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51章 他向别人介绍她,我爱人

第051章 他向别人介绍她,我爱人(6000+)

心口揪痛了一下,伸出去的手慢慢的握紧成拳,含恨的目光落在眼前的男人身上,原来这就是他的目的,这下他满意了!帆帆害怕她了,讨厌她了,这下他满意了!

看着魅影的目光,南宫冥就知道她又误会他了,她转身离开,他下意识的追,“小影!”

握着她的手腕不让她走,他们两个之间的误会已经够深了,再来一个,只会让她更加排斥他。。

他踢了踢闯进来的儿子,眉眼有些沉,“谁让你进来的!”

帆帆被爸爸一吼,有些莫名其妙,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他了。

倒是魅影,用力的拽着手腕,想要挣脱他的钳制,如果不是帆帆在场,她绝对会再甩他一记耳光,她没想到他竟然卑鄙到这种地步,用这种方法来离间她和帆帆之间的感情,现在在帆帆的心里,她肯定是个会动手打人的泼妇了,他肯定开始害怕她了。

南宫冥用力的将她往怀里拽,低声道,“别走,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有那么卑鄙。”

魅影眼眶有些红,委屈的目光控诉着他。

“我证明给你看。”知道她心里气什么,南宫冥低头对怔愣在一旁的儿子说道,“我和你妈在闹着玩,你出去,别打扰我们。”

帆帆吃惊的看着南宫冥,尤其是看他还有指痕的侧脸,“闹着玩……打脸?”

他完全不能理解。

“这叫闺房情趣,这是大人们的游戏,你个小屁孩懂什么!”南宫冥有些不耐。

帆帆的确不懂,他想不到大人之间竟然如此重口味,他只知道那一巴掌倒是打在了他的脸上,估计都能把他下巴撤歪了。

帆帆还是有些不相信,“真的吗?”

南宫冥一个用力,魅影脚下趔趄的撞进他的怀里,被他顺势搂紧,低声道,“是不是老婆?”

魅影委屈的想哭,尤其是帆帆刚才看她的那个眼神让她的泪腺忍不住往外分泌泪水,她可以不在乎所有人的眼光,但她不能不在乎帆帆的,他是她的儿子,即使全世界的人都误会她,她也没关系,但她无法接受帆帆的误解。

用力的挣了挣,现在她只想要远离这个危险可怕的男人,可是在帆帆面前又不能表现的太明显。

迎向帆帆的目光,魅影慢慢的点了点头。

可帆帆仍然接受不了,这是游戏吗?游戏不都是闹着玩的吗?

“可我怎么感觉刚才打的好狠啊,爸爸,你脸都有点肿了。”

魅影用力的握紧拳头,因为帆帆的话,感觉掌心火辣辣的疼着,不知道该怎么和帆帆解释,倒是南宫冥,一咬牙,说道,“我就喜欢这个力度,轻了就没感觉了行不行,!”

闻言,帆帆吃惊的长大了小嘴,在他的眼里爸爸一直都有个高大上的形象,可突然间就发现,爸爸怎么那么“贱”!

南宫冥被儿子看的有些不好意思,随即用脚去踹了踹他的小屁股,“以后进来再不敲门试试,那么没有规矩,再这样送你去私立学校去学习规矩。”

帆帆知道私立学校是什么样的,南宫墨天之前带他和依依去串门,那家的小孩子上的就是私立学校,听说一周才能回家一次,一听说南宫冥要把他送去私立学校,小家伙当时就被吓傻了,一脸的惶恐。

“妈妈,我不想去私立学校!”帆帆是个聪明的孩子,知道什么事情求什么人好用,他紧紧的抱住魅影的大腿,一脸的可怜兮兮,“如果我去私立学校就不能每天看到妈妈了,我会受不了的,会想你想疯了的。。”

帆帆的一番“真情”表白惹得南宫冥眉头紧紧的蹙了起来,满脸的被他恶心到了的表情。

而魅影看着紧抱着自己大腿的儿子,为儿子没有因为刚才的事情而疏远自己感到欣慰。

“妈妈,我不想去私立学校好不好?”帆帆继续卖乖。

感觉到儿子对自己的亲近,这个时候他就是要天上的星星,她都会试着去摘一摘,弯腰将他抱了起来,转身往外面走去,“好,咱们不去。”

得到妈妈的撑腰,帆帆双手抱着她的脖颈,看着身后黑脸的南宫冥,一脸的小人得志。

趁南宫冥不注意的时候,还对他做了个鬼脸。

南宫冥被气得半死,伸手摸了摸火辣辣的左脸,挨了一巴掌不说,他豁出去,宁愿被儿子认为他“贱”也要给她解释,可到头来,她却和儿子变成了一伙。

脸上带着伤,公司自然是不能去了,他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威严的形象受损。

饿着肚子,也没人管他,最后还是他自己下楼让保姆给他做了点吃的。

南宫墨天好整以暇的盯着他的左脸看,那表情叫做一个幸灾乐祸,仿佛在说“该”!

南宫冥四处碰壁,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到哪里都被人嫌弃。

魅影一个下午都在儿童房陪着帆帆,因为她仍旧害怕刚才的事情会在帆帆的心里留下阴影,担心他对她的印象会变差,想要和他解释,却又担心越描越黑。

倒是帆帆最后忍不住了,问道,“妈妈,你和爸爸刚才真的是在玩游戏吗?”

魅影硬着头皮点了点头,以为帆帆不相信,谁知对方却是满脸的羡慕,“真好,南宫冥可以随便打我屁股,你却可以随便甩他耳光,要是能换一下就好了。”

帆帆每次对爸爸心有不满的时候就南宫冥南宫冥的叫,显然刚才南宫冥说要把他送去私立学校这件事让他心有余悸,对南宫冥是千万个不满。

“……”魅影听到了儿子的嘀咕声,嘴角抽了抽。

南宫冥下午在家里办公,接着出去倒水的机会想去儿童房走一圈,却发现房门竟然被锁上了。

明显是在防他,南宫冥就不明白了,他不都已经解释清楚了吗,他还哪里看起来像个坏人,竟然被他们母子俩锁在门外。

碰了一鼻子灰的南宫冥黑着脸进了书房再也没出来,直到看时间快到晚饭的时候,他才从书房出来,以为母子俩还锁着门,没想到却在自己房间门口听到了声音,他推门进去就看到了刚换好衣服的魅影,。

看她把家居服换了下来,换上出门穿的衣服,便问道,“这个时间你要去哪?”

可对方理都没理他,连个眼神都懒得分给他,拿了钱包直接就要越过他。

南宫冥沉了脸色,身形一动挡在了她的身前,被她凶狠的目光瞪得有些委屈,他到嘴边的脾气又被他生生咽了回去,缓声道,“怎么还生气,我不是都和儿子解释过了吗,他也没误会你,最近脾气怎么越来越大了。。”

“……”

“你要去哪?”他又问了一遍。

魅影不想理他,虽然他和帆帆解释了,也证明了他并没有陷害她的念头,可事情的始作俑者都是他,如果不是他先前对她无理,她也不至于会恼羞成怒和他动手,结果还被帆帆看到了,幸好帆帆没有误会她,如果真的误会了,她有几张嘴都解释不清楚,而他还在这里控诉她的脾气大。

“让开。”她冷着脸,想要越过他往外走,南宫冥却像是和她耗上了,就挡在她的身前,“你不说就别想出去。”

魅影气极,从来没见过这么无赖的人。

看她因为怒气而憋红的小脸,南宫冥原本抑郁的心情莫名的好了不少,厚着脸皮想要去拉她的手,却吓的魅影连连向后退了两步。

这时,房门从外面推开露出帆帆的小脑袋,“妈妈,你好了没有,慢死了。”

南宫冥回头看着张头缩脑的儿子,和颜悦色的问道,“去哪?”

帆帆没想到南宫冥也在屋里,想到他之前的威胁,以为会被骂,没想到态度竟然这么好,挠了挠头,据实说道,“去超市买酱油。”

原本说好了晚饭帆帆要给魅影打下手,可这谁一进厨房就给家里唯一的一瓶酱油打碎了,原本保姆要去买,可帆帆在家里憋得实在难受,磨着魅影带他一起去。

南宫冥闻言,直接转身,一弯腰将儿子抱了起来,“我和你们一起去。”

帆帆有些受*若惊,双手环着南宫冥的脖子,“咯咯”的笑着。

魅影看他要去,自己就不想去了,可南宫冥好像看出了她的 意图,回头对她说,“走啊。”

“你们去吧,我不去了。”

南宫冥站着不动,帆帆对她招了招手,“妈妈,快走啊,快点。”

看着儿子伸在半空中的手臂,魅影内心挣扎了一番,最终还是耐不住儿子的软磨硬泡,跟着他们一起去了。

庄园附近的超市,南宫冥没去过几次,仅有的几次都是被依依和帆硬拖着,不是买糖就是买玩具。

天色渐暗,正是下班回家的点,超市距离庄园有些距离,但他们没有开车,南宫冥抱着帆帆,魅影站在他身边,总想和他保持些距离,但帆帆却总伸着胳膊要她牵着。

来来往往的车辆很多,大多都认识南宫冥,有些甚至直接减缓了速度,探出头来和他打招呼,顺带着也打量起跟在南宫冥身边的魅影。

南宫冥大多都只是笑笑,偶尔遇到熟悉的也寒暄几句,有好事的将目光落在魅影身上,南宫冥手臂一弯,环住魅影的腰间,也大方的介绍,“我爱人。”

对于这个称呼,魅影只觉得大脑有些空白,“爱人”这个词比女朋友甚至比老婆妻子更加的亲近,。

在旧社会大家对于自己的另一半喜欢称呼为爱人,可后来越来越多的新鲜词出来,不管有没有结婚的,只要确定了恋爱关系都老婆老婆的喊,其实爱人这个词才是对自己另一半最好的诠释。

魅影没想到南宫冥会这样介绍自己,能住在这里的都是政商权贵,他这样介绍自己就等于是对外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对方显然也没想到魅影会是这样的身份,看着她的目光也和善友好了不少。

对方开车离开,南宫冥的手却没有从她的腰间撤离,魅影很不习惯和他这样亲近,她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从南宫冥说要和她做一对正常的夫妻开始她就很不习惯这样的南宫冥,好像是换了一个人,她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能够忘记过去,和她重新开始做一对正常的夫妻,但这对她来说还是太突然了。

可能是她已经被伤害到怕了吧,她不知道这会不会是南宫冥的新阴谋,她已经被伤害了太多次了,不得不去怀疑他的用心。

帆帆双手紧搂着南宫冥的脖颈,看着爸爸妈妈相亲相爱的模样,脸上带着臭屁的笑容,骄傲的仰着下巴。

魅影伸手去掰开腰侧的大手,好不容易甩开了他的钳制,他却顺势握住了她的手。

她拿眼瞪他,他却不去看她,而是低头逗着臂弯里的儿子。

她知道他是故意的,看着和她相扣的手,有些恼,正要甩开他,对面又有人和他打招呼。

他像是故意的一般,还用力的将她往自己身边扯了扯,碍于外人在,她也不能发作,只得任由他牵着。

他的大手很温暖干爽,比她的要大上一圈,他的肤色很健康,小麦色的手背和她白希的脸色形成鲜明的对比,他握的很紧,指腹若有似无的在她手背上摩擦。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有一股电流顺着被他握紧的手掌窜了上来。

夕阳西下,被自己的老公牵着,耳边伴随着儿子叽叽喳喳的笑声,这样的画面很美,很温馨。

如果是没有触动那绝对是假的,可魅影却不敢过多的贪恋这种温暖,仅仅只是因为不敢。

走到超市门口,帆帆便嚷着要下来自己走,看着跑进超市的帆帆,魅影用力的将手抽了回来。

看着眼前冷漠的纤细背影,掌心仿佛还有她手心柔软细滑的触感。

南宫冥苦笑了一下,双手插兜跟着走了进去。

他不常逛超市,几年前他独自带着帆帆依依的时候倒是来过几次,因为两个小东西哭的太厉害了,有时候怎么都哄不好,吵得他头疼,他左右手各一个带他们出来,进了超市,他们竟奇迹的不哭了,可能是没见过这么多玲琅满目的东西吧,这一排排的全是他们不认识的,摆着小手指挥着他必须按着顺序一排排的走过去才肯罢休,只是到了后来叶安宁身体好了能带孩子开始,他就几乎没来过了。

想到又当爹又当妈的那段时间,南宫冥也是苦中作乐,时光匆匆,转眼都过了那么多年。

他双手插袋跟在他们母子身后,看着帆帆在前面拽着魅影,东挑挑西瞅瞅,酱油还没买,筐里就已经装满了他喜欢吃的零食。

他走过去从魅影的手里接过购物筐,看着里面上尖的零食眉头蹙了起来,“南宫云帆!”

他以前是不允许他们吃这种垃圾食品的,依依的身体从小就不好,不能吃零食,这些没营养的东西,他也不准帆帆吃,但他也知道两个小家伙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没少偷吃,有时候也会磨着心软的叶安宁偷着买给他们吃,他也全当不知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现在越来越无法无天了,看着那低廉的干脆面,小零食,都不知道是用什么油做的,怎么就那么喜欢吃,!

帆帆看着南宫冥沉下来的脸色直接耍赖扑进了魅影的怀里,虽然一句话没说,可那可怜的小模样让魅影看了就心疼,她看着南宫冥蹙眉道,“怎么了?”

南宫冥看着帆帆那装模作样扮可怜的小样,脸色更冷,声音更低沉了几分,“南宫云帆,谁让你吃这些垃圾食品了。”

魅影看了看筐里的小零食,虽然她知道南宫冥是对孩子好,可她觉得哪有小孩子不爱吃零食的,其实少吃一点也没什么关系。

帆帆从她怀里退了出来,苦着小脸,却还是乖乖的走到南宫冥的身边将筐里的零食一点点的拿出来放回原来的位置上。

最后省了两袋非油炸的薯片,让魅影给留了下来。

帆帆看南宫冥没有反对,脸色当即好了很多,牵着魅影的手去买酱油。

这一家晃晃悠悠的,等他们回去,吃饭的点都已经晚了。

帆帆说是要给魅影打下手,但做的都是捣乱的活,魅影原本对厨艺就不是很精通,被帆帆这样一捣乱,更加的手忙脚乱,在厨房接二连三的传出碗盘打碎的声音后,南宫冥进去将帆帆拎了出来,直接扔到了沙发上。

“你干嘛!”帆帆显然对南宫冥的暴力对待很不满。

“老实呆着,不然饭吃不上一会又要去超市买盘子。”南宫冥白了闹腾的儿子一眼,自己则转了一圈,溜进了厨房里。

帆帆对自己爸爸的蛮横很是不满,想要过去和他理论,却被南宫墨天招手唤了过去。

厨房里总算是安静了下来,鱼刚炖好,魅影就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以为是帆帆,头也没回的问道,“怎么又回来了?”

回头看到进来的是南宫冥,她关了火,正要去拿盘子,南宫冥就递了一个过来,指骨分明的大手在瓷白色的盘子上格外的好看,“太小了,要用大盘子。”

南宫冥看了看锅里的鱼,又比量了下手里的盘子,抬手在橱柜里换了一个大盘子,待魅影将鱼盛出来后主动端了出去。

看着殷勤的南宫冥,魅影有些恍惚,他高大英挺的脊背挺得直直的,端盘子的动作却有些生疏,身上是还没换下来的黑西裤白衬衫,就像是一个刚下班回家的丈夫体贴的进了厨房给妻子打下手,外面不时的还能听到帆帆欢笑的声音,这一切都温馨的不太真实。

这样平静的生活是她从来都不敢奢望的。

应该说,她曾经设想过在离开南宫冥后,再过个几年她会找个平凡的男人和他过上平淡温馨的生活,就和现在一样,他下班回来,看到她在厨房忙碌能过来搭一把手,哪怕就只是帮她拿个盘子,这样的生活实现了,但她从来没想过和她过这样生活的男人会是南宫冥。

“想什么呢?”南宫冥回来就看到魅影视线飘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走到她身边低头问道。

可能是他询问的口气太过温柔,以至于没有让魅影第一时间排斥他,眼前的男人眼里不再有曾经的狠厉和嘲弄,而是带着不真实的温柔。

他靠的太近,近到她抬头就能看到他根根分明的睫毛,他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竟比开锅的热气更加烫人,魅影有些慌乱的转过身,打开了火,将菜倒进锅里,“没什么。”

明天28号月票翻倍,喜欢本文的亲记得投票哦,如果同时喜欢几本,那分一张给大千也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