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醉沉欢,裴少诱拐小蛮妻

第75章 你在这里,我为什么要走

第075章 你在这里,我为什么要走

就在众人胆战心惊的时候,原本离开的女人去而复返,她脚步没有丝毫犹豫的向着南宫冥走了过去。

却在到达他身边时突然调转方向去了卧室,屋子里这时候安静的连呼吸声都能听见,不消一会,看到魅影拿了一个药箱从卧室里出来。

魅影没有去看被砸的稀巴烂的家具,蹙紧的眉落在他的手上,看着他被鲜血染红的手,她眼眶也跟着红了起来。

“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魅影捧着他的手,上面的伤口是她造成的,她心里的痛比他手上的伤要痛上十倍。

她拿出纱布和绷带要给他包扎伤口,原本站着像个木头人一样的男人突然甩开了她的手,没有去看她,声音冷的没有温度,“你还回来干什么?怎么不跟他一起走。”

“我老公在这里,我为什么要跟着别人走?”魅影丝毫也不介意他的态度,再去碰他的手,他没有将她甩开,而是嘲弄的笑,“老公?有老婆会为了别的男人和自己的老公动刀子吗?”

南宫冥的话就像是一根根细小的针刺在她的心头,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做,当时,好像有人操控她的身体一样,在她大脑来不及做出反应时,自己已经行动了。

“我知道你肯定会生我的气,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我当时为什么会那么做,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想伤你,伤在你的身上,我的心比我自己受伤还要痛。”

屋里的那些手下不知何时已经悄悄的退了出去,屋里除了他们两个再也没有别人,所以魅影才能大着胆子说出心里的这些话。

现在她只想要请求他的原谅,也顾不得矜持不矜持了。

“是,你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做,那就是出于本能了,在青龙有危险的时候,你出于本能的在他和我之间选择了他,不惜给我动手,这才是真感情啊,青龙说得对,你的心早就在他的身上了,他现在肯定很得意吧,你滚,跟他一起滚,我不需要一个心不在我身上的女人!”

魅影给他缠好了绷带,轻轻的握着他的手,眼泪夺眶而出,低落在他的手上,她声音有些委屈的说,“你可不可以不要用这样的口气和我说话,根本就不是你说的那样,当时……我只是不想你伤害他而已,他是青龙啊,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们曾经出生入死过,如果你今天杀了他,日后你肯定会后悔的!我怎么会喜欢他呢,如果我真的喜欢他,我又怎么会和你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我的心在谁的身上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魅影吸了吸鼻子,擦掉脸上的泪水,捧着他的手,哑声到,“不要撵我走,老公,我们不是都说好了吗,要重新开始,这次我知道是我做错了,可是我真的别无选择,我只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你的手上。”

听着女人哽咽的声音,南宫冥侧头就看到她眼睛晶莹的泪光,那么的楚楚动人,他的指腹在她脸上轻轻的划过,晶莹的泪珠还带着温热的温度,他拇指和食指的指腹轻轻的摩擦,感受着那股湿润的感觉,“就是这样的眼泪,一次又一次的欺骗我?你还嫌把我耍的不够是吗?你又想用你这楚楚可怜的眼泪来欺骗我。”

南宫冥的口气让她感觉到害怕,她用力的摇着头,想要解释,衣领却被他一把抓住提了起来,“我不会再被你骗了,你喜欢他,在乎他,都随你,帆帆跟着我,以后我不想再见到你!”

南宫冥一字一顿的说完,狠狠的将她甩开。

魅影脚下趔趄,整个人摔在了地上,看着他决然冷酷的背影,泣不成声。

“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为什么不肯相信我!”魅影冲着他的背影喊道。

南宫冥没有回头,却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相信?你还有资格让我相信你吗?”

南宫冥走下了楼,白虎下意识的往他身后看了看,却没有看到魅影也跟着下来。

“南宫……”白虎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南宫冥却直接越过他离开,没有用人开车,自己一个人上车,绝尘而去!

魅影从地上爬了起来,扯到了脖颈上的伤口,她没有急着追出去,先去洗手间看了看自己脖子上的伤口,不是很大但是有点,身上的衣服,衣领的位置全都染上了血,她这样出去恐怕会把人给吓到。

她给自己简单的包扎了下伤口,然后又换了一件衣服。

屋子已经被砸的面目全非,她就是想要收拾也不知道该收拾哪里,还是等哪天找人来把里面的东西都扔了吧。

魅影换好了衣服,这才拿着包回到公司。

刚踏进办公室,她就感觉到了异样。

整个办公室安静的太不正常,所有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她现在也没有这个心情去管他们到底怎么了,她想无非就是又除了关于她的什么流言吧。

她回到自己座位上,却发现原本桌子上放着的东西都不在原来的位置上了,而是被放在了一个小箱子里。

邓丽走了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总裁说,你的实习没有通过……”

邓丽没有把话都说完,可魅影已经明白了她话中的意思以及大家异常的含义。

苏珊一脸严肃的走到了她的身边,拽了拽她的胳膊,低声的问,“你刚才出去是不是得罪总裁了?不然他刚才怎么气冲冲的回来什么也不说就直接让人把你的东西都收拾起来?你到底怎么了?”

大家都发现了魅影出去一趟回来之后身上的衣服已经不是早上穿来的那件,她脖子上有伤,而总裁的手好像也受伤了。

苏珊震惊不已,“你该不会是和总裁干仗了吧?”

魅影没有心思和她开玩笑,她知道南宫冥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她把包放下,向着总裁办公室走去,也没敲门就直接闯了进去。

南宫冥靠在椅背上,背对着门口,听到有人不敲门就直接闯进来,当即怒道,“滚出去!”

那吼声让整个秘书室的人都跟着心里打鼓,他们眼睁睁的看着魅影淡定的关了门走了进去。

“滚出去,没听到吗!”南宫冥听到脚步声,狂狷的怒火蹭蹭蹭的上升,蓦地转身就看到了淡定的站在他身后的魅影。

“为什么要辞退我,我不会走。”魅影固执的看着他冷厉的双眼,“我在工作中没有犯什么错,所以你无权就这么辞退我的。”

南宫冥看着眼前执拗的女人,他不明白,他都已经大方的放她和自己真正喜欢的人走了,她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你为什么不走?”南宫冥不冷不热的问。

“你在这里,帆帆在这里,我为什么要走?我都已经说过了,虽然你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我知道我这次又让你失望了,可我和你保证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如果你现在不能原谅我没有关系,我可以等。”

不知道是不是魅影的认错态度太好了,南宫冥竟然没有立刻让她滚出去。

他定定的看了她半晌,然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她身边,食指轻佻的抬起了她的下颌,“有句话你应该听说过吧,最毒妇人心,还有个词叫做蛇蝎美人,看着你这张脸我终于知道古人的话是多么的正确了。”

“留在我的身边是因为还没有报复够吗?青龙为他父亲报了仇,怎么,你想要怎么报复我?收购南宫集团的股份,把我拉下去,让它改朝换代?我以前还真是小看你了!”

“我没有,你不能这么想我,我怎么会那么做!”

看着魅影楚楚可怜的表情,南宫冥只是冷笑,多么动人的一张脸,却掩藏着让人心惊的野心吧。

想到她在背后操控那么大的公司和他作对,现在又在他的面前装无辜,他就觉得好像从来都没认识过这个女人。

南宫冥看她激动的模样,如果白虎没有给他那些调查资料,他还真的会以为错怪了她,可是现在……

什么时候她竟然这么会演戏了,演的好像真的一样。

“是吗?你父亲因为我父亲而死,你非但不想报仇,反而还想留在我的身边?”

魅影觉得委屈,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她无法忍受南宫冥这样说她,为了他,她甚至于都不敢去调查父亲的死,只要没有确凿的证据,她就告诉自己那都不一定是真的,她一次次的为了自己找借口,她是个不孝的女儿,可现在他却因此而更加误会她。

“是,我是个不孝的女儿,等我死了,或许都没脸去见我的父母,可是怎么办,这么多年,我真的过的好辛苦,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了,更加不想再生活在仇恨之中,我只想和你和帆帆好好的过日子,就像最平凡的夫妻一样,不行吗?过去的事情,无论真相到底是什么,我不想再追究了,老公,不要和我生气好吗,我们都不要再为了别人而影响我们两个人的感情了,我们已经耽误了太多的时间了,好不好?”魅影乞求的看着他,泪水涟涟,真的不想再因为别人而再和他发生争吵了。

紧握的拳头垂在身侧,因为用力过猛,手背上青筋暴起。

魅影没有等来南宫冥的回答,却等来了敲门声。

看到白虎进来,魅影连忙侧过身擦掉脸上的泪水。

白虎一进来就感觉到屋子里气氛的诡异,可他没时间去探究了,视线从魅影的身上抽离,急躁的说道,“出事了,我们和k·r公司的合作也出了问题。”白虎看了魅影一眼,“也是青龙负责的,这点是我疏忽了,我应该早点察觉的……恐怕你要亲自去?一趟美国了。”

“出去!”南宫冥低冷的声音命令着,然后转身回到了办公桌,魅影知道这句话是对她说的,集团之前已经够麻烦的了,现在又出了事,就算他不让她出去,她也不会再让他因为自己的事情而烦心了。

她也没想到青龙竟然会做的这么绝,给集团带来这么大的麻烦,她不是不怨他的,她现在也都恨死他了,怎么可以对他们那么狠那么残忍,可虽然她也怨他,但即使再来一遍,她还是无法眼睁睁的看着青龙就这样死在她的面前。

魅影的情绪异常的低落,她低着头开门出去,所以没有看见,在她出去时,南宫冥看过去的目光。

这次南宫冥必须亲自去一趟美国,少则十天多则半个月是不会回来的。

晚上回去,南宫冥收拾着行李,魅影站在了他的身后,接过他手中的衣服,有些讨好的说,“我帮你收拾吧。”

南宫冥看了她一眼,没有坚持,而是转身离开了衣帽间。

魅影给他收拾好行李出来没有房间里找到他,又去了书房,果然看他在里面,她没有推荐进去,而是下楼给他做了点夜宵。

站在门口,她深呼了一口气,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敲门走了进去。

书房里浓烟密布,也不知道他在里面到底抽了多少根。

魅影被呛得咳嗽了起来,忙走过去,抢过他手中的烟,按灭在了烟灰缸里,然后去把窗户推开,“你怎么抽这么多烟!”

对于她的行为,南宫冥不满的蹙紧了眉头,可看了她一眼却没有发作。

魅影将刚下好的汤圆推到他的面前,“吃点宵夜吧,你晚上都没有吃多少。”

魅影的声音听不出任何的异样,亲近的好像两个人从来没有争吵过一般,南宫冥没有动,反而嘲弄的看着她,魅影知道他眼中是什么意思,她不在意的一笑,“你还有事要忙吧,我不打扰你了,不过你也别太晚了,还要赶明天早上的飞机呢。”

魅影说完就径自的走了出去,好像丝毫没有看到南宫冥眼中的讽刺一般。

书房的门轻轻的被合上,他好像还能听到外面离开的脚步声。

嘴角嘲弄的笑容在她离开之后慢慢的消失,幽暗深邃的目光落在那碗好冒着热气的汤圆。

那一瞬,他端过碗吃了起来。

翌日,南宫冥醒来的时候,身边的位置已经空了,可窗外的天仍旧灰蒙蒙的,因为太赶,只剩下一大早的机票了,而且还不是商务舱。

南宫冥下楼的时候,魅影已经给他做好了早餐,刚把早餐端上桌就看到他走了进来,笑着说,“你起来了?我正想去叫你呢,吃饭吧。”

魅影把筷子和碗给他放好,“太早了,一会还要赶飞机,所以我做的比较清淡一些。”

看到南宫冥拿起筷子开始吃了,魅影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这就证明,她还有机会对不对?起码他并没有真的那么排斥她。

魅影也简单的吃了几口就先上楼去收拾,等到南宫冥拿着行李出去的时候,魅影已经开车等在了外面,“快上车吧,我送你。”

南宫冥挑眉,对于魅影大献殷勤的做法却没说什么,而是拿过她手中的钥匙自己上了车,魅影有些失落,可还是厚着脸皮坐进了副驾驶座的位置,心想着,他就算让她下车她也不下去,可让她意外的是,南宫冥根本没有轰她,直接发动了车子。

到机场的时候,白虎已经等在了那里。

看到魅影跟在身边有些意外,不过也没有说什么。

南宫冥没有轰她走,但也没有主动和她说话,倒是魅影,突然拉起了他的手。

南宫冥眉心一蹙,想要挣开,魅影却率先察觉到了他的意图,双手拉住他的手,“过来坐下。”

南宫冥由着她的力度被她按在了休息椅上,就见魅影在他面前蹲了下去,从包里拿出纱布和绷带给他换药。

动作小心翼翼,生怕将他弄疼了,看到那长长的血口子,纷嫩的嘴唇紧抿,眼眶里好像又要溢出泪水。

她一边给他包扎一边小声的嘱咐着,“去了那边也别忘了换药,平时也要注意,尤其是洗澡的时候千万不能碰到水。”

白虎看着魅影唠叨又委屈的小媳妇模样,没忍住笑了出来,魅影有些难为情,脸红了起来,南宫冥云淡清风的看了白虎一眼,对方立刻收敛起笑意,坐的离他们远了一点。

广播里开始播报登记的航班号,不知道为什么魅影突然不想让他走。

南宫冥依旧表情淡淡的,往登机口走去的时候,衣袖突然被人拽住了,他低头就看到站在自己面前比他矮了将近一个头的女人。

以为她要说什么,谁知她突然踮起了脚在他唇边吻了一下。

魅影何时这样大胆过,不仅给白虎惊了一下,连南宫冥脸上都明显的怔愣了一下,魅影羞涩的红了脸,双手环住他的腰,低声的说,“照顾好自己,等到回来的时候可不可以不要再生我的气了?”

她第一次这样小心翼翼又讨好又乖巧又委屈的和他说话,那种感觉……怎么说呢,不可否认,他真的爽到了。

南宫冥没有回答她,酷酷的说了一句,“回去吧。”

魅影脸上难掩失望,不过还是说道,“我看着你进去,我再走。”

白虎跟着南宫冥走了进去,回头发现魅影还站在原地,低声的说,“别绷着了,想笑就笑吧,从来没有过的待遇吧?”

南宫冥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直接送给他一个白眼。

“啧啧。”白虎摇头说道,“真可怜,被你欺负成这……样。”最后的一个字在接受到南宫冥警告的眼神后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这次见史密斯夫妇,你怎么不让小影跟着?你也不是不知道他们夫妻的规矩,你带着小影去成功率的大一点。”

南宫冥低头看了看被仔细包扎过的手,腰上好像还有刚才被拥抱过的余温,“必须给她一次教训,让她深刻的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我不想类似的事情再发生。”

白虎看着南宫冥酷酷的模样,嗤笑了一声,“这事情不也是你安排的吗?”

“你说什么?”南宫冥眯缝着眼睛危险的看了他?一眼。

白虎错开了头,装傻,“啊?我刚才说话了吗?”

魅影踮着脚,直到完全看不到他们才收回了视线,刚才南宫冥的态度让她有些失落,一个念头突然窜进了她的脑海里,她也想跟去美国!

亲,看完文推荐留言一条龙撒~