!”

裴骏看叶安宁是真的在自责伤心,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她是真的生气了,顿时软着声音哄到,“宝贝,别生气,我和你保证,我和你发誓好吗,你的姐妹一根头发都不会少的,恩?谁人无错呢,是人都会犯错,凌佑和顾袭之前……有些误会,他们毕竟是夫妻,他们之间的事情只有他们自己知道,顾袭消失的这几年,我们都以为她死了,凌佑他……过得一直都不好……”

“行了!”叶安宁冷声的打断他的话,“我不要听你为他做的辩解!你出去!出去!”

“宝贝……”

“出去!!!”叶安宁像个炸了毛的小猫,整个人都变得暴躁,满心担心顾袭的安危。

她知道顾袭是真的不想在见到凌佑,可是因为自己的疏忽却让凌佑直接追到了墨西哥,顾袭吓得连忙逃跑了,可是凌佑却是不依不饶的追着,叶安宁知道顾袭是多么的渴望平静的生活,甚至现在马上就要结婚了,可凌佑这样一出现,什么都完了,如果顾袭真的被凌佑抓回去,她实在是再也没有脸再见这个朋友了!

裴骏让凌佑去墨西哥给他去接孩子,可当凌佑见到某个连做梦都不曾出现在他梦里的女人时,哪里还记得裴骏的嘱咐,直接将依依帆帆扔到了一边。

之前顾袭已经告诉了他们,爹地妈咪这两天就会来接他们,他们满心期待这,原来还一直担心裴骏会真的给他们找个后妈,现在是彻底的安心了,可谁知来的不是爹地妈咪,却是凌伯伯,而且凌伯伯连个眼神都没有,直接追着顾姨离开了!只剩下他们和两个自称要送他们回家的手下大眼瞪小眼的站在一起。

原本的希望落空,依依不高兴的嘟唇嘟哝着,“妈咪是个大骗纸!”

原本答应他们了,她会和爹地一起来接他们的,可谁知到最后呢,竟然就让保镖来接他们!

依依帆帆原本这段时间就委屈,这下彻底生气了,爹地妈咪不来接他们,他们干脆就不走了!

用力的将门甩上,两个小家伙生气的跑进了自己的屋子,说什么都不出来。

裴骏头疼极了,谁知道一下子大的大的生他气,小的小的也生他的气,他简直是一个头两个大,该死的凌佑,不知道他们谁才是真正的有异性没人性!

裴骏头疼之余只能靠咒骂凌佑来泄愤,最后没有办法,只能带着和他冷战的小女人亲自去墨西哥接他们的宝贝回家了。

“依依帆帆,爹地妈咪来接你们回家了!”裴骏下车后下意识的去牵某个小女人的手,却被人狠狠的甩开,只能失落的冲着屋里面喊话。

还在闹别扭的依依帆帆刚开始听到裴骏的声音还有些不敢置信,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打开窗户当真切的看到正走进屋内的两个人时,顿时眉开眼笑了起来。

“爹地!妈咪!”依依帆帆尖声的叫着,快速的从阳台上跳了下去,飞快的跑下楼,叶安宁等到蹬蹬蹬的下楼声也激动的迎了上去,两个小家伙直接冲进了她的怀里,撞得她生生的向后倒退了一步,险些摔倒,幸好裴骏站在她身后,的将她接住。

“宝贝,想死妈咪了,快让妈咪亲一亲。”

原本还好好的,可谁知这母子三人一抱到一起眼泪就簌簌的淌了下来。

“妈咪,我们好想你,你怎么才来接我们啊!”依依帆帆一左一右紧紧的将叶安宁搂在了怀里,肩膀一抽一抽的大哭的起来,之前爹地妈咪都不在身边,两个小家伙只是伪装的坚强而已,其实不知道偷偷的在被窝里哭了几回,现在见到爹地妈咪了,那些委屈一下子就忍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