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60章 我和我老婆在一起,什么事不能干?

第060章 我和我老婆在一起,什么事不能干?(6000+)

“我们出去吧,大家都在外面。”魅影刚开口,南宫冥就突然俯身,吻落在她纤长的睫毛上,“刚才聊什么了?”

还是有些不习惯和南宫冥这样的亲昵,总感觉他们之间变化的太快了。

“没,真的没说什么,都是女人之间的话题,你也那么好奇啊。”魅影缩着脖子闪躲她的吻,却将整个脖子露在了他的视线里。

大手揽着她的纤腰,埋首在她的颈项间,用力的吸了一口,“真香,你喷香水了?”

魅影羞赧的摇了摇头,“没有啊。”她从来不喷香水的,她对香味敏感,不太喜欢那些东西。

南宫冥满意的点了点头,嘀咕着,“那就是你的肉香。”

魅影被他弄得身子有些发软,双手推着他的肩膀,“别闹了,我们出去吧。”

南宫冥看她红红的脸颊,起了逗弄她的心理,“你怕什么,怎么不想和我呆在一起吗?”他故作严肃的问。

指腹轻刮着她白希腻滑的小脸,他就喜欢看她紧张的模样,像个害羞又胆小的猫。

“不是,其他人都在外面呢,我们在这里不好。”

“哪里不好了?”他吻着她的颈项,原本只是想要逗着她玩,可这会抱着她柔软馨香的身子,他却真的有些动情,按着她的后脑去寻她的唇。

魅影刚开始抗拒,可是在这安静的厨房里,他身上男人古龙水的味道混合着烧烤的香味,让她有种说不出的踏实的感觉。

她其实也喜欢这样被他有力的臂膀揽在怀里的感觉,这难道不是她一直期盼的吗?

他不再纠结于过去,和她和好如初,他们一家三口像现在这样融洽的生活在一起。

魅影是个很容易满足的女人,可能因为失去的太多所以才对得到的格外珍惜。

她闭上了双眼,双手慢慢环在他的劲腰之上。

感觉到她的回应,南宫冥鹰眸一亮,吻得更加的急切,大手更是直接从她衣摆下探了进去。

“爸爸妈妈,你们又跑哪去了?”

偏偏在这时,外面传来他们儿子不满的声音。

帆帆在客厅看了一圈都没有看到那两个不靠谱的人,一个说是给他切西瓜一个说是给他找妈妈,结果两个人都失踪了,害的他把鸡翅膀都烤糊了,太过分了!

听到帆帆往厨房跑的脚步声,魅影连忙将他的手拿了出来,“帆帆来了。”

南宫冥情动,这个时候有些控制不住,外面帆帆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抵着她,低声的问,“晚上继续?”

南宫冥这架势,大有如果她不同意,他就要现在继续的样子,吓的魅影也顾不得羞涩,连忙点了点头。

南宫冥看她惊慌失措的小模样,俯身用力的啄了下她的唇,在帆帆跑进来的时候顺势由着她的力度被推开。

帆帆边跑边喊,一进厨房就看到这两个不靠谱的人竟然真的在厨房,当即不满道,“你们在这干嘛呢,我找你们半天了,怎么也不回答我。”

魅影羞得抬不起头,手指揪了揪衣服的下摆,总觉得衣服被他揉的有些凌乱,低着头不敢去看帆帆天真纯洁的大眼睛,倒是南宫冥脸皮厚的像个没事人一样,揉了揉帆帆的头,煞有其事的说道,“你妈妈刚才给你切西瓜不小心切到了手指。”

帆帆闻言,目光也落到魅影的手指上,当即就忘记了自己现在还在生着气,“怎么那么不小心,伤口深不深?还疼不疼啊?”帆帆小心翼翼的用小手捏起他的手指,放在嘴边吹了吹。

“现在不疼了,谢谢帆帆。”魅影心头暖暖的。

“出去吧,大家都在等着。”南宫冥说完率先走了出去。

魅影看着装模作样的南宫冥,第一次见他这么会演戏的人,脸皮厚的一点都没有被抓包的不好意思。

他们一走出去,朱雀就冲着他们大声嚷嚷,“有没有搞错啊,我们是客人耶,你们两个主人怎么好意思就把我们丢在这自己进去快活啊。”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朱雀“快活”两个字让魅影温度刚刚降下去的脸又烧了起来。

朱雀看魅影扭捏的模样,大笑道,“喂,大哥,你刚才带大嫂进去干什么了?怎么把大嫂的脸弄得那么红。”

大家的视线都落在魅影的身上,她被看的双颊更红,真是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可南宫冥却毫不在意,直接伸手去环他的腰,“我和我老婆在一起,什么事不能干?”

原本还算正常的一句话可从南宫冥的嘴里说出来就变得各种不正常。

魅影用手肘顶了顶他,警告他别再说了。

南宫冥得意的看着青龙骤变的脸色,那春风得意的模样贱贱的。

青龙将手里刚烤好的羊肉串递给魅影,“趁热吃。”

魅影刚想说谢谢,南宫冥揽着她纤腰的手倏地收紧,拿过自己之前烤好放在盘子里的东西递给她,“尝尝我的手艺。”

两个男人就这么对峙着,让夹在中间的魅影骑虎难下,她也不知道该去拿谁的,周围的人都停了下来,往他们这边看。

她不想扫了青龙的面子,可腰间的手越发的使力,她了解南宫冥的脾气,这个时候她要是选择了青龙的还不知道他会怎么闹呢。

正当她犹豫的时候,帆帆已经从她身后窜了出来,一把拿过青龙手里的烤串,一边往嘴里塞一边含糊的说,“真好吃啊,青龙叔叔你再给我考个羊腿呗。”

“……”

青龙看着眼前一脸讨好谄媚的小子,有些无奈,再看一旁挑着眉和他示威的男人,嘴角的笑容有些自嘲。

原本尴尬两难的处境顿时被自己的宝贝儿子化解掉了,虽然魅影觉得帆帆纯粹是因为贪吃‘有口无心’,不过不管怎样,是帮她解决了一个大麻烦,她松了一口气,去拿南宫冥盘子里的东西,谁知这人突然松开了环在她腰间的手,整个人回到自己的位置上连同面前的盘子一起拿走了。

魅影伸出去的手什么也没有拿到,她有些无奈的看着身边幼稚的男人,分明看到了他一脸的不爽。

这男人!

人家不给吃,她也不好厚着脸皮去要,原本有些郁结的心情莫名的变好了,她自己也来了兴致,拿了钳子自己去烤。

帆帆吃的满脸酱汁,一边大口大口的撕着肉,一边看自家那两个不靠谱的家伙闹别扭。

看南宫冥竟然小气的不给魅影东西吃,帆帆拿过自己的盘子颠颠的凑到魅影的身边,“妈妈,这是我刚刚烤好的,你吃我的吧。”

魅影还真是有些肚子饿了,听到儿子这么体贴的声音,顿时欣喜的转头,可看到的竟不是青龙烤的羊肉串而是两个被烤焦的鸡翅膀。

“……”如果不是知道帆帆之前烤的是鸡翅膀,说实话她还真看不出来这两块烤的焦黑像炭一样的东西是什么。

帆帆有些不好意思,却瘪着嘴说,“还不是因为你们两个不靠谱的,把我丢在这里,害我一个人把它烤焦了,不过我觉得它只是样子不好看而已,味道应该是蛮不错的,你不是饿了吗?尝尝看。”

“……”

他们整整吃了一天,火没有灭,谁饿了就自己去烤,四个大男人置了一桌麻将,三个女人在凉亭里聊天,旁边是西西被帆帆欺负后的哭闹声。

到了傍晚的时候,家里的佣人已经回来了,晚上还做了一桌子的菜。

好久都没有这么放松过了,这一天都喝了不少的酒,让他们在庄园住下,可都不住,迷迷糊糊的都走了。

白浅会开车,带着朱雀走了,白虎没有喝醉,开车送青龙和萧琳琳离开。

魅影帮着佣人一起收拾院子里的东西,佣人让她上楼休息。

她是有点累了,可这毕竟是他们闹得,她可不好意思全让佣人收拾。

清理了院子,厨房里的活佣人说什么都不让她做,撵她回房休息。

魅影先去儿童房看了看帆帆,小家伙四仰八叉的躺在*上连衣服都没有脱,肯定也没有洗澡了。

想来今天是玩疯了,魅影给他脱了外衣。

小家伙刚睡着别弄醒,眉头皱得紧紧,用力的蹬了下脚,刚要发火睁开就看到了站在*边的魅影。

口齿不清的叫了句“妈妈”翻了身接着睡。

魅影给他掖了掖被子,留了壁灯这才退了出去。

回到房里,哭笑不得的看着屋里的大男人竟然和儿子是一个睡相,她终于知道儿子这不雅的造型是跟谁学得了。

南宫冥不是帆帆,她可搬不动他的身子,而且他看着睡得很熟,魅影也没想叫他,径自去浴室想要洗个澡。

这一天虽然没有出什么大力,但却格外的累。

现在回想一下,这一天好像全在吃,可累的却不是嘴。

她这刚把衣服脱下就听到了门把手转动的声音,刚一回头,身后浴室的门就在眼前打开了,她吃惊的看着出现在眼前的男人,慌乱的拿过刚才脱下的衣服往身前挡着,看着眼前分明有些醉意,双颊都被熏红的男人,“你怎么起来了?我以为你睡着了。”

南宫冥点了点头,双眸炯炯有神的看着她,将她上下打量了一下,浴室里的灯光打在她瓷白色的肌肤上显得更加的白希紧致。

“我是睡着了,但我突然想起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有做。”

他双眸一眨不眨的落在她的身上,魅影的身子顿时抖了抖,胳膊上竟开始起鸡皮疙瘩。

他一边向着她逼近,一边开始解身上的扣子。

魅影身子一紧,想到他白天在厨房里说的话,顿时羞得小脸发烫。

这人怎么都睡着了喝醉了竟然还记得那件事!

可是,当时只是被迫应下来,现在事到临头了,她突然有些胆怯,尤其是被南宫冥这好似看着猎物一般的眼神看的更加发慌。

“你,你别过来,今,今天好累了,我不想,我还不想……”魅影被他盯得连思绪都混乱了,语无伦次的也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

南宫冥看她惊慌失措的模样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衬衫的扣子全都解开,露出他精壮结实的胸膛,那古铜色的肤色有些晃人眼,魅影突然就想到他那胸膛的触感和贲张的肌理,心跳的更加的快。

南宫冥看她缩着身子紧了紧身前的衣服,脸上露出邪肆的笑容,“你这是干嘛?我又不能吃了你。”

“那,那你脱衣服做什么!”

“脱衣服当然是……洗澡了,难不成你以为是什么?”南宫冥说完将衬衫拖了出去,又开始解裤子。

魅影一愣,撞进他揶揄的双眼,顿时有些无地自容,抱紧了胸前的衣服,“哦,那,那你洗好了,我先出去。”

她慌乱的想要从他身边跑出去,却被他长臂一揽直接抱了个满怀,手臂之间是她腻滑的娇躯。

魅影惊叫一声,推着他的胸口,“你干什么!”

南宫冥鹰眸转暗,嘴角邪邪的勾起,“我刚想起来还有另外一件咱们白天说好的重要的事没有做,你就投怀送抱了。”

魅影听他促狭的口气就知道他是故意的,当即有些恼怒,“你放开我!”

“你觉得我现在放得开吗?”

“南宫冥!”

“乖,宝贝,留着力气一会再叫我的名字。”

“你混……唔!”

所有的挣扎在他面前都变成了矫情,压抑许多的情潮在这一刻爆发,魅影越是挣扎他就越是来劲,也不知道是不是借着酒劲,他的力度有些恨,到显得她欲迎还拒了。

最后,被他抵在浴室的瓷砖上狠狠的折腾了两回才被放开。

从高空中*的感觉有些奇妙,魅影攀附在南宫冥的怀里,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累的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了。

餍足后的南宫冥格外的温柔,小心的给她清洗着身子,频频在她绯红的双颊偷香。

魅影困得眼皮都在打架,被他一再的骚扰来了脾气,南宫冥这才有所收敛,用浴巾包着她抱了出去。

魅影一碰到枕头就翻了个身睡着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被折腾的太厉害了,她睡着了都下意识的远离他的怀抱。

南宫冥将她揽进怀里抱紧,也累了一天了,满足的搂着她入睡。

曾经的是是非非好似真的烟消云散了,生活有时就是这样,看似真的很容易,只要你肯给它机会向它妥协,一切的困苦都可以迎刃而解。

可生活有时候也很顽皮,它总是会在你最幸福的时候给你开个天大的玩笑。

它喜欢看人坐火山车,在你到达最高处的时候看着你失重的落下。

如果你的心理承受能力不够,或者没有抓紧,那你就只能掉下去被摔得粉身碎骨。

南宫冥在情事上一向很霸道,压抑了那么久,又借着酒劲昨晚是真的折腾的有些厉害。

早晨起来,还没有睁开眼他下意识的就紧了紧怀里的女人,当那触感还在,他这才懒懒的睁开了眼睛。

入目的是魅影素白年轻的小脸,她的皮肤很好,细致的连毛孔都看不到,每次看她素着一张小脸他总有一种想要咬一口的冲动。

昨晚洗完了澡她直接就睡了,所以他自然知道被子下面她什么都没有穿。

摸着摸着又起了反应,他真想不顾一切拉着她再做一次,可看她手臂胸前被他留下的指痕吻痕,他就没舍得叫醒她。

昨晚上,他其实真的是醉了,只是没醉死而已。

所以做的时候,力度完全控制不住,看她身上的痕迹,也不知道昨晚有没有伤了她。

在她额头疼惜的落下一吻,他翻身下*还不忘记给她掖了掖被子,这才进了浴室。

如果不是上午有个重要的客户要见,他还真的不想起*,搂着她一起睡个懒觉那多好。

南宫冥起*的时候,帆帆还没有起来,原本说好今天要去学校的,可现在绝对是要晚了。

叫了他几声,帆帆的起*气很重,蹬着腿胡乱的叫了几声,掀开被子就蒙在头上继续睡。

南宫冥今天心情出奇的好,也就没和他计较,小家伙头上的伤还没有好,今天也就不勉强他起*上学。

南宫冥走的时候嘱咐家里的佣人不要去打扰魅影,小家伙要是醒了也别让他进去。

他可没忘记,他的女人还没穿衣服呢。

魅影这一觉直接睡到了十点多,但她还不是自己醒的,完全是被外面吵闹的声音弄醒的。

主要是因为帆帆醒了要找妈妈却被拦着说不准,正在外面和保姆闹呢。

身旁的位置已经凉透了,她完全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微微一动,浑身就像是散了架一样。

想到他昨晚的所作所为,魅影在心里将他骂了个遍,听到帆帆的声音,她这才忍着身上的酸痛,起来洗了个澡。

当她站在镜子前看到里面的自己时,魅影差点脱口大骂,这一身的痕迹全是那个混蛋昨晚弄得,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被家暴了呢。

混蛋!大混蛋!

魅影穿着浴袍出来,就听到帆帆在外面的叫声,她走过去开门,小家伙正好从保姆的胳膊底下钻了过来,正巧扑到了她的腿上。

帆帆一愣,抬头看到是魅影,小脸委屈的皱了起来,“妈妈。”

“怎么了?”如果不是知道家里的保姆都很好,魅影听到这声还真以为帆帆被欺负了呢。

小家伙委屈的控诉,“她们不让我进来,我以为爸爸又欺负你了,着急来看你呢。”

身后的保姆尴尬的解释,“是少爷走前嘱咐的,说不让我们来打扰你休息。”

“哼!”帆帆分明不买账,抱着魅影的腿上下打量了下她,“妈妈,爸爸有没有欺负你?”

魅影想到自己那一身的痕迹还真想点头,可最后还是摇了摇头。

*头的手机这时正好响了起来。

她让保姆先去忙,拿起手机发现是个陌生的号码。

“肖影,我是琳琳。”

听着电话里传来萧琳琳的声音,魅影当即愣了愣,“琳琳,有什么事吗?”

“我一个人在家太闷了老是胡思乱想,所以想找你出去逛街可以吗?”

今天好早,我自己都美醉了,吼吼,放心的出门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