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45章 离婚吧

第045章 离婚吧(四千补更)

看着帆帆睡着了仍旧蹙紧的眉头,魅影眼前闪过的却是南宫冥在萧琳琳身边低声安慰的模样。

南宫墨天回来的时候已经收拾好了情绪,看帆帆睡着了,拍了拍魅影的肩头,轻声的说道,“冥子马上就回来。”

魅影不动声色,并没有告诉南宫墨天自己已经听到了他们说话,顾忌着南宫墨天的身体状况,她最后什么都没说。

后半夜,帆帆突然开始发高烧,后脑的伤口很深,怕有感染的迹象。

魅影很害怕,看着那些被请来的专家围在一起研究,一个个表情都很严肃,她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帆帆高烧到三十九度,小脸通红的,意识已经不清楚了,刚才连她都已经不认识了。

还好最后诊断并不是感染,而是有炎症,先用物理降温,如果不行再酌情用药。

南宫墨天身体不好,魅影晚上已经让天南叔送他回家了,此时医院里就只有她一个。

她没有照顾过孩子,不知道该在他生病的时候怎么办。

仔细的问了护士,在护士的帮助下给他进行物理降温。

病房的门从外面推开,她回过头看到走进来的青龙。

“你怎么来了。”已经是后半夜了,魅影低声的问了一句便专注着手上的活。

“我担心你们,发烧了?”青龙一直不放心,虽说帆帆已经没有大碍了,但他临走之前还是通知了医院,有任何情况第一时间通知他,他知道帆帆这下发烧了,她恐怕慌死了,就第一时间赶了过来,路上超了好几个红灯。

“恩。”魅影的声音有些哽咽,手上的动作却很轻。

帆帆小脸通红的,眉头蹙的很紧,很难受的样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也还是不认识她,嘴里却喃喃的叫着爸爸妈妈。

魅影的一颗心都快要碎掉了,不断的试着他的体温,可是额头还是滚烫,一边小心的看护怕他迷糊中手碰到了脑袋,一边用酒精给他擦拭着身子物理降温。

“伤了脑袋,发烧很正常的,你别太担心,不会有事的。”青龙帮她握住帆帆有事会乱动的小手,轻声的安慰。

整整*,快到天亮的时候帆帆的烧才退下去,魅影*没睡,加上又哭了那么久,眼眶又红又肿,像兔子一样。

她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爱哭的女人,可从昨天到今天,她的眼泪根本就止不住,一看到帆帆受苦,她就心疼的控制不住自己。

直到帆帆退了热,她一整夜揪紧的心这才放松了下来。

坐在*边握着帆帆的小手,昨晚她真怕他会有事,他都不认识人了,怕他会烧坏了脑子。

经过这次的事情,魅影知道帆帆就是自己的命,他要是有个什么万一,她肯定也活不下去了。

青龙去楼下买了早餐回来,魅影看着去而复回的男人有些惊讶,“我以为你回去了。”

青龙将手上的早餐放到沙发前的桌上,“给你买了点吃的,昨晚就没吃吧?快过来吃点。”

“我吃不下,你吃吧,吃完回家休息休息吧,你也跟着我忙了*了。”一整夜,魅影提心吊胆的没有精力去顾忌青龙,现在帆帆退烧了,她才注意到青龙也是*未睡。

“行了,先顾好你自己吧,去照照镜子,都快像鬼一样了,听话,去洗个脸吃点东西,你要是病倒了,谁来照顾帆帆?快去。”青龙将她推进了洗手间里,回头走到帆帆的身边,拿起*边桌子上的体温计,看了下上面的温度,已经退烧了。

魅影看着镜子里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自己,只是*,自己就折腾成这样了,眼眶红肿的厉害,脸跟帆帆已经毫无血色。

她洗了把脸,出来就看到青龙握着帆帆的小手坐在*边。

看了看沙发旁的早餐,她走过去轻声的问,“你也还没吃吧?你先吃点吧。”

“行了,你快去吃吧,我还不饿,吃完了就躺着休息一会,不然等帆帆醒了说不定真的认不出你了。”

魅影弯了弯唇,此时到没什么精神开玩笑,她真没有什么胃口,可必须强迫自己吃下去,因为青龙说的对,如果她病倒了就没人照顾帆帆了。

坐在沙发上,看着*边看护帆帆的男人,昨晚要不是有他帮忙,她一定手忙脚乱。

在自己最无助最害怕的时候,还是他陪在她的身边,而她的丈夫,她孩子的爸却是陪在另外一个女人的身边。

魅影吃完了早饭,青龙让她休息会,可她睡不着,帆帆都还没有醒过来,她不敢睡。

青龙劝不动她,魅影让他回去休息,他却坚持要留下来,直到南宫墨天和天南赶来。

听说昨晚帆帆高烧不退,南宫墨天担心不已,看着两个人黑黑的眼圈疲惫的脸色就知道折腾了一个晚上。

当即命令两个人都回去睡觉。

魅影是绝对不会离开医院的,没有办法最后到隔壁病房睡了一会,而青龙看南宫墨天和天南都在,就先离开了。

魅影原本不想睡,可或许是太累了,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等她醒了第一时间就从*上爬了起来跑到帆帆的病房。

帆帆也已经醒了,正在着南宫墨天说话,南宫墨天不知道答应了小家伙什么好处,逗得帆帆精神不错。

看到魅影,帆帆立刻伸出小手招呼,“妈妈,你睡醒了?”

魅影忙握住他的小手,那一声“妈妈”险些再次让她落泪。

“恩,还难受吗?”

“不难受了,爷爷说我昨晚发烧了,你陪了我*,我都不知道,感觉我还睡得挺熟的。”

南宫墨天疼爱的看着他,“恩,你是睡得熟了,辛苦你妈妈*未合眼。”

魅影试了试他的额头,感觉不烧,这才放了心。

“爸,我已经休息好了,这里有我就行,你先回去吧。”南宫墨天身体不好,这两天奔波劳累,魅影怕他受不住。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我大孙子病还没好呢,我不会让自己有事。”

“要不,你也去隔壁躺一会休息一下。”

这时,病房的门从外面推开,两人回头就看到风尘仆仆回来的南宫冥。

“爸爸!”帆帆看到南宫冥,黑葡萄般的大眼睛亮了亮,人好像也有了几分精神。

南宫冥看着头上缠满纱布的儿子,走过去,修长有力的手指轻抚他的额头,难得语气轻柔的问道,“疼吗?”

“之前有点疼,现在好了很多了。”帆帆讨好的笑着,原本还担心南宫冥会骂他,后来看南宫冥没有责备他的意思,他这才松了一口气。

“医生怎么说?”南宫冥看向从他进门连个眼神都没给过他的女人。

魅影像是没有听见一般,将天南白天买回来的水果拿到洗手间去洗。

南宫墨天沉着脸,拿眼睛瞪他,“你跟我出来。”

南宫冥收回视线,转身跟着南宫墨天一起出去。

病房的门关上,南宫墨天的手杖直接招呼到南宫冥的身上,咚的一声,力道十足。

南宫冥没有躲,连眼皮都没动一下,硬生生的受了下来。

南宫墨天看他不言语的模样,气的牙痒痒,手上更加用力几分力道,打够了,这才喘着粗气直接走到了隔壁的屋子。

南宫冥跟了过去,南宫墨天问,“去哪了?”

南宫冥没有回答他,反而说道,“你和魅影一起回去休息吧,今晚我留下来。”

看南宫冥一副米水不进的模样,他就一肚子气,当即吼道,“你留下来那是应该的,帆帆不是你儿子吗,你看看小影都没折腾成什么样子了,而你呢,你告诉我,你人在哪。”

“你不要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那个女人是谁,你们什么关系。”

南宫冥面无表情,眉头却微微蹙着,有些不耐。

“你不要以为你不说我就不会知道,你现在可以不说,但等到我查到了你应该知道我会怎么做。”

“别动她。”南宫冥终于有了反应。

南宫墨天看他那么在乎那个女人,随手拿过旁边的烟灰缸直接砸了过去,“你这个混账东西,你把小影当成什么了!你既然已经娶了她,为什么不好好待她,还学会在外面养女人了是不是?”

南宫冥没有躲,烟灰缸砸在了他的肩膀上跌落在地面。

“打完了吗?打完就回去休息吧。”

南宫墨天有时候也拿这个儿子没有办法,他小的时候南宫墨天就知道他有阴暗的一面,可在那个时候的南宫家,他并不觉得那是坏事,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不在南宫冥的身边,他自以为很了解这个儿子,可是有时候他发现他开始看不透南宫冥了。

“老婆不要,儿子不要,我看你也不打算认我这个爸了,我不勉强你,你要是想和外面的女人在一起,那你就去!我也知道我现在就是想拦也拦不住了,也许当初让你和小影结婚就是个错误,是我私心,没想到当真是害了小影,你要和外面的女人在一起,随你的便,那就尽快把婚给离了,到时候你做什么都没人再管你,也放小影自由,她值得更好的!是我糊涂,没想到你竟然变的这么混账!离婚吧,我同意你们离婚,人家好好的姑娘,不能让她再这么继续受委屈下去,你们离婚,我认她当干女儿,给她找个对她好的,我看青龙就不错,帆帆病了,他就一直守在小影身边,寸步不离,*未睡,不知道比你强上多少倍,我还没老,没糊涂,那份呵护我看的清楚,你们离婚,你放小影自由,让别人去给她幸福。”

南宫冥忍无可忍,“你是不是老糊涂了,自己儿媳妇也要推给别人,当初是你逼我结的婚,现在又逼我离婚,你有完没完!”

“当初是我错了,我以为你还是个人,没想到你早就变成畜生了,自己的儿子躺在病*上昨晚高烧一整夜,你在哪,小影害怕无助的时候,你又在哪,他们需要你的时候你都不在,你在陪着别的女人,相反的是青龙代替你陪在他们身边,你不是想和外面的女人在一起吗,那就离婚!”

南宫墨天从未有过的认真,如果上次他是在故意吓唬南宫冥的话,这次可真的不是,是他对南宫冥失望了。

南宫冥怒不可遏,摔门离开。

回到病房里,南宫冥的脸色不是很好,他让天南将南宫墨天接走,顺便接魅影回去休息。

魅影头也不回,声音冷淡的说道,“不必了,我要留在这里。”

南宫冥蹙眉,却没发作,“你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

魅影一把甩开他碰触她手臂的手,脸上满是嫌恶,声音冷淡,“我说了不必了,我的儿子我自己照顾,你回去吧。”

“他也是我儿子!”

“是吗,原来你还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