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28章 你和总裁不会是在交往吧?

第028章 你和总裁不会是在交往吧?

闻言,南宫冥讽刺的一笑,嘴角微微的扬起,在皎洁的月光下晦涩不明,“原来,你是因为我没有出手帮你而生气,怎么你感觉我们之间的关系好到我要出手帮你吗?还是说你真的以为有那一纸婚书你在我心中的地位就不同了?”

“做什么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好像有人强迫你了一样,我可不记得晚上有人向我求救,其实看着帆帆的面子上,如果你肯开口,我或许会大发慈悲帮帮你,可你却没什么都没说,还是说,你其实是乐在其中的。”

魅影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嘴角苦涩的笑着,带着自嘲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就当做是我乐在其中好了,这下你满意了吧,我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你说的很对!”

魅影转身向屋里走去,她一刻都不能再等,再留下来她怕自己控制不住眼眶里的泪水。

可是转身离开的魅影没有看到,身后的男人因为她一句妄自菲薄的话而阴沉下了脸。

屋子里,南宫墨天和叶安宁都没睡,叶安宁看她脸色不好,起身问道,“怎么了?”

魅影勾唇勉强自己勾出一抹笑容,摇了摇头,“没事,就是有点累了。”

南宫墨天看她脸色不好,脸上的笑容也有些勉强,担心的问,“真的没事吗?脸色不太好。”

身后的南宫冥一手搭在了她的肩上,“没事,晚上她喝了点酒,现在可能是有点晕。”

魅影实在是没有办法勉强自己在他面前再装下去,他的碰触让她感到深深的厌恶。

没有配合的给他回应,魅影直接转身上了楼,南宫冥原本搭在她肩上的手,尴尬的悬在半空,最后凉凉的收回,垂在身侧紧握成拳。

“你是不是又欺负小影了?”南宫墨天当即冷下了脸,声音有些严厉。

南宫冥脸色也有些难看,直接上了楼。

“站住!”南宫墨天将他喝住,吩咐叶安宁,“你去给小影冲杯蜂蜜水让他拿上去。”

叶安宁点了点头,快速的进了厨房倒了两杯蜂蜜水,递给南宫冥,想要说什么,可看他脸色不好,终究是没有开口。

南宫冥有些不耐,可最终还是在南宫墨天的瞪视下,拿上了楼。

南宫冥回屋,魅影已经进了浴室,身上的衣服直接被她脱下扔进了浴室的垃圾桶里,她感觉那件衣服非常脏,脏到根本洗不干净,站在淋浴下面,她用力的搓着身上的肌肤,虽然对方和她并没有肌肤之亲,可只要她想起那两个人脸上猥琐的笑容,她就感觉一阵恶心,好像那种恶心的触感能够穿透布料一般,直到皮肤被搓的泛红,魅影才走了出去。

南宫冥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声音有些冷硬,“安宁给你冲的蜂蜜水。”

魅影连看都没看,直接拿着吹风机吹着头发,耳边是吹风机嗡嗡的声音,直接屏蔽了他的话。

看着女人冷漠的背影,想起她在楼下对自己的态度,南宫冥怒火中烧,“你什么意思,别给我得寸进尺。”

魅影关了吹风机正好听到南宫冥恼怒的声音,冷嗤一声,“不敢。”南宫冥看她收拾好东西连看都没看他,直接*而且还是背对着他,心里一阵恼怒,他可是被人这样无视过。

站在*边,犀利的眸光恨不得将她脊背直接戳个洞出来,最后却还是咬了咬牙,转身进了浴室。

魅影虽然表现的冷漠,仿佛并没有被他伤到,可是心里却早已经出现了伤口,鼻腔里一阵酸意上涌,她埋首在枕巾上,蹭掉了眼角流出的晶莹。

翌日,南宫冥醒来的时候身边的女人早已经起*,他原本以为她还是像之前一样起来给大家做早餐,可是厨房里亦没有她的踪影,而南宫墨天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脸色不是很好。

南宫冥眸光一转,确定魅影不在屋子里,看着南宫墨天问道,“她人呢?”

“谁?”南宫墨天头也不抬,声音冷硬。

一大早就被南宫墨天这种对待,南宫冥眉头微微蹙紧,不满道,“我又怎么了?”

“你还好意思问我你怎么了!”他不说还好,这一说,南宫墨天直接怒了,声音拔高了亮度,将报纸直接砸在了茶几桌上,“你倒是问问你自己你是怎么了,一大早就把自己老婆气跑了!”

南宫冥的脸色随即阴沉了下来。

她跑了?

犀利的鹰眸中闪过一抹狠厉,南宫冥腾地站了起来,正要上楼拿车钥匙,叶安宁忙从一旁走了过去,“没有的事,伯父和你开玩笑呢,魅影说有些东西落在以前的家里,要去拿,所以让南叔送她去了。”

叶安宁一看南宫冥的脸色就知道他刚才动怒了,未免他和魅影再有不必要的争执,她赶紧出来澄清。

果然南宫冥听她说完脸色好了很多,随即将不满的目光落在自己老爷子身上。

南宫墨天岂会被他吓到,冷哼一声,再次拿起报纸阅读,“你瞪我也没有,你就再那么作下去,老婆迟早会被你气跑。”

此时楼上响起了蹬蹬蹬的脚步声,是帆帆穿着小睡衣跑了下来,直接朝着南宫冥扑了过去,“爸爸!”

帆帆抱着南宫冥的双腿,抬头,脸色有些无辜,“爸爸,你心情不好啊,怎么脸色那么臭!”

“妈妈呢?”帆帆抬头看了一圈,没看到魅影。

“你妈妈回以前的家里那东西了。”南宫冥冷着一正脸,最后还是叶安宁回答了他。

“哦。”帆帆脸上有些小失落,“爸爸,你和妈妈晚上回家吃饭好不好,或者,你们晚上早点回来好不好,我已经好几天没看到你们了,都不知道你们晚上到底有没有回来,你……是不是和妈妈吵架了?”

帆帆声音放轻,脸上写满了担心,他早晨起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去上班了,晚上直到他睡觉,他们也没回来,爷爷和妈咪都说他们回来了,可是他竟然两天都没有见过他们了,今早他故意设了闹钟,想要早点起来见见他们才能放心,可却只见到了爸爸。

南宫冥垂眸看着儿子可爱的脸上掩饰不住的担心,一双小手因为紧张而揪紧了他的裤子,南宫冥说不清楚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反正?有点不好受。

最后还是他答应了晚上和魅影回来吃晚饭小家伙这才放心,打着呵欠去吃了早餐。

……

魅影到公司的时候南宫冥已经到了,其实她回原来的家只是去开自己的车而已。

虽然现在的处境她没的选择,但她起码能选择和他尽量少的接触,她自己开车,上下班的时候不用再面对他。

魅影原来的房子因为偏僻所以离市中心有些远,她几乎是卡着点到的。

一到办公室就看到秘书室的人都围在一起小声的嘀咕着什么,看到她进来,眼神纷纷的落在她身上,有的带着不解有的带着鄙夷甚至有的带着畏惧,这让魅影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随着她的到来,聚在一起的人纷纷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最后还是苏珊仗着和她关系还算比较好,将椅子滑到了她的身边问道,“哎,你知道吗,咱们和森泰的合作告吹了。”

与森泰的合作正是他们昨晚饭局的目的。

魅影这下明白了那些人在议论什么,恐怕都知道这个合作是因为她的原因而搞砸了,可苏珊接下来的话却让她大吃一惊。

“是咱们单方面决定不再继续合作的。”

“什么?”魅影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你不知道?总裁今早宣布的,不止是这次的合作,说是要终止和森泰所有的合作呢。”

苏珊的话让魅影惊诧,同时也有许多想不明白的地方,不明白南宫冥这又是唱哪一出。

苏珊看她沉默,压低了声音试探,“肖影,你……和总裁是不是有什么关系啊?”

魅影一惊,“没有啊。”

苏珊明显不相信,“怎么可能!要是没有关系,总裁昨晚会拿着你的包直接离开?你是不知道昨晚你被灌吐出去之后,总裁的脸色啊,那叫一个骤变,根本没给陈总面子,几句话把他顶的下不来台,今天早晨又突然说终止一切和森泰的合作,你就和我说实话吧,你和总裁不会是在交往吧?”

亲们的月票太不给力了,看来大千要给点福利了,明天准备加更,至于加多少看亲们的月票给力程度了,提前透剧,明天会出现一个新的角色,彻底改变南宫和魅影命运的重要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