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427章 离婚,你自由了(二)

第427章 离婚,你自由了(二)

(上章内容上传有误,已修改,如果放出来的是错误的,亲们就等等再看)

裴骏从机场出来便匆匆的往家里赶,因为家里有他现在最牵肠挂肚的人,可能真的是失去后才知道珍惜,和他们母子分别的太久,所以裴骏现在总是觉得和他们相处的时间太少,就算是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呆在一起,他还是觉得不够不够!再加上杨丹的事情,他也感叹世事无常,且行且珍惜啊!

他们已经荒废了太长的时间了,裴骏现在每时每刻都想着跟他们母子三人呆在一起。

刚下车,还没走进屋子便能听到里面传来的孩子们的欢笑声,那是幸福的声音,裴骏嘴角不自觉的扬了起来,就连脚步都轻快了许多,也不知道他们在屋里玩什么玩的这么开心。

“爸爸!”屋里传来帆帆清脆的声音,裴骏眉头一挑,更是加快了脚步,原本正满心欢喜的想要答应一声,可谁知刚走进屋内便看到那个端坐在客厅沙发里的男人,不是南宫冥又会是谁!再看他的两个小宝贝全都围着南宫冥转!

裴骏顿时不满了!原来刚才帆帆不是在叫他!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依依帆帆脸上的笑容比和他在一起的时候要更加的灿烂,笑声也更大了,在南宫冥曾经是他们父亲的事情上,裴骏充分的发挥了他的小肚鸡肠,一直耿耿于怀!他吃醋,他妒忌!他想要参与他们成长的那些珍贵美好的过程,可偏偏却是别人代替了他这个做父亲应该做的事情,而且自己的儿子女儿明显还非常喜欢这个人,这怎么能让他不吃醋!

“爹地!”依依最先发现了踏进家门的男人,嘴甜的叫了一句。

“哎!”裴骏顿时心花怒放,果然还是女儿贴心!女儿就是父亲的贴心小棉袄,他恨不得立刻上前搂着女儿狠狠的亲上一亲,可下一瞬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贴心的小棉袄竟然只看了他一眼,便再也不搭理他了,而是全神贯注的研究手上的玩具,再看儿子,也是一样!裴骏顿时大受打击,面色无异,内心却在哀嚎,强烈要求要和某个女人哭诉,可是环顾一周,他的女人呢?怎么不在客厅里招呼客人呢!裴骏心里恶毒的将南宫冥划分在客人一类上。

很可惜,眼前这个客人太过于聪明了,一眼便知道他在找什么,脸上带着得意非常的笑容,美滋滋的说道,“你在找什么,安宁说今天中午要为我亲自下厨,正在厨房里呢。”

裴骏顿时内伤!

他才是这个家里的主人好不好,怎么待遇却相差那么大!

裴骏颓然的坐在沙发上,没好气的瞪着南宫冥,“你没事跑中国来做什么!”解决了南宫豹,他不是应该很忙的吗,南宫豹的那些手下和生意都要接手过来,而且还要排除那些有疑心的,这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最关键的他父亲不是已经被救出来了吗,被困了这么多年,他不在家照顾他老爹,跑他家来和他争什么*啊!

裴骏现在就像个吃不到糖的小孩子,因为他将顾袭的事情告诉了凌佑,现在他们母子三人都不待见他,什么时候想起来了,三个人就合伙欺负他,要么将他晾在一边,要么一起对他冷言冷语,他的日子苦逼的很呢,赔着小心不说,还出力不讨好,反正一天没有顾袭的消息,他就得一天苦逼着,可偏偏南宫冥在这个时候来凑热闹,这不是纯属拉仇结恨的嘛!

“没什么事,想我儿子女儿了,就来看看他们!”南宫冥欠揍的说道,之前已经听依依帆帆说了顾袭的事情,当初叶安宁救她的时候,他也在场,后来也是他帮着叶安宁安顿顾袭,所以顾袭的时候依依帆帆没有瞒着他。

“爸爸,依依也想爸爸了!”依依这个鬼灵精嘴甜的很,那么长时间没有见到南宫冥还真是想的很,说着便爬上了沙发搂着南宫冥的脖子,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吻,这可把裴骏给刺激坏了,鹰眸怒瞪,鼻翼扇着冷风,要不是怕他们母子三人跟他翻脸,他恨不得现在就将这个讨厌的男人扫地出门!

“乖女儿,爸爸也想你了,来,这边再来一口。”南宫冥在裴骏杀人一般的目光中,将右脸也伸了过去,看到裴骏那羡慕嫉妒恨的小眼神他就觉得心里欢畅,凭什么他宝贝了那么多年的儿子女儿说给他就给他了,那可真真是他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不过现在倒是什么气都出了!能让裴骏这么憋屈,这可是千古奇观啊,瞧瞧这吹胡子瞪眼的表情,真该给录下来以后拿出来慢慢欣赏。

“依依帆帆,你们去院子里玩会,爹地和……我们有话说!”裴骏原本想说爹地和你们南宫叔叔有话要说,可这话到了嘴边他却怎么都说不出来,说到底,他心里还是清楚南宫冥为他们所付出的一切。

闻言,依依和帆帆看了看裴骏又看了看南宫冥,乖巧的站了起来,“哦”了一声,便拿着球跑了出去。

南宫冥似笑非笑的看他,“至于吗?”

裴骏冷哼了一声,“你到底来这干什么,南宫家的那些事应该不会那么快就处理好吧,别怪我没提醒你,这次要是清理不干净,以后反咬你一口,可就有的你受的!”

“没什么可清理的,我已经准备把南宫家解散了。”

“什么?解散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呗,之前就一直在进行将南宫集团漂白的事情,现在也进行的差不多了,像南宫家族这种已经被蛀虫啃空了中心的朽木,早就该毁灭了,之所以一直没有动手不过是碍于我父亲的安危,而现在已经没有它在存在的必要了。”

闻言,裴骏点了点头,南宫冥的看法他十分赞同,像这种已经有上百年历史的古老家族,只有连根拔起才能彻底的阻断里面的人不被继续侵蚀,只是他没想到南宫冥还真的舍得,毕竟现在已经没有了南宫豹的威胁,他现在是南宫家族真正的掌权人,这样的地位换做任何人都不是说放弃就能轻易放弃的,从这点裴骏就越发的佩服南宫冥了。

“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其实裴骏当真恨不得南宫冥开口请他帮忙,因为他总是感觉在他们母子三人的事情上欠了南宫冥的,虽然这次处理南宫豹的事情上他已经还了他人情,可还是觉得不够。

叶安宁从厨房出来便看到他们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两个孩子不在屋里肯定是被他们撵出去玩了,她笑着走过去说道,“你们再说什么呢?等于出锅就能开饭了。”

叶安宁是看着南宫冥说的,这让一进门就没有看到自家老婆的男人更加的不爽,当然了,现在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老婆,是某人厚着脸皮自己叫的。

“过来歇会,剩下的让佣人去做好了。”裴骏看她走近便伸手将她拽到自己的身边坐好,大手自然的环在她的腰间,昭示着自己的所有权。

其实他想说的是,一开始就应该交给佣人去做,又不是什么贵宾,根本就用不着她亲自下厨!

南宫冥好笑的看着裴骏的表现,邪魅的勾唇轻笑,“还真有事需要你们帮忙。”

“啊?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叶安宁紧张的问,引的裴骏更加不满,“大惊小怪,能出什么事。”

闻言,顿时惹来叶安宁狠狠的瞪视。

南宫冥强忍着笑意,将身边的文件递了过去,“在这份文件上签字就算是帮了我。”

叶安宁拿过去一看,竟是离婚协议书!

叶安宁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直以来,她欠南宫冥的实在是太多了,原本该是她承受的一切,南宫冥却都帮她扛了下来。

“南宫……”

“签了它,你我就都自由了,外面大票的美人都在等着我,行了,别废话,快签吧。”

叶安宁心里五味杂全,她欠南宫真的太多了。

“我打算把家族解散了,南宫集团的生意我已经漂白,公司的股份你和我一人一半,你要是想自己打理就交给你,如果懒得管,我可以帮你打理。”

“不!”叶安宁蓦地抬头,急急的说道,“我不要股份!我什么都不要!那些都是你的和我没有一点关系,我没有为它付出丝毫的努力,都是你的心血,我绝对不会要的。”

她除了流着南宫家的血液之外什么都不是,一直以来,都是南宫冥在替她承受着来自南宫家族的压力和折磨,她怎么可能凭着这点血缘在此时来轻松的享受成果。

看叶安宁态度坚决,南宫冥也不强求,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随你便吧。”

闻言,叶安宁这才放松了下来,安心的问,“伯父的身体还好吗?找个时间,我该去看看他的。”

“还好,只是需要静养一段时间,还有个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他没见过依依帆帆,我想带他们回去见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